dhvlt優秀小說 蜀山之玄門正宗笔趣-475似真似幻相伴-rsmcp

蜀山之玄門正宗
小說推薦蜀山之玄門正宗
林晓看着玄真子和苦行头陀将齐漱明快速抬走,不由得在身后“嘿嘿嘿”地笑了起来。刚走出不远的玄真子和苦行头陀可是听了个真着,两人对视一眼,不由得苦笑了起来,啥都不用说了,林晓这位祖师爷跟他的两个徒弟是一样的促狭,即使是救人,也免不了其中掺杂了不少恶作剧的成分。
二人心里都明白,齐漱溟身中的毒性确实不简单,只要有一点没有清理干净,就会再次发作,而且还会越来越重,仅凭齐漱溟自身是绝对无法怯除干净的,那么,等待齐漱溟的就只有陨落一途了。其缘由就是林晓那一连串动作,尤其是最后打入的那一缕真火,二人都在上边感受到了大日真火的气息。
想来林晓这位祖师爷肯定是与混元祖师交过手了,所以才对混元祖师剑上的毒性十分了解,也因此才会说他们合力炼制的金光烈火剑还不到火候。没错,东海三仙合力炼制金光烈火剑,就是因为三人合力,才能引下一点大日真火的气息,而且是很微弱的一缕。如果换了林晓,引下来一缕大日真火的话估计三人没有一个能顶住大日真火的烘烤,而金光烈火剑的剑坯也会损坏。
说到底,也是因为真正的大日真火属于极端霸道的火焰,林晓当年也是因为有五龙轮的存在,才能勉强引炼,随后一点点适应大日真火的霸道,能够直接借助真火修炼,乃至在太阳星上行走自如,同样也是因此,才敢深入火穴而闲庭信步,丙火灵蛇这种生了灵性的火焰精灵才会那么容易被林晓降服,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在林晓身上感应到了比丙火菁英更高级的火焰的气息。
当玄真子和苦行头陀按照林晓的指示,将齐漱溟放入大桶内之后突然听到远远传来的声音,还是林晓:“忘了说了,齐小子身上可是不能留衣服的,一件都不能留,底裤也是一样啊。”
这回不仅玄真子和苦行头陀脸色发青,就连微微昏迷中的齐漱溟都脸红了。而林晓就好像看到了三人的窘态,又有话语传来:“三个小屁孩儿赶紧的,老祖我可没有那么多时间和你们逗闷子,一会儿还有齐小子受累的时候呢。”
“两位师兄,让小弟自己来吧。”齐漱溟声音微弱地说道。说罢,齐漱溟勉强站直身体,身上的衣服自动落地,飞到一旁,自己迈进了木桶,随即让清水没过了头顶。可即使是站在一旁的玄真子和苦行头陀却也一样能看到齐漱溟脸上通红一片。
二人摇摇头,都知道掌教师弟可是被师叔祖戏弄的有点惨了,但是二人不敢怠慢,只是一个眼神,配合默契的二人就一个双掌贴住木桶,将自身真火透了进去,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满桶的清水就开始冒起了咕嘟嘟的水泡,另一个随即将林晓给的一枚药丸投入了水中。药丸投入滚水,不过眨眼功夫,就将清水染成了乳白。
按照林晓的说法,只有当这枚药丸的药力消耗殆尽,木桶里的水重新变成清水,那才是齐漱溟可以出来的时候,可是这中间需要几天时间,却是要看齐漱溟自己的道行法力了,而这期间玄真子和苦行头陀所施加的外力——自身真火帮助丹丸的熔炼,一样是不能有半刻中断的,而这,也是考验二人自身道行了。
二人不上手还好,一上手却发现,这次帮助齐漱溟怯除毒性,与当初三人一起合力炼制金光烈火剑的时候,并无二致!甚至就在丹丸投入水中的同时,此前拿到林晓手里的仙剑,也化作了一道长虹,投入了木桶当中,如同脊柱大龙一般与齐漱溟合为一体——此刻与当初炼剑不同的就是一个是真火直接炼制,一个是隔着药水和齐漱溟的肉身罢了。
齐漱溟在药水里一泡就是三十六天,倒不是百毒诛仙剑的毒性有多么难缠,其实在第六天,毒性就已经被炼化殆尽了,剩余的时间,其实都是药丸的药力并没有消耗完成。至于玄真子和苦行头陀二人也是一直没有发现,关键是用真火帮助齐漱溟怯除毒性,容不得二人有半点分神,非得全神贯注不可,这样一来,即使法力的消耗不至于一空,但精神却支撑不住,只得老老实实打坐恢复,也就没有时间去考虑齐漱溟此刻的遭遇了。
就如此前林晓所说的,齐小子要受的罪不止一点儿,就是因为这枚药丸可不只是为了齐漱溟怯毒而来,本身林晓就考虑到齐漱溟自身修炼的时间太短,虽然一直在剑术上下的功夫很深,可是短板一样的严重,要是遇到以前的混元祖师还倒好说,毕竟混元祖师的破绽一样是十分明显以齐漱溟的能力,可以很快分辨出其破绽所在,最后一击破敌。
但是现在的混元祖师可是被林晓加强过了的,虽说一样是有破绽存在,可是却不是齐漱溟能够找到并且勘破得了,尤其是林晓早已发现混元祖师炼制的百毒诛仙剑并非一柄,即使被自己抢了一柄去,也挡不住混元祖师轻车熟路的为另一柄进行淬炼啊。就算林晓不是很喜欢齐漱溟,但也绝对不能看到齐漱溟就此完蛋呐,毕竟,遍数长眉真人座下的众弟子里,唯有一个齐漱溟才是天生的掌教人选,其他人多少都差了不少。
所以,连整人带帮助齐漱溟打牢根基,就被林晓一枚丹丸解决了,而齐漱溟也不得不忍受着身体内部一阵阵虫行蚁爬的痕痒,然后拼命地运转自身法力,以缓解两位师兄自身真火加热的药水的灼热,那可是经过药丸药力的放大,导致齐漱溟浑身上下没有一处的筋脉和窍穴不感到胀痛,甚至就连丹田都在不断地撕裂、愈合、撕裂、愈合当中。
这种痛处,也就是齐漱溟,向道之心极为坚定,即使是全身上下无处不痛,一样将自身心境放空,渐渐地竟然进入了定境,将自身真灵与元神、肉身都分割开了。
林晓当然是时刻在关注着齐漱溟的情况。要知道林晓此前从未见过齐漱溟,对于长眉真人竟然安排排名极为靠后的齐漱溟成为二代掌教,并因此还给原来非常出色的灭尘子晓月禅师留下了晶匣飞刀这种后手,也是十分的好奇齐漱溟何德何能,得到长眉真人的青眼相加呢?
如今,林晓亲眼目睹了齐漱溟的表现,也不由得对着长眉真人竖起一只大拇指,不说齐漱溟的领导能力,和运筹帷幄,仅仅如今能在如此劣势之中,安然入定,就说明这个掌教选对了!对此,林晓从自家囊中,取出一只棕黑色的酒坛子,手掌在坛口轻轻一削,随后大口大口的小麦色略带微红的清纯酒液就滚滚而入口中,不时有一些透明的液体洒在胸前。
最后一滴酒液滴落,林晓将空空如也的酒坛子随手一丢,手一拍床榻,头顶清光如水一样的波动,一道如水一样的影子一晃便失,而与此同时,隔绝了元神肉身,陷入了最深沉定境的齐漱溟,迎来了一个真实的梦境。
梦境中,齐漱溟变成了一个山间小道观中的道童,只有七八岁大小,长得是又瘦又小,面黄肌瘦,而这所道观地方也不大,只有前后两进院落,正处于一座光秃秃的石头山的半山腰。齐漱溟睁开眼睛的时候,正好听到眼前同样衣衫褴褛的老道士在喃喃自语:“这天气大旱也有了四个月了,山上是一点儿粮食都没有了,难道老道又得搬家了不成,也罢,人挪活树挪死,总得给徒弟找个吃饭的地方啊。”
蓦地一转头,看到齐漱溟睁开了眼睛,老道不由大喜洗:“好徒弟,你可醒了,吓死师傅我了。赶紧的,这地方不能呆了,咱们爷俩儿马上出发,往南去,找吃食了。”说罢,一个箭步钻进了似塌非塌的后进的三间茅屋当中,只听一阵稀里哗啦的动静之后,老道士又窜了出来,一把把齐漱溟甩在身背后,三步并作两步就往山下冲去。
到了这时,齐漱溟才大致弄明白发生了什么,大约就是如同老道士说的那样,今年一开春,就是连续四个月的大旱,春季播下的种子、秧苗全都枯死了——不管是河水、泉水,一概断流,就连自家道观这座山上经年不干的一眼山泉都变成了小狗撒尿——滴滴答答的,勉强够师徒二人饮用,至于山上师徒两个自己开辟的粮田和菜地,就只能呵呵了。
至于适才老道士大喊大叫着“差点被吓死”,其实很简单,那是被饿的,低血糖,齐漱溟投身的小道士一元站起来的时候猛了点,结果就是脑袋缺血缺氧,晕了。老道士不是不心疼徒弟,只是以前因为徒弟太小,本事还没有学会,生怕带着徒弟一路南下,遇到危险时,会顾不上徒弟……所以才一直没有下决心,嗯嗯,南下乞食,就是要饭去,当然了道士们要饭不叫要饭,那叫做布什,不对,布施!
这回徒弟晕倒的事情,成了老道士下决心的原因,再不南下寻求布施,恐怕也是一个饿死,南下路上,只要不遇到狼群,老道士自觉还是有把握的,谁让这年头武功高手不是在军中,就是僧道呢。(很多僧道原来可都是军中将领,基本上属于隐姓埋名的那种。不过呢,一般来说,这种时候大多是在王朝更替的时候居多,而获胜者一般也不会追究出家了僧道,除非不死心还要继续作死。)
想明白了处境的齐漱溟,或者说一元小道童,突然想起来一件事那就是背着自己跑路的老道士怎么看着面容那么的眼熟,而且还不是来自小道士一元的记忆,似乎是成为一元以前就见过的那种,只是怎么也想不起来这张面孔是在哪里见过。
书中暗表,这老道士不是别人,就是林晓。从林晓头顶如水清光中分出去的一抹人影,就是林晓借助齐漱溟深入定境之后,用自家元神牵引,施展出了入梦术,将齐漱溟的真灵引入了梦境。
很多时候,修道人都将一念不起称作入定,可是往往强行一念不起的时候,也是真灵不再运转的时候,与变成死物并无两样,而外界看来,就是修道人坐化了!其实真正的定境吗,也不是一念不起,而是更加地接近大道,是参悟大道、参悟天道法则的最好时机,只是这同样也不是能够无休止的进行的,同样是以元神精神为火,肉身精力为薪柴,一旦薪柴不足,就会将真灵唤醒。可是一旦深入天道运转过甚,完全有可能真灵还没有回归肉身,肉身精气就已经耗尽,只能转世投胎去了,这样也同样属于坐化,不过这种仙人也往往被成为“尸解仙”——有一半的可能直接被天庭授予神职的机会!
本来齐漱溟艰难地入定之后,就是在参悟长眉真人所授的《九天元经》的内容,毕竟齐漱溟一向自忖在剑术上的成就也是登峰造极的,可是却狠狠地被混元祖师打脸,心中当然十分不干,只是齐漱溟知道自己的短板在哪里,既然金光烈火剑不能一蹴而就,那就加强自身的境界法力,不是还有一句话吗:一力降十会!剑术比不上,不算什么,法力要是能超过混元祖师,最后耗也能把混元祖师耗死!
玄门正宗当中虽然不主张服用丹药来增加法力,提高境界,但也不是禁止,需要的往往只是平衡,短时间内大量服用丹药固然是法力大涨,可是却无法细致入微,就好像是三岁小儿耍八十斤的大刀一样。只是到了齐漱溟这里还是有所不同,齐漱溟现在是数世修行境界足够,但法力确实是不足,只是长眉真人当年炼制的大量的丹药都是为了日后峨眉开府地三代弟子使用的,基本上都封存在凝碧崖凝翠峰内,齐漱溟要想用丹药增强法力,还得亲手炼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