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笔趣-040 來,奏響序曲吧!讀書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我在东京教剑道
赤西枫的表情严肃起来:“桐生桑,你突然关心这个是什么意思?”
“单纯的好奇。”和马微笑起来,调动了全部的演技让自己看起来只是个普通的八卦男。
赤西枫露出鄙夷的表情:“我看所有的新闻报道,都把你塑造成当代豪杰,尤其是周刊方春,你烧日元的场景拍得那么霸气。现在看来,你也不过如此。”
“赤西小姐,你这就不对了。”和马露出委屈的表情,“你不想说就直说嘛,攻击我干啥?从我向你询问小泽君的事情开始,你就不对劲啊。”
赤西这才发现自己的表现有点过了,赶忙整理表情。
和马正要开口继续施压,对方先说话了:“我的失态是因为我这一年来因为小泽君的事情备受煎熬。抱歉。”
和马:“仅此而已吗?”
赤西抬起目光看了和马一眼,并没有回答,自顾自的推进话题:“我和渡边君的恋情早在高一的时候就开始萌芽了,但是那时候我、渡边、小田三人整天腻在一起,仿佛三位一体,我害怕对渡边告白会破坏三人的关系,就一直无视了自己内心。”
和马皱眉。
这个青梅竹马三角恋经典得有点过分了,连压制自己内心情愫的理由都那么的王道。
上辈子的和马推过无数的恋爱游戏,只要是青梅竹马,甭管是几角恋,都一定会“害怕破坏现有的关系”而选择压抑真情。
不光游戏里这样,动画甚至真人日剧里也这样搞,和马一度怀疑是不是日本这边戏剧学校直接把这个写教科书上了,所以才那么多照本宣科的。
和马内心吐槽的同时,赤西继续说道:“高中毕业的时候,因为我们不一定都能考上明治大学,所以离别的预感越来越强烈,我一度有告白的冲动……”
“一度有告白的冲动,你这个说法,意思是最后还是没告白呗?”和马主动出击,打断对方叙事节奏。
编瞎话的时候其实最怕乱节奏,一乱就有可能出破绽,甚至留下逻辑硬伤。
这是和马当高级销售代表积累的小小话术之一,对方开始编瞎话搪塞的时候,就得打断对面的节奏。
赤西枫果然露出一副一口气没喘上来的表情,磕巴了足有一秒才说:“是的,最后我还是没有足够的勇气。但是这时候,渡边在我们一起开学习会的时候发出了倡议,说如果我们都考上了,就互相各自公开一个瞒着大家的秘密。”
和马:“考上了才公开秘密?这不合理吧?考不上才应该说说最后的心里话,好好道别什么的。”
其实和马这番话根本就是随便说的,逻辑上完全经不起推敲。
反正他的目标就是打断对方节奏,对面要是停止讲述开始盘他这句话的逻辑问题,他还求之不得呢。
赤西无视了和马这句话,顺着自己的逻辑继续说:“我跟小田都答应了,然后还像小孩子一样拉钩了,当时我们在家庭餐厅里,所有人都在看着我们。”
说着她还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笑容。
和马见多了美少女,有免疫力了,但是他用眼角余光瞥了眼在旁边的竹井,发现竹井会长已经被这笑容迷住了。
赤西继续说:“定下约定后,我们全力以赴备考,我也几乎忘记了要表白的事情。当时我心里还有种想法:如果考不上就不用告白了,可以名正言顺的做一辈子朋友了,那样说不定比较好。”
赤西停下来,开始呜咽:“现在看来,果然那样比较好。”
和马挑了挑眉毛,这时候他注意到玉藻正用食指沾了茶水,在矮桌上画鳄鱼。
看来玉藻已经认定这个女人有问题了。
和马:“所以,你们考上了明治大学,然后每个人说了个瞒着大家的秘密,赤西你说的就是你对渡边君的好感,对吗?”
都市仙少
海阔天高 艮龙
“是的。然后渡边也公开了他对我的好感,他一直以为我喜欢的是小田……”赤西的表情混合着当时的欢喜和现在的哀伤,正常情况下和马应该会觉得这表情十分的令人动容吧。
和马:“于是你和渡边两情相悦,那小田呢?小田不喜欢你吗?”
“不,小田不喜欢我。”
和马毫不让步,继续紧逼:“那小田公开的秘密是什么?”
“他公开的秘密是,他其实是个御宅族。”
和马蹙眉。
这个时代御宅族文化在日本也是个新朝玩意儿,御宅族人数少,而且全都硬核得一逼。
比如冈田幸二——在和马上辈子的异时空同位体叫冈田斗司夫——他就是个御宅族,能独自一人完成王立宇宙军这种硬核科幻作品的设定工作,然后忽悠资方给这个牛逼但就是不好看的动画大把大把投资。
当然这个时空因为和马这个蝴蝶一通猛扇翅膀,没有王立宇宙军了,冈田幸二和庵野明人跑去捣鼓全世界第一部赛博朋克剑戟片去了。
总而言之,现在这个年代,能自称御宅族,基本都是某一方面有深入研究的大佬,和几十年后那种是不一样的。
于是和马直接针对这个发问:“小田是御宅族?他是哪个领域的御宅族?SF(科幻)?推理?还是单纯的同人宅?他去过几个展?自己出过什么作品?”
赤西一时语塞:“这……我不懂那些啦,他只是说他是御宅族,otaku,我连这个词怎么写都不知道呢,其他的根本不懂。”
和马:“这样啊?那我就不懂了,小田一个御宅族,没有跟你们分享他的爱好,你们又是情侣,他整天跟你们两个粘在一起,做电灯泡,有什么意思呢?”
赤西:“我们是青梅竹马啊!”
“是又如何?别瞧不起御宅族啊,死现充!”和马上辈子从娘胎里开始当了30年死宅,现在发出了振聋发聩的灵魂呐喊。
“御宅族,可是只要有自己喜欢的东西在手,就完全不需要社交强大生物啊!比起浪费时间去当你们的电灯泡,自己的爱好重要一万倍!”
赤西哑口无言,折腾了好几秒才说:“你都不认识小田,怎么能这样断言……”
玉藻:“因为我就是个历史御宅族。”
赤西和竹井一起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盯着玉藻。
玉藻:“我没有开玩笑哦,我对从卑弥呼建立邪马台国开始的日本历史了如指掌如数家珍。”
邪王的神秘冷妃 墨十七
和马点头:“她说起历史那些事,就仿佛自己亲身经历过一样,可牛逼了。”
玉藻:“我还是灵异宅,致力于用科学来解释灵异事件。我熟知各种妖怪的烹饪方法……”
和马在桌子低下碰了碰玉藻,提醒她说漏嘴了。
这样下去就不是和嫌疑犯对峙了,要成说漫才了。
玉藻:“抱歉,我们道场有个热衷于把一切对话都变成漫才的家伙,我受她影响有点大。”
竹井:“那位一定是关西人吧?”
不,美加子从老爹那一辈开始就是东京人,老家好像也是越后地区的,和关西不挨着。
赤西:“好吧,我得承认我不太了解御宅族,我以为他们就和普通人没两样。所以我也不清楚小田继续跟我们混在一起的理由,总之我们继续三个人一起行动,就像以前一样。竹井会长是知道的!”
竹井会长点头:“是的,他们三个整天在一起,我们开玩笑都说他们是三位一体。”
和马:“三位一体是三个男的啊,圣父圣子圣灵。赤西小姐原来是男儿身吗?”
“当然不是!这只是个说法。”赤西白了和马一眼,“总之事情就是这个样子了,去年这个时候,我跟渡边确认恋爱关系也就几个月,还在热恋中,结果遇到了这种事……”
她又开始低低的呜咽。
和马看了眼玉藻,后者这次在桌上画乌龟——为啥是乌龟啊?
算了。
现在和马很确定赤西有问题,她在掩饰。
去年那天在山上发生的事情绝对不是简单的事故。
作为未来的刑警,桐生和马有义务让真相大白于天下。
和马思考着,正好这时候外面响了雷声,带着潮气的风灌进了窗户。
——奇怪,刚刚日落的时候还是万里无云的大晴天呢,山里的天气真就说变就变呗?
和马一边想一边扭头看窗外,正好这时候又一道闪电划过天空。
他扭头的当儿,有人敲门。
“进来!”竹井作为屋子现在的主人,开口应道。
我和灵异的不解之缘 会跳舞的猫
于是旅馆女将蒲岛女士推开门,向竹井鞠躬:“竹井先生,非常不好意思,我们要封闭一下窗户,有台风要来了。”
和马:“这里是深山耶,台风对这里还有影响吗?”
“当然有,每次台风在离我们这里近的海岸登陆,山里就会狂风大作,我们旅馆还建在半山腰,到时候就像呼啸山庄一样。”蒲岛女士说。
和马:“呼啸山庄?艾米丽勃朗特的作品?女将你还看过英国文学?”
“拜托,你先看看我这里往年住的都是什么人,别的不说,芥川龙之介耶,当时接待他的是我的妈妈,为了能和他聊上几句看了很多文学作品呢,我也就跟着读了。”
和马大惊:“这……按您这个说法来推算,您已经五十多了?”
“61啦,怎么样,看不出来吧?”
和马嘴巴张成了O字型。
他看了眼玉藻,这一眼是在确认女将是人还是妖怪,玉藻笑而不语。
看来是人。
真有人六十多看起来跟三十大几一样啊?
但是和马转念一想,想到了另一个驻颜有术的人:荒木飞吕彦,顿时就释然了。
荒木飞吕彦老师2020年60岁了,看着跟20出头大小伙差不多,他的漫画《JOJO的奇妙冒烟》的读者,纷纷调侃老师戴过石鬼面,已经不做人了。
竹井作为一个原生的80年代原住民,尚未见识过荒木飞吕彦不老的容颜,所以感叹道:“您该不会是妖怪吧?因为是妖怪所以不会老什么的……对了,您难道是传说中的玉藻前?”
和马没忍住“噗”的一下笑出声来。
玉藻端起面前茶杯里用茶包泡的茶,咕噜噜的喝起来。
蒲岛女士佯装生气:“啊咧,难道桐生老师认为我这容貌够不上玉藻前的标准?”
那肯定啊,玉藻前就在你面前,你自己比较不就完了?
和马正思考着怎么样在讨好玉藻的同时又不得罪蒲岛女士,忽然有个想法冒了出来。
他看了眼玉藻,随后开口道:“其实……玉藻前真的在此时现身于此地,我也不会太惊讶。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他把目光转向赤西枫:“赤西同学你说过,你们三个人在高中的时候就沉迷于各种灵异事件啦民俗传说啦,加入幻想生物研究会,也是想蹭研究会的经费来进行民俗调查。”
赤西:“你非要在我们会长面前说这个吗?”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和马虽然这样说,但依然继续话题,“我身边这位神宫寺玉藻,高中时也是灵异部的部长,她致力于用科学手段解释各种灵异现象。但是,她也得承认有很多灵异现象现在科学解释不了。”
玉藻:“那只是暂时的。将来有一天,所有的灵异现象都会有科学的解释。尤其是量子物理学的突破,很可能会一举解决大量现在原理未知的灵异现象。”
玉藻这里语法看起来有点问题,但和马知道她的意思就是“解决灵异现象”,字面意思。
和马:“但是现在量子物理大部分还只停留在理论和实验观测上,所以现在还有大量的灵异现象,我们解释不了。”
赤西疑惑的看着和马。
蒲岛女士在旁边指挥店里的男工人用木条封闭窗户,同时竖着耳朵听着这边的对话。
赤西:“民俗也一样,很多民俗到现在也想不到他们的成因,只能笼统的解释为先民对自然现象充满了敬畏,演化出了各种传说。
“比如这个温泉街,就有关于山神的子嗣的传说。”
赤西明显皱眉。
和马:“渡边君,在相机丢失前一天,在山里看到了山神子嗣,我说的没错吧?”
之前和马跟明治大学这帮人也零零散散的聊过一些,没人提山神子嗣这回事。
花山说小泽的事情的时候,也压根没提这事。
所以,和马大胆的推测,渡边只在他们这个三人小团体里说过自己看见了健太郎。
赤西的表情印证了这一点。
她哼了一声:“无稽之谈,没有这样的事情。”
“是嘛。”和马两手一探,“可能没有吧。但是,山神的子嗣恐怕是存在的哟,就在一周多之前,他从旅馆的窗户往里窥探,被我看到了,我追了他十里地呢。”
赤西:“你胡说八道什么?”
和马明显听得出来,她声音里透着恐惧。
她上钩了。
渡边跟她说过看到了白色的身影,可能还拍了下来。
接着他们又在野田婆婆那里得到了证言。
最后,渡边君在去过神主那边之后,神色凝重,还把小田拉过去讲小话——赤西跟和马说的这些事情,应该都是真的。
所以,此时此刻,别人可能不会信和马的话,但赤西必须信。
和马:“说起来,野田老奶奶说过,德沃夏克的自新世界响起来后,要赶快回家,因为从那时候到第二天早上,是妖怪们的时间呢。”
说完和马直接掏出口琴。
他直勾勾的看着赤西,用口琴吹起了德沃夏克的《自新世界》。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