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kyk熱門言情小說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ptt-第一百九十五章 大長老的私生女?讀書-ofrcf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陆水看着眼前这个小女孩,表示不解。
这小女孩出现的方式有些特殊,他差点没有感知到。
不过他倒是发现了一件事,这个小女孩表现出来的气息,跟神血异常契合。
但是神血绝不是对方身上流出的。
或者说,关于神力,这个小女孩还不如这一滴神血,可对方是完整的,这又是另一种概念。
“如果神血是真神的,那么这个小女孩就跟真神有关?”
对方只是像真神,以独一性来看,这小女孩不是真神。
不过陆水不太理解,为什么这个小女孩不吞神血,反而要吞血影?
以对方跟神血契合度,是有一定几率融合这滴神血的,届时必然会获得一些威能。
至于战力,那只能说对方也就有些特殊。
真打起来,勉强比一缕残魂意识的血影好上一筹而已。
陆水看着这个小女孩沉默不语,仿佛在等对方看过来。
心满意足的小女孩终于打算看看四周是什么情况。
当她看到转头看到神血的时候,愣了下,随即有些惊喜道:
“原来还有一颗,再吞下去,别说封印了,我都能反封印回去。”
这时候陆水就有些忍不住了:
“你的意思是,你原本就是想吞神血?”
“人类?
居然能够看到我,不过终究是一介凡人。
我确实在吞噬神血,此间天地,除了我,无人可以吞噬神血。
你最好不要有太多想法。”七彩小女孩对着陆水说道。
陆水倒是没有怀疑这个小女孩说的,而是好心提醒了句:
“你刚刚吞的不是神血。”
“人类,你在冒犯我吗?”七彩小女孩怒视陆水。
怀疑神就是在冒犯神。
而且她看的很清楚,那么红,那么大颗,肯定是神血。
“你看看你肚子,黑了。”陆水说道。
一个小孩,他都懒得计较。
这时候七彩小女孩看了看肚子,然后她真的看到自己肚子黑了。
下一刻她捂住肚子倒在血海上翻滚:
“疼,疼,疼,好疼。”
陆水看着这个七彩小女孩,总感觉这一幕在哪看过。
不过他没去理会对方,死不了人的。
吐一下大致就没事了,可怜那个血影,当场烟消云散。
回本体反馈消息的机会都没有。
这也导致他断了条线索,如果对方回去了,或许对方的本体过两年会送上门来。
他坐在家里都能询问到真神的事。
现在是不可能了。
亏他之前还特地放对方走。
不过没了血影本体,倒是有个劣质或者残次版真神个体,带回去调查下吧。
但是要怎么跟慕雪交代呢?
嗯,真武看上了对方,收养来的女儿。
就这样。
“呕,呕。”七彩小女孩趴在血海上吐了会,最后才还缓了回来。
一缓回来,就直接冲向神血,她要趁着这个人类不注意吃下神血。
然而就在七彩小女孩即将触碰到神血的时候,一根手指弹了过来。
咚!!
七彩小女孩直接飞了出去。
“你暂时还不能吞下神血。”陆水看着七彩小女孩说道。
“那是我的。”顿了下,七彩小女孩飞了起来,居高临下看着陆水,整理好情绪道:
“人类,我既然能看到我,那么足以证明你的不凡。
身为非凡之人,当有非凡之意。
凡尘的一切太过虚妄,你不该沉沦在世俗贪欲之中,你该向往高处,向往凡尘之上。
唯有如此才能踏进无上殿堂。
那么人类,告诉我。
你,想成神吗?”
陆水:“???”
这话听着怎么这么耳熟?
不过陆水暂时没去思考,而是直接道:
“回答我几个问题吧,回答的好,我就把神血给你。”
“真的?”七彩小女孩一脸欣喜,不过很快又恢复了庄严:
“人类当有愿望,我当满足与你。”
陆水一时间不知道说这个小女孩什么好,随后问道:
“你叫什么?”
“天地唯一真神。”七彩小女孩立即回答。
回答的时候还颇有气势。
她喜欢这个问题。
听到这句话,陆水终于想起熟悉感在哪了。
成神之书以及给他成神之书的那个神。
但是那个脸是眼前这个小女孩?
不像呀。
唯一真神,确实是成神之书中写的那个神的名号。
跟玖的独一真神只有一字之差,虽然意义上没有区别,但是字是有区别的。
那就等于不一样。
“为什么不能是独一真神?”陆水问了句。
“独一真神是过去,唯一真神是现在。
没了独一,才有了唯一。
我跟独一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真神。”小女孩问道。
陆水没怎么在意,这个说法应该不对。
毕竟这个唯一真神,根本不是真神。
目前还不如神众的神经病。
“那么你的名字呢?”陆水问道。
听到这个,七彩小女孩眨了眨眼,一直看着陆水,没有回答。
“没名字?”
七彩小女孩摇头。
“那是有?”
对方点头。
“那叫什么?”
继续摇头。
“忘了?”
还是摇头。
“那是什么?”
这次七彩小女孩开口了:
“没,没带。
好像丢了。”
“……,有家人吗?”
“人类你又在冒犯我吗?”
“……”
陆水不想再多问,既然没有家人,那就先带回去吧。
随后陆水往那小女孩走去,那小女孩立即警惕了起来。
陆水没在意,这个小女孩逃不出这里的,他天地之力不多,但是对付这个刚刚虚弱过的小女孩,问题不大。
只是陆水刚刚走了两步,就停了下来。
他感知到了一道剑意,一道仿佛能劈开天地的剑意。
剑意出现倒是没什么,真正让陆水停下的,是因为这道剑意在往这边而来。
这就让陆水不得不警惕了。
这剑意太强。
而在祸乱古城中,或者祸乱古城之外,没有人察觉到剑意。
他们看到的是雾,无边无际的雾笼罩住了祸乱古城。
隔绝住了所有人的感知。
历千尺用叉子在盘子上插了块黑块放进嘴里,顺便道:
“可惜没能听到那个人的名字,不过血海突然出现,应该是上面出现了意外,感到那个人在跟谁对话,可是我们并没有看到任何人存在。
现在又突然起了迷雾,应该又有什么强者入场了。
啧啧,这个到底是谁?
居然如此可怕。
还好不在秘鉴上。”
“呵呵。”禾雨叶不屑的看着历千尺。
尤其是盯着他的盘子跟叉子上的黑块。
“干嘛看我?吃点山楂开开胃怎么了?那狗还在便秘。”历千尺说道。
“一个紫衣神女够你吃一辈子了,不急。”禾雨叶说道。
之后禾雨叶就看向被迷雾笼罩的祸乱古城。
现在整个祸乱古城都从他们眼中消失。
这雾大的有些离谱。
里面到底会发生什么,没有人知道。
所有人都看不明白之前的情况,但是战无影看到了一点点。
他看到有一个模糊的身影出现,那个身影应该是把之前的血影吞噬了。
后面那个身影倒下了,可是后来又起来了。
然后这两个人貌似即将动手。
就是这个时候迷雾来了。
应该有第四方出现。
“一个又一个的上去,一个比一个特殊。
加上之前的紫衣神女,这都第四个了。
这个时代到底是怎么回事?”
战无影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以为仙庭,佛门,神众都在苏醒,这个时代应该依然属于他们。
可是他遇到了陆无为,遇到了开辟神血的人,遇到了紫衣神女,遇到了吞噬血影的人,遇到了能直接遮蔽祸乱古城的人。
这就过分了。
花了些时间,战神就调节了好了情绪。
特殊归特殊,孰强孰弱,还是个未知数。
他依然身怀一颗无畏的心。
他本就为战而生。
这次对他来说收获还是非常大的,遇到了一些时代的特殊人,看到了神血有了一丝感悟,以及得到不少的血雨。
这对仙庭恢复战力是不可多得的好事。
想来佛门跟神众也从中获得了好处。
那就看看谁恢复的够快。
至于时代强者,他没有头疼的必要,神众,佛门同样绕不过这些人。
随后战无影做好了随时离开的准备。
这里的事即将结束。
不过没能知道上面的人是谁,对他来说确实有些可惜。
如果可以,他想要请对方加入仙庭。
……
不死宫前,祭祀男子看着上方,他能感觉到,有个强大的存在,在强行突破上方空间。
真是厉害。
不过他们没办法上去帮忙,倒是可以为陆水留一条后退的路。
有危险可以直接退下来。
他们可以提供保护。
是照顾他们不死族后裔恩情,也是为了解脱而努力。
眼前这个人,可以说是他们唯一可以看到的希望。
无数年了,他们都在等待解脱。
不过再不久,他们就要陷入混乱,希望对方来得及下来。
仅有的执念,能维持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
————
陆水在感觉到剑意的时候,直接隔空带着神血退后了一些距离。
这让他很难办,对方有些强的过分。
得准备好逃离的线路。
虽然有不死族的接应,但是陆水觉得不够,用他的才是最快的。
很快陆水在血海中勾勒出阵纹,阵纹融入了血海的特性,可以瞬间带他离开。
“很好,应该可以安全逃离,最差也能重伤逃离。”
修为差距太大,现在的他无法跟这种级别的存在正面较量。
只能敬而远之。
在准备好逃离路线后,陆水依然在构建各种防御,以便为他拖延时间。
准备的越多,逃离的时候就越从容。
陆水感知着四周,一旦察觉到危机,立马就走。
目前可以知道对方没有恶意,危机感也还未出现。
所以可以见识一下这道剑意的主人是谁。
不过陆水发现那个彩色小女孩,突然嘟起了嘴,一副不开心的样子。
“她认识这个剑意的主人,而且关系应该不差。”陆水心里想到。
说好没家人的,这么小就开始忽悠人,陆水颇为无奈。
而就在这个时候,剑意终于突破了空间壁垒。
在空间被撕开的瞬间,剑意消失了。
随之而来的是一阵风。
风吹过了陆水的发梢,然后陆水心里咯噔了一下。
他看到了一道虚影,这虚影如同一阵风,处处都在,又处处不在。
当然这些都不是什么大重点,真正的重点是这出场模式,跟虚影的状态,只属于一个人。
陆家大长老。
陆水懵逼了。
来人是,大,大长老。
说不害怕是假的,有种在外面做坏事被家里的长辈撞到的感觉。
但是很快陆水就平静了下来。
先安静待着,见机行事。
打是不可能打的过了,慕雪来了,也没用。
除非把他们夫妻惹急了,然后选择联手。
嗯,也不知道行不行。
主要是他刚刚回来没多久,而慕雪三年没修为,极大限制了她的强度。
不然退婚哪来的希望?
陆水安分了,但是让陆水意外的是,那个号称唯一真神的小女孩更加安分。
她安安静静的站在血海上,嘟着嘴。
“这才多久,我才刚刚出来。”七彩小女孩有些委屈的说道。
陆水听懵了,这个小女孩跟大长老什么关系?
亏他刚刚还想带回去。
“走吧。”血海上传来平缓的声音。
七彩小女孩伸出手道:
“这次能牵着走吗?
有人看着,直接抓着衣服丢回去,有些影响我真神的颜面。”
之后七彩小女孩的手被牵住了,随后被带离这里。
“不能带神血一起走吗?”走的时候七彩小女孩问。
“你还太小。”平缓的声音响了起来。
之后他们缓缓走进空间门。
七彩小女孩抬着头望着旁边,仿佛边上有个人,随后乖巧道:
“刚刚出来的时候,有人说我在河底下抬头不见蓝天,低头不见草地。
我以后能经常走在外面吗?
我按时回去。”
“考虑一段时间。”平缓的声音回应道。
听到对方考虑,七彩小女孩就露出微笑。
走路的步伐也轻快了许多。
到时候那个凡人再也不能说她抬头不见蓝天,低头不见草地了。
陆水看着也听着,然后脑中冒出了一个问题。
这是不是大长老的私生女?
嗯,应该不可能。
不过陆水还是松了口气,他被无视了。
还好他天地之力没用完,不然得完。
如果是面对慕雪,那就不一样了。
用不用天地之力,一点区别都没有。
用了得死,不用也得死。
陆水看着大长老跟那小女孩,等待他们彻底离开。
只是当大长老即将离开的时候,却突然停了下来。
随后望了过来。
陆水也有一种被注视的感觉。
“你,叫什么?”平缓的声音响了起来。
听到这句话,陆水内心有些窃喜,还好他之前名气够大,应该能过关。
东方XX信服度明显不高。
随后陆水平静的开口道:
“隐天宗少宗主,流火。”
听到这个名字的瞬间,陆水感觉大长老有些意外。
陆水不知道大长老在意外什么,可能是觉得他太年轻吧。
毕竟流火本来就很年轻。
最后大长老带着七彩小女孩消失在空间通道中。
陆水这个时候已经确认了,七彩小女孩就是他在冰霜河遇到的那个神。
按对方跟大长老的对话来看,她不止一次跑出冰霜河。
至于为什么被封印在河下,陆水不知道。
上一世他都不知道有这个小女孩存在。
或者说等他足够厉害的时候,冰霜河已经没有这个小女孩了。
“看来家里也有不少秘密,嗯,应该说我上一世我关注度不够。”陆水心里自语。
毕竟他一生都在研究一件事,一直没能突破,自然不会过度关注其他事。
陆家又没有事,关注历史没有意义。
或者说陆家有事,还有几位长老,几位长老不够还有慕雪,慕雪肯出手基本就不可能有问题。
就算慕雪出手都不够,那还有他。
他要是还不够,嗯,暂时没遇到过,没经验。
之后陆水便打算离开,这一趟,算收获丰富。
不死族灭族存在一些隐情,但是终究是自己作死。
而那时候真神玖因为不知名原因正走向陨落,这是不死族灭族的主要原因。
怎么算的陆水不知道。
然后有另一个存在参与了不死族灭亡。
应该不是仙庭等势力。
“说起来这滴血是哪来的?”
陆水觉得得下去问问。
而更大的收获,自然是他家冰霜河,那里居然有个跟真神相近的存在。
大长老有可能知道对方的来历,只是不知道知道多少。
陆水觉得,有空他得去试着询问下。
嗯,有空还可以去冰霜河下看看。
万一就能看到一些记载。
之后陆水归还了神血,让神血融入天空中。
神血是特殊的,陆水没带走的打算。
而且现在的祸乱古城还需要神血,没有了神血不死族可能就失去了限制器,到时候一群不死族跑出去,修真界直接玩完。
当然,还有一点原因,那就是他没地方放。
带回去就等于回去自首。
不过他总感觉神血中应该还藏着一些什么东西,可惜他暂时没发现,或许只是他想多了。
不多时神血开始回归,看到一切顺利,陆水便顺着不死族留下的后路下去。
下去的时候陆水看到了下面的血雨,很快他就想起来了一件事,这里有削弱神力的力量,这又参与了一个人。
不死族在远古时期牌面很大嘛。
之后陆水落在不死宫前方,然而这里一个不死族都没有。
不死宫的大门也早已关闭。
“神血的回归,会让他们彻底失去意识吗?”陆水有了猜测。
不过有些可惜,没能问到神血怎么来的,不过也不是很重要。
连预言石板相关的事都没找到,少一个神血来历,不算什么。
陆水转头看向不死宫前方,他感觉有很多目光在望着他,一个个都在犹豫要不要出手。
陆水当然不会给他们反应的时间,他怎么可能打得过在这些人?
啪!!!
一声响指。
陆水引动了血海之上的阵纹。
接着巨大的阵法从血海高空落下。
所有人都有些意外,以为这是一道可怕的攻击。
血海的一切都让人感觉惶恐。
然而光芒一闪,阵法消失了。
随之消失的还有不死宫前方的陆水,以及躲在暗中无人关注的真武跟许方。
“那个人呢?”
“离开了?”
“真是可怕,这离开的方式,我完全不懂。”
“我倒是看出了一些东西,那个人的修为好像不高,但是如果不高怎么利用上面血海的力量?
这很矛盾。”
很多人疑惑,很多人惊讶,但是就是没人知道陆水往哪个地方离去。
也不知道陆水究竟有没有得到神血。
因为高空中没有神血,血海也跟着消失。
就是迷雾也在消失。
天地分明,夕阳西下。
迷雾散去之后,战无影转身离去。
已经没有留下的必要了,上面的争夺已经结束,但是结果没有人知道。
对方的名字也没有弄清楚。
高远等人也是离开。
禾雨叶叹息一声:
“可惜了,最后什么都没有看到,也没能知道那个可怕的存在是谁。”
或者说两个可怕的存在。
血影明显也是个恐怖的大能。
“可惜了,它还在便秘。”历千尺看着还在努力的狗说道。
他已经吃完了开胃山楂。
禾雨叶呵呵一声,随即转身离开,顺便道:
“那就带上它,错过了新鲜点心多可惜。”
“深得我意。”历千尺收起叉子盘子道。
————
陆家后山。
二长老穿过竹林来到了池塘前。
她依然穿着白色大衣,依然绑着头发。
她在池塘前等待了一会。
随后微风吹起,风吹动了二长老的发梢,很快便停了下来。
“是什么能让你外出?”二长老问道。
“风霜河。”平缓的声音响了起来。
听到这三个字二长老不再言语。
“我遇见了流火。”池塘中再一次响起平缓的声音。
二长老有些意外:
“结果呢?”
池塘平静了许久,随后传出了四个字:
“万古天骄。”
听到这四个字,二长老有些惊讶。
别人的评价,如何比得上陆家大长老的评价?
之后二长老便转身离开。
其他的没有问的必要,陆家大长老的眼里,容得下一切天骄强者。
前提是,没惹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