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明尊 辰一十一-第二十章延壽丹會鑒賞

明尊
小說推薦明尊明尊
风阳子的分神辞别了钱晨之后,化为一缕烟气,直至百舟海会的驻地。
那一缕烟气绕过了岛上的处处禁制,沿着一条玉阶,进入了岛屿禁制最深处的一座宫殿之前。到了这里,分神便化为无形,吹进了窗户里,来到一位散发着腐朽气息的老者面前,没入其卤囟门!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这老者和风阳子的面貌一模一样,显然是其本尊。
但如今他的这具肉身骨瘦如柴,是一点精肉也没有,在昏暗的殿内,更显得眼皮耷拉,似是昏昏欲睡。
他身着一身破旧的道袍洗的有些发白,外间罩了一件大氅,虽然灵光不显,但却以种种灵禽的翎羽编织,有一丝太古洪荒凶禽一般的气息。
而老者的面前还摆着一只有些锈蚀的博山炉,香气从青铜的山形镂空,沿着云气、仙人及奇珍异兽的纹路飘出,却压不住老者那身腐朽气息。
老者突然睁开了眼睛,对身边的一位元婴修士吩咐道:“你去拿我的戒鞭来,将范家的范存禄打上三百鞭!”
那元婴修士便是一惊,道:“老祖宗,三百鞭下来人都给打死了!范家刚给老祖宗找回来九翎凤眼草,为此还死了几个结丹长老……如此,只怕下面会有怨言!”
“怎么!连我的话也不听了吗?”
风阳子露出一丝冷笑,少顷又道:“分十日打,不要让他死了就是!”
老者座下另一位元婴修士也趁机开口探问道:“老祖宗,那张道人泄露了您的大事,还敢在咱们眼皮底下待着,要不要孙儿找个日子偷偷把他摁死?”
他生的一副富态模样,大脑袋,胖身躯,大脸盘,偏偏鼻子眼睛显得十分娇小。
生在他的脸上,犹如大饼上摊了两颗绿豆芝麻一般,如今眼中放着凶光,越发显得阴狠。
风阳子冷笑的瞥了他一眼,沉声道:“不要招惹那钱道人……老四,我知道你向来嫉妒那些比你年轻有为的人,你近些年来,暗中下手害了几个本家的后起之秀,我是看在眼里的!”
“若非动手的是你的魔念,我又早早定下规矩,不准干扰其他人度过魔劫,早就让你领了家法了!”
“你资质平平,偏偏有个天纵奇才的兄长,选择以妒入魔,我固然是理解的。但你兄长遭劫之后,你淫其妻女,小人得志,所做所为,族内早有人不满!我是看在你执念深重,可以借此斩出魔念,晋升元婴,这才护住了你!”
“如今你魔念渐渐深重,到了斩魔的前夕,其他人都不看好你,但我觉得你骨子里还是有一股狠劲,或能有所成就!”
剑魔携香
“但这不代表我会放纵你的魔念,坏了我的大事!”
“老四啊!你要敢动张道人,我的十八翻天婴尸变正好还有一具火候不足!”
胖道人浑身一颤,低头道:“孙儿不敢!”
“而且,你也未必惹得起他……”
风阳子感叹道:“丹成一品啊!这样的人,你们真信他是个散修?散修什么时候也能铸就丹成一品的根基了?这种人是元神的种子,我都不敢贸然招惹,若非他事关我延寿的大事……本该敬而远之才是!”
“你们几个蠢货,反倒想去招惹。”
“这种元神种子,杀劫最重,说不得哪一天,就拿老朽祭了他的道路!”
风阳子微微冷笑,扫视着堂下的几人,那股虎死骨立的威风,让众人无不骨子里发寒。
“当然,老狗也时有几颗牙的。到时候,我先送了你们几个去应劫,或许能缓下几分杀劫!然后再和他撕咬一番……看看他的道路广大,还是老朽的心性狠绝。呵呵!”
风阳子收了笑容,吩咐道:“我要请钱道人为我炼制转生丹,此前他的一应所求,你们都要尽力满足!不要搞什么自作聪明的小动作。”
一位元婴修士不甘心道:“老祖宗,说破了天去,他也不过只是一位结丹修士而已。”
药香逃妃
“既是老祖宗选定的丹师,何不把他拿捏在手里?此人先前行事,看着不是个安分的人物。任由他自行其是,只怕他会有什么不该有的主意!”
“拿捏在手里!”风阳子讥讽笑道:“也是,你们什么都想拿捏在手里,生杀予夺,多快活啊!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稍不如我意,便可杀人立威……”
“蠢货!我若是事事都想拿捏别人,哪还有这么大的家业,早就被人轻轻捏死了!你以为元婴修士很了不起么?”
“元婴老怪……”
风阳子颤颤巍巍从椅子上站起身来,顿着拐杖怪笑道:“了不起啊!好威风!”
“少清剑派昔年清理海外的时候,杀得元婴和狗一样,一个结丹修士便敢踏破你这样的家门,飞剑悬在头上,只问一句:‘服不服!’似你这般威风的人物,都被祭剑了!”
“我知道你们看着中土流水一般的三山符箓,攥取我海外的修道外物,财富资源,很是不满,但不满又能如何?”
“你去看看,少清祭剑的尸骨有几多?”
“天师道孙恩插手东海的时候,徐道覆和卢偱两个杀星,怎么不见你们去挡一挡,挫一挫他们的威风?老朽我是怕孙恩的天师剑横在我脖颈之上!你们怕什么?你知道那几家出头的仙门,暗中下手算计徐道覆了卢偱两个的,死了几个太上长老?”
“道门什么底蕴,多霸道的作风,都不敢动辄拿捏一品金丹。见到丹成一品的修士,都还要恭敬的称上一声道友!你们什么身份,就敢看不起此人?”
修羅 刀 帝
“不消二百年,你们的修为只配给人家提鞋。如今就算仗着‘斩魔见我’的秘术,尔等也未必是人家的对手!”
风阳子的一番话,训得几个后辈如同狗一样,只能老老实实躬身听着。
他喘了一口气,才继续道:“去给罗真仙门低一头,认认错,就说我要借他们宗门的火脉,请一位中土来的丹道大师出手,炼制延寿的灵丹。”
“同时以我的名义,给各大仙门、商会、修行世家发帖,邀请他们参加我的延寿丹会。你们也去打下手,用心筹办一桩丹会。既然已经瞒不住了,那就大大方方的亮出来,我风阳子还压得住阵呢!”
他的眼中闪烁着一种诡异的光芒,冷冷道:“想我死的人虽然多,但不关心这些的人更多。”
“任由那些小虫子在暗中勾结,未必是一件好事,待到大多数人都浮到了水面上,藏在暗处的那些人便又变成了少数。”
这些日子的许多暗流,说到底还是利益冲突,那些寿元将尽,眼红疯了的老怪他管不了,但许多想让他死的人,无非是某些利益和他冲突了而已,只要慢慢梳理,有些地方他不能退让,退了死的更惨,但其他地方,未必没有可以缓和之处!
他暗中思量,怎么做这一篇人情达练的文章!
接下来数日,便有浩浩荡荡的一只船队停在了钱晨的新洞府——灵华岛外,钱晨也只有抽空去了一趟,大袖一甩,便将那数百船的物资收入袖中。
至于那些鲛人侍女,女婢,力士之流,也只让他们留在灵华岛上,并不视为自己的私财。
灵华岛固然比钱晨现在所居的洞府宽阔百倍,其上更有一支灵脉,灵气充盈,有灵田两千亩,每年只是出产便价值不菲,不逊于建康城左近的一个庄子了。
但这座岛屿是给‘中土丹道大师’的,钱晨目前还是‘小有名气的中土散修’,并不想太过引人注目。
“炼制转生丹耗费的时日,短则数月,长则一年半载,也就是我做熟了手,不然长上四五倍也是等闲。”
“到时候让金银童子两个费神看火,我自去一意苦修去。”
钱晨这般打算着,心中没有半分愧疚,他养金银童子这么大,不就是干这活的吗?
届时藏在暗处的,显露在明处的,这百舟海会、风阳子化神机缘卷入的种种妖魔鬼怪,应该都冒出来了。
钱晨小心梳理着自己搅乱的这团劫数的许多线头,到时候若是有缘,便发动劫数的牵扯,叫他正面撞上来就是。
这么多应劫之人,就算是五六株先天灵根,还有那件承载水德的灵材,也都应该应有尽有了!
异世流浪者 不知意
此法,钱晨称为炼劫法。
正所谓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
修行之时但凡有所停滞,无论是心性不足,还是欠缺磨砺,无论是修行道路一时迷失,还是外物供应不足,乃至财法地侣,缺了什么,一定是敌人不够多,一定是劫数不足!
只要设下杀劫,牵引诸多敌手上门,自身不遭劫横死,就定然能得偿所愿。
“自古英才爱骄狂,只在阿鼻剑下亡!元屠仙血未曾拭,此去冥河莫仓惶!”
钱晨吟着一首前世所闻的无名小诗,稍稍擦拭本命飞剑,便将杀气满盈的剑气收入体内,深深锁藏!
“我结丹的死劫,似是应在蓬莱之上。但来了海外那么久,却没有察觉他们的蛛丝马迹,可见其藏得极深!希望这次搅起这摊浑水,能惊动其一二暗子出来。”
“那牛鬼蛇神,我只遗憾太少,从来不嫌多的!”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