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南宋風煙路》-第1823章 誰以強失,誰從亂起(2)看書

南宋風煙路
小說推薦南宋風煙路南宋风烟路
“主公。”徐辕之所以吃得慢,是因他在恶补错过了一日的宋谍情报。
“怎么?”林阡赶紧起身相迎,心忖徐辕是想对他们的现有认知查漏补缺。
“陈军师推断说……石硅的背后,是李全。”徐辕却带来了这样的重磅炸药。
“什么!”柳闻因一惊,此人不是一早就被排除在外?
“李全?”杨妙真蹙眉,陡然醒悟——
神偷 傻 妃
很明显,这几日夔王府虽说受挫却也没闲着,对杨鞍,对石硅,他们从舆论的各个角度都使出了浑身解数。
但仙卿那种算无遗策的谋士,俨然受不了金帝给予的措手不及,他不可能一下子调整得过来。
那么谁是夔王府的临时谋主?谁反客为主,操纵全局,和杨妙真一样一鸣惊人?
谁?!
“鞍哥就算把李全给放出牢狱,也不会对大局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夔王府垮台,李全也必定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李全暂可看成个追逐自由的末节?”林阡,杨鞍,杨妙真,你们都低估他了。
尤其林阡,整个军师团,算天算地都算漏石硅,反倒是他李全,一眼看见了世人之不能见!

机会只留给准备好的智者。所以兜兜转转,李全还是最大的获利者。
他一心挑起石硅的反叛,只为钳制以杨鞍为首的红袄寨,挽救那些搬石砸脚的夔王府人连带着曹王府和金帝——金军苦于无人救场,只能靠他力挽狂澜!
是的,金军无人救场——金帝在危如累卵的此刻还敢清算夔王,是因金帝认为今次林阡大概率人间蒸发,只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他才给夔王留了口气;可惜的是下面的老弱病残们普遍没金帝自信,一见夔王府有力无气曹王府有气无力,哪怕对手是个平平无奇的杨鞍,他们大部分还是想着卷铺盖跑路……
但这狂澜还能挽——那一厢,杨妙真的失踪,虽乱了杨鞍心绪,却也激得他癫狂:“把马耆山翻过来,我也要找到妙真!”翻了马耆山,金军还不人仰马翻?红袄寨的气焰骤然因仇恨虚高,一方面强压着曹王府也不得动弹,一方面却预示着宋军能被巧力绊倒……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何人绊?“时不我待。”还好我李全已出囹圄——只要恢复自由身,哪怕形单影只,我亦能乱定山东!也算是报答仙卿,放我出来我就不能白出。
什么“鞍哥定会充分限制李全的军权?”没军权,就从石硅手里夺!
并且吸取了上次在沂蒙反林阡失败的经验,李全这次不光挑拨石硅反林阡,而且还挑拨石硅反杨鞍,双重保险,无懈可击。
樱似雪
感谢林阡、林陌,感谢郝定、路成,感谢刘二祖、杨鞍……李全笑了,前两组或许盟军会渐渐分析得到?可最后这一组他们到现在都不一定猜得透——杨鞍多年前就开始对刘二祖诸多猜忌,石硅看在眼里焉能不抵触?这也是石硅当年坚决要追着林阡去陇陕磨炼的根由。江湖、庙堂从来不是清浊的分界线!
可以说,柳闻因稍纵即逝的杞人忧天,在石硅的心里一直反复不休。工于心计的李全看得清清楚楚——否则,明明和杨鞍杨妙真立场相似,为什么那么多次杨鞍和林阡决裂了石硅却从不去投杨鞍一次?!

不得不说,杨鞍实在冤枉,山东之战他从未伪装过,就是真的重情重义,就是真的优柔寡断,从未扮猪吃虎,从未争权夺利……
原还想和妙真所推测的那样拿下山东活捉金帝迎林阡出阵,也算还了林阡不远千里来救红袄寨的人情,怎料石硅阵前百般阻挠,先指林阡糊涂,金宋不分,因私废公;后指杨鞍卑鄙,过河拆桥,自私自利。
总之谁在阵前也看不出石硅到底是在反林阡还是在保卫林阡?也许石硅自己都不知道……然而他注定被李全利用。利用的过程中,还把杨鞍对林阡的信任搅浑了。
李全这种敢在杨鞍、林阡、石硅等人的裂缝中挤出一条血路的胆魄,柳闻因听得耳熟、不知哪个人身上有,不经意间转头瞥见杨妙真,心中一凛。
“哎,若这世间没有师父在,原竟是这样的群雄并起……”杨妙真沉思片刻,回望林阡,面如红霞,目光闪烁,“所幸有师父……”
“主公,确实不能再缺席了。”徐辕也说,只不过三天没影,外面就乱成这样。
“吃完了?那就回。”林阡询问过众人战力,分批带大家回归战场。

“红袄寨剿灭金军的节骨眼上,忽然发生这自相残杀、以至于功亏一篑,只因其本身漏洞百出。”归程上,段亦心总结说,“好在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金军最多也只是苟延残喘、不会获利。眼下宋金皆虚弱,战场上等着主公的,很可能是李全所策划的:地头蛇们的群狼扑虎。”
太熟悉的四个字!只要有一个恩将仇报,一个个全都卸磨杀驴。谁教红袄寨的当家们大部分都已强盛?万一他们被李全诓骗,这山东最大的赢家竟是李全。好个李全,危难关头手下无兵、所谓战友全被冰封,仍能气定神闲,合纵连横,一“石”众鸟,各个吞并。
“不会。”林阡却摇头。
“除了我们加快脚步,还有谁能立刻救局?这盘棋,已经没子了。”妙真急问,“师父,你知道?”
“你们说了半天,都是骑驴找驴。”林阡笑,果然风云再乱也成竹在胸。

你们说半天了,当盟军在睡觉?
思及林阡刚打完剑灵时,“真刚”所传三大急报,涉及飘云、李全、杨妙真。飘云很快获救,李全形单影只,林阡原本担心的只有杨妙真一个。现在却知道,妙真原来是自发躲起来的,还帮茵子把盟军对邵鸿渊的遭遇战演变成防御战……林阡对这个小徒弟不知有多满意,也是从她身上看见了盟军的必胜光环。
而新冒出来的问题总共有二:路成,石硅。前者,段亦心早已为林阡万事俱备,后者,其实算是被李全寄生的石硅,林阡又要靠哪些麾下来应对?答案是,除了军师团,还有战士团,先胜而后求战——
“天火岛分崩”发生在金军,杨致诚所领导的盟军无权过问;“李全被释放”涉及林阡本人的清白,盟军也最好别轻易干涉。但这期间盟军不可能什么都不做!“石硅之叛”虽始料未及,但亡羊补牢也为时未晚。刘二祖、彭义斌、郝定、裴渊,都是石硅的旧日战友,哪个不能去当说客?
GreenApple禁忌的诱惑
末日蛊月 蛊月残星
他们会是石硅和杨鞍最佳的粘合剂,修复好红袄寨外表的千疮百孔。林阡的惯用手段,大乱大治,一起收回!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