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6514熱門小說 《諜海王牌》-第一一四零章 敘談分享-6qbws

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
田蓝天慎重的点了点头,道:“不满特派员,想过。但是,每一个步骤,卑职都细细的回想了一番,可是却没有半点的头绪,因为外人知道的可能实在是太小太小了,每一个参与的人,都是老军统了,另外还有两个兄弟死于非命,所以卑职也只能如此划定了范围。毕竟他们的嫌疑虽然也很低,但总比范围外的人要高一些的。”
赵德彪在旁边说道:“这件事情,成都站做的倒是不错。只是依旧存在被外人知晓的可能。而且这件事情,有可能知道的人,无非就是,武站长,田处长,那两个兄弟,新佑诚忠,以及接线员,还有机要秘书和发报员。但是,接线员和发报员……要是内鬼的话,他们探听的秘密可未必就是这么点啊。而且也……太明显了一些吧。”
白丰台点头道:“没错,要是一件事情泄密,当时的发报员,无论如何都会被怀疑,这确实太明显了一些。”
童飞道:“我同意。但……依旧有极小的概率。说不得对方玩的就是反心理。”
纪纲道:“许婷婷是武站长的机要秘书,她知道事情本身并不算奇怪。许婷婷要是泄密的话,也是必然会被怀疑的。跟发报员一个样子。另外,机要秘书的审查,那可不是一般的严啊。”
“我想,我对这方面还是有发言权的。”庄晓曼笑了笑,说道:“机要秘书的审查,要从自身开始,一直调查到妻子,丈夫,父母这一级。另外,田处长,许婷婷肯定是本地人吧,如果没错的话,她的家人也一定在本地,对吗?”
田蓝天点了点头,道:“没错,她和她丈夫还有母亲,三口人一起住。就在本地的学堂巷子。其实,我虽然把许婷婷也放在了范围之内,就是因为她肯定知道这件事情。但在我心里,她的嫌疑还是非常小的。毕竟一个间谍,谁能拖家带口的啊?不过,处于严谨嘛,在事情没弄清楚之前,也只能这样做了。”
范克勤道:“接线员的可能性,一样很小。我相信武站长和田处长,你们给下面的兄弟打电话,或者是相互通话时,不会带着具体的内容吧?”
“这绝对不会。”田蓝天说道:“除了无关紧要的事情可以说,但别的在电话里可万万说不得。还有就是,接线员一个班组,两个人,要是一个偷听,另一个必然会发现。除非一个人出去了,比如说上了个厕所。但这个时间太短了。另外,武站长就算在接电话的时候,也不可能那么巧,其中一个就出去了,给另一个创造偷听的机会吧。”
范克勤笑了笑,道:“你们忽略了一个细节,武站长。我问你,刚刚你讲述过程的时候,说之前还是很顺利的,新佑诚忠每天都会把小鬼子的一些机密默写出来,然后交给你。这种模式持续了多久?”
“嗯……不到一个礼拜。”田蓝天说道:“确切的说是六天。”
“是啊,六天。”范克勤道:“你们站在对方的角度想一想。一个高级的间谍,被敌方接过去了,会透露出多少秘密啊。能在一分钟干掉他,那就绝不会拖到下一分钟。因为谁也不敢保证,他在这段时间内,会说出多少机密,给我方造成多少的损失,对吗?”
田蓝天道:“没错,如果有条件的话,我甚至连一分钟都不愿等,马上就会干掉他。”他说完,其余人也表示赞同。
范克勤道:“但是,新佑诚忠却一连写了将近一个礼拜的机密,才被人干掉的。我为什么之前问田处长,有没有想过范围之外的人,就是因为。武站长,和田处长,你们两个人不可能是内鬼的。”
田蓝天面露感激之色,道:“多谢特派员信任。田某感激不尽啊。”要知道,这件事情他也是有责任的,之所以现在能暂代成都站,是因为戴老板的火力重心在武站长身上,毕竟对方是站长嘛。可谁知道后面的事情,戴老板会不会问责完毕武站长,就会轮到自己了?要是戴老板没有息怒,估计自己恐怕也要折到里头,前途?命差不多能保住,毕竟自己只是执行人,但前途是万万不可能再有了。
范克勤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说道:“机要秘书许婷婷,还有电台的发报员,这两个职位的人,如果真的要泄密,恐怕等不到六天。我相信机要秘书在新佑诚忠来的当天,甚至是之前,就应该知道新佑诚忠的情况了。如果她是内鬼,出事只会提前绝不会拖到六天。发报员也是如此。虽然电报本身是用的暗码,发报员是不清楚内容的。可是他要是知道怎么破译暗码的话,一样也在收发的当天就会知道新佑诚忠的到来。这一样是之前发生的,届时只需要派几个人盯住成都站或者是码头等地的情况,只要新佑诚忠一露面,就会立刻掌握他的行踪。”
田蓝天皱眉,道:“是这个道理……那要是范围之外的人……可就太多了,而且,从何入手呢?”
范克勤道:“六天时间,这个内鬼,必然是调查了的,有一个过程。想想,这些日子,谁跟你们接触过?”
“这……”田蓝天道:“太多了一些啊。毕竟都是一个站的,低头不见抬头见啊。”
“嗯。”范克勤点头,道:“是啊,确实多了点,不过,一样有迹可循。”说到这,话锋一转,道:“今天太晚了一些,明天我去成都站,咱们到时候再说吧。”
听见这话,田蓝天哪能不懂?起身道:“是啊,有点晚了,那卑职就先回去了。特派员,那您也早点休息。”
“好。”范克勤道:“我送您出去。”
“特派员留步,留步。”田蓝天很客气的跟庄晓曼等人也一一打了招呼,然后走了出去。
等他走了后,范克勤把所有人再次召集起来,发了第二轮烟,道:“田蓝天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