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v5ic人氣都市小說 帶着軍需來大明 txt-第九百七十八章 將心之涼分享-wbmoy

帶着軍需來大明
小說推薦帶着軍需來大明
他不知道对方哪里来的这么大胆子,竟然敢弃自己而过,攻击身后的始城,但即然有这样的机会,他当然会迅速的出手,以争取更多的胜利和更大的胜利。
被点到名字的古河与宁文风副总兵皆是抱拳应声,尔后就准备拿着军令去调兵攻城。只是人还没有走出府衙大门,便看到一队上百人的锦衣卫将这里团团包围,接着监军太监邓强就出现了。
“这是做什么?”眼看府衙被围,锦衣卫出现,总兵石万山面色微变,看向着走来的邓强,厉声问着。
正得了军令想要出府的古河与宁文风也是纷纷不解的看向着太监邓强,同时他们的右手也缓缓的向腰上摸去,看得出来,他们都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
“不要误会。”邓强是面不变色心不跳,就像是没有看到两位副总兵的反应一般,面对石万山说道:“石总兵,本公公刚刚接到金总管的密令,着宣府兵不得出三不剌城,还请莫要为难于人。”
说完这么一句话,邓强便向着左右的锦衣卫招手说道:“来人呀,把守府衙向外的每一条通道,没有命令,三位总兵不得出府,不然格杀勿论。”
身着飞鱼服的锦衣们纷纷答应了一声之后,便迅速占据着各个要道,将石万山三人彻底的控制在这小院之中。待一切做好之后,邓强又挥了挥手,当下有几名太监公公将早就准备好的好酒好菜一一端上,送到了桌前,邓强第一个寻着位置座了下去。“哎,说起来还很少有机会和三位将军好好喝一次酒呢,来吧,都座下吧。”
一脸的疑惑,古河几次眼神示意石万山要怎么办?虽然这附近都是锦衣卫不假,可这毕竟不是皇城,就在这城中,有着近二十万的北明军,他们随时可供调遣,仅仅靠着这些锦衣卫还真吓不倒他们。甚至古河只需要大喊一所,附近的一些亲兵、府兵还有附近的巡逻兵就会纷纷赶到,帮助他控制大局。
古河的意思石万山自然看了一个清楚,但他并没有同意这样去做。显然今天的这些举动非是邓强自己的意思,而是太监总管金英的意思,那很可能就是皇上的意思,倘若是他现在冲杀出去的话,那便等于和造反没有什么区别了。
在古代,造反可是大罪,那是要被诸九族的。从来没有这样的想法,更没有这样的准备,石万山怎么可能冒如此之风险。他向一旁的宁文风示意了一个眼神,让他看好古河副总兵,随后他自己来到桌前座下,就座在邓强的对面,沉声而问,“邓公公,这是何意?现在瓦剌和亦力把里的大军正向始城开去,一场大战难以避免,正是我们趁势而击之时,很快沙井和净州城都会归北明所有呀。”
“哎。”邓强一声叹息,一直呆在城中,他如何不懂这个道理呢。在一个时辰之前,他也是这般想的,毕竟宣府兵立下了大功,他这位监军太监也是有着不少的好处。可谁又想到,就是刚才,突然有由京师皇宫赶来的太监面见了自己,还拿出了一封金英所写的亲笔信,里面详细的说明宣府兵不可趁势给瓦剌和亦力把里找麻烦,不然就是在破坏着朝廷的大计。还命令,如果石万山三人不听劝的话,可就地拿下,押送京师。
明令之下,不管邓强是不是接受,也必须要执行的。如此就有了现在这么一出,也有了他现在的一声叹息。
“石总兵,我们就是当差吃皇粮而已,这即然是上面的命令,我们要做的只有服从,你说是吗?”邓强没有去解释什么,他也不知道要解释什么,只能以命令压人。
“是什么?明明放着大好的出击机会而什么也不做吗?”性格耿直而火爆的副总兵古河也走了过来,人还未至,质问之声就先一步的传了过来。
邓强听了这些也不生气,只是摇头而言,“是不是出击机会,本公公不清楚,但即然上面有令,我们就要遵守,古副总兵,莫非你想违令不成?”
“我…”古河还想辩解一些什么。一旁的石万山已然出声道:“好了,古河将军,收敛一下你的脾性,稍安勿躁。”
“呵呵,对,对,就算是出兵也不在这一时之急嘛。即然好酒好菜都拿了下来,岂有浪费不吃的道理。”另一副总兵宁文风呵呵的笑着,随合便也在桌旁座了下来,还拿起筷子,一幅要大块朵颐之势。
聪明的宁文风已经看了出来,上面的命令是不允许他们出兵了。与其一定硬扛,惹来震怒,还不如座下来好好聊一聊,看看能不能问出到底是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
石万山很快就明白了宁文风的意思,也将怒火强压在了心底。只剩下古河一人,眼见光是自己站着也起不了什么作用,索性也一屁股座了下来,自顾的大碗喝酒,以缓解心中的郁闷。
石万山与宁文风还是很有风度的举起了酒杯向邓强敬酒,明知道他们其意的邓强公公一脸的苦笑,“两位将军也不要问我到底是怎么回事,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但想来你们也应该可以猜到的,那你们猜到的是什么,就是什么吧。本公公只知道,皇上派上的援军,大都督石亨现正带兵在居庸关一带举步不前。”
邓强如此一说,反倒让石万山和宁文风无话可说了。虽然只是一个信息而已,但已经告诉了他们太多的内容。
援兵不急着赶来,反而停止不前,这便是朝廷的态度。换一句话说,他们现在并没有与瓦剌和亦力把里开战的意思,反倒是想要座山观虎斗。
瓦剌联军这才刚走多长时间,朝廷就来了消息,如此可见这并非是什么突发事情,而是早就准备好了。换一句话说,瓦剌联军绕过他们直接联系上了上面,甚至是联系了皇上,并得到了想要的结果,不然的话,他们不会如此放心的置后路于不顾,直向始城扑去。
想到竟然是这个结果的时候,四人的脸色都不好看。这一顿酒喝的也十分的不痛快,没一会的工夫邓强就先行离开了。他离去时还扔下了一句话,“请三位总兵好生的在这府衙中呆着,如果需要什么东西,哪怕就是女人,也可以告诉锦衣卫兄弟,他们会满足一切愿望的。”
这就等于是软禁了。
邓强离开了,一众锦衣卫们也从他们的视线中消失。可能够想到的是,一旦他们若有异动的话,怕是马上就会由黑暗之处出现。堂堂的三位手握重兵的三位总兵,竟然就在大战要开启的时候被软禁了起来,这种不痛快让古河第一个发了火,将酒坛子扔到了地上,睁大着眼,张大着嘴吼道:“这是怎么回事?这是什么意思?这是要恩将仇报吗?”
“古兄慎言。”石万山听后即是脸色一变。一旁的宁文风更是直接,一记手掌切来,正中了古河的后颈,直接就将其给打晕了过去。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周边都是锦衣卫,如果一些话被传了出去,不光是古河,他们也有罪过。
古河被打晕了,仿佛天地间重新的恢复了平静。剩下的只是石万山与宁文风两人间的窃窃私语。
“总兵,我们就这样看着大战开启,什么也不做吗?之前的时候人家可是刚刚帮助过我们的呀。”
“那又如何?我们还能违抗上面的命令吗?你我的一切都是皇上给的,朝廷给的,皇命不可违呀。”
“可这是为什么?难道又是上面的自作聪明吗?他们难道不知道,一旦瓦剌联军胜了,他们就会马上将矛头对准我们,那个时候我们连一个盟友都没有,在遇到什么困难的话,谁还会帮我们?反之,如果忠胆公胜了的话,他也不会轻饶我们的,甚至与我们北明开战也非是不可能的事情,以我们双方的战力对比,又有几分胜算?”
“呵呵。”石万山的冷笑之声传出,“上面的人?上面的人何时做过几件对事,明明说的是给我们十万两银子做奖励,可到手的竟然只有一万两,为了这件事情差一点造成了军中哗变,他们若是聪明又岂会做这种自挖根基之事呢?指望他们…呵呵。”
话说到这里的时候,空气似乎都凝结了,一位总兵一位副总兵都住了口。他们突然生出了一种很无力的感觉来。要说不作死就不会死,原本的大明那是何等的昌盛,但就是因为党·争、内斗、宦官专权,最终生生的毁了一个王朝。
只是这一刻,不管两位总兵心中有多么的无奈,甚至是愤恨,但能做的只是在这里发发牢骚而已。除非想要造反,不然就只能听命于上,呆在这个府衙中连出去的权力都没有。
瓦剌与亦力把里联军先锋,经过了几天的赶路,已经来到了赛罕山脚下。当斥候上山一探才得知这里早就空空如也,且按着斥候的说法,山上的人不是撤走一天两天了,应该有几天的工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