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y7mb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金色綠茵 ptt-第〇八五章 九張紙九陰真經推薦-v6r2o

金色綠茵
小說推薦金色綠茵
来到这个世界的第501年,也是进入到昭文馆编撰《万寿道藏》的第13年,化名黄裳的羊一走出了昭文馆,也走出了汴梁。
《万寿道藏》还没有编撰完成,赵佶下令从天下搜集来的道家典籍还在一车一车往昭文馆里送,他的热情让编撰工作比最初时计划的工作量大了很多。
羊一走出汴梁,是要去杭州,因为师弟吕岩要娶道侣,吕仙和白娘子要成亲了。
小吕仙气飘飘,一点也看不出已经是四十多岁的人,毕竟是神仙。但他的家人不是,凡人逃不掉生老病死的宿命,如今师兄羊一是小吕的唯一亲人。
于情于理,羊一都必须到场。
当然,成了亲之后,小吕又会多出好些亲人,道侣白娘子、丈人丈母,还有小青。
吕岩对世人吹嘘说他曾有过两个道侣,先后飞升成为了天宮里的仙女。实际上,他这辈子除了老娘,连女人的手还没摸过。
杭州府留守司推官白勉之只有白素贞这一个独生女儿,很舍不得远嫁,吕岩则是个四海皆可定居的仙人,所以小吕便在西湖边西泠桥畔买下了小院,把家安在了杭州。方便白娘子尽孝,也方便自家夫妻雨中游湖。
不过,小吕毕竟名义上还是《万寿道藏》的总编撰,昭文殿学士,每年总是还要去汴梁几个月才对。从杭州船行走运河可以直抵京师,水路平稳,倒也方便。
羊一给弟妹的见面礼是一支法兰克鎏金步摇,伯爵夫人以上才有资格插头上。这是他压箱底儿的存货了,虽然在大宋奢靡的江南并不显得多么贵重,但样式很别致,十足的异域风情。
白娘子是不是才女羊一没时间考究,但的确长得很漂亮,虽不是倾国倾城之貌,却也集秀丽优雅于一身。
白家是蜀中人,白素贞出生在青城山,那是个很有仙缘的地方,难怪和小吕一见钟情。
有情人终成眷属,羊一很替自己师弟和弟妹高兴,他作为新郎官的兄辈,接受了一对新人的拜礼。
实际上,羊一如今演山真人黄裳的知名度已经直追纯阳子吕岩,他是被官家御口亲封的‘神仙’,深谙长生不老之道的仙师。
所以来参加婚礼的宾客很多,但也并非全都是冲着吕岩和白娘子来的。
歙州名士方腊和睦州宝光寺住持邓元觉,明显就对羊一要比新郎新娘更感兴趣。但二人也并未有失礼之处,只是很礼貌地旁敲侧击试探了一下‘长生不老’之术的真假。
羊一没有太在意,只是敷衍了几句作罢。没多久,方腊和邓元觉放下贺礼也就告辞了。
小吕告诉羊一,江南一带悄然流传而起的‘明教’,刚才的方腊和邓元觉就是其中的重要人物,而且二人的武术实力非常高。同样的高手,明教里似乎还有不少。
大宋这些年有点动荡,尤其昏庸的赵佶继位之后,匪患四起,走投无路的百姓也多找道坛或法门寄托,一个明教在其中并不显眼,明教一伙人也没什么特别的举动。
羊一让小吕收敛好奇心,不要再去探寻这些隐秘未知的事务,免得让自己身陷险境。当务之急,是赶紧和白娘子多努力,早日多创造出几个小小吕来。
吕岩闻言开怀大笑,白娘子悄悄羞红了脸。婢女小青腮染粉桃,看样子她很愿意在这件事情上尽一份力。情同姐妹的贴身婢女,本就是通房丫鬟,某些事情是她的份内,很正常。
参加完师弟和弟妹的婚礼,羊一又赶回了汴梁昭文馆,《万寿道藏》还没有编完。吕岩这些年虽然四处乱跑,但并没有完全不务正业,他又写了几本书,交给羊一,让他带回去给毕昇雕刻成版后印刷。
看到师弟如此勤勉,羊一觉得自己也应该写写书,哪怕只有一本也好。
羊一返回了汴梁,小吕也听从了师兄的劝告,不再去理睬明教。来杭州试探了羊一的方腊和邓元觉也返回了歙州。
邓元觉是宝光寺住持,但宝光寺很小,加上他总共才三五个和尚,邓元觉也并不常在宝光寺。
邓元觉是他俗家姓名,他自称宝光如来,或者法海。
.
.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是故虚胜实,不足胜有余。
其意博,其理奥,其趣深。
天地之象分,阴阳之候列,变化之由表,死生之兆彰,不谋而遗迹自同……”
回到昭文馆,羊一开始动手写书。他虽然没什么文采,但毕竟活了五百岁见多识广,又看过世界上最多的书,真要想写点东西,还是可以的。
至于写出来通不通,并不在他首要考虑之中。就如当年在藏经阁胡说八道一样,似是而非才是最厉害的学问,因为你怎么理解都可以,滴水不漏。
而且羊一很想把自己五百年的武术见识记录下来,虽然他一直都不是武术境界最高的人,但在武术见识上,却真的一览众山小。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武术天资平庸到令人愤怒的羊一,其实是个完美的理论派。而理论派最适合干的事情,就是著书立说。
书的名字还没想好,先写了再说,哪怕每天只能憋出几个字。反正羊一又不赶时间,一两百年,对他来说和一两年没什么区别。
羊一打算把自己这本书分为上下两卷,上卷主要汇集各种流派的武术理论,包括道家、佛家,以及他经历和见识过的中原以外高深的武术,将这些融合在一起,形成对武术终极原理的探讨,也让武术剥离复杂的冗余,直指最核心的本质。
下卷就是具体武术招式和各类功法,基于上卷的大道至简,下卷是针对性的武术深造,也是破解当今天下各门各派绝技的武术总成。
想法非常好,甚至称得上精妙,师弟吕岩对这个想法赞不绝口。但回到昭文馆的羊一还是只能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憋,他没有小吕那种天才般的归纳和分析能力,只能靠踏实,只有勤能补拙。
这个拙一补就是5年,5年后羊一才把上卷写完。而此时,已经是他进入昭文馆的第18年了。
说是‘卷’,其实只有薄薄九张纸。但五年好不容易憋了九张纸,已经让羊一感觉比不停歇打了五年架还累。
小吕怔怔看着九张纸,最后说他看不懂,就是感觉非常厉害的样子。
“师弟,帮我给起个书名吧。”
“唤做‘九阴真经’如何?”
“为什么是‘九阴’?”
小吕说:“九,乃极致之意,阴,流通、运转。‘九阴’一词,出自少林达摩祖师,武术本就是将自身人体机能训练成极致流畅的方法,故为‘九阴’。”
“善!”羊一赞不绝口:“师弟你真有学问,就叫它《九阴真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