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bir0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氪金劍仙李太白笔趣-第046章 樓蘭巨力士鑒賞-ahtua

氪金劍仙李太白
小說推薦氪金劍仙李太白
“这……这不可能,那么短的时间……”
“长安真武司李颀,千牛卫崔珣,有事向圣禀报。”
北楼看台,傅千荷刚要反驳,却是被一道铿锵有力的声音打断。
只见李颀跟崔珣已然来到城楼上,而在他们身后还跟着一对捧着一捆捆断箭的卫兵。
“过来吧。”
明皇点了点头,似乎已经猜到两人因何而来。
“陛下,这里是牛刀卫拾来的几百支弩箭,每一支弩箭断口处皆不相同,理应不是被同一剑斩断。”
崔珣将托盘之中的一捆断箭端到明皇面前。
“看来阿妹跟裴老说的没错。”
明皇拿起一支箭矢,视线扫过玉真公主跟裴剑神,嘴角挂着浓浓笑意道。
“只是这些箭矢并不能……”
“的确是三万四千六百五十一剑没错。”
傅千荷不甘心地再次反驳,但却又再一次地被打断。
而这一次打断的他不是别人,而是一只没有出声的刀圣。
刀圣说这话时他还向傅千荷投去了一个让她“闭嘴”的眼神,然后才悠悠开口道:
“傅馆主,下去吧,该准备下一题了,别让陛下等得太久。”
“没错。”明皇笑盈盈地点了点头,“开始下面一题吧。”
是人都能够看出来,李太白已经引起了明皇的极大兴趣,估计就算下面两道题都没答上来,日后也肯定会重用他。
“是!”
傅千荷不甘心地应了一声,随后起身再次走到城楼前方。
“方才一题,经由剑神前辈判定,李太白那一剑算得上《迅疾如电》,故而对答无误。”
她压下心头火气正式宣布道。
听到她这句话之后,场上顿时又响起了一阵嘘声,先前那般信誓旦旦污蔑李白舞弊,现在又将这“对答无误”几字说得如此冠冕堂皇,实在是叫人不耻。
“多些傅馆主明察秋毫、公允断题。”
李白闻言笑着冲那傅千荷拱了拱手表示感谢。
但是人都能听出来,他言语中的讽刺意味,顿时场上再一次讥笑声一片。
依照平日里能低调就低调的性格,李白是没打算激怒这女人的,但既然对方已经把读自己恶感摆在了明面上,那他也没必要虚与委蛇了。
“笑吧,你们就笑吧,还有两题呢,等一下我看你们还能不能替他笑得出来!”
傅千荷强压下心头怒火,不动声色地在心中冷哼了一声,随后她展开信纸开始读题:
“接下来两题目为《不动如山》、《力拔山河》,也是我们洛阳真武司出的题,为的是靠教斩妖师的定力跟气力。”
说到这里时,她跟之前一样再一次拍了拍手掌,让底下的洛阳真武馆斩妖师将早已准备好的物品推入校场。
而这一次,推进校场的东西,没再像之前那般遮掩起来。
因为那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只不过这个人身高两丈有余,双腿几乎跟水桶一般粗细,身躯更是魁梧如小山,每走一步地面都会跟着“颤动”一下,完完全全就是那传说中的夸父国巨人。
“这难道是……难道是楼兰国那名力能开山的力士龙奎?!”
终于,有见识广博之人,认出了这名男子的身份。
“楼兰国王子现在好像就在大唐,洛阳真武司能向他借来龙奎,也不是不可能!”
“应该就是楼兰国巨力士龙奎,我家就住在洛阳真武司旁,前些日子经常听到那巨大脚步声,当时还以为是地龙翻身呢,现在想来应该就是这龙奎的脚步声!”
一时间,越来越多的佐证出现,让众人开始越发笃定,这巨人就是楼兰国的巨力士龙奎。
而像是青玄跟贺知章这种大佬,则是在那巨力士进场的第一刻,便已经认出了他的身份。
几个大佬以及长安真武司的那些天师跟斩妖师的脸色此时都很难看。
反正不管这次天师会大考结果而后,能特意请出楼兰国巨力士龙奎来对付他们的人,这梁子反正是结上了。
“洛阳真武司……到底……到底跟那李太白什么仇什么怨?这每道题,都是奔着杀人去的啊!”
张均一阵愕然道。
别说李白,他这个旁观者的心脏,都快有些顶不住了。
“怕不止是因为私人恩怨。”
摩诘摇了摇头,在心中嘀咕了一句。
比起张均,他看得更远一些,很自然地便联想到了接下来的天师会。
“诘哥儿,你说这一场,赢的会是谁?”
张均接着问道。
其实若是没见识过李白先前的手段,他估计都不会这么问,毕竟楼兰过巨力士龙奎的盛名他可是如雷贯耳。
“这要看洛阳真武司究竟定的是什么规矩,若拼的是生死,就算那龙奎天生神力,也未必是先天剑体大圆满的剑修的对手。”
“但若只是比拼气力,这就……这就很难说。”
摩诘犹豫了一下才开口道。
跟张均一样,若不是见识了李白刚刚的手段,他根本就不会说出“这就很难说”这种话。
带着心里的种种疑惑,两人再次将目光看向了北楼上的傅千荷。
“想必诸位也已经认出来了,这位便是楼兰国胡国大将军巨力士龙奎先生。”
在看到龙奎进入校场之后,傅千荷原本低落情绪陡然高昂,意气风发地向众人介绍道。
“楼兰国龙奎见过明皇陛下。”
那巨力士闻言仰看向城楼之上的明皇,而后手“砰砰砰”地在胸口用力敲击三次,很是郑重地向明皇行了一礼。
“不必拘谨。”
明皇微微颔首。
这龙奎参与此次大考是经过他批阅的,再加上并非第一次接见他,因而神色并没有太大波动。
而傅千荷在等龙奎与明皇见礼之后,继续开口读起了这道题剩下的规则:
“此次能请来龙奎先生机会难得,所以我们打算将剩余的两题都交给龙奎先生一并完成。”
“规则也很简单,比试开始之后,在一炷香之内,能坚持着不被龙奎将军推出校场内的红圈,这一题《不动如山》的考测便算是通过。”
说到这里时,她指了指校场中央。
众人循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恰好看到几名卫兵合力之下,飞速地用朱砂粉末以那龙奎将军为中心,画出了一道直径在三十丈左右的圆圈。
“而最后一题《力拔山河》,则是由你李太白来推龙奎将军,同样是一炷香的时间,若是能将龙奎将军推出校场中央的圆圈,这一题《力拔山河》的考测便算是通过。”
傅千荷接着道。
“不过切记,此次比拼的只是气力,不得使用任何伤敌的法宝跟术法,否则直接判负。。”
她接着又郑重地补充了一句。
“只能靠气力……这不是摆明了在欺负人吗?”
“这种考测太不合理了。”
校场上方看台上,有人看看那龙奎的身形,再看看李白的身形,非常无语地吐槽道。
傅千荷对这些声音全然无视。
“此次比试生死勿论,李太白你若是有所顾虑,可以提前认输结束大考。”
她接着最后向李白警告道。
“谢谢傅馆主提醒。”
不过让她跟在场众人感到意外的是,李白只是礼貌性地道了声谢,然后径直走到了那圆圈之中,没有任何犹豫。
不得不说,李白今日在众人面前所展露出来的这份气度,折服了在场不少原本对他并没有什么好感的人。
“在下李太白,久仰龙奎先生大名。”
走入圈内,李白仰头冲那小山般的龙奎拱手行了一礼。
“太白兄弟见笑了,等下手脚无情,还请见谅。”
那龙奎粗声粗气地道。
这人虽然看起来“粗枝大叶”,但说起话来倒是颇为斯文,倒是叫李白有些意外。
“跟上一题一样,鼓声停歇之后比试便开始。”
这时傅千荷的声音,跟那战鼓声几乎在同一时间响起。
而在这急促鼓点声的调动之下,校场之上的气氛再一次紧张了起来,有了李白之前的几次表现,哪怕是现在这种看起来对比非常悬殊的情况下,众人还是不自觉地期待了起来。
“呼!……”
而在鼓点声响起之后,那龙奎忽然身形一矮,做出了一个相扑的姿势。
步子跨开,双膝微蹲,身体重心向前倾,双臂呈合抱状,掌心朝外,双掌前推。
只看这架势,便已经给人一种山岳一般,不可撼动之感。
李白姿势未变,只是静静地调整着体内气息的运转,一点点唤醒在金丹之中“沉睡”的元力,再将它们导入体内各处经脉,随时准备待命。
“咚咚!!——”
“轰!”
随着最后两道清脆的鼓点声落下,龙奎那巨大的身躯便“轰”的一声,如同一座山岳般向李白撞来,而且让众人感到惊奇的说,那龙奎体型虽然巨大,但身体却依旧灵巧无比,几乎是飞扑出的瞬间,便已经将李白可以躲避的落线全部封死。
“砰!”
“轰!”
刹那间,碰撞声与气爆之声同时响起,层层气浪犹如潮水般席卷而起,校场中央再次尘埃漫天。
毫无疑问,这是那龙奎撞上了李白。
看台上的众人一想到龙奎那巨大身躯与李白身躯碰撞的场景,便禁不住皱起了眉,脑中不由自主地出现了一副极度血腥的画面。
“这么一下,就算不死,也得重伤啊。”
这几乎是在场大部分的人想法。
随即,他们一个个开始将目光放到圈外,在那漫天尘埃之中,搜寻着李白的身影。
不过寻找了半天却是一无所获,直到尘埃散尽,才有人颤抖着惊呼出声道:
“他……没……没被推出去!”
“他还在圈内!!”
随即众人齐齐将视线重新落到校场中央那朱砂画中的红圈内,然后一个个开始露出放佛见了鬼的表情。
只见那校场中央的红圈内,那身躯与龙奎相比不过七八岁孩童大小的李白,居然仅仅靠着双掌便死死压住了那龙奎飞扑过来的身形。
而他身后的地面,整个凹陷下去了一大块,足见刚刚那龙奎的一扑之力有多恐怖。
但就是这等恐怖的力道,居然被他就这般轻易压住住了,一时间众人都在怀疑自己这到底是不是眼花了。
“这一局,是我输了。”
就在这时,龙奎那粗重的嗓音,再一次在校场中响起。
而这一声,也让众人确定,这并不是眼花更不是幻觉,那李太白的的确确以一身气力,挡下了那楼兰巨力士龙奎的冲击!
阵阵哗然与喝茶之声响彻校场上空。
原本一直表现得非常沉稳的青玄跟贺知章,更是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那崔珣则是兴奋得猛地拍了一把李颀的后背,嘴中爆出了一句粗口。
“这李太白强的并不止是剑术……还有一身横练功夫!”
原本以为已经对李白的有所的了解的摩诘再一次茫然了起来。
而那傅千荷在愣了片刻之后,忽然有些失态地冲龙奎吼道:
“龙奎将军,我们天师令大考可不是儿戏,你可切莫掉以轻心!”
在她看来,李白绝无可能在气力上胜过龙奎,李白之所以能够挡下龙奎这一扑,定然是因为龙奎掉以轻心,没有全力以赴。
“傅馆主放心,论气力,我龙奎还从来没输过!”
因为怕一掌直接拍死李白得罪长安真武司,这龙奎刚刚还真的没有尽全力,所以此时说话的语气中充满了不服。
“砰!、砰!”
龙奎先后抬起左右脚,一脚一个坑重重地踩在地上,然后重新以方才的姿势站定,然后声如洪钟般大喝道:“来!我看看你如何将我推出去!”
他对挡住李白接下来的一击,依旧非常有自信!
李白没有言语,只是稍稍后退了几步,退到了圈子的边缘,然后活动了一下手脚筋骨。
而在发现两人直接开启了下一轮后,整个校场再一次安静了下来。
“嘶……呼……”
就在这片安静之中,李白做了个深呼吸,然后定住身形,目光如刀般看向了面前那如小山般的楼兰巨力士龙奎,最后轻吐出三个字:
“我来了。”
说完就见他身形微微下蹲,然后一脚猛地向地面踏出。
“砰!”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小小身躯一脚踏出的一瞬,脚掌下方的地面忽然整个凹陷下去,整个校场地面为之一颤。
而在地面凹陷下去的一瞬,李白整个人,已然“轰”的一声破空而出,消失在原地。
再出现时,他已然绕过那龙奎的双掌,一拳重重“轰在”了他的腹部。
“砰!——”
“轰!——”
霎时间,碰撞声与气爆之声再一次同时响起,滚滚气浪席卷而出。
“轰……”
不过与刚才不一样的是,就在整个校场即将再一次被尘埃笼罩时,众人只看到龙奎那巨大的身躯直接破开那漫天尘埃,如一条直线般倒飞而出,最终“砰”的一声重重砸在了校场高墙之上,那整堵墙壁随之轰然开裂,将那龙奎巨大的身躯卡在了其中。
而再看李白,只是静静地站在那圆圈内,就好似随手拍飞了一只麻雀一般,气息平稳得吓人。
“傅馆主!”
就在这时,李白忽然抬起头来,看向了那正在城楼上发懵的傅千荷,然后一脸意犹未尽地问道:
“就这?”
对方已经摆明了要弄死他,他也就没什么好估计的了。
这种时候不强硬一点,日后麻烦事情会越来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