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f86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1255再鑄鼎 起點-第556章 沙漠風暴 四 澳門熱推-z5r3i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
1267年,6月20日,忽鲁模思岛。
西洋公司第一合成营在华罗城郊外的神勇表现,给明家带去了深深的震撼,同时也给他们带去了一些困扰——以往几家械斗,都是打到一哄而散为止,打得虽热闹,但输赢伤亡都不大,也好下台阶。但这次可大不一样了,东海人虽然只是轻描淡写打了几轮,但足足害了索索达家上百条性命,这可怎么收场?
呃,要不要一不做二不休,去灭了索索达家满门?
但最后结果还好,索索达家还算识相,没搞什么“为了荣耀”“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之类的破罐子破摔,而是逃回去惊魂稍定之后就老老实实送了金银美女过来,表示赔礼和臣服。
明家不愿意把事情闹大,高川也觉得没必要为了明家骤然破坏华罗城的规矩、招惹其他大族的憎恨,因此就大度地接受了索索达的赔礼。呃,送来的十个美女,他自己只留了一个小丫头收拾房间,剩下的都分发给有功的部下了。
经此一战,西洋公司在华罗城是彻底打出了威名,对将来的发展很有好处。除此之外,也收获了即时的好处,那点赔款并不算什么,关键是索索达家为了表示臣服,送了十二名骑术精湛的家养武士到高川手下听命。
这些家养武士便是所谓的“古拉姆”,意为“奴隶战士”,是大食地区在过去的数百年间极为兴盛的一种军事阶层培养形式,也就是从小买来健壮的奴隶,经过刻苦的训练把他们培养成强大的战士。这些古拉姆虽然是奴隶,但是经过了当地人极为擅长的洗脑,而且养成之后待遇并不低,甚至可以参与大政决策,因此大都是非常忠诚而好用的。他们曾经为天方教势力的扩张立下汗马功劳,著名的马穆鲁克,实际上就是古拉姆的顶级形态。但到了这个时代,古拉姆制度已经开始衰落,不过却不是因为这个制度本身的问题,而是因为原先作为奴隶来源的突厥人已经普遍皈依天方教,而天方教义禁止捕同教徒为奴,所以兵源匮乏、无以为继,最后只能渐渐被其他封建兵制替代了。
索索达家蓄养的这些古拉姆自然不能跟国家级的古拉姆相比,更别说马穆鲁克了,但依然是不错的战士,马术娴熟,可以马上射箭和持刀冲锋,比合成营的那些三脚猫骑兵是强多了。
拿破仑的那个对马穆鲁克的著名的评价,让后人容易对这类战士产生一些轻视的印象,但他们在小规模战斗中的强悍战力仍然是不容否定的,而且也正是东海军所需要的——正面冲阵的工作有火炮来做,并不太需要重骑兵,相反侦察追击清剿散兵等工作是少不了灵活的轻骑兵的,古拉姆干这活正拿手。实际上,拿破仑本人在率军打败了马穆鲁克之后,也雇佣了不少马穆鲁克补充到自己的骑兵队伍中,可谓真香。
除了索索达家,明家和诺阿家也送来了一些战士表示好意,城中其他的大人物听说了之后,也普遍派了几人过来听命。当然,后面那些人的意图除了示好,更多的是为了打探消息。高川对此心知肚明,但并不在意,一概笑纳,这样他就一下子多了五十余个骑兵可用,足以把骑兵排扩充成骑兵连了。
然后,他把这个骑兵连,连着整个第一合成营,一股脑打包上了船,向西航行到了大食地区。想打探消息?半年后再说吧!
他们先到了没翼港,在那里让旱鸭子们休整一段时间。上岸之后,高川又与没翼家族取得了联系,了解了一下周遭地区的最新动态。在确定暂时没有战事风险之后,他便跟他们要了一批向导,气势汹汹地杀向了忽鲁模思海峡。
……
“走吧。”高川检查完两把X32手枪后,将它们插回腰间的枪套中,对身后的萨林招了招手,“现在开始就不能回头了。”
萨林上次接待完符凯伟,这次又紧接着被伯父派来给高川帮忙,此时也跟这个东海大人物一样,披挂上了坚固的全身板甲。不过由于天热,为了防晒,他又在外面罩上了一件白布罩袍。
他苦笑着摇摇头:“按你们的话说,我们家可是上了你们的船了。哈,不说了,就这样走吧。”
西洋公司拿到伊尔汗的虎皮之后,并没有立刻进驻忽鲁模思,因为那时力量不足,周边形势也不太配合,骤然起事可能生变。实际上这个贸易岛的情形和当初的崇明岛差不多,盘踞岛上的虽然只是股不大的小势力,但一定和周边的大商业家族达成了利益交换,否则不足以在岛上站稳脚跟。解决包税人容易,想梳理好这个利益网却不容易,你当然可以以力破巧,但要是把商人都打成了仇敌,即使占着这个岛又能收谁的钱呢?
这几个月里,高川一边训练新兵,另一边也派人与没翼家族交涉,终于达成了一份合作协议。没翼家族将联合没翼港周边的其他大食海商,支持西洋公司对波斯湾口的控制,共同压迫哩伽塔系和波斯系的其他海商。
与此同时,这不仅是一份经济协议,还是一份政治协议。西洋公司反过来也要支持没翼家族牵头成立的军事联盟,后者将试图一统阿曼地区,集中力量打回巴格达去……呃,至少口号是这么喊的。
因此,作为协议的一部分,没翼家就派了一些兵力来帮助高川夺取忽鲁模思岛。虽说东海人实际上在军事方面并不需要帮助,但这也是一种合作的姿态,而且,有本地人做向导,总归要方便点吧?
两人走出了船舱,来到舰桥之上。
此时,西洋公司的三艘烈焰级已经倾巢而出,带领着两艘运输船和没翼家的五艘大小船只,还有两家唐商也开着船过来助拳,将忽鲁模思岛周边的海域封锁了起来。
两人所乘的自由贸易号正对着岛上的港口,在港区中,该岛的旧主人,一帮号称“墨林商团”的海商,正驾着他们的桨帆船,试图进行最后的抵抗。
高川观察了一阵形势,就对舰桥上的左辛问道:“他们还没有回应吗?”
他们毕竟是文明人,得讲个先礼后兵嘛,之前就派了几个使节去岛上劝降。不过这都好一会儿了,到现在还没音讯。
左辛摇摇头,说道:“西里儿他们去劝降了,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噫!”
突然之间,对面一艘大船的桅杆上吊了一个人上去,紧接着又有两个。这下子劝降的结果已经一目了然了,因为从望远镜中看过去,被吊起来的三人正是西里儿等几个使节!
旁边的萨林看了,愤怒异常,因为西里儿正是他家的人。“可恶,阿巴斯这是自寻死路!”
高川也感觉被小看了,怒气冲冲地喝道:“这帮野蛮人,无可救药!来人,挂起血色旗语,全部歼灭,一个不留!”
“破!”
水手们也看到了这幅场景,同仇敌忾,听到命令之后发出了怒吼,然后迅速动作了起来。一连串鲜红的旗帜被从尾到头悬挂到了顶部的旗帜索上,海翼帆也渐次升起,在风力的催动下将船体推向了港区;侧舷的炮窗一个个被打开,强大的鲸炮被推了出来,黑洞洞的炮口直指不识抬举的敌船,即将喷吐出愤怒的烈焰!
……
“轰……轰!”
又是两声炮响,萨林忍不住向后踉跄了一步,下意识地抓住栏杆让自己稳定下来。
稍一定住,他就意识到失态,赶紧松开栏杆,站直身子,板正表情,以免露出懦弱的姿态丢了面子。实际上是没用的,因为苍白的脸色已经出卖了他,但在周围人打炮正打得热火朝天的时候,也没人真的在意他是个什么样子。反正人第一次见到火炮的反应都差不多,谁会管那些闲事呢?
刚刚的两门火炮发射的是霰弹,一前一后对着右舷不远处的墨林旗舰甲板横扫过去,无数铅子瞬时将甲板上的人给洗了个干净,只留下一片鲜血和哀嚎。
“咣当!”
炮声之后没过多久,自由贸易号就与敌船撞在了一起,右舷从侧面恰好擦到了敌船的左舷,展现出水手们精湛的操船技巧。
“杀!”
紧接着,就有海军陆战队的人放下登舷板,领着一群印度士兵冲到了敌船上,对上面展开了清剿。嘛,所谓的清剿,也不过是拿着刺刀对甲板上的伤员补刀而已;间或有一两个胆大的跳出来偷袭,也很快被铅弹或刺刀打成了筛子。
虽然只是呆在安全的船上观战,但萨林的心脏依然忍不住狂跳起来——太可怕了!
早先,他和他家里人只是从各种渠道间接得知东海人的战力很强,比如说去年底在哩伽塔干脆利落地干掉了阿兹德家的人,因此才做出了结盟的决定。但没想到他们居然有这么强!
火炮轰鸣之下,仅仅只要一艘船,就把墨林商团的船接二连三打成了碎片,周围来助战的其它小船根本就只是配角啊!
由此,他不得不对自家与这样强大的朋友结盟感到庆幸,为叔父的高瞻远瞩感到佩服。但也不由得产生了一丝疑虑,这样强大的盟友,难道真的会仅仅甘心于做个“盟友”吗?
“威武,威武!”
正在这时,突然传来的一阵欢呼声打断了萨林的思绪。他朝前走去,把着栏杆往下看去,原来是登陆敌船的公司士兵从船舱中逮了几人出来,为首一人虽然灰头土脸却衣着华贵,应该是首领一级的人物了。
不久后,此人被带回了自由贸易号上,按倒在了舰桥后方的露天甲板上。
高川走到舰桥后方,居高临下鄙夷地看着他,问道:“你是谁?为何要残忍杀害我们的使者?你这样是要下地狱的你知道吗?”
萨林带来的通译随即将他的话翻译成了大食语,说给了俘虏和周围的萨林等人听。
俘虏听了哈哈大笑,说道:“你这该死的咖啡乐,向你们屈服才会真的下火狱!你们,还有北方的鞑靼人,都是阿剌诅咒的恶魔!我的斗争是为阿剌而战,我会上天堂的!哈哈哈……”
他这说了一大通,高川还没听懂,萨林就先勃然色变了,朝他怒喝道:“你这说的是什么胡话?阿剌的意志岂是能随你胡乱扭曲的?即使是珍珠崖的亚里巴伊玛目也欢迎我们的中国朋友呢,你又算个什么东西?”
那人斜眼瞅着他,不屑地说道:“老子就是墨林商团的团长杜卡!看你这懦弱的样子,你是没翼家的人啊……啧啧,自不量力的猪,就算你们能夺了我的霍尔木兹,也无法战胜真正的力量。马斯喀特的阿兹德大人会为我报仇的!”
萨林一愣,怎么你也跟阿兹德牵扯上了?
阿兹德是哩伽塔的一个世家大族,和没翼家族也有隔了几代的亲戚关系,实力雄厚。之前,可以说就是他家纠结了哩伽塔的一帮势力试图一统阿曼,才挑起了这次事端。墨林商团与他家有联系是早有预料的,但没想到居然这么忠心啊。
此时,高川也听完了翻译,不禁哼笑了一声,掏出一直没用上的手枪对空啪啪打了两枪,对杜卡说道:“呵呵,你那个阿兹德也已经朝不保夕了,有梦还是下去做吧!”
说完,他又转头对舰长下令道:“好了,也别跟他们废话了,打出信号去,开始登陆吧!赶紧把岸上的旧势力清扫一空,然后对忽鲁模思的商人们宣布我们的新规矩!”
说到这里,他停了一下,砸吧砸吧嘴道:“这个名字也太绕口了,得改改才行。”
他环首看了看周围的海面,北方是陆地,南边海面远处依稀能看到大山的影子,稍一思索,就笑着说道:“这地方看住了波斯湾这个大澳的口子,有如大门一样,那就叫澳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