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pm4c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世子很兇》-第三十三章 宿醉?閲讀-fr487

世子很兇
小說推薦世子很兇
夜已经深了,雨尚未停下,集市后巷大多铺子都关了门,昏暗雨幕中,两个挂在飞檐下的灯笼亮着昏黄的光芒,在雨水浸湿的路面上倒映出一个‘杨’字。
深秋雨夜,道路上早已经没了客人,老板娘孟花收拾好了铺子内外,站在屋檐下,眺望着后巷的入口。
小丫头可能有点疲倦了,揉着眼睛站在旁边,碎碎念着:
“……今天那个胖乎乎的姐姐好厉害呀,去过京城,还当过捕快……”
“人家不是胖……”
“看起来不胖,为啥胸口比娘还鼓鼓的?旁边那个大辫子姐姐都是平平的……”
“你长大就知道了……”
母女俩闲言碎语间,巷子里出现了脚步声,三个在镖局当差的汉子,提着灯笼持着油纸伞,闲谈间走了过来,为首的便是下午与常侍剑接触的杨屠玥。
来到小店门前,两名镖师和气的叫了声嫂子,杨屠玥道别之后,在屋檐下收起了雨伞,抬手在女儿的头顶揉了揉。
孟花上前接住雨伞,整理着丈夫飞溅了些雨水的袍子:
“相公,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是呀,今天来了几个外地客人,好大方的,把所有的菜都点了一遍……”
“镖局有点事儿,出去喝了几杯。”
杨玉玥放下随身的腰刀,在靠窗的桌子旁坐下,上面还留着饭菜。
一家三口坐在一起,孟花盛着饭菜,打量了丈夫几眼:
“可是船帮的人又拉相公去干大事?唉~船帮去不得,巷子里好几户人家的儿子,跑去船帮混迹,走南闯北的挣银子是快,可说没就真没了,这家小店每天收成足够家里开销……”
可能世上的媳妇都喜欢啰嗦,旁边的小丫头听了好多遍了,捂着耳朵嘟着嘴。
杨屠玥摇了摇头,神色平淡:“别瞎想,船帮说起来也是押镖的,和我现在干的区别不大,我往哪儿跑作甚。”
孟花点了点头,坐在丈夫与女儿之间,微笑道:
“镖局都在附近跑,两三天就回来了,船帮一走少则三月多则半年,而且听南来北往的客人说,跑船很危险,江湖上的匪人多,不遇上还好,遇上把船一劫,为了不被人发现,都是一船一船的杀人……”
啪—
杨屠玥筷子拍在桌面上,看了看旁边的女儿:“丫头在了,店里的客人懂个什么,都是些满口空话的,以后少听。我不去船帮,就在岳阳待着,给丫头攒嫁妆。”
小丫头嘻嘻笑了下:“我什么时候才能嫁人呀,今天遇到个哥哥,长得好俊,比爹爹俊多了……”
“你这丫头,哪有你爹爹俊?”
“唉~丫头这是长大了……”
窗内一灯如豆,随着小丫头的插科打诨,小门小户的欢声笑语,如同往日一样传入雨幕之中,许不令抵达岳阳的第一天,便这么平平淡淡的结束了……
————
翌日清晨,东方发白,雨幕却没有停下来。
湖畔的楼船上,王府护卫开始换班,早起的丫鬟在厨房内生火做着早膳,各房的姑娘们还未起床。
往日这个时候,起的最早的应该是身为道士的宁玉合,不过昨晚上照顾喝醉在床上打滚,非要听故事的小满枝,宁玉合忙活了半晚上,此时尚未醒来。
而在宫里常年失眠,导致晚起习惯了的萧湘儿,今天却是最早爬起来,站在楼船后方的露台上思考人生。
深秋清晨的寒风吹拂长发,淡淡的雾气和雨幕,让洞庭湖面看起来朦胧缥缈如同梦境。
萧湘儿用手扶着栏杆,轻轻揉着有些酸软的腿,勾人的眸子里带着几分窘迫。
昨晚上是怎么了,我都说了些什么呀……
萧湘儿时而咬咬下唇,回头看上一眼,有点不敢进屋。
昨天她拿了钟离玖玖配好的药,为了尝试下效果如何,和许不令一起喝了。
从感受来看,她没发觉药有什么作用,连感觉都没有。
可从效果来看,明显很惊人,她把自己心里的话全都抖出来了,什么‘第一眼就喜欢上、喜欢霸道些、解毒全是找借口……’,这哪儿她该说的话,她萧湘儿岂是这么不知羞的女人。
可她偏偏就是说了,而且记得清清楚楚,感觉当时说话就没过脑子,就是想说话,想把心里的东西倒出来,给最喜欢的人听,希望得到认同和满足,希望看到对方眼中感动的模样……
这也就罢了,反正说的都是实话,就是肉麻了些,可最后到了被子里面,说的就太过分了……
只要哥哥喜欢,哪儿都可以……
令哥哥是天,宝宝什么都不要,不要抛下我就满足了……
我呸!
他想得美……
萧湘儿眉头紧蹙,绝不认为自己是那种傻女人,她可是淮南萧氏的嫡女,岂能被男人管的老老实实,这药看来有问题,以后不能吃了……给红鸾还差不多……
不过许不令那厮肯定记住了,拿这个笑话我怎么办……
谋杀亲夫?……肯定不行……
对了,装晕……就说不记得,反正不是第一次,昨晚没有立字据,你奈我何……
萧湘儿就这么想着,表情不停变换,将自己慢慢安抚了下来……
睡房的里屋中,妆台上的烛火已经燃尽,天没大亮,光线还有的昏暗。
许不令已经醒了,坐在床边,双手扶着额头,姿势和阴差阳错碰了萧大小姐差不多。
“什么鬼……”
许不令冷峻的眸子里百思不得其解,眉头紧促,想着昨晚的事情。
食色性也,发乎情止乎礼。
许不令从不以君子自居,但对于礼节还是很重视的,人和动物最大的区别,就是控制本性和欲望,也就是修身;而所谓‘礼’,就是控制本***望的一种体现。
但昨天晚上,许不令明显失礼了。
先是管不住嘴,该说不该说的都说,肉麻话也就罢了,竟然连摸了陆姨几次都往出抖,还讲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飞机大炮电视机、自称西北野泰迪……
许不令清冷眉宇间满是生无可恋,平时瞎想也罢,怎么能说出口?
宝宝问起来该怎么解释……
看着旁边的酒壶,许不令微微眯眼。
要不装喝醉了?
就这么点酒,怎么可能喝醉……
对了,昨天在铺子里喝了不少……
踏踏——
许不令正思索间,萧湘儿从露台走进了屋里。
发现许不令醒了,萧湘儿纠结的脸色微僵,忙的摆出端庄大气的姿态,柔声道:
“这么早就醒了?”
许不令揉着额头,面带微笑:“昨天在外面喝多了,头有点疼……昨晚我是不是喝醉了胡说八道来着?”
萧湘儿眨了眨美眸,走到跟前坐下,抬手帮忙给许不令按压着太阳穴:
“也不算胡说八道,开始说的挺好……后来你把我抱起来,我……我就晕了,也记不清……”
“哦……”
许不令暗暗松了口气,恢复了往日了冷峻的模样,带着几分微笑:
“天色还早,又下雨,再睡会吧。”
“嗯。”
萧湘儿掀开被子,规规矩矩躺在了许不令的胳膊上,偷偷瞄了小酒壶一眼。
窗外风雨依旧,昨晚上的事儿,好像从来都没有发生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