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vlw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長生種物語討論-1020.年少多金的大少爺最討厭的就是虐主了……相伴-8d1fd

長生種物語
小說推薦長生種物語
当星刻回过神来的时候,天地已经大变了模样。
不知何时他已经恢复了人身,躺在不知名的乡间土地上,身边污秽的土壤之上长着稀疏的杂草,身下落座的地方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嗝人的石子。
星刻低头看了看肮脏的粗布麻衣,沾着厚厚一层干涸的泥土看不清是不是打了补丁……不过看样子多半是有补丁的。
再抬头看看远处和四周,依稀可见——泥土和茅草盖成的小屋里冒着青烟、粗糙树枝和麻绳围成的畜栏、看上去并不整齐却也勉强长成的小麦田……
而且,总感觉空气里有着一种臭烘烘的味道。
“这是哪里?我不是应该在渡劫吗?”
是了,上一秒星刻还非常不屑的藐视了威力增大了三倍有余的雷劫君,下一秒他就来到了这个乡间地头上。
可谓是报应来的真快。
只不过这样的迷茫没有持续太久,一种明悟就涌上了心头,让星刻理解了此时的状况。
简单说,这里并不是现实世界,但也不是什么幻境,而是天劫的一部分。
土行雷劫,象征着污秽、浊气,也是死亡、红尘、凡土的代表。
加强后的土行雷劫需要星刻以一个凡人的身份在这个真实的世界、在红尘秽土之中得到“顿悟”才算是通关。
否则就要被永远的困在这里,再也别想出去……当然,说是【永远】有些夸张,毕竟大多数渡劫的人都死了。
或者文雅一些说“身死道消”?
心中思绪凌乱,星刻尝试站起身来抖一抖身上的泥土。
但是突然间腹中一阵绞痛,一种无力之感袭击了他的全身,眼前也是一黑,隐约冒出一些繁杂的星星……
星刻顾不上湿润的泥土和不规则的小石子带给自己的不适感,一下子就跌回在了大地母亲的怀抱,冷静下来思考自己为什么这么虚弱。
不过,说是思考,还不如说是发呆。
因为虚弱的原因想也不用想,那是某种星刻已经久违了的困扰,却是每一个凡人的噩梦、所有凡土生灵的枷锁——
【饥饿】。
星刻他饿了,饿的两眼昏花,血糖值低到了全身无力。
再一次认真观察自己现在的手掌。星刻这才察觉到这双手上沾满了污渍,皮肤粗糙干裂而且还有老茧和水泡。
换句话说,这是一双劳动人民的有力大手。
看样子,他是真的被安排了一个“贫苦农民”的身份,准备让他体验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凡人”生活了。
“……这回好像玩脱了。”
说起来,星刻一直以来其实挺狡猾的。
仗着自己可以“无限投胎”,投胎起来也越来越熟练,所以就专挑一些家庭条件比较(相当)好的富足家庭出生。
有时候不小心出生在了条件不好的贫困地区和家庭甚至还有过早早结束人生的前例。
简单说就是他嫌贫爱富,不想努力,想要一辈子懒惰啃老,十分的狡猾和无赖,让太多人羡慕嫉妒不已。
但是,这也不能怪他。像他这种情况活的太认真了对心理健康不太好。
不过说到底是他在人生游戏里面偷奸耍滑,开了作弊器,所以报应终究是来了。
“那么这样一来事情就明了了。”星刻忍耐着腹中的饥饿和口中的苦涩开始碎碎念:
“前方明显是地狱难度的人生游戏,等待自己的绝对是无下限的折磨和狼狈,甚至连尊严都会被侮辱。”
“我现在也可以选择退缩,自断前程,想办法渡劫失败,然后转世重修。但是这样一来就要抛下李家三少爷的身份和陈塘关服务器的存档。”
“那么,我该怎么选呢?”
身下的湿润土壤一点点的带走体温,耳边悉悉索索传来的虫子撕咬之声,星刻甚至能够看到花生米那么大的苍蝇在自己面前飞。
说实话,他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多呆,他时刻都在怀念清洁术、防水防污等一系列法术的保护。
这就是所谓的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想他堂堂世界最强巫师、宏界方舟的创始人、统治霓虹的财阀掌门人……什么时候受过这种苦难?
这等污浊的环境简直就是有辱他的尊严!
只不过,想想这种侮辱他“尊严”的做法根本就是那个对他使用了降头术的混蛋意料之中,自己如果就这么果断退缩更是那个混蛋最希望看到的情况……
所以,左思右想之下,星刻果断就这么扔掉了所谓的“尊严”,挥起无力的手掌驱走了在他面前乱飞的恶心苍蝇,然后重新起身。
诚然,堂堂世界最强巫师、宏界方舟的创始人、统治霓虹的财阀掌门人……等等这些多不胜数的头衔都有着不菲的身价和不可侵犯的尊严。
但是这和他星刻有什么关系?
他星刻虽然有着那些头衔加身,但是也并不代表他就只有那寥寥的数个头衔而已,他岂会被那些头衔所束缚?
在那久远到不可考究的记忆之中,他也不是没有过“奴隶的儿子”、“贱妾的女儿”、“孤儿院的弃婴”等等之类的社会底层身份。
虽然讨厌归讨厌,难堪归难堪,若是可以的话星刻也不想吃那些不必要的苦头。
但是,这也不代表他星刻就真的是一个会为了一时贪图享受而向那个使用降头术的混蛋低头了。
脚上的草鞋纵使不能阻挡泥土和虫子的入侵,星刻也依然麻木的迈出了步伐,艰难的向着最近的土屋走去。
他习惯性的找水,想做一个个人清洁,但是当他打开水缸却发现,水缸中只有半缸水正在沉淀。
上面四分之一清澈,下面四分之一浑浊。
想必,自己这穷苦人家的水资源并不是那么充裕,吃水也很不方便。
上面四分之一缸的水是用来清洁还是用来维系脆弱的凡人生命还有待斟酌,甚至顾不上生水之中是不是有大量微生物寄生。
毕竟,看看灶台旁边的少量木柴就知道,这烧水的成本似乎有些大了。
“怎么办?我突然感觉自己好可怜啊……我应该哭吗?”
好吧,暂且不提免费的水源是不是干净。更加难受的是这里明明是厨房,竟然没有一丁点儿现成的熟食可以啃,感觉老鼠都会不光顾。
“哈、哈、哈,这就是底层劳苦大众的生活现状吗?”
装模做样的自嘲之后,前几天还是锦衣玉食、丫鬟环身的星刻弯腰挑起了扁担。
姑且,还是把这个地狱级的劝退开局打通关好了,否则就算是死也不能瞑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