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rk0优美玄幻小說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起點-第三千四百二十九章 糟糕的伊娃看書-4gzxu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小說推薦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罗德尼说伊娃更喜欢平淡生活这一点,我倒是并不反驳。
伊娃之所以喜欢平淡生活,是有原因的,而这个原因,我恰巧知道。
并且告诉我这个原因的,真是罗德尼。
本来,伊娃是喜欢吵吵闹闹生活的一个姑娘,不仅如此,她本性也是很活泼的。
可悲的是,她出生的环境,决定她不能随意表露出本性。
她的生活环境,是比贵族更加尊贵的皇族,却又是比贵族地位更加卑微的皇族分支。
身为皇族分支的她,终其一生,也不可能继任大典。
同时,身为皇族分支的她,却还要背负起振兴皇族的责任。
除此之外,她的一切言行举止,都要受到约束,既不能让其他人觉得失礼,也不能让其他人觉得做作。
在如此繁杂且严格的要求下,卡特·伊娃的天性受到了极大摧残。
自小到大,她就极少在公众场合笑过,有时候甚至连话都不敢说,生怕哪一句说错了,会遭受无妄之灾。
比其他皇族分支子弟幸运的是,卡特·伊娃在心灵完全陷入黑暗之前,遇到了卡特·罗德尼。
这个表哥,不同于其他皇族子弟,是个活宝。
他多话,爱笑,总会说一些与皇族身份不符的话,做一些与皇族身份不符的行为,甚至,他还当着她的面儿,做各种各样的鬼脸儿。
鬼脸儿是最能取悦众人的行为方式之一。
但在艾瑞城,鬼脸儿又是只有身份最低位的街头艺人才会做的行为。
偏偏,这位皇族直系后裔,就喜欢做这些离经叛道的事情。
罗德尼的离经叛道是成功的,他不仅逗笑了所有人,也赢得了表妹的芳心。
自那之后,卡特·伊娃,逐渐爱上了她的表哥,卡特·罗德尼。
直至那次,我要带走两位,并恶作剧似的表示,我对卡特·伊娃很感兴趣,当时卡特·伊娃的脸就红了,当然,这并不是羞红的,而是急红的。
身为皇族分支后裔的卡特·伊娃,自然能够看出,我拥有卡特·罗德尼无法抗衡的实力,真要占有她,罗德尼连一点反抗的机会也没有。
然而,事情的发展偏离了她的预料,我并没有对她做什么,而是把她和罗德尼安置在一块儿,之后就再不见踪影。
直到我做出的种种事迹,刊登在报纸上,他们才算是暂时掌握了我的行踪。
但这并没有打消卡特·伊娃对我的戒心,她始终认为,我对她图谋不轨。
随后的某一天,她偶遇我的一群未婚妻之后,她彻底打消了这种想法,并与我成为了普通朋友。
不仅如此,卡特·伊娃在随后的日子里,一旦与我未婚妻们相遇,就会表现出微微自卑的表情。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谁叫我的未婚妻们个个天生丽质,倾国倾城,像卡特·伊娃这种看起来只有可爱的女孩儿,从外貌上,是根本无法与之对抗的。
再考虑实力方面,卡特·伊娃甚至就连最弱小的百丽都打不过。
再考虑身份方面,无畏公会里身份极高的女孩儿那是一抓一大把。
上至未来女皇,下至一国公主,都能轻松碾压身为艾瑞城皇族分支的她。
接着的一段时间里,卡特·伊娃一直处于自卑状态。
直到许久之后,她似乎想通了,也可能破罐子破摔了,反正她的表现就是不再嫉妒。
虽然不清楚是以上哪种情况,但不再嫉妒,以及逐渐开朗,终归是好事。
罗德尼对此表示很满意。
我倒是没什么感想,毕竟以后和卡特·伊娃生活在一起的又不是我。
刚给自己沏好茶,就听到一声呵气声,举目望去,就见二楼阶梯上,一个身着皱巴巴睡衣的女孩儿,缓缓下楼。
她圆脸儿短发,五官精致,皮肤白皙,是个很标准的美人,但这种美丽,却显得有些平庸,一点也没有特色。
此人,正是卡特·伊娃。
伊娃打着呵气下了楼,一脸睡意未消,在走下最后一阶台阶时,停下了脚步,眯着眼睛,朝我的方向看了眼,随后又打了个大大的呵气。
然而呵气刚打到一半,她就陡然停住了动作,一脸呆滞的望向我。
许久之后,她喃喃道:“你……你……”
“好久不见了,伊娃。”
我微笑着打招呼道。
“安小毅?”伊娃目瞪口呆,道:“你怎么来了?”
“我不可以来吗?”我笑着反问道。
“不,不是,你不是执行公务去了吗?”
“公务?”闻言我一怔,但随即就反应过来,笑着道:“哦,你说公务啊,早完事儿了。”
“你你你,你来这儿,不是为了……噫——”
伊娃双手抱怀,一脸紧张表情。
我不禁汗颜:“能别把我想的那么猥琐吗?我又不是饥不择食的采花大盗。”
卡特·伊娃小脸儿一沉:“你说什么?饥不择食的采花大盗?你把我当成什么了?我再不济也是艾瑞城皇族分支后裔中的一朵花啊!多少人垂涎我美丽的容颜……”
我承认,释放本心是一件有益身心健康的行为,但也得看这个人的本心什么样,至少像卡特·伊娃这样的,最好还是稍稍收敛一些,不然太麻烦了。
在卡特·伊娃近乎喋喋不休的自夸自擂的时候,我端着茶杯,一边品茶,一边欣赏树房。
不得不说,罗德尼在布置房间你这方面,简直太没水平了。
这房间布置的什么玩意儿啊!
无论是墙画,亦或是摆设,都摆的乱七八糟,毫无美感。
这要是让莉蕾亚看到了,指定用弓箭在墙上射几个洞,再用匕首把所有装饰物统统砍烂——莉蕾亚在对待艺术方面,有点强迫症。
走着走着,我突然驻足,好奇道:“我说,你俩谁收拾的房间啊?”
“我”卡特·伊娃打了个呵气,略带困意道:“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倒是不大”撇撇嘴,我道:“不过这里有只袜子,貌似挺臭。”
说话间,我将一只男士袜子踢了过去。
挪动的瞬间,袜子的臭味儿瞬间暴涨,熏的我接连后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