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hy4e優秀都市异能 《重生追光者》-第四百五十七章 開什麼玩笑熱推-zanjx

重生追光者
小說推薦重生追光者
没得到赶着奔向梦乡的睡神nim的明确答复,本就睡眠质量欠佳的金泰妍再一次失眠了。
出道至今承了李湛无数恩情,而连通这份善缘的纽带(也可能是孽缘?),无疑是郑秀妍。
所以她是发自内心的想帮衬一二,却又担心力有不逮。
扳着手指头细数,少女时代九位成员中生活自理能力最差的,无疑是被李湛培养成巨婴郑秀妍。
可要说最省心的成员,还是郑秀妍。
甚至无需劳动李湛亲自出马,终日随行在侧的程始源都能分分钟把一应大事小情处理的妥妥当当,端得神通广大。
反观自己,一年多的艺人生涯除了攒下一些人气,并未带来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依旧是那个家世普通、能力平平的农村妞。
或许唯二能拿得出手的优点,只剩下节俭和唱功。
那么问题随之而来,那个唱功不亚于自己的败家娘们,到底看上她什么了?
本以为第二天谜底便会揭晓,可当来到郑秀妍的私人健身室,听闻对方出人意料的开场白,她反倒更糊涂了。
“泰妍啊,比亚内。”
郑秀妍握住金泰妍的手,瘪着小嘴,大眼睛眨啊眨的,一脸歉然的开口。
“呃…”
金泰妍微微怔了下,两侧脸颊的苹果肌高高隆起。
“假人的事你昨天已经跟我道过歉了,所以不用再…”
“不是哦。”
郑秀妍轻轻摇头,比起假人,她要寻求帮助的事,才是感到抱歉的真正原因。
“除了练习,还要跑电台行程,每天忙到深夜才回宿舍…按理说我不应该因为私事麻烦你…可我实在找不到更合适的人选了…”
“肯恰那。”
金泰妍摇了摇牵在一起的手,表示并不在意。
“前阵子又要录歌,又要出演综艺,每天累得要死。可现在突然闲下来,我反倒有些不习惯了,正好帮我找点事做。”
虽然明白金泰妍是为了宽慰自己,但见对方这么仗义,郑秀妍也便不再矫情。
不过没等她将原委和盘托出,一阵急促的来电音蓦然响起。
看到来电显示出“要账鬼”三个大字,郑秀妍的好心情瞬间被破坏殆尽,脸色同样难看的不行。
飞快和金泰妍说了声“等我接个电话”,与此同时按下接听键。
深吸一口气,嘴巴对准话筒,气势汹汹吼了过去。
“呀!也不管我忙不忙,一天打几十个电话过来催催催。你有完没完,非要这样吗?”
“mo?呀!是不是太长时间没教训你了,没大没小的,说谁是大骗子呢!我骗你什么了?”
“录歌,录歌,录歌,上下嘴唇一碰,歌曲就能自动录好了?什么都不懂,我不得找个声乐老师带带你啊!”
“正联系着呢,就接到你的催命电话,简直烦死了!我警告你,到晚上之前不许再打电话过来,不然发歌的事就算黄了!”
咬牙切齿的威胁后,郑秀妍狠狠按下挂断键。满肚子邪火没地方撒,双手抱肩怒瞪着倒扣在桌上的手机。
“呼…摊上这么个要账鬼,简直气死我了…”
金泰妍缩缩着脖子,仿佛拆解炸弹一般,陪着小心安慰道。
“是Krystal?哎一股,当妹妹的偶尔不懂事是必然的。就像我,以前还和我欧巴动手打架,最后还把他打哭了…”
金泰妍出发点是好的,举出的例子也很形象生动。可她没想到的是,自己的一席话正巧剪到了引爆线上。
“还打架?从来只有我揍她的份儿,敢还手看我不一巴掌拍扁她。”
郑秀妍美目倒竖,把身前的空气当作妹妹,抡圆巴掌扇了过去。
凌厉的掌风从鼻尖刮过,金泰妍吓得往后直仰头。
既然拆弹任务以失败告终,那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尽快疏散无辜群众,远离爆炸中心了。
你说什么?没有无辜群众?
拆弹专家也是无辜的好吗!
人家两姐妹床头吵架床尾和,我一吃瓜群众被炸上天,合理吗!
“那个…你不是要给Krystal练习声乐老师么,我就先不打扰你了。对了,需要我帮什么忙,等你有空的时候告诉我一声就行。”
“等一下。”
郑秀妍连忙发声唤住转身欲逃的金泰妍,略微压下被要账鬼妹妹撩拨起的怒意,一本正经开口。
“我找你帮忙的就是这件事,录制期间,临时充当一下秀晶的声乐老师,把歌教会。”
“你开的什么国际玩笑?”
金泰妍扭过布满荒唐神色的小童颜,恍如听说了什么天方夜谭似的。
“谁跟你开玩笑,我很认真的在和你谈这件事!”
郑秀妍神色不改,张大眸子和金泰妍对视,眼神尤其真挚。
反复取舍了好几天,她不知阵亡了多少宝贵的脑细胞,才把目标锁定在金泰妍身上,怎么可能是开玩笑。
四目交接停顿了片刻,金泰妍颓然垂下肩膀,苦笑着重新坐下。
“Krystal要发表的歌,是欧巴的作品?”
“当然了!”
郑秀妍郑重其事点头,肥水不流外人田,她妹妹可是歌神nim的亲小姨子。
“秀晶明年出道,所以欧巴就给她写了首歌,提前预热宣传一下。”
“这就是问题关键所在…”
金泰妍五官皱巴成一团,一副欲哭无泪模样。
“当初《Speechless》的情况你又不是不清楚,那几天我真的是…唉…”
说道伤心处,金泰妍言语无法详表,最终唯有把满腔苦涩化作一声叹息。
由于金钟国英语滚瓜烂熟,唱功更是出类拔萃,录制男声版的《Speechless》时,李湛只是和颜悦色的稍加点拨。
可等轮到女声版,那真叫一个风云突变!
“呀,你那个土味发音是跟谁学的?我可不相信帕尼会这么教你。照你这么唱,歌迷恐怕会认为你是在沙尘暴天气录的歌,土的都掉渣了!”
“停停停!钟国唱这段用假声处理,那是因为他是男的。你一女歌手跟着裹什么乱?把声音压到好球带以下,给我一个扎实而坚定的女声。”
“Key低了,让你唱#F小调,你怎么跑到F小调去了…算了,我也懒得多哔哔你了。过来站好,自己把门帘子掀起来。”
回想起李湛展现出的,与少女时代歌曲录制时截然相反的终极魔鬼教学方式。以及每天饱受身心摧残,被虐得几乎体无完肤的自己,金泰妍不禁下意识打了个寒颤。
郑秀妍冷眼睥睨着陷入灵魂恐惧中的金泰妍,呲出半边小白牙,毫不留情的揭穿。
“欧巴对你严厉了一些是不假,可歌曲呈现出的最终效果也是明摆着的。再说…我怎么听帕尼说,某人事后吹嘘自己的唱功进步幅度很大?”
“呃…”
金泰妍表情一滞,尴尬不已的别过头,不敢再看郑秀妍炯炯有神的眸子。
郑秀妍狠狠剜了金泰妍一眼,为了让对方安心,又叹着气解释。
“你就把心放进肚子里吧,也不想想,以秀晶现在的唱功水平,欧巴可能给她像《Speechless》那么好的歌吗?”
“浪费不浪费还另说,秀晶根本也唱不了。这首歌难度…呃…有限!而且是一首寒语歌。”
金泰妍听完内心稍安,可萦绕脑海的不解依然存在着。
第一个问题就是…
不过没等她开口询问,只听郑秀妍用满不在乎的语气继续说道。
“除了歌曲的演唱,舞蹈你也顺便一块儿教给秀晶。”
“让我教舞蹈?哈哈!我知道了,你这次绝对是开玩笑!”
“我最后重申一遍,我是认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