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23t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1135、名師出高徒熱推-zbbyv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什么情况?”看着一直双闪的轿车,还有车内昏迷的司机,卢薇薇赶紧问顾晨。
顾晨则是摇了摇头:“不清楚,这辆车刚才停到路边,少说也有五六分钟了,期间一直打着双闪,只是我现在才发现司机似乎已经失去了知觉。”
“那会不会有生命危险?”袁莎莎也被车内男子的情况吓一跳。
要知道,大家在出警过程中,什么情况都有遇见,尤其是一些心脏不太好的司机,很容易出现突然的绞痛。
这些年,客车司机开车途中心脏病复发的新闻也不再少数。
眼看叫不醒司机,顾晨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于是赶紧道:“没办法了,只能砸开车窗。”
“我去找石头。”由于大家都穿着便装来吃饭,并没有随身携带警用装备。
于是卢薇薇左右观察,准备在路边寻找些石块来砸破车窗。
然而干净整洁的街道,别说石块,连一片垃圾都找不到。
“来不及了。”顾晨眼看男子或许生命垂危,也顾不得太多,走到副驾驶位置,抬起右腿便踹了过去。
“啪!啪!啪!”
连踹三脚,车窗顿时被踹成龟裂状。
随后顾晨用脚将车窗压下,伸手从内部将车门打开。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此时此刻,车内的暖气依然开启,但男司机的状态似乎非常危险。
顾晨顾不得太多,首先将座椅向后放倒,来到男子身边检查状况。
其他人也都围拢过来。
而此时此刻,路过的行人看到这一幕,也都纷纷停下脚步,驻足观望。
所有人眼中都带着疑惑。
“这怎么回事啊?”
“不清楚,好像是司机出问题了吧?”
“那司机好像不太对劲啊,好像是晕倒了?”
“走,过去看看。”
……
也就在大家准备围拢过去时,王警官一把将大家拦下:“大家都不要靠近,让出点空间,请大家配合。”
扭头瞥了眼顾晨,王警官忙问:“怎么样顾晨?那司机倒是什么情况?”
“我现在也不是很清楚。”
我的純情女租客
顾晨检查着司机的身体状况,最起码人还是活着,但身体状态却是异常诡异。
掐住男子的几处穴位,用力压下,男司机这才缓缓睁开双眼。
顾晨赶紧问他:“先生,你到底什么情况?”
“我……我也不知道。”男子摇了摇脑袋,也是有气无力道:“开车开的好好的,忽然感觉有些恶心、腹痛,想吐,还有点想腹泻。”
“怎么会这样?”卢薇薇也感觉不可思议,忙问男子道:“那你平时有这种症状吗?”
男子摇头:“之前没有,可是从昨天开始,这种状况越来越明显,有种麻痹和针刺感,以及四肢无力。”
看着男子有气无力的挠着皮肤,顾晨赶紧劝阻道:“你先别乱动。”
泣血的军魂 恋燕石
将男子手拨开,顾晨检查起男子的皮肤,却发现,男子的皮肤泛红长着皮疹,再看看男子目前的状态,顾晨眉头微微一蹙。
卢薇薇赶紧问道:“现在怎么办?”
“赶紧送医院吧,打电话。”顾晨掏出手机,准备拨打电话号码。
而此时,男子却有气无力道:“请……请把我送到中医院,我……我的同事回来照顾我。”
“你在中医院上班?”顾晨确认的问他。
男子默默点头。
“那行,我开车带你过去更快。”感觉男子现在的状态非常糟糕,与其等救护车赶到,还不如开车将男子带到医院。
说干就干。
在几名同事的帮助下,大家将副驾驶上的玻璃碎屑简单清理一下,随后坐上了轿车。
顾晨开车,卢薇薇和袁莎莎坐在后排照顾男子,几人一起来到中医院门口。
此时此刻,在几名医护人员的帮助下,大家这才慌慌张张的将男子抬上推车,送去了急救室。
由于是顾晨几人将男子送到医院,处于负责人的态度,大家还是待在外头继续等待。
此时此刻,一名医护人员疾步走过众人身边,顾晨一把将她拉住,忙问道:“请问一下,这个男子是你们医院的吗?”
“当然是啦,他是我们医院人事处的方处长。”女护士说。
“原来救的是你们医院的领导?”闻言女护士说辞,卢薇薇也是松上一口气,于是又问:“那你们方处长,平时有没有什么特殊疾病?”
“这个倒没听说过。”女护士摇了摇脑袋,却又问:“对了,方处长是你们救到医院来的?”
“没错,是我们。”顾晨说。
“那方便留个联系方式吗?到时候也好感谢你们。”
“呃……”顾晨犹豫了一下,还是自报家门道:“我们是江南市公安局芙蓉分局刑侦队的。”
“原来是警察同志啊?这次多谢你们。”闻言几人是警察,护士小姐的态度也比之前温和了许多。
顾晨则是解释说道:“我在送方主任来医院的时候,检查了一下他的身体状态,我发现他有些恶心、腹痛,而且还想吐,甚至有点想腹泻。”
“而且根据你们方主任自己介绍的情况,他是从昨天开始,这种状况越来越明显,而且还伴随有种麻痹和针刺感,以及四肢无力,甚至皮肤泛红长着皮疹,我觉得,他可能是中毒了。”
“哟,你这小警察,懂得倒蛮多的嘛?”闻言顾晨的讲述,女护士顿时淡淡一笑,感觉这年轻警察,说的好像跟真的一样。
此时此刻,两名医生从急救室出来,表情也是略显严肃。
见女护士和顾晨几人堵在门口,其中一名胖胖的中年医生问道:“小丽,你待在这里干什么?刘医生联系了没?”
“已经联系了。”女护士说。
胖胖中年医生随后瞥了眼顾晨,又问:“你们几位是?”
“哦,是我们送你们医院的方处长来这里的。”顾晨解释着说。
中年医生默默点头,随后与顾晨握手感谢:“多亏有你们,不然我们方处长,可能要死在车里。”
“小事一桩。”顾晨瞥了眼胖胖的中年医生身后的急救室,问道:“你们这方处长什么情况?”
“可能是中毒。”另一名高瘦的中年医生也是淡淡说道:“不过具体我们还在研究,已经联系了刘医生,他正往医院赶呢,他对这方面颇有研究。”
“果然是中毒。”女护士闻言中年胖医生说辞,也是恍然大悟。
胖胖的中年医生一愣,忙问道:“怎么了小丽?”
“哦,没什么。”女护士摇了摇头,指着顾晨道:“刚才这位帅哥也说方主任是中毒,而且还说出了方主任的具体症状。”
“哦?”闻言顾晨有两把刷子的样子,胖胖的男子忙问道:“你看出方主任有什么问题吗?”
顾晨默默点头:“我也是在送你们方主任来医院的时候,检查了一下他的身体状态才发现的,方主任说他有些恶心、腹痛,而且还想吐,甚至有点想腹泻。”
“而且根据你们方主任自己介绍的情况,他是从昨天开始,这种状况越来越明显,而且还伴随有种麻痹和针刺感,以及四肢无力,甚至皮肤泛红长着皮疹。”
“没错,刚才检查的时候,是有这种症状。”一旁的高瘦中年医生也道。
胖医生默默点头,又问:“那你还看出些什么来了?”
“还有……”顾晨低头犹豫了几秒,抬头又道:“还有我发现,你们方主任可能有些精神方面的障碍。”
猛鬼客栈 鬼执事
“精神方面的障碍?”闻言顾晨说辞,胖医生淡淡一笑:“你这不是胡说八道吗?我跟他同事这么久,我都没发现,这怎么可能?”
“或许是从昨天开始出现的症状。”顾晨依旧不紧不慢,努力解释着说:
“而且你们可以特别注意一下,或许他还可能出现过度流涎、心悸、脸颊和趾指会呈现粉红色泽。”
“你连‘流涎’这种专业词汇都知道?你到底是做什么的?”闻言顾晨说辞,高瘦医生顿时一愣,感觉莫不是碰上了同行?
然而顾晨却是淡笑着说:“我是……”
“他是警察。”
報告,萌妻嫁到
还不等顾晨把话说完,小丽护士便直接说道。
高瘦医生嗤笑了两声,有点佩服道:“你一个警察,竟然对我们医学方面的专业术语如此精通,还真是活久见啊。”
“顾师弟。”卢薇薇戳了戳顾晨的肩膀,忙问道:“这什么是流涎?”
感觉顾晨一说流涎,对方医生的态度就明显不同,卢薇薇表示很好奇。
顾晨淡笑着解释:“流涎的临床表现,主要表现为流口水较多,而我发现那个方主任当时就有这种症状。”
“哦,原来是这样?”闻言顾晨说辞,卢薇薇感觉又学到一个知识点。
然而胖医生却是好奇问道:“那你怎么就断定或许方主任还可能出现心悸、脸颊和趾指会呈现粉红色泽的症状呢?”
“猜的。”顾晨说。
“猜的?”胖医生一呆,皱皱眉,看向身边的高瘦医生,忙道:“你去看看方主任的情况。”
“好。”可能是因为之前检查不彻底,被顾晨这么一说,两名医生顿时感觉有些诧异。
于是高瘦医生赶紧返回急救室,继续检查方主任情况。
混沌焚天訣
没过多久,高瘦医生一脸惊诧的走出急诊室。
“怎么样?”胖医生问。
高瘦医生眉头紧蹙,靠在胖医生耳边小声道:“他说的都对,方主任的确出现过度流涎,而且心悸、脸颊和趾指,也都呈现粉红色泽。”
“什么?”听到这个消息,胖医生目光一怔,不可思议的看向顾晨。
顾晨当然也听到二人的谈话,于是淡淡说道:“其实这些症状,也有可能出现任意组合,程度轻重不等的情况。”
“依我猜测,他或许是吸入了水银蒸汽,或者是摄食了水银,被人体吸收进入了血流,因此才出现这些怪异的症状。”
“说的好像跟真的一样。”两名医生没说话,倒是护士小丽一脸惊奇。
惊奇这位帅警察,竟然对医学方面的知识如此精通。
此时此刻,又一名医生从楼下匆匆走来,见到两名医生便问:“方主任现在如何?”
“还在急救室,老刘你快去看看。”胖医生说。
“好。”刘医生默默点头,赶紧走进了急救室。
而就在此时,呆滞许久的胖医生,这才回过头问顾晨:“你刚才说,方主任或许是水银中毒,你的依据是什么?”
“那些症状啊。”顾晨说。
“就这?你就能这么准确的断定?”高瘦医生也感觉不可思议。
要知道,就在刚才,两人也是琢磨半天,也无法确诊方主任的具体症状。
只能从方主任的状态中得出中毒的结论。
可具体如何,二人还在等刘医生。
可这个年纪轻轻的帅警察,竟然脱口而出,单凭方主任身体状态,就断定出水银中毒的症状。
这不仅让两位医生颜面尽失,感觉有点不可思议。
顾晨见二人还有疑惑,也是默默点头,谦虚说道:“当然了,这只是我的大概推测,或许我的推测不一定准确。”
“至于你们所说的依据,其中一部分当然是方主任目前的状态总结而来的。”
“因为水银是重金属,作用和铅、砷和锑等其他重金属相仿。”
“而且水银中毒途径像是摄食和接触,也包括吸入方式,过程有可能是急性的或者慢性。”
瞥了眼急诊室大门,顾晨又道:“倘若方主任摄取到的剂量很大,有可能会在几个小时内生病,最慢只要一两天。”
“症状如我之前所说的那样,也是方主任目前的主要症状,主要体现在有恶心、腹痛、吐和腹泻房门,而且腹泻有可能带血。”
“还带有麻痹和针刺感,以及四肢无力,皮肤泛红长皮疹、以及精神障碍等。”
见顾晨说的头头是道,两名医生也是面面相觑,感觉自己竟然被一个年轻警察给教育了。
而顾晨这边,则依旧是滔滔不绝道:“此外我说过,方主任还可能出现过度流涎、心悸、脸颊和趾指呈现粉红色泽,这些症状有可能出现任意组合,程度轻重不等。”
“而且刚才你们也去求证该,也证实了我所说的这些情况确实存在。”
“没错。”高瘦医生默默点头:“我的确检查过方主任的具体状况,也的确存在你所说的这些情况。”
“那你说他是吸入水银蒸汽,或者是摄食水银,这个……”胖医生瞥了眼高瘦医生,也是不由分说道:“这个就有点厉害了,可是方主任怎么会水银中毒呢?他可是名校毕业的高材生,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有一种可能。”顾晨双手抱胸,也是若有所思道:“他可能是被人下毒。”
“被人下毒?”原本就感觉情况不对,被顾晨这么一说,两名医生顿时一愣。
护士小丽也不可置信道:“你说方主任被人下毒?这……这怎么可能呢?”
“那谁能解释一下,方主任为什么会水银中毒?”站在一旁的卢薇薇说。
话音落下,现场忽然安静下来。
胖医生犹豫片刻,也是淡淡说道:“难道说……方主任真的是被人下毒?”
“目前来说,有这种可能。”顾晨说。
也就在几人讨论之际,一名护士刚好出来。
胖医生随机问道:“方主任什么情况?”
“刘医生说是水银中毒。”女护士应了一句,转身离开了。
此时此刻,两人同时呆在原地,相互看看彼此,感觉这面前的顾晨简直神了。
竟然可以从方主任简单的症状,就精准的推断出方主任的中毒情况。
这要是一般医生,还真不好断定。
此时此刻,两名医生看顾晨的眼神都变了。
胖医生客气问道:“敢问这位警察同志,你学过医?”
笑著心酸的青春往昔:折騰歲月
“学过一点。”顾晨说。
胖医生瞥瞥身边的高瘦医院,这才松口气道:“我说嘛,要是普通人,怎么可能知道这些?原来学过医。”
“是啊。”高瘦医生默默点头,随后又问顾晨道:“可是你作为一个警察,你是在哪学的医?”
“呃……”顾晨犹豫了一下,还是解释说道:“在警校学过一些,不过主要是跟这市局技术科的刘法医学习更多。”
“刘法医?”闻言这个名字,二人这才恍然大悟。
胖医生淡淡一笑:“我说呢,你这小警察怎么这么厉害?原来是刘法医的徒弟?”
顾晨笑笑回应:“没错,刘法医是我老师,你们二位也认识?”
“认识,但不算很熟,刘法医在江南市很有名气,我们跟他比,差远了,只是在参加一些会议的时候,偶尔会碰见。”
胖医生也是感慨着解释。
要知道,人家顾晨可是刘法医的徒弟,也难怪能在方主任的具体症状中发现问题,准确找到病因。
要知道,人家干法医的,每天研究的就是尸体,对于人体症状的敏感度,显然要比普通医生更加仔细。
因为法医在研究尸体的状态时,是绝对不允许出现错误,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因此从这点来说,顾晨对方主任的中毒症状的理解,似乎也就解释得通。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