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yus熱門小說 幽冥仙君-第551章 三世同身摘道蓮(下)-507hx

幽冥仙君
小說推薦幽冥仙君
海潮之上,云雾飘渺,老国主负手而立
“据说悠久岁月之前,三世身法门还不叫这么名字,同音而不同字,名唤三尸身法门,那实在是太久远之前的事情了,久远到这样的字眼,老朽也只曾从故纸堆中寻见过。
至于那个古老的名字,证见着甚么样的真意,阐述了何等高邈道境,已经非是后人能够知晓的了,有传闻说古名不祥,有传闻说那是仙真证明过的错路,有传闻说是真法失传。
世说纷纭,老朽不表看法,一切任由道友自行评判,总而言之,到了老朽降生,开始修行之路的时候,世上诸宗盛传的,便都是三世身法门了。”
听到这里,苏幕遮神情一怔,追问道:“世上盛传?”
老国主轻轻颔首。
“对,世上盛传!道友,不要用现在的目光去看待亘久之前的天地,在那个时代,清灵仙乡的门户还是洞彻通畅的,三千大界托举着清灵仙乡,那是和如今完全不同的盛况!
自然,道与法的传承,也是和如今截然不同的,三千大千世界,各有曼妙,如花开三千,争奇斗艳,但当时,诸界之间还没有如今这样鼻塞,大界诸宗也多持仙人传法。
道法万千,诸宗迥异,但根苗上,却殊途同归,旧时是三尸身法门,到了老朽的时代,便是三世身法门。修行此类法门,方为仙道正统,余者皆为左道旁门!
直到后来,岁月流逝,无量光阴之后,有天谴诞生,阻隔仙凡之路,三千大千世界之间的联系也随着天地的寂灭与重生,剥离开来,失了正统道法,演化出各自的千秋妙道。
但是,若仔细观瞧的话,还是能够从如今的许多无上道法中看出些三世身的痕迹来,当然,太古一世,唯有洛衣小友一人走出了真正的三世身法门来。
而先前与老朽交手的洪涛界后辈,老朽怀疑,他所修持的道法,也存在着三世身的痕迹,或者说,本就是昔年的真经留世!只是他自己不察,还未堪透这一玄关的真意!
观其修持,两道并存,于内,似神仙同修,开辟三元神庭,那二十四道神身不过末流,以神皇道身坐镇三元,统御二十四神,真走到这一步,便是三世身法门!
而于外,那三道法身也端的玄妙,似同源而出,潜力巨大,若是以肉身为熔炉,以气血为药,以法力作薪柴,将这法门彻底与自身道果熔炼为一,或许可以省去万古苦修,直接走出三世身来!
可惜了,此子天赋非凡,福缘深厚,观其行径,却颇小家子气,眼皮子也浅薄的很,空坐宝山而不自知,只将这无上妙法当身外化身来用,暴殄天物!
不过道友还是需要警惕,此行他无功而返,三道法身相继折损在道友这里,老朽也拼着癫狂发作,重伤了他的道躯,但是破而后立,若他真的洞彻道法之中的关隘,来日……会很可怕!”
听闻老国主此言,苏幕遮也是面容肃穆。
浪荡万古岁月,苏幕遮在求长生,也是在与老天尊争锋。
旁人看来是此消彼长的过程,对于两人而言,或许便是生死立分。
一念至此,苏幕遮亦是感慨道谢。
“多谢国主指点,贫道定会早做准备。”
老国主的表情似是很欣慰,他长久的凝视着苏幕遮,继而转过话头。
“道友,你我很像,真的。老朽生于上一个荒古界的末法时代,或许是环境类似,你的身上,有着十分类似那个时代修士的气质,初见你时,老朽欣喜若狂,以为是当年的道友现世,以为……老朽并不孤独!
结果很是可惜,当然,对你而言或许是幸事,无需历经那样的绝望……与你不同,没有甚么无边杀劫,没有甚么无量量劫,那是一个较为宁静的时代。
只是如春夏秋冬,如草木枯荣,历历万古,一代又一代的修真文明逝去,荒古界的造化生机也消耗殆尽,万道走向了破败,走向了凋零,要葬尽万物,然后从寂灭之中复苏。
老朽就是生在了这样的一个时代,在上一个荒古界最后一个鼎盛修真文明消逝之后的数万年降生于人世,那是一个荒凉的时代,昔年鼎盛的仙道传承如同残阳,将余晖洒在人间。
此后万古岁月,悠悠无仙,甚至于,成仙路洞彻贯通,万古岁月却也未闻仙人临凡,甚至连仙人法旨都罕有传世!万物生灵都陷入了末法的绝望与癫狂之中。
当时的老朽,也是这般,心怀着无边的怨愤,纵我天资盖代,却只恨生不逢时!然而即便是这样,在那个凋零的天地之间,老朽依旧修出了自己的三世身!
当然,并不完善,在那样的时代,哪怕是老朽,也多少有些急功近利,过分的去追逐结果,反而导致了自身道基有了瑕疵,否则,三世身圆满,哪怕末法时代,老朽立地飞升,便是仙君!
但这样的瑕疵,并非不可更易,哪怕在末法时代已经无计可施,谁让老朽掌控了岁月祖炁的权柄呢!当时的老朽有着两个选择,一个便是逆着岁月长河而上!
不需要太久,因为几万年之前就曾是荒古界最后一个鼎盛修真文明的时代,哪怕不是正确的时间,老朽却同样有信心,将道果完美,强行飞升,挣脱藩篱!
但在当时,老朽太自大了,以为凭借着自己的天资,世上没有做不成的事情!就这样,老朽以道器寄养亲友,带着一群人,跃入岁月长河之中,顺流而下!
吾欲成万古未有之壮举!要见证荒古界的寂灭,同样见证荒古界的复苏,见证一方大千世界的开辟!阴阳诞生,辟开混沌,重炼地火水风!那会是一个生与死、阴与阳分明的时刻!
老朽准备在那一刻证道!以仙君道果飞升!甚至失去了荒古界大道的限制,老朽可以带着亲友一同飞升,举教飞升!举国飞升!这便是当年的真相!
可惜……这样的野心,彻底毁了我!天地崩溃的那一瞬间,想象之中的复苏并没有到来!老朽错了,毕竟,关于大千世界的生灭,并未被人记载,谁也没有想到,一片死去的高天与厚土,要经历无法想象的漫长时光,才能够向死而生!
甚至伴随着荒古界的寂灭,原本宁静的海眼漩涡都变得暴躁起来,无尽的混沌海潮席卷而来,愈演愈烈!等老朽惊醒的时候,即便以当时的修为,都已然无法挣脱!
否则,寻一大千世界隐世避居,也不会是如今的结果。老朽被困住了,滔滔海潮,沉沉浮浮,数不清的光阴逝去,直至某一日,那汹涌的海潮,已经开始损伤老朽的道躯。
绝望之中,也是侥幸,老朽重新找寻到了荒古界的岁月长河,存身岁月之中,老朽避过了生死大劫,再之后,又是一段漫长的时光,漫长到让老朽感到绝望!
终归是道果有缺,不成仙,终究是敌不过岁月,老朽或许可以强撑,但是寄养在道器之中的亲友,却在岁月的销蚀中,带着绝望,带着癫狂,彻底寂灭!
直到最后一人陨落,老朽也彻底疯了,无边的孤独袭来,老朽忘记了昔年熟稔的经文,忘记了曾经存身的天与地,忘记了生与死的概念,也就在那一刻,老朽的一世身寂灭,我……没有了过去!
已经说不清中间到底过去了多久,疯癫之中,许多细节已经模糊,甚至不曾被老朽记忆,或许是万古,或许是无量光阴,直至某一刻,荒古界从寂灭中复苏。
从来没有过石夷古国,有的只是太初年间依旧带着癫狂的老朽,有的只是被老朽强行镇压在道器之中的故人神魂,甚至,那已经不再是神魂,而是他们在岁月之中的剪影。
甚至老朽都不清楚石夷代表着什么,没有了过去,再也难忆起自身的跟脚,那只是老朽道器之内,刻在玉碑上的两个古字,或许是石夷仙宗,或许是昔年的地名,谁知道呢?
再后来,老朽没有了最初的疯癫,稍稍冷静了下来,感念着前尘往事,老朽的仙君道果终难圆满,当时只觉得,既如此,舍弃仙君道果的一步登天,先证道成仙,再寻其他也好。
毕竟,这片天与地,已经没有甚么值得老朽留恋的了,于是,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里,老朽托举着白骨天国,要证道飞升!但是谁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时候,诡谲的天堑隔绝了仙凡门户!
老朽失败了,证道失败,飞升失败,坠落无尽荒的那一刻,老朽祭出一世身挡劫,苟延残喘下来,却也失去了未来,从此,直至万古后,直至自身寂灭,世间就只有石夷国主在了。”
老国主声音萧索,说罢,苏幕遮也是长久的沉默。
从鼎盛中走出,最后也只得悲凉落幕。
大道独行,老国主却彻底没有了前路。
这样的癫狂,这样的孤独,在这一刻甚至开始侵蚀着苏幕遮的道心。
深深吸了一口气。
苏幕遮方才将心头的悸动压下。
“道友,你察觉到这其中的端倪了么?”
“什么?”
“哪怕天地覆灭!岁月长河却依旧永存!道友,你说,这证明着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