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swf2引人入胜的小說 穿越尋俠記討論-第五一二章 戲耍席葉奇推薦-tocjz

穿越尋俠記
小說推薦穿越尋俠記
席叶奇够狠辣,也够聪明,既有老谋深算,又有超乎寻常的警觉和直觉。
在判断出李智云不是束手就屠的一瞬间,他就感觉到了对手的非凡,果断地先下手为强,而且并未因为自己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就抱有托大之心,一点一点的往外挤本领,而是一出手就祭出了他最强的攻击,紫电锤!
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使用这只紫电锤的,使用这只紫电锤对他来说要冒着极大的风险。
这不止是因为这只紫电锤是他从他师父那里偷出来的,更因为一旦施展紫电锤,紫电锤发出的紫色光芒将会射到无穷远处,甚至能够穿透脚下的星体、从西提集的另一半球穿透出去,进而被他师父察觉!
所以从他离开师门来到西提集的数年里,他从未使用过这只紫电锤,认识他的人们根本不知道他有这样一件法宝。
但是现在他却不得不用,因为他感受到了李智云的强大,他已经不敢用别的手段与李智云对抗,唯恐被李智云占得先机。
在紫色光芒笼罩了天地之后,他终于放下心来,到了这个时候,只要对方拿不出太上老君那件天地玲珑塔,那就已经万无一失了。
李智云又不是太上老君,怎么可能拿得出天地玲珑塔?此时紫电锤已经锁定了对方三人,对方想跑是不可能了,只要自己催动紫电锤释放紫电,这三人立成齑粉。
胜券在握,席叶奇又不想立即就杀死对方三人了,至少要留下江倩云享受享受,不然自己为了杀死李智云而投资的仙蓿和菩提花岂不是白白亏了?
于是哈哈笑道:“李智云,你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有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法术,吓得我直接拿出了看家本领,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
他说完了话就把目光盯在李智云的脸上,想看看对方在这种情况下会不会认输求饶,又或者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然而令他失望的是,李智云的脸上没有出现任何表情,仿佛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处在紫电锤的必杀之下,不止如此,而且还淡淡地笑了笑,说道:“我还能有什么话说?既然你的法宝这么厉害,我只能用一用别人的东西来对付你了。”
李智云一边说一边从怀中掏摸着,似乎要取出什么东西来。
席叶奇不禁冷笑,讥讽道:“这时候你掏出什么来都没用,我等着你掏!”
席叶奇说得自信无比,江倩云可就沉不住气了,向前一步挡在了李智云的身前,决然道:“姓席的,要杀你先杀我!”
江华也紧随其母站在了李智云的身前,“要杀我师父先杀我!”
席叶奇嘿嘿淫笑了两声,不理江华,只看向江倩云道:“我可舍不得杀你,你也别费事了,你根本护不住他!我随时都能要了他的小命,不过呢,你要是答应心甘情愿地服侍我几夜,说不定我能让他多活几天。”
江倩云听到这话就露出了犹豫的表情,如果能给李智云创造出更多的时间来想出应对之策,她宁愿牺牲自己的一切,但只怕席叶奇这话是在骗人,那样非但救不了李智云,连自己也搭进去了。
自己搭进去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关键是她不想让李智云临死时对她有不好的看法。所以她在犹豫。
忽觉一只温暖有力的大手按在了自己的肩头,紧接着就听见李智云说道:“你们娘俩闪开,他没本事杀我。记住了,以后再也不要这样替我挡什么,只要是我的敌人都是你们母子挡不住的存在!”
说话间,李智云从怀中取出来一枚铜钱,外圆内方,泛着黄澄澄的光芒,席叶奇见状顿时大惊失色,他千算万算也没能算到李智云竟然是灭法门的人!
灭法门人行走仙界一向是两人同行,这时候不用问也能猜到,江倩云就是李智云的搭档,而李智云既然拿出了落宝铜钱,这紫电锤只是先天灵宝,如何能不落下?
这时候他再想催动紫电锤释放紫电已经来不及了,充斥在天地之间的氤氲紫气已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弭萎缩,他知道下一瞬便是紫电锤跌落尘埃的结局,这时候他哪里还敢任由李智云施为?连忙祭出另一样法宝,青萍剑!
青萍剑虽然也是法宝,但是在这个场合他却不敢拿它当法宝来用,因为只要他敢作法催动青萍剑的法术,青萍剑就一定会被落宝铜钱逼落,所以他百忙之中只把这柄宝剑当做冷兵器来使用,剑光闪闪,竟然使出来一招剑术,居然还挺正宗,剑尖直指李智云的右腕。
他这一剑的用意是企图刺中李智云的右腕,从而将那枚落宝铜钱击落在地,只要落宝铜钱离开李智云的手,那么不仅他的青萍剑可以释放法术,就连已经跌落在地上的紫电锤也能死灰复燃。
李智云见状也是颇为意外,他没想到竟然能在仙界、在席叶奇的身上看见如此正宗的剑术,竟然有些独孤九剑的味道。
此时此刻,在这个宇宙里面,若是单论武学境界,李智云自认第二就没人做得了第一,他一眼就看出了席叶奇的剑法暗合《易经》之理,独孤九剑就是从《易经》里参悟出来的,只不过席叶奇的剑法却好像比独孤九剑还要完善一些。
这是什么剑法?曾经的寻侠系统的武学数据库里面竟然没有!
他有意要看一看席叶奇的剑术根源,便挥左手轻轻拂开江倩云母子,同时进步上前,用右手食中两指夹住那枚落宝铜钱接了一招。
“叮”的一声响过,两道人影一触即分,席叶奇再次大惊。
李智云仅用双指夹住铜钱的一半,而露在外面的铜钱仅仅是半枚!他就用这半枚铜钱来对战自己的宝剑,居然还能打出平分秋色的结果,这人的武功怎么如此厉害?
李智云也在暗暗惊异,别看他用的只是半枚铜钱,其实使得却是《葵花宝典》中的辟邪剑法,就如同东方不败手中的那根绣花针。
虽然他知道另一位穿越者钱青健曾经研究出N种破解独孤九剑的方法,但是那些方法都登不上大雅之堂,要想堂堂正正地对阵独孤九剑,唯有东方不败、林平之等人的辟邪剑法。
以他这具CPH4重组的身体,自然无所谓是否引刀自宫,所以辟邪剑法也是拿来就能用,而且威力绝对胜于明朝那位魔教教主东方不败百倍。
但是出乎他意料的却是这一招交换过的结果,居然只打了一个平分秋色。
按道理,使用辟邪剑法的应该大战上风才对。
评估发生在地球明朝的那一场武林最高决战,令狐冲练就了吸星大法,在内力不输于任何人的情况下将独孤九剑发挥到极致,都还需要任我行和向问天的配合、再加上任盈盈的“盘外招”干扰,才能勉强战胜东方不败,这说明辟邪剑法的威力尚在独孤九剑之上,而且高出不止一筹。
但是眼前席叶奇的剑法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弱,其攻守之均衡,运剑之巧妙,剑意之凌厉,剑理之深刻,更胜于宋朝人丛《易经》里悟出的独孤九剑!
不行,还得再看几招。于是两人就用半枚铜钱和一把宝剑“叮叮叮叮”地激战起来。
李智云本来可以立斩席叶奇与当场,但是为了这套剑法也得看下去,因为这涉及到了华夏武学的源流,他必须要看个明白。
想要从席叶奇的剑法中看到本质也不是很难,因为席叶奇的剑法终究脱不出河图洛书的包罗。
《易经》就是周文王姬昌继承伏羲的六十四卦写出的著作,而六十四卦则是伏羲对河图洛书的理解,等于是河图洛书的读后感。
所以根据河图洛书的内容去推测伏羲的读后感,就能够一直推演出席叶奇的剑法是怎么个来龙去脉。
转眼间两人已经打了十几招,席叶奇越打越恐惧,只因他已经使尽了浑身解数,却仍然不能占据丝毫的上风,这对他来说简直无法理解。
——如果说李智云使出什么法宝或者法术来取得胜利,则都在情理之中,但是李智云单使武功、仅仅凭借半枚铜钱就克制住了自己这套号称凡间第一的剑法,这无论如何也没法解释!
这已经不是厮杀了,李智云就像是一个师父在考较徒弟的进境一般,不论自己往任何部位击刺,他手中那半枚铜钱总是能够鬼使神差地出现在自己的剑尖之前,然后以“叮”的一声宣告一个回合的结束。
这也太神乎其技了吧?
正考虑要不要换一种方式跟李智云打的时候,李智云说话了,“原来如此,如果我没猜错,你这套剑法应该叫做三易剑法。”
席叶奇已经吃惊到麻木了,对方说出自己剑法的来历也没什么奇怪的,自己用尽了三易剑法的绝招都不能取得半点效果,这说明什么?说明对方早就知道自己这套剑法的底细!
李智云手上不停,口中继续说道:“易经本为三易,分别是连山易,归藏易和周易,但是凡间自打三国时期开始就没了连山和归藏,后人就只能从周易里面汲取营养,而你的剑法则是从三易里面研悟出来的,所以要比只从周易里面悟出的剑法完善许多。”
李智云说的半点没错,席叶奇的剑法的确是从三易里面悟出来的,甚至还可以拆分开来称为连山剑法,归藏剑法和周易剑法。
连山易和归藏易与周易同出一源,都是对伏羲六十四卦的理解和注释,只不过作者却不是同一个人,周易的作者是周文王,而连山易和归藏易的作者则不可考。
这就好像后世的高考作文,题目中给出了一个短文或者是一个观点,然后让世间所有考生根据这篇短文的叙述内容或观点作文是一个道理。
如果把伏羲六十四卦看成是作文题目,那么连山易、归藏易和周易就是三篇得分最高的作文作品。只不过在经历了秦嬴政焚书坑儒和董仲舒的罢黜百家几番折腾之后,这三篇作文就少了两篇,后人的眼界也就窄了许多。
不过这丝毫不影响李智云对三易的洞察,因为他拥有华夏一切文化文明的源头——河图洛书,他既可以根据河图洛书实现发明创造,也可以根据河图洛书顺推出后世一切理论学说及其衍生出来的技术和应用。
然后李智云才悠悠说道:“行了,现在我已经看完了你的剑法了,你可以去死了。”
不要说席叶奇从前欺男霸女欺行霸市作恶多端、自己从小南天来到西提集就是为了杀死席叶奇,只凭这厮又想谋害自己又想凌辱江倩云这一条,就不能留他活在世上继续害人。
席叶奇反应相当之快,只听李智云这么一说就知道对方要下杀手了,虽然不知道对方的杀手是怎样的,却没有胆量再看一眼,瞬间摇身一变,连人带剑消失得无影无踪,江华的身边却多出来了一个江倩云。
两个江倩云站在一起,宛如一对美丽的并蒂花,同时含情脉脉地看着李智云,那意思分明是在说,你能看出来我们俩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
李智云笑了,说道:“自打我看见焦离会使三十六变,就猜测你也会这么一手,只不知你练的是四九玄功呢?还是八九?”
说话间手不抬,脚不动,其中一个江倩云就陡然飞向了他的怀抱,剩下的站在原地的那个江倩云陡然脸色大变,一只白皙纤秀的玉手瞬间掐在了江华的脖子上,厉声道:“你是怎么识破我的?”
李智云轻舒猿臂揽住了江倩云的腰肢,令她不致撞在自己的怀中,然后说道:“你能变成她的模样,但是你变不出她的气息,她是服用过清莲丹的女人,浑身都散发着清纯的芬芳,你服用过清莲丹么?”
“原来如此!”变成江倩云的席叶奇咬牙切齿道:“你现在速速离去,半年后我会把你徒弟礼送出境,否则你这徒弟的命就别想要了!”
李智云没有说话,被席叶奇掐住脖子的江华却忽然开口了,只不过说话声音却是李智云的,仍是那种淡淡的口吻:“是吗?那我就拭目以待,看看你能怎么拿走我的性命。”
席叶奇立马懵逼了,因为强烈的不可置信,化作江倩云的美丽脸庞都开始扭曲起来,颤声说道:“你这也是……四九玄功?”
江华淡淡说道:“什么四九八九的,如此局限的垃圾神通我才不练呢,别啰嗦了,你不杀我,我可要杀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