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cm5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兇靈祕聞錄討論-第五百零五章:附身之殺熱推-aagyl

兇靈祕聞錄
小說推薦兇靈祕聞錄
不过话又说回来,他也当真的不希望彭虎死,自己在现实世界朋友不多,来到诅咒空间后反倒和最先接触的叶薇与彭虎结下了深厚友情,这种感情旁人无可替代,如今叶薇现已离开,而对方的死亦成了他何飞心中最大一个遗憾,所以……
这种事不能再次发生,无论如何我都不愿经历第二次。
彭虎不能死!
绝不能让这名一直拿自己当兄弟的大哥也死在自己面前!
不要!绝对不要!!!
没有人听得到何飞心中狂吼,更无人知晓青年此刻正想些什么,但,凡事无绝对,就好像多年兄弟偶尔能奇迹般猜出对方想法那样,此刻,对面,前方,正咬牙狂奔,正用透支生命这一极端方式跑于螝群前方的彭虎看到了,猜到了。
他看到了对面何飞,还隐隐猜出了青年心中所想。
所以,哪怕发现前方出现队友,哪怕终于等来救援,可,光头男看向何飞看向众人的目光中却没有丝毫喜色,反而第一时间用尽最后力气发出大吼,朝前方众人疯狂大喊,拼命大吼起来:
“跑!何飞你快带着大伙儿跑!还愣着干嘛?他吗的你们这些傻毕别发呆啊!老子没体力了,已经没希望了,别管我!现在跑还来得及啊!!!”
………
彭虎的呐喊传入众人耳中,又见还剩八九十米就要冲至身前的螝群,赵平终于不在劝说何飞,当即立断选择放弃,继而在下一秒来临时转身就跑,当先朝后方快步跑去。
带头作用往往是巨大的,眼镜男的果断逃离导致身侧钱学玲亦是忙不迭紧随其后跟了过去,不出所料,看清两人动作,其余人似乎也纷纷承受不住螝群压力打算逃跑,可唯独何飞一个人却依旧没有丝毫逃离动作,,青年没有转身,没有回头,没有显露出惧色,不仅如此,就在其余人正欲转身逃跑之际,就在姚付江试图伸手强拉之际,发生了两件事,两件几乎同时出现但又无一例外将众人彻底惊呆的一幕发生了:
“喝啊!”
哒哒哒哒哒!
下一刹那间,身前,原本背着程樱的何飞迅速转过身将程樱推向姚付江,然后,何飞动了,在猛然发出一声大喝的同时拔腿奔向前方,朝彭虎虎迎面跑去,迎着那越发靠近的海量螝群直直跑去!
至于第二件事……
赵平惊慌失措果断跑路,撂下所有人当先逃跑,只是,当他途径队伍末尾,途径刘雪萍身旁时,异变突起!
刷!
随着动作快至破空,随着手臂突兀挥舞,下一瞬间,一把闪烁寒光的匕首狠狠刺入赵平小腹!!!
噗嗤。
滴答,滴答,滴答。
赤红液体喷涌而出,沿匕首锋刃,沿腹部伤口如溪水般流淌滴落,脚下地面快速染红,月光映照下宛如盛开红花般绚丽夺目。
这一幕,被钱学玲看到,没姚付江看到,被陈逍遥看到,被周遭所有人亲眼看到。
至于赵平,至于眼镜男人……
他,先是低头看了眼被匕首深深插入腹部,又缓缓抬头看向身前,看向此时此刻正一边手持匕首一边朝自己冷笑着的刘雪萍!!!
周遭众人呆若木鸡,纷纷陷入凝固,脑海充斥惊骇,一团因太过突然而既惊又骇的狐疑不解。
刘雪萍竟然袭击了赵平!?
为什么?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上所言,旁人迷惑了,过度惊骇导致他们一时间愣于原地,不过……
盯着面前那一脸阴寒的刘雪萍,赵平却是明白了,男人似乎明白了,想通了,明白了眼前一切,想通了前因后果,嘴角微扬勉强露出笑容,继而用断断续续的声音朝女人说出一句话道:“呵,呵呵呵……好计策,好,算计……”
噗通。
话未说完,下一秒,如同被瞬间抽空所有力气般,眼镜男仰面而倒,直挺挺横躺地面。
“啊!!!”
见赵平手捂腹部直挺倒地,身后,距离最近的钱学玲下意识失声尖叫,而叫声亦如一道死亡警钟般惊醒了众人,将周遭呆滞原地的执行者们纷纷拉回现实,拽回现场,其中反应最快的无疑是陈逍遥!
双目骤然圆睁,牙关骤然紧要,定睛一看,就见刘雪萍先已第二次高举匕首,将月光下寒光闪闪的刀锋瞄准距离最近第二目标……
刺向那因过度惊恐只顾尖叫甚至连躲闪都不会躲闪的钱学玲!
嗖!
青年道士骤然前冲!
同狠刺下落的匕首发生于同一秒。
前冲过程青年嘴里一直念叨着某串旁人听不懂的咒语,右手亦闪电般做了几个道门手势,最后,当彻底蹿至刘雪萍身前时,一面八卦镜亦如变戏法般出现于手中。
描述虽显繁琐,但事实上以上这些皆发生于短短刹那间,青年道士这一连串动作更全是再移动中完成,从猛然前冲到默念咒语再到持八卦镜冲至了刘雪萍身面前整个过程不足两秒!
随后更是抢在刘雪萍彻底刺出匕首之前做了件事,做了件旁人看不太懂可又实打实震撼人心的举动:
“神师杀伐,不避豪强,先杀恶螝,后斩夜光,何神不伏,何螝敢当!?”
“急急如律令!”
说时迟那时快,千钧一发之际,就在刘雪萍即将杀死钱学玲,即将完成双杀之际,一段咒语突兀而至,连同一起的,还有一枚迎面贴来得八卦铜镜!
似乎感觉到这面镜子的威胁,刘雪萍反应竟丝毫不逊于青年道士,电光石火间,女人果断放弃了对钱学玲的袭击转,整个人慌忙后退,从而堪堪躲过了铜镜贴脸,看似有惊无险,然而陈逍遥却如料定对方会躲避攻击般早已埋下后手,攻击刚一落空,他那始终握成拳状的左手就以紧随其后向前一挥,随即一大把沾满着血液黑色米粒便瞬间撒向前方,洒在了刘雪萍后退的必经路面。
哗啦啦。
果然,由于动作极快,加之事出突然,黑米散落地面之际,仓惶倒退的刘雪萍亦在惯性促使下踩至身后地面,踩在那布满黑米的道路地面,接下来,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女人刚一踩中黑米,眨眼间,整个人便犹如触电般全身颤抖起来!话虽如此,然其颤抖时间却又极为短暂,仅仅维持两秒就以恢复如常,就好像这些黑米并不足以应对女人,虽最初效果明显,可也仅此而已了,对女人起到的唯一作用就是将其短暂麻痹片刻,不过……
虽说只维持了两秒,虽仅仅麻痹了对方两秒,但,陈逍遥要的就是这区区两秒!
受血黑米影响,刘雪萍的短暂麻痹为他争取到了时间,争取到了那难能可贵的攻击时间!
趁着对方暂时颤栗,趁着女人身体不稳,早前一击落空的八卦镜再次迎面贴来,成功击中目标,就这样完整贴至刘雪萍面门!
“伏魔卫道,铜镜乾坤!”
“毙!”
“额啊!呜啊啊啊!!!”
当八卦铜镜贴至额头的那一刻,惊人的一幕发生了,刘雪萍开始痛苦,开始惨嚎,宛如一头受了伤了的猛兽般扬天大吼,一边手捂面门一边发出凄厉惨叫,而那面铜镜则如牛皮糖那样自打击中面门便一直吸附不落,继而折磨着女人,困扰着女人,所带来的伤害亦如蝎尾入骨经久不散,导致她身体扭曲,促使她惨呼连连。
至于陈逍遥……
噗通。
一击得手,青年道士瞬间萎靡,快速瘫软,就好像当初使用辟煞符那样一屁股瘫软坐地,整个虚弱至极点,虽还达不到昏迷程度可却也彻彻底底失去行动能力,再也爬不起来!
万万没想到使用八卦镜仍有副作用,结果竟然和早前使用辟煞符一样皆是以消耗大量体力与精神力为代价!
更为担忧的是,由于本就未从昨日使用辟煞符的虚弱状态中完全恢复,此刻,待强行使用过八卦镜,待将本就不多的体能与精神力消耗一空后,青年道士彻底萎靡,彻彻底底陷入半死不活虚弱状态。.
好在八卦镜现已击中刘雪萍,不单及时救下钱学玲还为团队解决了一个大麻烦,见状,饶是虚脱无力,可陈逍遥还是强行露出自得笑容,同样的,见刘雪萍捂面哀嚎,数米开外,怀抱程樱的姚付江亦是心下长呼,暗叹好险。
好险,真的好险,先不提刘雪萍为何偷袭队友,要不是刚刚陈逍遥反应其快动作及时,或许钱学玲早已被杀,既那赵眼镜之后成为一具尸体,一旦钱学玲身死,以刘雪萍那过于夸张的速度,距离第三近的自己和程樱无疑是下一轮目标。
想至此处,平头青年冷汗淋漓,大张的已久的嘴巴终于呼出一口气。
然而……
才刚一呼气,甚至都不等他把这口气完全呼出,不知为何,刚刚满是侥幸的姚付江却再也呼不出来了,不单呼不出来,原本满是庆幸的脸亦在刹那间发生变化,他,双目再次圆睁,嘴巴再次大张,近乎凸出眼眶的眼睛更是死死盯着前方,而和他有相似反应的还有陈逍遥,青年道士笑不出来了,彻底笑不出来了,除笑容瞬间凝固外,其后整张脸更是转变为满是不可置信的绝望。
原因?
原因在于前方,答案亦在于前方。
许是八卦镜威力不足又或是体内戾气太过浓郁,浓郁到足以抵消道门方术,虽一时受困于铜镜折磨,可谁曾想,手捂面门哀嚎间,过了片了,刘雪萍竟一把将贴于面部的铜镜狠狠撕扯下扔至地面!
没想到耗尽全力的八卦镜竟灭不掉对方!
没想到刘雪萍竟可怕到如此程度!
但,这仍不是最恐怖最惊人的……
哐当!
随着八卦铜镜摔落地面,再看女人,就见刘雪萍如今模样早已大变,变得恐怖,变得狰狞,她狰狞至极限,整张脸亦如被高温烫过般血肉模糊不说,如仔细观察,还能进一步发现女人早前满是寒光的眼睛如今也转化为红色,一双眼睛尽是赤红,如今这样死盯前方,死盯对面,用满是愤怒的眼神盯着陈逍遥!
这是……
螝!
不,是螝附身!
刘雪萍被螝附身了,不知何时被螝悄无声息依附于身体,而螝亦操控着女人身体发动偷袭,在众人全无防备的情况偷袭得手当先击杀赵平。
以上种种属于陈逍遥率先预料,或者说当他看到刘雪萍攻击赵平时青年道士就以确认出对方状态,所以很自然的,因确认对方是螝,加之为避免团队伤亡进一步增加,陈逍遥才会第一时间使用道术救人,原以为以八卦镜的强悍威力足以毙杀对方,可……
不错,陈逍遥失策了,失算了,他低估了螝物实力,算错了对手可怕,螝现已完全掌控了刘雪萍身体,就连八卦镜都没有将螝从女人身体逼出,且更加让人绝望的是……
螝被他激怒了,彻底激怒了,就这样撕下伪装不再掩饰,就这样用满含恨意尽是杀意的目光独盯自己一人。
剩下的人里赵平生死不知,钱学玲没有战斗力,程樱昏迷,姚付江则当场尿了裤裆,而自己却因强行使用过道术后脱力倒地无法动弹!!!
想是这么想,现实也的确如想象中那样逐渐演变为真实。
哒,哒,哒。
‘刘雪萍’动了,被螝控制的她朝前走来,直直朝某人走来,首当其冲的目标亦果然是刚刚伤害过她的……陈逍遥!!!
“啊……”
见此一幕,右侧,因过度恐惧从而肝胆俱裂的姚付江一屁股瘫坐于地,左侧,一直怀抱赵平呜呜大哭的钱学玲则对周遭危险不管不顾,至于陈逍遥,因全身虚脱无力动弹之故,他,笑了,就这样在‘刘雪萍’越走越近的情况下苦笑一声,而后自言自语叹气道:“哎!真特吗点背啊,没想到事情最近会发展成这样,早知如此一开始我就不用道术了,看来我的修为仍未到家啊,连被附身螝都逼不出来……完了,这螝虽不具备物理攻击能力可一旦附身这不就有了嘛……而我却…….”
自语到此处,抬头看了眼还差几米就要走至身前的刘雪萍,然后回头朝右侧同自己一样瘫坐于地上的姚付江耸着肩苦笑道:“呵呵,我说姚哥们,这下咱们完了,彻底完了,贫道则先死一步,就当提前去地府替大伙儿探路吧。”.
虽没想到在即将到来的死亡面前青年道士竟还有心情搞黑色幽默,不过,注视着刘雪萍缓缓靠近,姚付江倒也认同了对方所言。
是啊,完了,彻底完了,何飞奔向螝群送死去了,赵眼镜被一刀捅了,程樱昏迷,陈逍遥脱力,钱学玲则不知死活只顾大哭,完蛋了,彻彻底底完蛋了。
平头青年绝望悲观,陈逍遥又何尝不是如此?此刻,见刘雪萍距离自己已不足三米,他心里不禁有些后悔,后悔自己为何一开始不使出全力,懊恼一开始使用八卦镜时没抱同归于尽念头从而稍稍保留了些许体力,当然,虽说用尽全力亦不见得毙杀螝物,可也总好过如今原地等死吧?
这下好了,自己力竭无法移动,其余人更是没有一个具备战斗力的。
失误,失误,典型的战术失误啊,完了……
全完了……
同一时间,就在陈逍遥满脑子胡思乱想的时候,‘刘雪萍’走至身前,彻底走至青年身前,低头注视,看着瘫坐于地的对方,女人血肉模糊的脸上露出残忍笑意,然后,骤然抬脚,狠踢而来右脚就这样狠狠踹在陈逍遥面门!
碰!
“啊!”
夹杂着痛呼,混合着惨叫,遭此重击,除一颗门牙高高飞舞外,青年道士竟整个人被踹飞!!!
直接踹飞,就这么被看似柔弱的‘刘雪萍’一脚踹飞了出去!
程逍遥怎么说也有一百多斤体重,如今就这样被踹飞离地惨呼哀嚎,足见这一脚力量有多大。
结果可想而知。
“噗!”
果然,随着漫天血花如雨喷洒,下一秒,飞出五米的陈逍遥狠狠摔于地面,猛的喷出几口鲜血,其后便仰躺在地一动不动。
攻击实在太狠,太重,重到落地刹那间大脑就以模糊,意识就以模糊。
不可否认他知道自己依旧还在喘起,依旧还算活着,可他更加知道自己必死,几秒后就会死,必死无疑!
因为,他听到了脚步声,再次听到了那令人肝胆俱裂的可怕脚步声。
脚步依然不紧不慢,依然朝自己走来。.
旁边,姚付江完整看清了过程,看到‘刘雪萍’狰狞诡笑,看到女人一脚将陈逍遥踢的只剩一口气,更看到女人再次走向陈逍遥。
恍惚间,平头青年脑海传来声音,一串满是谴责的怒斥呼喝:
“你这个孬种,你他吗就只会干看着吗?”
(对,对!我,我不能干看着,我不能眼睁睁看着陈逍遥被杀,他死了下一个就是我了,就算没有这层理由我也绝不能眼睁睁看着队友死在我面前!)
想至此处,强行屏蔽掉恐惧,强行忽略掉自己就算前往阻止也基本等于送人头的坎坷念头,姚付江颤巍巍动了,他打算先把怀中之人放于一旁,然后拼死一搏!
哪怕是死也要竭尽全力加以阻止!.
嗯?
奇怪的是,正当他下意识想要挪动怀中之人的时候,却猛然察觉身前空空荡荡,低头看去,才发现……
不知何时,原本被自己一直抱着的那人竟以踪迹全无。
同一时间……
哒,哒,哒,哒。
暂且不谈对面姚付江如何愕然狐疑如何惊讶莫名,随着脚步再次接近,走动间,‘刘雪萍’那双通红眼珠现已变得血红,逐渐由暗红转为同血液一般无二的骇人赤红,她,再次走至陈逍遥身旁,再次低头注视青年。
注视着脚下现已半死不活满嘴鲜血的家伙,刘雪萍悄然无声,不发一言,看似不如第一次愤怒,但,表情不代表一切,或者说面无表情的反应反倒比愤怒凶狠更为可怕,更为致命。
缓缓弯腰,先是捡起早前掉落地面的匕首,然后……
目光骤然变冷,表情骤然狰狞,手中刀锋更是在刹那间狠狠刺下!
朝地面早已无法动弹的陈逍遥心脏位置用力刺下!!!
刷!
只是……
嗖!
随着匕首狠厉下扎,随着锋刃寒光闪烁,待匕首还差两厘米就要完全入青年心脏那一刻,千钧一发之际,一道人影猛闪而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刘雪萍左侧突兀蹿来。
是的,因属突袭,因完全出乎预料,哪怕‘刘雪萍’反应极快动作迅速,可由于受限于所处身体之故,女人依旧比这转瞬极至的人影慢了半拍,导致一记鞭腿就这样狠狠踢中太阳穴!
碰!
呼啦。
鞭腿扫过,下一秒,‘刘雪萍’被踢飞了出去,就如同早前她踢飞陈逍遥那般被一击飞,如一枚皮球般急速倒飞,朝右侧空地倒飞而去,最后重重摔于地面彻底没有动静。
如上所言,形容起来繁琐但事实上整个过程非常突然非常快速,快到难以置信,快到无人反应过来,而从‘刘雪萍’匕首刺落到女人被踢飞倒地,整个过程亦仅用数秒时间。
(嗯?怎么回事?我没死?我居然没死?怎么回事?‘刘雪萍’明明已经举起匕首,而匕首也已直直落下,怎么……)
闭目等死是陈逍遥几秒前的唯一本能,更是他将死之际唯一能做的事,可,奇怪了?等了半天,闭目许久,想象中毙命剧痛没有出现,预料中悲惨下场没有发生,所以,怀揣着这丝不解,混合着那股疑惑,地面,青年道士睁开眼睛。
借助月光,入目所及,上方,首先映入眼帘的已非‘刘雪萍’那狰狞可怕的脸,取而代之的则是另一张脸,另一个人,稍短的发丝,坚毅的眉头,还有那颇具中性美感的容颜……
这是……
程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