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e85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這個刺客有毛病 愛下-第九十七章 矛與盾推薦-9j6md

這個刺客有毛病
小說推薦這個刺客有毛病
刺客也是人,这似乎是一句绝对的废话。
毕竟你见过哪个刺客不是人的?
这又不是什么科幻世界,由专门的机器人来当刺客的。
每个担当刺客工作的,当然也是不折不扣的人。
不过薛铃听到耳中,心中一动。
“刺客也是人。”方别看着薛铃,继续重复了一遍。
“刺客并不是那种高冷到不食人间烟火,活着就是为了杀人的可怕存在。”方别看着前方正在对峙的二人,静静说道:“刺客也是人,需要吃饭,需要喝水,需要睡觉,也需要过正常人过的生活。”
“严格来说,刺客也不过是一种职业罢了,不过区别就是屠夫杀猪,刺客杀人。”
“虽然说蜂巢也豢养有真正的死士,但是大多数的蜂巢刺客,并不是死士。”
“他们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选择加入蜂巢,有些人想要更加酣畅淋漓的战斗,有些人想要高深的武功秘籍,有些人想要掌握难以企及的权力,还有些人单纯只是想赚一点钱。”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愿意做蜂巢的刺客,至少说他不是无欲则刚的圣人。”
“就算是商九歌,她也是为了打更多的架,见更多厉害的人,才选择加入了蜂巢。”
“并且,可想而知,蜂巢对商九歌这类人的控制极弱。”
“然后呢?”薛铃问道。
其实薛铃已经明白了,但是她更想听方别说出来。
“然后秦的方式更符合大多数人的利益。”方别看着薛铃说道:“我说过,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是萍姐,萍姐是目前蜂巢所培养出来的最强大最专业的刺客,可是,何萍只有一个。”
“对于其他人来说,完成任务意味着风险和死亡。”
“毕竟在刺杀过程中总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意外情况。”
“如果有人能够帮助自己显著提高刺杀的成功率,并且可以更快得到自己在蜂巢中想要得到的东西,就像我之前说过的,战斗,秘籍,权力,和金钱。”
薛铃默默点头。
是的,即使是自己,也更希望组织中出现一个秦这样的人物,来协调组织那原本形同散沙的蜂巢刺客,从而提高任务的完成率和自己的生还机会。
“这与萍姐矛盾吗?”薛铃问道。
既然说何萍与秦有这样大的矛盾,那么就意味着两个人的基础理念有着重大的差异。
不过,目前来看,萍姐追求的是自身的强大,秦追求的是协同的效率,两个其实并不矛盾,其实是可以共存的?
“原本是不矛盾的。”方别说道:“所以说最初链各个人还算是相安无事。”
“但是很快,随着两个人在蜂巢中的地位慢慢提高,其实力也开始变得越来越强,那么原本没有矛盾,也会生出来矛盾了。”
“这里不得不夸赞秦一句。”
“虽然秦是真的打不过萍姐,但是他其实主要的精力其实已经不在修炼上,但是他最终还是将霸秦神功这种威猛霸道的紫色功法练到了接近前无古人的巅峰。”
“所以我一直在想,如果秦也一味追求个人武力的巅峰,那么他能不能够攀登到更高的境界。”
“但是很明显,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
方别轻轻叹了口气:“其实两个人的矛盾,最初是从秦打算拉拢萍姐开始的。”
“拉拢?”薛铃问道。
“对,拉拢。”方别点了点头:“因为很明显啊。”
“萍姐自从在蜂巢出道开始,就是有史以来最出色的蜂巢刺客,任务完成率一直保持着百分之百,个人的战力也在一次次生死搏杀的磨砺中飞速提升。”
“可以说很快何萍之名就已经传遍了整个蜂巢,而秦则开始初步实施自己的计划,开始拉拢蜂巢之中那些同样有意合作完成任务的刺客组合。”
“而如果成功拉拢萍姐的话,那么秦的工作就是事半功倍。”
“但是萍姐拒绝了?”薛铃问道。
这几乎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即使是现在的何萍,薛铃都怀疑会对这样的事情一点都不感兴趣。
更何况是当初的何萍。
“是的,萍姐拒绝了。”方别说道:“萍姐其实对于这个世界上感兴趣的东西很少,况且所有的任务,确实她一个人就可以完成,根本不需要其他蜂巢刺客的合作。”
“这是两个人最初结梁子的开始,不过随着秦的工作范围越来越大,其实一定程度上,在蜂巢内部也就形成了两种路线之争。”
“是单独完成任务提升自己与合作完成任务提高成功率和生还率的冲突?”薛铃问道。
方别点了点头:“是的。”
“我说过,这两种路线其实本质上是没有冲突的,但是对于蜂巢的高层来说,他们就不能听之任之了。”
“提高任务的成功率,对他们来说当然有很大的好处。”
“但是如果让秦这样的角色在蜂巢内部合纵连横,掌握巨大的势力,那就会有被秦彻底架空的危险。”
“而何萍当然是让所有人都满意的刺客类型。”
“忠诚,高效,不问多余的问题,一心只执行任务。”
“如果说蜂巢能够有二十个像是萍姐这样的刺客,那么蜂巢就算一统江湖又有何难?”
“但是我说过,萍姐只有一个。”
“所以他们需要秦。”
“秦是一个强而有力的领导者,确实能够将蜂巢带到更远的地方。”
“但是他们同样也需要萍姐来对秦来进行一定的制衡。”
“以免秦手中的权力膨胀导致失控。”
“所以这就是秦与萍姐两个人同时进阶为玉蜂的原因,并且因为种种原因,两个人身边都聚集了一些支持者。”
“当然,毫无疑问,秦那边的支持者更多一点,不过对于萍姐而言,她只要手中的剑依然锋利,那就并没有人敢打扰她。”
只要手中的剑依然锋利。
薛铃默默念这句话。
当然,眼下的局势,大概就是蜂巢其他人在猜测何萍手中的剑究竟锈到了什么程度。
“那么萍姐退休的原因,就是因为伤病已经积累到了一定程度,没有办法再去连续执行这些高强度的任务了。”薛铃看着方别说道。
“而萍姐退休之后,秦这边也开始缓慢试探萍姐的状态,只要萍姐露出一丝虚弱,他们就会冲上来将萍姐撕得粉碎。”
“我说的对吗?”
“对,也不对。”方别淡淡说道。
“哪里对,又哪里不对?”薛铃忍不住问道。
不是明明都对吗?
“即使萍姐真的虚弱,他们也不会冲上来将萍姐撕碎,因为即使是虚弱的狮子,也不是卑鄙的豺狼可以挑战的。”方别看着薛铃淡淡说道:“但是他们会不停地用这样那样的手段,用软刀子杀人,直到将萍姐逼到墙角。”
“退无可退。”
“但是眼前却又看不到敌人。”
退无可退,但是眼前却看不到敌人。
只要想到这个画面,就感到有些凄凉。
薛铃看着方别:“那么现在?”
“那么现在,我们选择主动出击。”方别笑了笑:“既然眼前没有敌人,那么就找出来敌人,然后战而胜之。”
“就够了。”
“接下来,就是萍姐的个人演出了。”
薛铃点了点头,将目光聚焦向下方的战场。
两个人之间的交谈用的是传音入密,语速极快,所以说两个人聊了很久,场中人依旧没有真正交锋。
当然,准确来说的话,他们都是在等待蜂后的回应。
秦请求蜂后取消不分生死的规定,哪怕说这个规定现在来看更多是要保护他。
但是秦依然想要体验一下何萍手中真气战刃的威力。
而蜂后则同样沉默了许久,最终其声音才从殿宇之中传了出来:“我不允许。”
毕竟如果允许解除,分出生死的话,今天的秦与何萍之间,八成就真的要死一个。
并且死的那个人九成是秦。
就像方别所说的那样,虽然说现在秦在蜂巢内部攫取了极大的权力,但是同样的,如今蜂巢之中暂时很难找到第二个人取代秦的位置,成为蜂巢铁血的领袖。
蜂后虽然名义上是蜂巢的最高首脑,但是蜂后真的极少展现出来自己的战力,蜂巢的稳定,其实主要是依靠玉蜂来维持的。
而秦就是目前蜂巢之中唯一的玉蜂。
“那真是遗憾呢。”秦叹了口气说道,他看向何萍:“我知道,如果蜂后不允许的话,你是绝对不会在这里杀我的。”
“我只是不希望在蜂后殿下面前杀人罢了。”何萍对于蜂后倒是几乎绝对的尊敬和忠诚,薛铃却完全不理解这是为什么。
不过这个问方别,大概方别也不会说。
“哪怕这样,我还是很想领教一下这所谓真气战刃的威力。”秦这样说着,霸秦神功继续运转,整个人身周的真气都近乎炽热的燃烧起来,透出某种炽亮的红色。
方别看着秦身周的真气,也不由吃了一惊:“好吧,秦居然比我想象中还要强。”
能够将霸秦真气的护体罡气修炼到近乎实质的地步,那么说明秦几乎是真的已经把霸秦神功这门武功练到头了。
只是不知道秦还有没有找到并且修行其他的紫色级别的武学,毕竟秦眼下才不过三十出头,真的是正值武学的鼎盛状态,有大量的时间进行其他武学的修行来提升自己。
或者说秦认为单纯一门霸秦神功就已经足够自己使用了。
这就要看秦自己的取舍了。
“好的,那就如你所愿。”何萍这样淡淡说道,然后静静上前一步,手中的紫色气刃那一瞬间向外喷薄而出,长度瞬间涨到了五尺,然后向着秦一剑挥去。
秦严阵以待。
他之前已经领略过何萍紫极天象的雄浑与坚韧,不过那些时候,何萍主要是利用紫极天象的真气进行防御,而现在,这些紫色真气喷薄而出形成战刃,其锋利与坚韧又到了什么程度,就像是梨子的味道一样,只有自己亲自尝了才能够知道。
所以秦才会想要让蜂后取消不分生死的禁令,好让何萍全力出手。
因为秦始终还是相信,掌握这门神秘武功的何萍,没有道理会比手持长剑展开清净琉璃的何萍更强。
除非是同时将二者开启的何萍,不过这样对于何萍的消耗会急剧增加,反而会违背了何萍不希望过多消耗的初衷。
当然,秦并不是抱着必死之心来接何萍的战刃的,相反,正是因为他有着足够的自信,所以才想要尝试这最高强度的战刃。
看霸秦神功与何萍所修炼的神秘武功,究竟哪个更强一些。
而现在,场边的所有人,也都看着何萍手持紫色气刃一剑斩落,而秦则怒喝一声,向着何萍的战刃一拳挥出。
当然,两个人的手掌都包裹着最精纯的真气作为格挡的手段。
一时间,紫极天象真气与霸秦神功真气在虚空中相遇。
两个人的身体明明没有任何的触碰,但是却同时在空中僵持起来。
何萍的紫色气刃面对秦极度凝聚的霸秦神功,终于还是没有办法斩下去,因为单纯论真气的雄浑精纯程度,天下间比秦要更强的,本身就屈指可数。
而何萍虽然连夜恶补好几天的紫极天象,并且有郭家的玉魄相助,但是临时抱佛脚的功夫虽然有用,可是想要真正与秦正面相抗衡,毫无疑问还是有一定的差距。
“原来也不过如此。”秦见自己抵敌住了何萍的战刃,哪怕说这战刃更强的是出其不意的偷袭暗杀,而不是这样光明正大的正面对拼,但是以霸秦神功抵挡住这形成气刃的磅礴真气,不得不承认秦的可怕。
这样大笑之后,秦霸秦真气瞬间再度告诉运转,源源不断的赤红色真气从他的体内向着右拳汇聚,这一瞬间就连何萍脸上都隐约露出了吃力的神色。
毕竟真的和秦比拼内力,那就是以己之短攻彼之长,简直是班门弄斧不自量力。
几乎刹那之后,秦运足真气终于将何萍的紫色战刃彻底打碎,并且乘胜追击,右拳包裹着炽热通红的霸秦真气,向着何萍一拳打来。
这一拳,可不是何萍用两根手指能够挡下的。
“给我败!”秦怒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