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6q7b超棒的都市小说 搖滾教父笔趣-第758章 北美的傷疤讀書-9472q

搖滾教父
小說推薦搖滾教父
“是的,《世界新闻报》的电话监听不仅仅局限于英国,在法国、德国,乃至于北美,都有他们的‘新闻来源’。”
在CBS的一档访谈节目当中,《世界新闻报》的前任主编,安迪库尔森面对着摄像机镜头,侃侃而谈道:“这种情况并不局限于舰队街,而是蔓延到了整个新闻集团内部。据我所知,在福克斯新闻电视台中,就有一个叫做‘黑色行动部’,是由新闻集团的董事长默多克亲自下令成立,从事在北美地区的非法窃听,以及对竞争对手进行‘反情报’工作。单单只是我所知道的,受窃听名单中就包含众多好莱坞明星,体育明星,政-界人士,以及9-11事件遇难者的家属等等。”
安迪-库尔森是肖恩-霍尔曾经的上司,在2007年,因为威廉王子膝盖受伤的新闻,在王室的强烈抗议之下,经历了长达两年的“调查”,《世界新闻报》的编辑古德曼,以及一位叫做穆尔-凯尔的私家侦探,因为“非法监听王室成员电话”而入狱。
作为古德曼的顶头上司,安迪-库尔森也被公司高层要求“避避风头”,主动从《世界新闻报》辞职,随后在新闻集团的推动之下,以新闻主管的身份为英国保守党工作。
按照原本的轨迹,安迪-库尔森会在明年,也就是2010年,戴维-卡梅伦成为英国首相之后,成为其幕僚团队的一员,一直到2011年,才因为【窃听门】事件的爆发,迫于压力而辞职。
不过,在这个世界,在米兰达-斯特里普的“运作”之下,安迪-库尔森遭遇到了和肖恩-霍尔一样的局面,即是遭受到新闻集团的“死亡威胁”,要让他“闭嘴”。
当然,这不是新闻集团的安排,毕竟,和肖恩-霍尔这个无名小卒比起来,无论是曾经担任《世界新闻报》主编的履历,还是已经成功在英国保守党立足这一点,都让安迪-库尔森显得更加的“重要”。
只不过,米兰达-斯特里普一手导演的一场戏,成功让安迪-库尔森相信,在肖恩-霍尔站出来指控新闻集团之后,后者恼羞成怒之下,不单单想要将肖恩-霍尔灭口,还因为自己和肖恩-霍尔之间的关系,对自己也不再信任。
很多时候,真相如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否让人对你所编织出的“真相”深信不疑。
在极度的恐惧和愤怒之下,米兰达-斯特里普仅仅只是用了一些“小手段”,就让安迪-库尔森决定与其合作,“揭露新闻集团的阴谋”。
肖恩-霍尔负责在英国揭发【窃听门】丑闻,而掌握了更多证据的安迪-库尔森,则是在北美,将事态扩大到新闻集团无论如何也压制不下去的程度。
在【量子娱乐】高层的精心策划之下,安迪-库尔森对公众“爆料”的第一站,就选择了CBS一档收视率极高的访谈节目。
选择CBS的原因也很简单,除了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因为业务竞争的缘故,一直和新闻集团旗下的福克斯电视网有很深的矛盾之外,更因为CBS是一家立场极度偏右的媒体。
其实,新闻集团在北美的“窃听名单”,范围并不算广。
至少在罗杰前世,公开的资料中,又或者这一世,安迪-库尔森所掌握的资料中,新闻集团在北美的“窃听业务”规模很小。
原因也很简单,北美和英国,毕竟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地方。
日不落帝国的称号看上去确实很牛哔,但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现在的英国,早就不比当年,像是新闻集团这样拥有庞大能量的巨头,只要不正面和唐宁街十号对上,绝对不会对这个国家有太多的忌惮。
而在北美,单单只是规模超过新闻集团的超级巨头,少说也有两位数之多,新闻集团自然是要“低调行事”。
不过,也不知道是因为来自澳洲的默多克家族,对北美的“国情”了解不够深入,还是脑子进了水,在这份涉及并不算广的“窃听名单”当中,却是包含了一个全北美社会的逆鳞。
9-11遇难者的家属。
自南北战争结束以来,9-11事件,是北美人距离战争和死亡最近的一次。
在9-11之前,从未有哪一个北美人,感觉到战争和死亡的阴影距离自己如此之近。
某种程度上来说,正是因为9-11让北美人意识到了自己心中的软弱,才有了后来对外越来越强硬的白宫。
而后世的某位“推特治国”的总统,在大选中,面对那位占据了绝对优势的左派夫人,干脆直接将对方的“难民政策”与9-11联系在了一起,不断提醒北美的公众,接纳难民就等于忘记9-11的仇恨,从而扳回劣势,赢得选举。
再过上七八年甚至十几年,北美人依然对9-11事件无法释怀,就更不要说现在了。
所以,当安迪-库尔森在节目上爆料,宣称新闻集团在长达数年的时间里,一直在监听着9-11遇难者家属的电话,以求获取新闻线索时,无论是节目现场的观众,还是看着电视直播的北美右派老白男们,顿时就坐不住了。
“等一下,安迪,如果我没有听错的话……”
主持人在一片嘈杂声中,连忙确认道:“你刚才说,福克斯新闻台在监听9-11遇难者家属的电话?”
“是的,不止是福克斯新闻台,我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在新闻集团旗下,这种做法是具备普遍性的。”
安迪-库尔森强调着【窃听事件】本身,说道:“虽然我曾经受雇于《世界新闻报》,但我的职业道德不允许我和他们同流合污。曾经,我选择了辞职来逃避,因为我不敢和新闻集团这样的庞然大物对抗,我怕给我自己,还有我的家人带来灾难。但现在,我决定站出来,公开这一切!”
说着,安迪-库尔森站了起来,对着摄像机镜头,大声说道:“我已经向警方报案,更多的细节和相关证据,我也会在征得警方同意之后对媒体公开。《世界新闻报》,福克斯新闻台,还有新闻集团这种侵犯公众隐私的手段,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
……
“这白痴。”
办公室里,罗杰关掉电视机,对身旁的卢西恩-格兰奇吐槽道:“说了不知道多少遍,让他多提提9-11的事,你看他这都在扯些什么?狗屁的隐私权,谁TM在乎那玩意?”
由于要忙其它事情的缘故,罗杰并没有看这场访谈的直播,而是在忙完之后看了一边重播的录像。
此时,距离肖恩-霍尔接受BBC电视台的采访已经过去了近一天的时间。
距离安迪-库尔森参加CBS的访谈节目,也已经过去了十几个小时。
对于肖恩-霍尔那边,罗杰倒是没说什么。
毕竟英国和北美虽然同出一源,但在很多事情上都有很大的差异,罗杰对那边的情况不了解,自然不会过多的评判。
不过,对于安迪-库尔森在访谈中的表现,罗杰是有些不满的。
明明只需要将【窃听门】事件和9-11事件联系在一起,就能让新闻集团承受巨大的压力,结果安迪-库尔森却是没有听从米兰达-斯特里普的吩咐,自作主张地拼命鼓吹什么隐私权。
隐私权?
自“大数据”的概念推出以来,发展到现在,人们还有“个人隐私”这东西存在吗?
恐怕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讲,社交媒体和广告公司,都比你更了解你自己。
当然,在西方国家,人们对于自己的“隐私”看的还是很重的。
只不过和“隐私权”相比,揭开9-11这块巨大的伤疤,无疑是更能引发北美人的愤怒。
只不过,看上去,来自英国的新闻主管先生,似乎并不能正确地理解这一点。
“问题不大,你也别生气了。”
卢西恩-格兰奇劝说了几句,拿出手机翻了片刻,递到罗杰眼前,说道:“看看这个,白宫今天早上已经发布了正式的通告,要求FBI立即接手这起案件,并在最短的时间内给出调查结果。”
现在的白宫,还是在北美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的主导之下。
总体上来说,黑炭的立场相对偏左,但在拉拢右派的支持上也是不遗余力。
——这是白宫十分矛盾的一点,既要在左派和右派之间做出一个选择,但又不能完全放弃另一边的选票。
具体表现在这件事上,第一时间发声,表明立场,来争取右派的好感,就是很明显的体现。
“看来我们的钱没有白花。”
罗杰笑着调侃了一句。
在观海总统竞选的过程中,【量子娱乐】可是提供了不少的竞选资金。
在花了钱之后,几年的时间里,【量子娱乐】都没有对对方提出过太多的要求。
所以,当安妮通过代理人找上门,要求观海总统兑现在竞选前的“承诺”时,对方只是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下来。
毕竟,【量子娱乐】所提的要求,表达出严惩新闻集团的态度,这一点,并不算是违背白宫的立场。
这是新闻集团自己做得太过分了,让人抓住了把柄,即便是白宫里的那位想要伸出援助之手都没有办法。
更不要说,双方之间基本上没有任何的关系。
——和其它的顶级巨头不同,作为一家传媒集团,新闻集团极少参与到驴象两党的博弈当中去,秉持一个中立的态度。
甚至于,为了做到“绝对中立”,他们连竞选年都很少参与,不但不会两面下注提供资金,在播放和竞选有关的节目时,还要尽量地一碗水端平。
播放了一次驴党候选人的竞选演讲,就必须要再将象党的候选人请到节目中来做一番宣传。
这种绝对的中立,让新闻集团成功地避免了驴象之争,但在遇到事情的时候,却也无法从“官方”层面获取任何的帮助。
当然,作为一家顶级巨头,新闻集团在“官方”的可用资源还是有很多的,甚至包括观海总统幕僚团队当中,就有亲近新闻集团的人。
只不过,在【窃听门】这样,是非分明,根本没有办法洗白,而且又影响力惊人的大事方面,那些与新闻集团亲近的官员连避嫌都来不及,哪还会主动上去帮忙?
至于说新闻集团的另一个助力,华尔街,这个时候感受到的,更多的是愤怒。
在公开的“窃听名单”中,包含了几家华尔街公司的高层。
虽然在诸如高盛这样的巨头面前,那几家市值几亿美元的证券公司都只是小角色,不值一提。
但要知道,这仅仅只是公开的信息。
那没有公开的呢?
自己,会不会也在新闻集团的窃听名单上?
华尔街从来都不是什么干净的地方,若是自己的某些秘密,被新闻集团掌握……
仅仅只是这个猜测,就让华尔街的巨头们对新闻集团升起了强烈的忌惮。
帮助新闻集团?
那根本不可能。
这些家伙,巴不得新闻集团赶紧去死一死才好。
只要新闻集团倒下,就算他们手中掌握着自己的一些黑料,那也没关系了。
当然,以华尔街巨头们一贯谨慎的作风,在看清楚局势之前,绝对不会主动跳出来做什么。
万一新闻集团有什么足以翻盘的底牌,到时候还能示好一番。
但若是新闻集团无法翻转局面,等待他们的,就不会是什么让人愉快的消息了。
“我们现在该准备下一步了。【窃听事件】刚刚爆发,影响力还在扩散之中,我们必须第一时间把这件事炒作起来,让全世界都知道。”
卢西恩-格兰奇提醒道:“新闻集团毕竟成立了这么多年,底蕴很深,如果不能在他们反应过来之间就把事情闹得足够大,说不定就会被他们翻盘。”
顿了顿,卢西恩-格兰奇又是继续强调道:“还有,我们还得趁着新闻集团自顾不暇,尽快搞定环球,落袋为安。”
“确实是这样。”
罗杰想了想,说道:“这样好了,我留在北美,盯着这边的情况。你去一趟欧洲,和维旺迪的人谈谈。在失去了新闻集团这个买家之后,想必维旺迪的心理预期会降低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