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4jz2超棒的言情小說 大數據修仙 愛下-第兩千一百八十七章 我是少主?分享-maj9e

大數據修仙
小說推薦大數據修仙
冯君真的这么容易地离开了禁地?这么想的人,还真的大错特错了。
在这一个多小时的逗留时间里,他跟大佬探讨了一下,能不能使用视觉欺骗手段,瞒过禁地里的元婴树妖,给出一个正在离开的假象,但真实情况是……离开得很慢。
这种弱化自身存在的手段,颐玦真仙就使出来过,效果非常不错,不过那终究是在人群里装个小透明,而现在他想做的是在原野中弱化存在,尤其是对方还有两名真仙。
真仙肯定比金丹真人更难欺骗,他有点担心大佬能不能做到——实在是这禁区外的五千里隔离带,真的太宽了一点,他又不敢随便动用足迹,也不想从虚空进入。
“装透明?呵呵,”大佬不屑地笑一笑,“你若是知道……算了,懒得多说了,我能做到。”
所以禁地里的修者看到他离开,两名元婴树妖几息之后就转移了注意力——其实禁地周边,还很有几个没有离开的修者,它俩也没兴趣再关注冯君。
在那些金丹修者眼里,冯君迅疾地向远处飞去,虽然是离开的时间晚了点,但还是听得进去劝的,无非是想打点擦边球,指望在这里发现一些好植株——这也见怪不怪了。
不多时,天就黑了下来,被认为已经离开的冯君,却是转身慢悠悠地飞向禁地。
他是贴地飞行,距离地面不足一米,时速也不快,不到两百里,因为换穿了紧身衣,连带起的风声都没有。
这是大佬要求他的——不要瞬闪,不要奔跑,就这么慢悠悠地飞,“只有在这种状态下,才能保证不惊动那两株元婴树妖……你要有耐心,别着急。”
“我可有耐心了,不着急,”冯君更在意的是,“这可是灵木道的禁地,你确信一定能让我悄无声息地进入阵法?”
“我敢提这个建议,当然就敢保证了,”大佬有点不耐烦,“你弄走了那一株柳树元婴,这个阵法其实就有点不平衡了,他们只是修补了一下,那就更糟糕了。”
“现在的阵法,那就是一个笑话,漏洞百出,有我遮蔽,出尘期都进得去。”
冯君有点不太相信,少不得又问一句,“上一次进阵法,你可没这么有把握,甚至还惊醒了所有人……就是得到天香果那一次。”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大佬有点恼了,“那时我什么状态,现在什么状态?”
他俩一边用神识沟通,一边就接近了大阵,在大佬的指点下,冯君非常轻松地进了禁地,竟然没有惊动任何人和树。
禁地有百万里方圆大小,但也只是听起来大,仔细想一想,无非是长宽各一千里的一片土地,养活三株元婴树妖和几十株金丹树妖不难。
不过考虑到还要试验术法和灵木的战阵配合,再加上灵木培植,这地方真不能算大。
既然已经进来了,冯君就悄无声息地前行,直到找到了一块方圆万里的苗圃。
这苗圃里培植的全是幼小的灵木,而且是没有超过出尘期的,感知能力极差,而这禁地里,又没有谁会伤害它们,它们成长得无忧无虑。
冯君拿出了“逆天之物测试阵法”,再次感知窥天镜的存在,然后锁定了一个方向。
他收起阵法,刚要付诸行动,只觉得周围的空间一滞,身体也变得沉重了起来。
他大惊之下,才要默念退出,一道意识传了过来,“见过少主!”
“少少少少……少主?”冯君觉得自己可能陷入了某种幻像中,他强自挣扎,“退……”
“冯山主且慢!”他的识海里猛地一震,一股神念蓦地荡漾开来,直震得他头晕眼花,那个“出”字竟然死活凝练不出来。
“前辈,你太过分了!”冯君的心里,生出了无穷无尽的懊恼……我努力保护你,不受拉善盟那位神秘存在的干扰,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
大佬似乎感觉到了他的情绪,又传过一段意念来,“也许是我家一个小辈,你放心,若是你被困走不脱,我身死道消也保你安然无恙。”
这么说还差不多……冯君暗暗松了一口气,虽然大佬平时做事不是特别着调,又爱夸夸其谈,但是本性上讲,不是一只坏的阴魂。
当然,他并不是很相信,苟得出奇的大佬有“身死道消”的勇气,但是它有这个态度就好,只要有这么一点点倾向,他又有一点点脱身的手段,两者相加……我估计挂不了!
所以他强自镇定,“如果我现在就要走呢?”
“那我就破开禁锁,”大佬毫不犹豫地回答,而且还相当臭屁,“呵呵,这小小的禁锁……你不会以为真能难得住我吧?”
其实它也是在硬撑着,搁给它全盛的时期,这小小的禁锁扫一眼就破掉了,都不用第二眼,但是现在想要破除……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那好吧,我再信你一次,冯君的神念稍微稳定了一点,基本上可以抬腿走人了,但是他的好奇心起来了:我是谁家的少主呢?
本来以为是废柴逆袭流,现在竟然成了真命天子流……感觉有个作者家里的刀片歉收了。
就在这时,大佬的意识外放,“吴家的小辈,还是童家的小辈?”
下一刻,一名绿衫女子凭空地出现在冯君面前,人身鸟头,她抬手一拱,长长的尖嘴抖动,发出的却是神念,“见过韩家前辈,敢问韩祖师可好?”
“原来是童家的,”大佬的意念也散放了出来,“韩祖师我无缘得见,我要从此间取走一物,你是否打算阻拦?”
“不敢,”绿衫女子又是深施一礼,“只是惊见祖师一脉的幻像,贸然上前问候一声,实在……实在是惶恐。”
“你倒是眼尖,”大佬冷哼一声,“合欢也有幻像,你确认不是它所为?”
冯君听到这里,才反应过来,这是……这是那棵梧桐树妖?
“合欢还不足以迷惑我,”绿衫女子傲然回答,“能令我产生疑惑的,只能是韩祖师的幻像,长者是祖师一脉,还请取了东西,速速离开。”
“呵呵,”大佬轻笑一声,“你在赶我走吗?”
“不敢,”绿衣鸟头的女子恭敬地回答,“只要韩前辈愿意,可以留在灵木道,只不过……这一道对灵木不是特别友好,当然,韩前辈不是灵木,无须考虑这一点。”
这特么……到底是什么关系呀?冯君听得有点懵懂,大佬说了,梧桐是他家的,但是这个绿衣小姐姐说,大佬不是灵木……人和人相处,能单纯一点吗?
“这些都是枝节末梢,”大佬非常干脆地表示,“看来你不太高兴我拿走东西?”
“当然不是,”绿衫女子毫不犹豫地回答,“我已经压制住了合欢那厮的气势,它并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你们想做什么……随便!”
冯君见大佬跟对方攀上关系了,就不想再耽搁了,“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嗯,”大佬有气无力地哼一声,今天被人看破根脚了,它心里……也不是单纯的不爽,总是有点百感交集吧,“童道友,咱们这样的交情,如果再出意外,就不要怪我了。”
“没有意外,”绿衣女子很干脆地摇头,“铁骨的事情,我知道得很多,只不过事关因果,不好多说……我真不知道,当初他是算计韩家少主,否则定不让他如愿。”
“童真仙,你可能搞错了,”冯君干咳两声,出声发话,“我不是什么韩家少主,只是跟韩前辈有些交情罢了,所以你无须愧疚……反正此前我也不认识你。”
这个时候,他如果假扮一下韩家少主,估计大佬也不会戳破,没准还会有什么意外的收获,不过何必呢?
然而他的自尊心不允许他这么做,而且好处……那哪里是随便能蹭的?要承担因果的。
再然后,他拿着手机一路划拉,一路就找到了一处硕大的洞府。
冯君不是第一次见到元婴洞府,但是守中和颐玦真仙的洞府,都是在半山腰,洞府在其中,外观上看起来没有多么震撼。
这处洞府却是不同,高有二十多丈,宽有百丈,哪怕周围到处都是参天的大树,也显得庞大巍峨,让人忍不住心生敬仰。
冯君就信步走在丛林中,也不知道大佬是怎么做到的,虽然旁边的灵木级别也不算多,硬是对他没有任何反应。
洞府外面有一道围墙,也有阵法保护,甚至还有两棵金丹初阶的食人树,不过冯君依然很自如地翻过了围墙,虽然没有走门,但是也未曾遇到任何的阻拦。
他有点意外,“元婴洞府的防御这么低吗?”
“级别没有提到最高,”大佬很随意地回答,“外面的防护这么厉害,还有这么多树妖,你觉得他需要设置很高等级吗?”
“你的庄园也有很强的防护大阵,大阵里还有很强的防御阵吗?”
冯君点点头,“有倒是有,但是平常确实不开。”
紧接着,大佬的意念变得有点幸灾乐祸,“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洞府的禁制非常强。”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