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uzu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線上看-第三百三十一章 仙神之梯與閣樓之人(一更!)讀書-o89bl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小說推薦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藏经阁,只是一个并不高大的木质阁楼。
除了所处的区域,显得颇为幽静一些,与其他的建筑并没有什么区别。
在当前电子阅读逐渐盛行的时代,由诸多纤维构建而成的薄纸似乎已然逐渐隐没。
唯有泛黄的书页,在宁静中默默诠释着属于过去的故事。
“吱……呀……”
似乎是轴承有些生涩,当易春推开藏经阁大门的时候,木门发出了令人牙酸的尖锐声音。
或许是不甚通风,当易春走进去之后,能嗅到一股浓烈的由纸张和油墨搅合起来的浓烈气息。
书是有味道的,尤其是在它们的数量堆叠起来之后。
寻常这里,是有专门的道人负责清理的。
但易春来的时候,并没有看见有其他的道人在。
易春若有所思地盯着,悬挂在第一楼大厅正中的木质牌匾。
他恍惚从上面,嗅到了一抹晦涩的气息。
不过,易春并没有深究。
这个世界所独有超凡文明的底蕴,并不比其他或许更为庞大的世界要浅薄多少。
只是,现在似乎由于曾经的某些原因,它变得割裂了。
这对于凡物而言,或许是好事。
作为经历了数次超凡世界战争的存在,易春是这么觉得的。
比起科技时代,炮火犁地的震撼。
超凡世界的战争,或许不会比那更为辉煌壮阔。
但有时候,会更为残忍、血腥和阴毒。
尤其是,对于没有任何反抗之力的平民而言。
一次邪恶的祭祀,或许就能够造成数以万次的生灵悄然无息的死去。
当然,这种差异有时候会交叉、重叠。
力量绝非支配一切的要素,但它在通常情况下能够作为一种稳定和自由的坚实保障。
顶楼吗……
易春四处找了找,整个藏经阁的一楼放置着大量书籍。
有些书籍的封面有潦草的笔法写着一些文字,易春也看不太懂。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算是一种形式上的加密手段了。
在大厅的东侧,易春找到了一个向上的木质楼梯。
楼梯并不甚宽敞,而且易春踩在上面发出的巨大声响,总让他有些变化成月枭飞上去的冲动。
不过,或许是贴在楼梯两侧墙壁上的密集图像影响,又或是其他某些原因。
总之,易春还是尽量保持着人类的形态。
值得一提的是,这两侧楼梯墙壁上的图像很有特色。
在看到某些庞大的、散发着恐怖气息的巨大身影形象时,易春还以为是对于某些西方巨人类怪物的描写。
但很快,在其中充满了东方特色风格的细节描绘中,易春明白了它们的身份。
门神?
亦或是四大天王?
易春的脚步瞬间顿了顿。
他对于这个世界的相关神话传说,仅限于当前流传的一部分书籍和余行、游客偶然会看的视频之类。
而且,关于书籍,易春也并未详读。
无论是哪个世界,从冗长而杂糅的神话传说中分析出属于历史的真相。
都是一件极其繁杂,并且需要足够专业性功底的事情。
所以,易春对此的相关概念,也与常人无关。
在他的印象中,这片土地的相关仙神,总是慈眉善目,亦或是突然在书中呈现出属于凡物陷入浓烈欲望的丑恶嘴脸。
充满了人形的伦理与纠缠,似乎全然没有凌驾于万物之上,支配万千生灵命运的冰冷。
现在看来,似乎他的认知有些偏差了。
易春看着宛如魔神一般的巨神画像。
这或许更为接近,这位真实存在的巨神形象。
文字所真实描绘的景象,显然在凡物的相关认知差异中被扭曲了。
倒是有趣……
易春将目光从那充满了压迫感的巨神图像上挪开。
他发现,在这个楼梯两侧的墙壁上都贴满了密密麻麻的神像图画。
有如同他之前所看到的巨神,也有一些他印象中慈眉善目的仙神形象。
而随着易春的移动,当他即将走到顶楼的时候。
他看到了一只猴子的画像……
“这就是那位?”
作为这个世界极具代表性的神话传说人物,易春自然不会不知晓这只欲与天齐的猴子。
易春阅读这些撰写的神话传说中,更倾向于阅读让他有认可感的仙神故事。
他所化身的这位真君是一位,而这只猴子则是另外一位。
易春看着眼前即便坐于佛台,身披袈裟,但脸上仍然透露出几丝桀骜的猴子画像。
可以想象,但它尚未披上这身袈裟的时候,是一个怎样肆意且张狂的模样。
易春看了这幅画许久。
最终,他还是走向了顶楼。
这个时候,易春发现上面似乎已经有一个人早已坐在那里。
从易春上来的角度去看,只能瞧见他的背影。
那应是一个道人,也许就是之前他没见到的、负责图书馆清理的那位道人?
易春瞥了他一眼,也没有太多在意。
随后,易春开始环视整个顶楼,找起关于斡旋造化的书籍。
可能是出于考校他的原因,一道人并未亲自传授于他,而且关于书籍的位置也只是模糊提了一句藏书阁顶楼。
而当易春开始认真寻觅书籍的时候,他才发现一个问题:
尽管整个顶楼,似乎摆满了书籍。
但就像他得了近视眼一般,那些明明清晰写着文字的书籍却变得模糊不清。
他知道那上面写着文字,却怎么也看不清上面写了什么。
幻术?阵法?
亦或是其他什么诅咒?
易春凝了凝神,他运转着体内的法力。
却感觉运转顺畅,甚至没有丝毫凝滞的感觉。
“很久了……”
突然,原本盘坐在书堆中的那人开口说道。
他的声音有些奇怪,似乎有些莫名的尖锐味道在里面。
易春凝视着他,并没有什么其他举动。
“我还记得,在此之前,是某个与我同姓的小道上来过。”
那人缓缓晃动了身体,仿佛许久没有动弹一般。
即便是那样的活动,都透露出几丝生锈的感觉。
随后,他缓缓转过身。
顶楼幽暗的环境下,易春看到了两抹一闪而逝的金光……
“原来是你……”
那人凝视了易春许久,然后忽而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