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zphd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靈魂訂造師 txt-第584章 子母陰陽斧看書-nsei4

靈魂訂造師
小說推薦靈魂訂造師
迎面而来的一股威压,令童大斧如坠地狱,下意识地掏出了那把得自刘国的神兵——童大斧将其命名为子母阴阳斧,由刘国神兵做斧柄,本命法宝做斧身,自从开战以来还从未用过呢……
本来童大斧是打算等真的遇到硬茬子了,便掏出这子母阴阳斧来一记狠的——从八方湖出发之前,童大斧已经将这法宝炼到十分,不仅一斧子下去能劈出八座湖的力道和范围,更是能拆解成双斧一攻一守,端的厉害。
作为从刘国宝箱中得到神兵的五人之一,童大斧不可谓不用心——荆天心拿了百剑都没当回事,也只是将其炼入了剑湖弟子的身体;路荡则把他的烧火棍融入了八方湖的巨人之阵,所以也并未发挥其全部的威力。
至于林红缨吞下白骨破境入欢喜,多了一重性命,燕姬获得九箭,如今已射其三……也就只有童大斧的子母阴阳斧还没露过真身。
童大斧也没想到,这次正面遇上了安心大仙,被他身上的剑意一激,就一下子失了方寸——这帮练剑的真的是神烦,且这安心大仙身上……似乎还有种尸身血海里走出来的味道?到底曾经杀过多少人?
说来也不意外,当今的修家之战大部分都是小打小闹,这次乘鹤楼和九里坡、八方湖的仙战已经算得上是规模宏大,更别提像是荡妖之战那般的大场面了,所以童大斧手足失措也是情有可原。
当然了,以童大斧当年荡妖之战时的境界……要是敢去参战的话,今天可能连命都没了;八方湖的八位湖主之中,也不会有他童大斧这号人物。
话说童大斧掏出大斧,屈南生不以为意,动作丝毫不停,就那么双指直直地指向斧主的眉心——看那动势,吴比仿佛看见了老屈已经在童大斧的额头上刺出了一个血洞。
“叮”地一声轻响,斧主无恙,倒是剑罩陡然扩散,轻飘飘地推开了童大斧身边的匪友和燕姬他们,留出了一大片空地;紧接着,童大斧感觉面前一行人所有的杀意都落到了自己身上,当即抬斧下劈、反守为攻,同时口中高声叫嚷起来。
“孩儿们结阵迎敌!不然如何向刀主交待?要是放他们过去了,咱们谁也活不了!”童大斧一边叫斧钺湖的匪友们群起而攻,一边也叫燕姬不能作壁上观,“挽月湖的!你们身负殿后之责!到底还要放多少人过来!?”
吴比为童大斧喊的这两句暗自点赞,心说这童家兄弟可是一个都不傻——童大斧两句话各打人心七寸,拖得两伙人马不得不与他并肩作战;童大锤听到自己声音的时候,也是当机立断逃离了步真大殿,不与自己过多纠缠……
如今童大斧发了话,此地难免变成混战之局,反倒是会耽误不少时间——都怪老屈出手太果断,完全不给自己斡旋之机……
吴比一边想着,一边打开魂导光环,准备见识一下斧钺湖和挽月湖真正的战斗力;许何却还是嘴角带笑,似乎与吴比的看法并不相同;狐来则是完全没有做好战斗准备,听童大斧的声音震耳欲聋,下意识地便拉着皕枯往吴比的身边跑。
“轰!”屈南生剑罩大开,挡了童大斧这一记后也不说话,而是剑罩分成千万缕,如同刺猬一般指向了扑上来的八方湖匪友。
怎奈童大斧这一下声势浩大,给了匪友们一种颇占上风的错觉,便有些本就怕安心大仙抢宝的匪友趁势而袭击,大踏步突前……
吴比当然知道屈南生不会有事——且不说自己的魂导光环效果,单单是屈南生的剑罩,就有足够抵挡荆天心加上荒木沙罗的实力,又怎么会被百余个匪友攻破?
于是在“比试成立”的信息弹出的同时,吴比只用心提防此地的另一位湖主燕姬,看着她背后别着的一根六节鞭……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换过了兵器。
“待我杀了刀主路荡,就没人可以怪责你们了?”屈南生抬起双指挡住童大斧的一击,恰到好处地从天灵盖顺势抽出一把虚剑,轻轻一拨……
这一拨,拨开了童大斧的全力一击,拨开了八方湖整座大湖的重量,也拨动了那千百缕剑柱……瞬间便将那些冲得突前的匪友们刺死!
有些运气好的匪友,与剑柱只有一厘之差逃过一死,此时再看眼前那又尖锐又模糊的虚影,均是不敢再踏前一步;再想想安心大仙刚才说的……好像的确只要路荡死了,自己就不用随随便便送死了?
要是刀主路荡死了的话,那谁又有权力说自己有渎职之罪?
于是匪友们停步于此,在给了吴比无数胜利点的同时,等待此间两位湖主的决择。
“待我斩了此头,就没人可以对着你们吆五喝六了?”屈南生剑指再起,指向童大斧,又是一问问得匪友们浮想联翩——当初跟了斧主,入了八方湖,也不就是因为活不下去了,想找个大树乘乘凉、快活快活,现在再看的话……此枝真的可依?
路荡不见影踪,前面几湖人马连活色生香阵都破不掉,全是交了过路费走的;可后来的安心大仙不仅收服了宠姬,还放话要杀路荡……
那是否说明……安心大仙才是真正的归宿?
这厢匪友们动摇着,那厢童大斧的眼神突然变得犀利,双掌一分,子母阴阳现——一斧挡着屈南生的剑指,另一斧隔空甩至,带起一蓬金光,金光之后还有一道暗影……
此刻此刻,童大斧也来不及再呼喝匪友帮忙,知道终归还是要露点实力出来,不然压根也无法服众——从安心大仙现身以来,手下们就不断被这凌云社干扰,自然是杀了干净。
可童大斧没想到拖着拖着,这个千斤重担会被拖到自己身上来——早知如此,当初死命也应该劝路荡在结阵之时便除掉他们了……
童大斧想归想,可也没耽误他施法——所谓子母阴阳斧,即是一招出后看似远攻,实为近战。
待那金光袭至安心大仙身前,童大斧瞬间便可将自己扯得过去,不仅躲避开了屈南生的一指,更能全力破剑罩,连同安心大仙及其手下大卸八块……
果然,屈南生这一指似乎动了全力,轰然打上了斧主挡在面前的假斧;与此同时,燕姬竟然也是突然出箭,拉了一条金线射到了童大斧的神兵之上……
吴比完全没想到最后反而是燕姬在帮童大斧一道迎敌,诧异地望向这女将军,却似在她眼中同时看到了绝然与无奈两种情绪。
那眼神像是在说:吾乃挽月湖主,我必须这么做。
于是觐见厅中金光大作,燕姬的一箭为童大斧赋予新力——童大斧见状大喜过望,心神一动,与金光合而为一,摧枯拉朽地劈开了正前方的剑罩,八湖之力合一,直劈安心大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