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0qnz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笔趣-第三百七十一章暗流涌動推薦-sxqfq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
是夜!
月色高悬,家宅安宁。
放了辣椒面的烤牛排是令生孩子大计夭折的罪魁祸首,源于柳大少龇牙咧嘴的模样,女皇终于是放弃了今天的子嗣大业。
明天嘛!
明天的事情谁又说的准呢!
柳明志沐浴更衣之后,将女皇带到了齐韵哪里暂时小憩了起来,自己则是回到书房继续自己的事情。
私事虽然没办法,女皇又想谈及此次孤身一人前来颍州的正事。
然而却被柳明志给找了个借口给送到了齐韵的那里,因为柳明志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置。
比如京城之事。
站在窗边打了几个手势,柳明志坐回了椅子之上,一阵香风传入书房之中,令柳明志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喷嚏!
直起身子坐了下来,柳大少望着不知何时飞落进来,身段妖娆多姿,眼神妩媚犹如藏着一汪春水的朱雀柳明志悻悻的揉了揉鼻子。
“身上弄那么多香料干什么?生怕别人嗅不到你的踪迹?”
朱雀委屈的看着柳大少,坐到柳大少对面双手环胸,一副弱不禁风的娇柔姿态。
“人家刚办完事情回来还没来得及沐浴少爷你就召见我了,怪的着我吗?要怪也是少爷你自己不会掐好时辰才是!”
“好好好,你说什么便是什么,本少爷让你派人盯着京城的情况,尤其是陛下的施政之事更是重中之重,这段时间的情报呢?”
朱雀慵懒的从袖口取出一叠沾染了香味的宣纸递到了柳大少面前。
“呐!都在这里了!请少爷过目!”
柳明志接过宣纸活动了一下肩膀:“不累的话就帮少爷揉揉肩捶捶背,这段时间终日骑马征战,手臂高高的擎着,早就酸疼难耐了!”
“好,雀儿给你揉揉肩捶捶背,雀儿最近从一青楼姐妹那里学来了一招新手段,揉肩不止可以用手哦,少爷要不要试试呢?”
朱雀在耳边娇媚婉转的声音令柳明志心头一热,急忙摇摇头将心神放在了情报之上。
“好好的捶背,再敢用魅功诱惑少爷,我饶不了你!”
朱雀本来还想继续挑逗柳大少,问柳大少是哪个饶不了自己,不过听着柳大少说话的语气,朱雀打消了念头。
她从柳大少的语气中感受到了少爷现在没有开玩笑的心思,急忙抬起纤纤玉指帮柳大少揉捏起肩膀来。
灯火闪烁,夜半三更,柳明志终于看完了手中的所有情报。
抬手揉了揉眉头:“陛下的施政方阵完全是按照我的教导所来,并没有任何问题啊!”
“朱雀!”
“少爷你说!”
“京城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看了一下这些情报的日子,最新一封情报好像都一月前的情报了吧!”
“不知道!”
柳明志眉头一凝,仰头望着神色低沉的朱雀:“不知道,你主管情报之事,怎么会不知道这些?”
“少爷,怪不得雀儿,如今战事连连闹得人心惶惶,不少人头疲于奔命,哪有时间听你打探消息啊!”
“纵然如此,战事也只在我北疆二十七府之内,怎么会波及到京城这种地方。”
“是波及不到京城,可是各个城门紧闭,道路闭塞,没有皇宫的手令弟兄们根本进不了车,咱们是密探,总不能光明正大的去官府报备身份吧!”
“消息传不过来,雀儿能怎么办!”
“京城的弟兄就不会鹰隼,金雕传书吗?”
朱雀凑到柳明志耳边轻声的嘀咕了起来,片刻之后才起身委屈的看着柳大少。
“不是朱雀不努力,而是朱雀现在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柳明志目光深邃的依靠在椅子上:“有这种事?”
“嗯!给雀儿一万个胆子雀儿也不敢欺骗少爷您呢!”
“弟兄们肯定是查到了什么,但是不敢再用金雕传书了,现在京城出了什么事情,除了京城的人知道。”
“陛下迎娶的皇后可是成州总督任文越的女儿!”
“对,正是任文越的女儿,关于事情的具体情报还不清楚,只知道是礼部,宗人府主持的选后之事,陛下亲自挑选的皇后娘娘任清蕊。”
“任文越!任清蕊!”
柳明志呢喃了两句取出一张纸铺在桌案上,提笔书写了起来。
片刻之后柳明志取出王印在宣纸上盖了一下,收起王印将宣纸递给了朱雀。
“将这封通关令交给可靠的人手,让他带领弟兄持此令出了北疆二十七府之后一路直奔成州!”
“把这位国丈任文越,皇后娘娘任清蕊的所有过往调查清楚。”
“是,朱雀明白了!”
“你先回去吧,尽力将京城的事情搞清楚,及时通知我!”
朱雀不情愿的点点头,哦了一声,收起宣纸朝着窗外飞跃而去。
柳明志再次站在窗前比划了一个手势,一股寒气逼人的感觉袭来,凌阳这个大冰块动作轻盈的飞入了书房之中。
“三月前,你率领大军出了京城半月之后,陛下选中成州总督任文越之女任清蕊,立为皇后!”
“其后,陛下自成亲之后一直与皇后恩爱有加,却并未荒废朝事,一直处理的井井有条。”
“后来呢?京城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三十万新兵为何没有动静?户部又出了什么乱子,春税都上交国库两个月了,为了我北疆竟然能出现在粮草紧缺的事情?”
凌阳冷冷的摇摇头:“消息闭塞,不清楚!”
柳明志脸色阴沉的锤了一下桌子:“又是消息闭塞,陛下立后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任文越此人如何?任清蕊此女心性如何,是否有一国之母的仪态也不清楚!”
“这半年来京城到底是怎么了?”
“你们两司密探不知道,我们北疆一大帮子手握重兵的实权将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妈了个巴子的,大决战越来越近,根本抽身不出来回京,否则老子非得亲自回去看看,到底是什么牛鬼蛇神将京城搞成了这个样子!”
凌阳沉吟了一会:“要不要先跟伯父联系一下,让他吩咐柳叶帮忙调查一下此事!”
“柳叶成立多年,实力盘根错节,比咱们强得多!
“而且伯父银子多,打探起消息来也更加方便快捷。”
“只要是钱能解决的事情,对他来说都不是事情。”
“或许伯父能帮助咱们解惑一下!”
柳明志犹豫了一下,无奈的点点头。
“试试吧,看看老头子能不能弄清楚京城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
“我现在心里非常的不踏实,京城那边我还不担心,有我在,谁也翻不起风浪!”
“我现在更担心的是后续的粮草问题,一旦粮草出现了问题,那可就真的要出乱子了!”
“合并之后可是上百万大军呢,没有国库支持,仅仅靠北疆二十七府眼下的实力是养不动的。”
“先去调查吧,护国候那边想必也该出手了!”
“等有了消息再说吧,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
“好!走了!”
凌阳简短的留下了三个字之后便飘飞了出去,眨眼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柳明志幽幽的叹息了一声,仰望着天上的月色心乱如麻。
明明形式一片大好,只要援兵一到,便可举兵反攻。
可是自己为何隐隐的有些不安,总感觉有些暗流涌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