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0k9o熱門都市小說 無限之次元幻想討論-第129章分享-se7g6

無限之次元幻想
小說推薦無限之次元幻想
“桶子啊,我感觉电话微波炉是打开命运石之门的钥匙,你怎么看?”林潇说。
“从那个命运什么的开始,就有些意义不明了。”桶子说。
抵达五层的提示音响起。
轻微的加速感消失,电梯门慢慢打开,走出电梯的同时和人撞在了一起。
林潇赶紧抓住对方的肩膀。
“对不起。”
“啊?”
“是你,助手。”
林潇非常有印象,按道理她英爱被人捅了。
林潇大吃一惊,瞬间全身汗毛倒竖,联一根手指都无法动弹,盯着这名少女的脸,那张端庄的面庞桑消失见到过。
“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助手一脸可以的要后退。
但是林潇没有放开她,反而更用力了。
“你应该死了才对,为什么会在这里?”林潇说。
“而且。”
“一副一点血祭都没有,而且似乎没有受伤。”
那么大的出血量,应该重伤。
“喂,你防守。”
助手推开自已,境界的盯着自已。
“你干什么?”
“原来你没事情,伤势没问题吧?不可能,助手应该受伤了。”
“你还在说这个。”
“还在说是什么意思?”林潇说。
因为你是一周前也从手机发了这邮件?“怎么可能我看到助手被杀是在仅仅三个小时前。”
“你们来个可不可以不要随便诅咒我,我还活的好好的。”助手说。
“这么说来,那短信股那件很奇怪,发短信的时间显示是一星期后,也就是说从未来发来的短信。”
“未来发来的?”助手说。
“桶子你是是不是子啊网上看了奇怪的王章,从你口中蹦出肺科雪菜不是我记得发件人气是一周后,我想想对,28号。
不就是今天。”
桶子急忙操作手机给自已
确实有一条是自已发送给桶子的。
收件时间是7月21,发件时间是7月28,一共三份。
第一封是助手,第二封是被捅,第三封不知道死了没有。
为什么自已会这样。
自已明明发的是连贯的内容。
“这就是我三小时前发给桶子的短信。”
那封邮件时长文,自已没有分段。
“真是让人感兴趣呢。”
不知道为何助手凑过来,在旁边严肃的看着手机。
对了邮件无关紧要,更重要的是这个家伙爱生机勃勃。
这是幻觉吗?
林潇可不相信那种非科学的刑法,毕竟自已是疯狂的科学家。
林潇看着助手,之间碰到发丝,是真是存在。
“有实体的感觉。”
“看来是幽灵的想法是我多虑了。”林潇说。
“林潇,这样不好吧?”桶子说。
是这轻轻拍了拍助手的脸,实体不会这样。
“喂。”
最开始说转上她,自已却在怀疑这个,足以证明自已多么混乱。
那么在广播馆看到的是什么。难道这一连串都是幻觉。
对了,助手的身上有没有伤口。
林潇想要慢慢聊起她的衣服。
“你这个家伙想要被送去监狱吗。”
‘我是想知道真相。’
林潇直直回瞪了林潇。
“你这个变天,做死吗。”
自已的手被她拍咯。
“路易斯的名台词。”
林潇说:‘我确实看到了。’
“难道你刚才看到了我的。”
助手满脸通红。
“你这个低能,不是这个。”林潇说。
“今天中午助手在博世发布会以后,被人捅倒在地上。
“林潇,你在说什么呢,博士的发布会不是终止了吗?”
“中止?”
“是啊,因为人造卫星的坠落。”
对话衔接不上,又来了,这种感觉,仔细回想一下,亲眼目睹人群消失以后。
自已似乎卷入了这件事情,这也是机关的阴谋吗?
“我说你啊。”助手说。
“我的名字叫做凤凰园凶真。”
“不对哦,我拿权不对欧了。”桶子说。
“刚才那番话,希望你可以详细讲解一下。”好像理解自已不是在说谎。
但是自已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这个时候,楼层身处有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探出头来。
“诸侯小姐,差不多时间到了,可以开始了。”
助手朝自已瞥了一眼,朝着会议室开始。
‘林潇,总之我们过去吧。’
‘去哪儿?’
“不是来听课的吗?”桶子说。
“啊,是这么回事。”
也就是说助手也是来听课的。
林潇的猜测只有一半,天才受案不是来听课的。
“今天大家能够来听我这年轻人的客,非常感谢。”
原来是来讲课的,根据桶子情报前几天他才18虽。
了解助手是看桶子拿来的杂志。
她是来这里六学,林潇才回想起来。
“我第一次主持这样的讲座,有些紧张,如果讲都不好,希望大家不要见怪。”
这个时候助手投来尖锐的神情。
在官博馆被她搭话也是如此,现在的助手在别人面前披着羊皮,实际上性格十分强势。
这次主办方希望我以时间机器为主题作为报告,说实话这不是我的专业。
时间机器。
“首先我呀偶先盖棺定论,时间机器是一种愚蠢的设想。”
“我反对。”林潇说。
“唉?”面对这个发言,不仅仅台下的听众都大吃一惊,助手也是一样。
但是林潇不准备这样说。
“你断定时间机器无法制造,言之过激。”
‘林潇,你这乱来的。’
身边的桶子悄悄做了个经历。
想要将自已请出去的工作人员来了。
“好吧,没事情用天龙的形式来进行下去也更有气氛。
助手的话让自已免遭阴暗
听着她的语气也发表没有八方。
“不过在那之前听我僵化说话。”
“迄今为止世界上很多科学家,都提出有关时间旅行的力量,其中光是力量就有11中。
有这么多理论?
由此认定是自已的对手。
但是不管是哪种力量都是假设。
“在某种条件下,11种力量都会被其他理论否定。”
‘那么如果发现了第十二中力量会如何。’
“嗯?”助手说。
“这个啊,关于这点,或许就会被第十三中力量否定掉呢。”
这个丫头。见到自已通过假设对她进行强词夺理的干扰,她竟然用相同的手法来反击我。
这个女人有来把刷子。
名下你赶紧到周围的视线,看来他照耀了,自已可不想因此丢了学分。
“顺带一提,如果想要去未来时间旅行,现在马上都可以,根据爱因斯坦的相对论。”
“比如只要现在立刻前往机场,坐上飞往冲绳的飞机就行。
降落在目的地的那一刻,那个人的未来就比我前进了1秒。”
“移动速度越是接近光速,时间流逝就越缓慢,这就是相对论。”
“如果一光速奔跑24消失,就已经过去48小时,凤凰院凶者男同学。”
自可不希望这样。
“你讲的那些不是诡辩吗?”
教授阵营有人说。
的确刚才说的不是这个,没有想到一个教授反驳助手。
或者是故意想让天才少女不亏啊。
天才少女接受了反驳,普通人的话第一次肯定很难受,被教授反驳,却面无惧色,这个家伙有一色。
“那么能回到过去。”
“过去到现在马上可以实现,到了网上用望远镜眺望就行了。”
‘这也是鬼影鞭哦。’
这时一位停课的人说l“好了,刚才说的都是开场白。”
“让哦我们来思考一下,加入制作一台可以将整个身体都送往过去的还是件机器需要什么。”
“要说具有代表的,是从宇宙和冲动入手。”
“所谓宇宙是巨大质量外表是裂缝。”
“那么这些家伙一定会来到这里吗”
“可是那种东西存在吗?”
起初这助手很生硬,不过大哥是渐渐习惯到最后已经看不出是18虽,不管是刁难还是其他。
都是这样。
这些先别管了,自已青眼看到助手死了,然而她却还活着。
自已的记忆和现实不同。
不光是助手,还有真由理和桶子的对话,正因为如此。
自已必须妖想办法解决这些问题。
来神社进行辟邪,当然不认为助手是幽灵。
但是就算如此也要驱邪啊。
神社在这边很有名,这个院子一般人不知道。
“啊咧,林潇,你来了。”真由理说。
神社前,站着来个弱
一个是真由理,一个是身穿巫女服的受案。
说少女不对,琉华子是神社神官的儿子。
虽然很可爱,打扮也是男装,确实儿子。
虽然怎么看淡都是美少女,但实际上是男人。
‘林潇,你好。’
他低头心里,不管是声音和动作都很有男人味,但却是男的。
“琉华子,我给你的刀怎么了。”
林潇和这家伙很熟悉,以前她在不信天被乱拍照的人缠住的时候,自已偶然帮助了她。
从那以后熟悉了
顺带一提,真由理和琉华子是同班同学。
这件事情我是认识琉华子才知道。
面对这个问题,琉华子大吃一惊,似乎都要哭出来一样。
“那个是说妖刀五月雨是吧?”
“没错,那是Wie了控制你的力量而特别买给你的。”
‘实在秋叶原的武器库买的那一把。’
“嗯,记得是980日元。”
“真由理再说下去你会被那些家伙给抹杀掉不要乱说话。”
“唉,会被抹杀吗,林潇,谢谢你为我担心,可是那些家伙是谁。”
‘机关大人物。’
林潇无视了这个问题。
“那琉华子,你有好好使用妖刀五月雨。”
“啊,我煤炭都会做一次空挥练习。”
“用那把刀,修炼到机制,你就会被自已内心的邪恶击败。”
即便是模型到,拿在接到上还是麻烦。
所以让琉华子前往不要。
“送我这么好的礼物,我很感谢林潇你呢。”
‘我不是林潇。’
“是林潇哦。”
“对不起,林潇。”
“你明白就好,那么说暗号吧。”
‘一切都是命运石之门的选择。’琉华子说。
“是的。”林潇说。
林潇点点头,琉华子露出欣慰的微笑。
“非常感谢。”琉华子说。
太让人可爱,异步消息能着迷,但是是男人。
“真是美好的师徒关系。”真由理说;“虽然我不是腐女,但也有点脸红心跳。”
“真由理不要想这些奇怪的事情。”
‘完全同意。’
“虽然说师徒关系是事实。”
以凶真的身份就蔓延在世界上的阴谋和支配结构,以及和他们的战斗方法机密想琉华子进行了教导。
这将是通往未来的时候,中的来说刘阿胡子主动要求自已。
总而言之,这是一个很不错的徒弟。
“话说回来,真由理怎么会在这里。”
‘我是来找琉华子的。’真由理说。
‘我想让他在下个月上COS小光,那拜托都好多次了,但是都不答应。’
小光是一个动漫角色,最近很有人气。
“因为COS什么的,人家很不好意思。”琉华子说。
“可是,我觉得琉华子一定很适合哦。”真由理说。
“一定会很受欢迎的,大家一定会说这么可爱怎么可能是女孩子啊,来吧。”
振宇欧力的兴趣是制作COS,似乎是让让穿上自已的制作的衣服,非常很好。
现在真由理就在制作这根
她现在穿着巫女服,现在穿着COS不行。
“这话以后再说。”林潇说。
“对真由理来说很重要。”
“对我来说是无聊事情。”
‘说起来琉华子啊,我啦这神社不为别的。’
‘是想要麻烦你帮助我驱邪,可以吗?’林潇说。
“驱邪,是吗?”琉华子说。
“那就去找我父亲。”
“不用那么夸张,给心里安慰就好。”
所以自已CIA灭有来。
“所以将那个东西拿出来。”林潇说。
“你说那东西是什么。”
“不会对驱邪要什么妖刀,淡然是那个。”
‘嗯?’
“正式名称不直达,就是板子上有白纸,神祖拿着的东西。”
“是大福啊。”
‘林潇的说明,好像是减负教育出来的笨蛋。’
“被真由理吐槽了。”
‘是说这个,可是不知道父亲肯不肯接过来。’
“我去问下。”琉华子快步破阿辉家里。
真由理拿出怀表,看了看找个
这个怀表是真由理奶奶的遗物。
一直就想这个怀表拿着。
“那真由理接下来还要打工,先走了哦。”真由理说。
“打完工记得早点回家。”林潇说。
“嗯,放心吧。”真由理说。
“我相信你。”林潇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