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20d0火熱言情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txt-第九百八十六章 你還年輕 (更新完畢)鑒賞-omusp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
“怎么?你要出去约会?”
向南回过头来,似笑非笑地看了看覃小天。
“那倒没有。”
覃小天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嘟囔道,
“我就是问问清楚嘛,国庆王民琦不是要过来吗?要是上班的话,正好让他到公司里来玩玩。”
“国庆照常放假。”
向南看了他一眼,说道,“朱熙那边的事是他的事,跟你们没关系。”
覃小天连连点头:“哦哦哦,我知道了。”
说话间,两个人就来到了食堂里。
随着公司员工越来越多,公司食堂也已经和原来大不一样了。
一开始的时候,食堂里只有一个做饭阿姨,一张圆桌,七八个人围在一桌上吃饭。
如今,公司上上下下加起来几十号人,自然不能再这么搞了,否则的话,七八张大桌子,连摆都不知道摆哪里。
向南来到食堂,从一旁拿了一个餐盘,看了看中午的菜色,一个梅菜扣肉,一个腐竹炒肉,一个油淋青菜,外加一个西红柿鸡蛋汤,标准的三菜一汤,两荤一素,搭配得挺丰富。
打完饭后,向南拿了筷子,就端着饭菜找了一张四人位的简易餐桌坐了下来,然后便开吃了起来。
吃到一半,对面忽然坐了一个人,他抬头一看,原来是康正勇。
向南笑道:“你怎么来得这么晚?大家都快吃饱了。”
“在修复一幅古画,只剩下最后一点了,干脆先把它修复好了再说。”
康正勇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对了,老师,有个事我想跟您说一下。”
向南嚼了两下,咽下嘴里的饭菜,这才说道:“有什么事你就直接说,跟我还这么扭扭捏捏的干嘛?”
“之前我爸生病做手术不是跟老师借了一笔钱吗?这一两个月我可能还不上了。”
康正勇一脸为难,支支吾吾地说道,“因,因为,小杜说打算国庆放假到我家里去探望一下我老爸,我,我想着,手里应该留点钱比较好……”
“我之前不是跟你说了吗?这钱你什么时候还都可以,先紧着你自己用就是了。”
向南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说道,
“杜月茹决定去你家里了?这是好事啊,说明这姑娘还是挺不错的,还知道去探望你老爸,你身上多带点钱,别委屈了人家,要是钱不够,你找我要。”
“够了,够了。”
康正勇连连摇头,一脸感激地说道,“谢谢老师。”
“行了,你赶紧吃饭吧,都要凉透了。”
向南放下筷子,从一旁抽了一张纸巾擦了擦嘴,说道,“总之,钱的事你不用想太多,你还年轻呢,以后赚钱的机会多得是。”
说完这句话,向南自己也感觉有点不对劲,想了半天才想明白,自己说康正勇年轻,却是忘了自己了。
自己比康正勇还年轻呢!
……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向南没再跑来跑去,而是躲在了修复室里,集中精力修复那些残损文物。
随着距离国庆假期越来越近,他的电话也是不停响起。
不但钱昊良、吴茉莉这些老熟人纷纷打来电话询问讲座的相关事宜,连荆楚博物馆的古陶瓷资深修复师李德坤这些不常联系的同行,也忍不住打来电话询问。
这一天,向南刚刚准备去吃午饭,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又震动了起来,他拿起手机一看,是个陌生号码。
想了想,他还是接了电话。
“喂!你好,我是向南。”
“向南啊,我是老尤啊,尤金鸣!”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南方口音很明显的声音,对方见向南一时间没晃过来,连忙又说道,
“我是南海一号博物馆的尤金鸣啊!”
“哦,是尤主任啊,你好你好!”
向南这段时间接了太多电话了,过了好一会儿才把这名字从记忆里翻出来。
这老尤,不就是南海一号博物馆四号古陶瓷修复室的负责人嘛,一个有些矮胖、成天笑呵呵的中年男人。
当初向南在四号修复室里协助修复“南海一号”古沉船出水文物时,跟老尤也还算聊得来,而且,当时覃小天也正在这四号修复室里实习呢。
向南笑着问道,“好久没联系了,尤主任今天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嗨,这不是听说你们公司打算在魔都那边举行老专家讲座嘛,而且还是华夏古陶瓷修复第一人的讲座,所以我们也想过去听一听。”
尤金鸣在电话那头笑着说道,“不过我们知道,这次肯定会有很多人跑到魔都去,也怕到时候会进不了讲座现场,这不,就给你打个电话问问看。”
说着,他又补充了一句,“这会不会太麻烦你啊?要是太麻烦,那就算了。”
“没事,没事,尤主任你们来吧,肯定能进去。”
向南二话不说,满口答应了下来,他笑着说道,“别人来了能不能进不知道,尤主任来了,走后门也得把你们塞进去啊!”
这一次讲座,朱熙准备得场地足够大,是学校里能容纳数百人的会议室。
可事实上,国内从事古陶瓷修复工作的也仅仅只有几百人,能够独当一面的更是屈指可数,再加上还有一些偏远地方的古陶瓷修复师不一定能来,这么一算,朱熙准备的会议室绝对足够容纳赶到现场的古陶瓷修复师了。
“那就好,那就好。”
尤金鸣一听,顿时松了一口气,他笑道,“向南,那就这么说了,等到了魔都安顿下来后,我们再联系你。”
“好,尤主任随时打我电话。”
挂断了电话,向南看了看手机上面显示的电量已经飘红了,忍不住摇了摇头。
这手机原本充一次电,至少能用两三天的,现在一天不到就没电了,由此可见,他这一天时间里接了多少电话。
不过也没办法,谁让他在圈子里人脉广呢?
在食堂吃午饭的时候,许弋澄也端了个餐盘过来,在向南的对面坐了下来,说道:
“老板,明天就是国庆了,下午下班前要开个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