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1tuk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仙王的日常生活 線上看-第1566章 王明的充電方式(1/97)熱推-qlesi

仙王的日常生活
小說推薦仙王的日常生活
“是的师父,子翼同学我已经接回来了。是个很听话也很懂事的孩子。和我非常对脾气。”
“另外,洞爷仙人这边明天会亲自上门进行手术。”
“总之子翼的情况,请师父尽管放心就好了。”
“在周同学家附近监视的那些人全部被抓,一个都没有放掉。”
“战宗的克奥恩这边已经动用了先前在米修国的人脉关系,同步对干预九道和的外资企业动手。相信不日后就有结果。”
“另外,还有一件事师父……我想……”
“算了,师父先忙吧。等师父回国后,我再亲自上门对师父说。”
……
周子翼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
自己可以到卓异的家中去生活一段时间。
在这个世界上,他最崇敬的男人有两个。
第一个崇敬的人,是他的父亲。
而第二个,便是卓异。
前者是他的生活依靠,后者是他的精神支柱。
先前在车里的时候他和卓异配合的天衣无缝、默契无间。
有那么一瞬间,周子翼真的觉得自己像是卓异的徒弟一样。
然而周子翼也很清楚。
当卓异的徒弟或许是一种奢望。
玩笑的话。
认真,他就输了。
回到公寓后,卓异其实可以明显察觉到周子翼的心情似乎比较之前略微有些低落。
他知道小家伙脑袋里究竟在想什么。
其实,刚刚在车里的那番话,并非全部是玩笑之言。
卓异也有自己的盘算。
但收徒毕竟是大事。
卓异不可能说收就收。
因此这件事最终还是需要王令点头才可以。
卓异围着围裙在厨房切菜呢,这时候他忽然将脑袋探出去主动和周子翼搭话:“子翼,能过来帮我一起打下手吗?”
“当然!”原本魂不附体的周子翼倾然间答应下来。
“切菜会吗。”
卓异搬了一张椅子,让周子翼可以稳稳立在上头。
“会。”
周子翼点头,就算他失去了两条腿,可自理能力还是很强的。
平常周子翼一个人在家的时候,也是自己下厨。
“切成丝还是切成丁?”
“黄瓜切丝、萝卜切丁、另外那边的辣椒也剁碎,再帮我把大蒜剥了。”
“好。”
“小伙子挺能干。”卓异称赞。
周子翼脸颊泛红。
他觉得自己也是没救了。
只是非常简单的一句称赞而已,都会让他觉得高兴不已。
九宫良子抱着枕头,目视着厨房的方向。
看周子翼的目光略带敌意。
先前在车里这小家伙和卓异统一战线“调戏”自己,这笔账她是记下了……
九宫良子按着遥控器,表面上装作无事的样子,可是心里却烦躁的很。
什么节目也没看进去。
当节目跳转到“电视剧频道”的时候,一句很熟悉的台词从里面传了出来:“你失去的只是两条腿,可她失去的是爱情呀!”
九宫良子:“……”
周子翼:“……”
卓异:“……”
……
与此同时另一边,九道和全国高校生闭门赛终于即将开赛。
头名的奖金是一百万太阳岛币。
折算成华修国的华国币,按照汇率计算约等于六万多。
这笔奖金或许在其他人看来不算什么,但对王令来说却尤为重要。
本身能作为各校代表团入围这场比赛的选手们,综合实力以及家庭条件都不会太差。
除了王令以外,几乎没有人是奔着奖金去的。
个人荣誉、学校的荣誉才更重要。
九道和教务处植木君山正为今天开始爆发的舆论而感到发愁。
他心中隐约有了怀疑的对象,知道是谁在背后捣鬼……
“周翔……”植木君山思来想去,他能想到的就只有这个人。
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件事要想在舆论上有所反转,恐怕也只有让周翔做出让步,帮着教务处说话才可以了。
为此,植木君山实际上也是早有准备。
随着电话铃声响起,植木君山终于等待了动手的信号。
“都准备妥了吗?”
“很好……”
“那么下面,把周翔老师请到我办公室来吧,是时候和他谈谈了。”
……
周翔其实也没想到植木君山这么快就找到自己。
不过这一次去,他的底气已经不一样了,以往他最大的后顾之忧就是他的儿子。
现在,周子翼的问题彻底得到解决了。
他也没什么好怕的了。
经过那位孙大小姐的对接后,他的儿子在未来所享有的资源,恐怕植木君山做梦也不会想到。
而现在在周翔身后,更是有花果水帘集团与战宗联手为他撑腰。
一个是声誉贯彻世界范围内的大型丹药财团,另一个是近年新崛起、有官方背景撑腰、全球公认的超级宗门。
等这一次他回国后,也将直接受到战宗的特聘,前往战宗去教语文。
那薪资待遇比九道和这边开的价还要高二十倍。
不仅如此……
战宗那边负责对接的人员还承诺,会给他专门配一个山头,以后除了教授语文课业以外、同时也传递修真史知识。
这是专门为那些没有天资,却一心想为人类修真事业做贡献的孩子们开设的课程。
不止是战宗,其他学校其实都有类似的课程以及专门学习这方面知识的老师。
修真,不仅仅只是境界的提升以及懂得运用各种华丽的法术和法宝而已。
将修真文化和历史底蕴传承下去,同样是非常重要的一环。
就现代修真者职业里,那些拥有一方知名度的历史大家,即便修为很低甚至是没有修为,只要是在修真史学、文化方面有所建树的。
他们受到的待遇,其实一点不比那些高境界的修真者来得低。
战宗是全方面开花的宗门,语文课业和史学课业早就在筹备过程中,只是周翔的出现刚好加速了进程而已。
当然,能给周翔开出这样毫无后顾之忧的条件。
也不仅仅是因为想让周翔尽快做出站边的决定。
而是周翔本身,确实是个值得付出这些资源的人才。
再一次来到植木君山的办公室里,周翔的底气明显足了不少。
他不再像那些社畜一样低头哈腰,一直低着脑袋接受植木君山各种鄙视的目光。
进到办公室里后,他直接坐在了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
这个举动将植木君山以及边上那位外资集团的董事会成员霍兰德都看得一惊。
植木君山旋即冷笑起来:“周老师,你这是已经打算破罐子破摔了吗?”
他明明什么都没有问,周翔居然在他面前摆出这样的态度。
这让植木君山心中的怀疑已经有了答案。
“你私自在学校传播不符合本校文化的宗教组织……已经涉嫌非法传播宗教信仰罪!按照本国律例,完全可以将你拘留!”植木君山威胁道。
“宗教组织?”周翔忍不住笑起来:“灰教,除了一个教字和宗教的教写法是一样的。还有哪一点和宗教组织沾边?那不过只是一个学生文学社团组织而已。”
“你以为你这样巧言令色有用吗?周翔!”
植木君山哼了一声:“你要是因为违法犯罪被刑事拘留,同时也会面临校方解雇。你的收入没有了,你那残疾的儿子该怎么办,你有想过吗?”
“所以,你是在拿我的儿子威胁我?”
此时,周翔的内心只有感慨自己当初抉择时的果断。
还好韭佐木那边提前找到了他,向他表达了花果水帘集团与战宗那边的合作意愿……
不然他真的会像现在这样牵制于人下。
儿子就是他的命门。
可现在这个最大的软肋,已经彻底解决了。
周翔:“植木君山,你果然是个阴险小人。我儿子时常跟我说,他晚上睡觉的时候有人在盯着他。应该就是你派去的人吧?”
植木君山笑起来:“你既然知道我的手段,我实在不清楚你还在这里装什么强硬。周翔老师,你离不开九道和给你的待遇……”
“那你不妨再打个电话,问问你派去的那些盯梢的人,还在不在。”周翔无所谓的摊了摊手。
这话听得植木君山微微蹙眉。
他想到今天周翔反常的强硬表现,一时之间心中倒还真有几分担忧起那边的状况来。
应该不会吧……
植木君山心中忧虑不已的想着。
刚刚他分明才和那边的眼线通过电话,说是那边的情况都已经控制住了。
此刻,带着几分将信将疑的神色,植木君山再度将电话回拨了过去。
而接电话的人不是别人,其实正是卓异:“你好植木君山先生!还有什么事吗!情况都已经控制住了!”
听到这里,植木君山方才察觉到,这接电话的人口音好像不太对:“你的声音,不是我熟悉的声音……”
“我是新来的。”
卓异一边做着菜,一边回复道:“刚刚也是我和你通的电话。”
“所以情况……都解决了?”
“是的,植木先生,都解决了。”
“那周翔怎么……”
“不过,是你的人被解决了。”
“?”
“我老婆等着我做饭呢,没事不要打扰我。”
“??”
卓异笑了笑:“哦对了,你派去的那个几个人,现在被关在松海市第一监狱。你要是不信,就自己打个电话问问。间谍罪,估计没个十几年出不来。”
“???”
至此,通话中断……
植木君山挂断电话,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该死!
周翔这个家伙到底做了什么……
“是谁在给你撑腰……”植木君山气得浑身发抖。
这种被戏弄的感觉,让他怒不可遏,他盯着周翔,眼神中带着怨恨:“你以为,就算你保住了你儿子。你还能活着离开这太阳岛。”
“怎么,九道和的教务处还打算对我这人民教师动手?”
周翔起身,脸上带着几分戏谑,他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尘,径直向门外走去:“想对我动手,请随意。不过奉劝一下植木君山老师,还是尽早收手比较好。别自讨苦吃。”
“你离了九道和,怎么活!”
“怎么活?he!tui!”
周翔挑了挑眉,他喉咙颤抖了下,在教务处的地上留了口痰:“辞职信,我已经投递到教务处和校长室信箱里了。你让我觉得恶心。”
“你等着周翔!我不会让你好过的!”植木君山气急败坏的跺着脚。
……
东府市足球场。
这一次面向太阳岛全国100所高校的高中生排行榜闭门赛,即将在这里举行。
所有的代表团都拥有各自独立的候场休息室。
开赛以前,王明重新确认了下王令身上的一次性符篆。
现在正常运作的符篆还有66张,他判断撑过比赛应该不是问题。
“如果感觉情况不对,就先闪,什么都不要管知道吗。我会用脑电波清空掉这里所有人的记忆。”王明对王令嘱咐道。
王令:“……”
他发现,自从王明和翟因好上以后,这家伙的脑电波越来越万能了。
不过有一说一,自从确认了恋爱关系以后,王明的脑电波确实比以前强了不少。
王令猜测这应该是恋爱中的男人,肾上腺激素和男性荷尔蒙被不断刺激产生的结果。
外加上白天脑电波,晚上脑垫波的作用,促使了他这位二货哥哥变得比以前更加强大。
“你怎么看上去比令令还紧张?”翟因忍不住笑道。
现在不是公开场合,所以她还是维持自己本来的样子。
主要也是先前伪装孙蓉,所有的表现都太不自然了,几乎可以说得上是漏洞百出。
所以为了保险起见,翟因和孙蓉商量,在非公开场合下,翟因还是做回自己……以调整自己的心态。
如果需要轮到孙蓉出面的时候,翟因可以利用换装法宝,一键完成伪装。
“我当然紧张啊!主要还是怕令令下手没谱。万一一不留神多用了亿点点力量,把这太阳岛从卫星地图上抹去了怎么办。”
“有那么夸张吗……”
“不行了因子,我要你给我充充电……”王明深吸了一口气,他搂住翟因的腰肢,将脑袋靠在翟因的胸口上。
而这,就是传说中的脑垫波人肉座充……
让边上伪装成九宫良子的孙蓉看得一阵羡慕。
正在此时,韭佐木带着外出打探消息的大野团枫、孔雀以及服部全哲推门而入。
“各位!准备好了吗?”
韭佐木开口说道:“刚刚抽签分组结果已经定下来了,这一次参赛的100个代表团,加起来总人数是500人。第一轮先淘汰掉一半。根据顺序,后浪桑的比赛是最先开始的。对阵的人是桑田高中的酒井和也。”
“这个姓听起来好像有点耳熟?”孙蓉微微蹙眉。
“没错!这个酒井和也,其实就是先前被迫送走了那盆紫樱花的冤大头酒井丰年的弟弟。”
韭佐木忍不住笑起来:“关键就在下午,酒井和也也加入了九道和灰教支部……”
王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