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xhhu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科技之全球壟斷》-第788章【化被動爲主動】-mgosx

科技之全球壟斷
小說推薦科技之全球壟斷
罗晟并不知道对方心里在回忆他曾经的那些光辉战绩,不过这不重要,旋即笑眯眯的说道:“我们华国人都喜欢折中方案,即所谓中道,中庸之道。”
莫伦科普夫不动声色道:“愿闻其详。”
罗晟旋即说:“小孩子才选择,只要条件允许我更喜欢全都要。所以,我的解决方案是,大中华区市场的供货订单我交给了铧为来做,而国际市场的供货订单就交给你们高通公司来做。”
在听到罗晟提出的这个解决方案之后,莫伦科普夫的内心暗暗的松了口气,尽管这个方案仍然是不满意的,但总的来说也没有到他想过的最坏的结局。
大中华区市场很大,这当然是毋庸置疑的,但相对于全球市场来说,高通拿到的份额显然是多了许多的。
先稳住了再说。
嗯,莫伦科普夫觉得与蔚蓝海岸之间那友谊的小船还能愉快的划起来。
但就在这时,罗晟接下来的条件直接让他想把友谊的小船直接给掀翻了。
罗晟补充道:“不过还有一个附加条件,便是高通的供货价格要与铧为基本一致,还有你们的双重收费很不合理,要取消掉。”
一部Azure智能手机,高通公司躺赚672元人民币的专利费,约合52.9美元,蔚蓝海岸每年支付给高通的专利费用占了高通全年收入的55%,一半之多啊。
这也是铧为这些年不要命了的砸钱死磕基带芯片的原因之一,哪怕只收高通一半的费用,那也是巨大的利润。
Azure手机的高价高利润摆着的,高通公司也跟着收益,真的就是一直躺赚到现在,铧为还没有起来的时候,国产半导体全产业链战略计划也没有初具成型的时候,罗晟也只能忍着老老实实的交“高通税”了。
如今有了新的选择,当然就有了新的议价能力了。
从这里也可以侧面佐证了高通为什么不能失去蔚蓝海岸这位大客户的原因,高通如今2219亿美元的市值,这个数字有超过三分之二左右接近1500亿美元是靠蔚蓝海岸这位客户撑起来的。
一旦失去,高通的市值必然会闪崩跌落到800亿美元左右,比这更坏的事情是会失去未来。
“罗先生,这不可能,与铧为的供货价格持平?我高通公司的成本是铧为的倍数关系,根本就无利润可赚,这就是你的说所谓的友谊?”
莫伦科普夫对他的称呼已经从“您”变成了“你”了,可见是真的急眼了,话语间和表情都表现出了颇为不满。
尽管他还不知道铧为的基带芯片的供货价格是多少,成本是多少,但他很清楚高通极大概率会竞争不过,因为华国的人工成本、预付资本、配套和规模效应等因素注定了相对低成本是必然的,而这就是竞争优势的体现。
并不是华国的企业家们就愿意把产品卖的低了,而是规模化效应之下的放量生产,成本就是比你低,而且本来就是要打开国际市场抢占你的份额,能打价格优势为什么不打?我卖的比你低我还能有利润可赚,为什么不干?
反观竞争对手,不降价就会看着份额不断流失,降价了又越买越亏,横竖都是要完。
正因为如此,华国制造的商品才能遍布世界各地,打垮了一个又一个竞争者,尤其是中低端制造业商品,西方发达国家地区的商场货架上都是各种“魅滴嘤拆拿”的商品。
高端搞技术商品虽然不会白菜价,但价格的比较优势是相对而言的,铧为的产品就是可以卖的比你高通便宜,这就是竞争力的体现。
面对颇显激动的莫伦科普夫,罗晟淡定如常,说道:“怎么可能没有利润可赚?汇差我们可以给你加权来算,铧为若是出口有关税,你们没有或者低关税,当然贵国加征关税的骚操作我不评价,但在欧洲市场是可以成立的,其它地区市场更可以成立,毕竟你们可以航母骑脸警告他们的嘛。”
莫伦科普夫说道:“即便如此,也不可能维持得了,罗先生你似乎忘了巨额的研发成本。”
罗晟摊手道:“这是你们的事情,OK,如果你真的想在成本上得到优化和控制,我建议你把厂子搬到我们这边来,这样你就能够享受到跟铧为一样的规模优势和配套优势,也就对冲了极大的一部分成本,当然,这只是个不成熟大家建议,你可以忽略。”
莫伦科普夫瞬间懂了,他这是要倒逼高通加大对华的投资力度。
就客观上来说,罗晟的这条件建议的确有利于高通公司,可问题是懂宝宝老早就喊着制造业回归,还各种威胁北美的跨国公司赶紧从华国那边搬回来。
矛盾在这里。
这时,罗晟又补充道:“我还没把话说完莫伦科普夫先生,若是北美市场的关税能够降下来,今后每一台在北美售出的Azure智能手机,贵公司的抽成在北美市场维持原状不变,北美市场我可以让一部分利润出来让贵公司多赚一点,你可别说我还不够仗义啊。”
莫伦科普夫心道:我特么谢谢你的仗义了啊。
值得一提的是,墨西哥地区的倒卖路子毕竟不是学院派的打法,野路子短期使一使没问题,但不能一直这么干,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别到时得不偿失。
撬不开蔚蓝海岸也赚不到北美市场的利润,高通若是能够撬开北美市场的关税壁垒,这对双方都有好处,让他多挣一点也在情理之中,要马儿跑就得给马儿吃草嘛。
不过这也等同于是逼着高通当蔚蓝海岸的“工具公司”顶在前面冲锋陷阵,莫伦科普夫当然知道罗晟是这个目的。
该死的!
在心里大骂了几句,然后坚定的说道:“罗先生,这对高通而言太苛刻了,我们不能接受。”
罗晟淡定的说道:“我是甲方,我说了算,贵公司要么答应,要么咱们之间的友谊就此结束吧,选择权在你的手里。”
莫伦科普夫敢怒不言:“你……!”
一想公司超过一半以上的收入都是靠蔚蓝海岸所得,只能敢怒不敢言了呀。
憋屈,也得憋着。
罗晟又补充道:“贵国隔三差五就闹着封那的,我累了,早点脱钩也未必是坏事,在我们这里有句俗话,叫做‘长痛不如短痛’,与其让未来埋着一颗随时可能引爆的雷管,不如两清来的省事,大不了再过一年的苦日子。”
话是这么说,但实际上如果蔚蓝海岸、蓝星科技彻底丢掉国际市场也是非常伤的一件事情,真的这样大家都是输家,罗晟也在竭力避免这种事情的发生,包括亮出了锐步科技等八大半导体领域的新兴潜力龙头等等,都是为了能够保住国际市场份额。
这一系列的举动,某种意义上是一种威慑手段,明明白白的告诉对方,我有可替代方案。
包括现在更高通掌门人说的一样,明明自己也很难割舍国际市场,却摆着一副我心累了,不想要了,不想陪你们玩儿了。
罗晟不乏魄力,他就是赌一个北美的这帮子跨国公司比自己更加不能接受脱钩所带来的伤害和风险,会竭力避免。
说白了就是抗风险能力不如罗晟的公司。
那当然要玩一招欲擒故纵了,这样一来就能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了。
现在不是我不想脱钩了,是我想脱钩你不能脱钩,你要维护双方的合作不破裂了,双方到了过来。
直接化被动为主动。
有了主动权就有了议价权,有了议价权就有了控制权,有了控制权就能掌握产品国际定价权。
末了,莫伦科普夫仍然坚定的说道:“罗先生,高通无法接受你的方案。”
坐在弧形大沙发处的罗晟翘着二郎腿,大佬坐姿摊手耸肩道:“那我只能说很遗憾了,不过我个人依然希望你能好好考虑,我可以给你一周的时间考虑,就这样吧。”
双方的视讯通信就此中断,罗晟惬意的伸了个懒腰,瞄了眼时钟愣道:“淦。和这厮扯了半天嘴皮子,都让妹纸久等了。”
旋即离开了大客厅,前往了大厦休闲区的SPA房间。
另一边,高通公司总部CEO办公室里,大半夜的,莫伦科普夫结束了远程视讯通信后便一个人破口大骂道:“玛德法克,该死的罗晟,想要高通公司当你的马前卒冲锋陷阵的工具?哼,只要我还执掌高通,这事情就不会发生,除非董事会解雇我,我发誓。”
何时受过这种鸟气啊,一想到和小咪等其他厂商谈判时,对方的恭敬的样子,再对比罗晟,想想就气,发泄了两句的莫伦科普夫在碎碎念的骂咧中离开了公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