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nqqh熱門玄幻小說 《穿越者縱橫動漫世界》-第兩千三百一十章人與鬼看書-qb4s6

穿越者縱橫動漫世界
小說推薦穿越者縱橫動漫世界
杜兰走访了鬼舞辻无惨的众多‘家人’,得出结论虽然他平时的伪装很不错,但基本上是一类的人,都是那种高冷的人设,都是那种不可以降低身份格调的伪装,相当克制。这也算是符合鬼祖的性格,一个追求完美的怪物自然不会大大咧咧稀里糊涂,就算是伪装也定然是那种‘让我一个人静静’的类型。
他身边的人都没发现他的异常。
杜兰得到不少消息,知道了鬼舞辻无惨这个人的偏好,发现他平时大部分时间是伪装的,只有小部分时间是在以鬼的身份活动。总结来说就是这个鬼祖就是不干正事,说好了寻找蓝色彼岸花,可自己完全不干活,只让鬼找。
杜兰看不下去了:“鬼的命也是命。鬼祖不会以为支付了寿命,就可以无限压榨这些鬼了吧,这种行为实在是太可恨了。”
香奈惠和葵枝听杜兰又开始为鬼打抱不平,心想这个法师难道真的是有大慈悲的胸怀,真的是做到了人鬼一视同仁,可是作为人,她们实在是不能认同法师这种天真的想法。
杜兰看两位弟子的表情就知道她们根本没有理解,杜兰这是挑拨鬼和鬼祖之间的关系,希望鬼们都认识到自己不是鬼祖的奴隶。
可惜这些鬼都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在没有真正死亡之前不会意识到自己变成鬼的初衷,想不起自己曾经也是人。
“这样吧,我们开始全岛巡回,准备乐器服装,我们出发。”巫女举着法器开道,伴随空灵的音乐,吟唱诡异的《傀儡谣》,开始全国的活动。
杜兰本来已经是全国知名的法师,这次又是如此规模的出游,那是世界震惊,连国外记者也来报道这场盛会。
杜兰坐在和尚抬的大轿子里,前面是唱跳rap的巫女,整个队伍浩浩荡荡,后面还有虔诚的民众一路跟随,箪食壶浆,简直比打仗还厉害。
出门也不用带钱,也不用带食物,每到一个地方都会有无数的信徒准备最高规格的膳食。
连鬼都侧目了,这年头谁能有这样夸张的影响力?杜兰这个法师简直就是民间天皇,估计如果他说要推翻天皇,也有人会跟着干。因为短短两年时间,他已经成为了神迹的代言人,被他搭救过的人不计其数。
无数人为了一睹法师的容颜,堵住了交通,万人空巷。
大轿子就好像是一个移动的法台,杜兰坐在中间,两位弟子站在左右。
什么叫做牌面,这就叫牌面。
“法师。”连鬼都心生向往,默默地跟随在了队伍之中,这些鬼都有自己的愿望,都有自己的想法。
“有鬼。”香奈惠敏锐地发现鬼怪就在身边,就在人群里。
“这几个鬼都不是自愿变成鬼的,他们也是希望可以获得救赎。”杜兰说道:“其实人都有走捷径的惰性,人类追求的是最简单的财富来源,最简单舒适的安逸环境。他们认为成为鬼可以得到这些,但事实上变成鬼只是另一个苦难的开始。”
两个弟子心想现在杜兰又像个高僧了,真是搞不懂他。听杜兰说这些,两位弟子自然不能反驳,因为这是具有普遍性的现象,人类确实喜欢走捷径,只是大部分人没有这个条件。
“成为鬼,却继承了为人时期的感情,愤怒和感悟,残酷和怜悯,人类时期得不到的大圆满,成为鬼又如何能得到呢,这些都是可怜的鬼。”杜兰说道:“让他们跟着吧。”
鬼怪们听着《傀儡谣》,好似灵魂也受到了净化。
等到队伍停下,有一个鬼想要拜见法师。
杜兰让鬼过来,这是一个中年鬼,他泪流满面地忏悔:“法师,我有罪。”
“说吧,你有什么罪。”
“生前我是一个樵夫,以砍柴为生,娶了一位美丽的妻子,可是当地的恶霸却垂涎我妻子的美貌,霸占了她,妻子不堪受辱自杀了,我非常愤怒,于是我杀进了恶霸的家,把他们全家上上下下十二口人全杀了,连孩子都没有放过。就在我要被执行死刑的时候,那个男人出现了,他说可以让我活下去,却要把我变成鬼。”结果很明显了,他还活着,所以他已经是鬼了:“愤怒渐渐平息,我现在非常后悔,我不应该滥杀无辜,不该牵连那些无辜的人。”
“你没错,是恶霸不被惩罚的世界的错。”杜兰说道:“至于被你杀死的其他人,也只是被恶霸连累了。”
鬼泪眼汪汪地看着法师,法师果然是大师,这见解真的是让他放下心头的石头,不过还有一件事情:“可是变成鬼之后,我又吃了很多人。”
“吃了多少?”
“不记得了,只记得不少。”
杜兰看了鬼一眼:“你现在后悔了?”
“我后悔了,现在每到休息我眼前就是那些哀求扭曲的表情,让我很不安。我本来只是一个樵夫,根本没想做这么多恶。”男人说道,他都不知道到底为什么会这样,所以希望法师能度化他。
“因为你的安逸被打破了,所以你一直想要重建安逸,变成鬼是一种方法,但你发现并不能成功,所以你来到了这里,寻找其他的方法。”“作恶不是你的目标,只是你的手段,当作恶达不到你的目标的时候,你就会厌倦,而你现在的迷茫说明你还没有搞清楚自己需要什么。”
鬼目瞪口呆,因为他悟了,他确实只是想要安逸,想要老婆孩子热炕头,可惜妻子已经死了,自己也变成了鬼,自己做再多坏事也不能回到最初的起点。他是痛哭流涕:“如果我早点遇到法师,我就不会吃这么多人了。法师,你杀了我吧,让我和妻子在黄泉重逢。”
在普通人看来这鬼显然是不可原谅的,在杜兰看来这鬼不过是行差踏错,如果当时社会有公道,如果他没有遇到鬼舞辻无惨,他可能完全会走上不同的道路。
香奈惠和葵枝都沉默了,她们毕竟是女人,耳根子软,听了这些都开始同情鬼了。
“那就成全他吧。”杜兰说道:“香奈惠,用你的波纹送他一程。”
“法师,他都已经忏悔了。”
“这是他的愿望。”
鬼引颈待戮,不会反抗,因为他已经知道自己的人生目标了,也知道这个目标不可能通过作恶获得,所以不如一死,也算是赎罪了。
杜兰想到,人被人欺压,人就变成了鬼,人被鬼欺压,人就变成了猎鬼者,这种种矛盾都源于被打破的安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