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744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匠心討論-692 又一個爺爺閲讀-83mr8

匠心
小說推薦匠心
听见荣显的话,荣老爷子明显有些意外。
他放下手中的筷子,看向荣显:“什么考试?”
荣显仿佛没想到爷爷会问,反倒是他呆了一下,然后才老老实实地回答:“我报了个初级木工班,学了三个月,今天正好是考证的日子。”
“初级木工班?你不是在上学吗,我记得是……高中?”他抬眼看了一下楼先生,得到确定的回答后,皱起了眉,“怎么好好的学不上,跑去考这个?”
荣老爷子明显的不赞同反而让荣显冷静了下来,他直起背,道:“因为我挺喜欢的。高中三年的课程我都已经学会了,考试不是问题。然后我想学点别的东西。我现在对传统技艺比较感兴趣,想正式学一点,于是报了木工班,恰好今天考试,我也没想到正好跟您的事情凑上了。”
荣老爷子盯着他看了一会儿,重新拿起筷子,开始吃早饭。
“那就去吧,好好考,争取一次考过。”他的声音里仿佛带着淡淡的笑意。
“哎,那必须的,初级而已,要是这都考不过,那也太丢人了!而且我还有一个竞争对手!我分数势必要比他更高!”荣显敏锐地察觉到老爷子跟以前的不同,瞬间变得活泼了起来。
“那我走了!”荣显隔空又对高小树下了次战书,右手食中两指一并,对着爷爷行了个礼,起身道,“回头向爷爷报喜!”
“慢着。”荣老爷子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再次放下了筷子,咨询楼先生,“孩子考试,家长是不是要帮着准备些什么东西?”
问完他自己又琢磨了起来,道,“文具什么的,都带齐了吗?不对,这是考木工技师,是不是得带点斧子锯子什么的?”
“不用不用,有笔试,不过是机考,不用文具。其它那些东西,都是学校给准备的。”荣显受宠若惊,连声解释,最后终于在荣老爷子半信半疑的目光中,溜之大吉。
走到南园楼下,荣显放慢脚步,回味了一下,突然嘿嘿笑了两声。
“感觉我爷爷跟其他人的爷爷也没什么区别嘛。”他说。
许问微微笑了笑,没有说话。
荣显更高兴了,脚步轻快地走出了南园。
考试九点开始,他们跨越半个城市,八点二十到了扬天技校。
荣显心情还是很好,一路上都在叽叽呱呱跟许问说话。
进了校门,他一眼看见前面熟悉的背影,兴高采烈地上去拍了一下对方的肩膀:“早啊小树,今天我必让你跪下来叫我爸爸!咦,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高小树转过头来,眼睛红红的,脸上也挂着泪水,竟然一个人在偷偷地哭。
许问本来正微笑着看着他们的,这时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高小树一看见是他们,连忙手忙脚乱地擦眼泪,说:“你们怎么来这么早,不是还有半个多小时吗?”
“别废话了,谁欺负你了?快说,我们去收拾他!”荣显并不让他转移话题。
“没,没有,就是沙子迷眼睛了,我没哭。”高小树擦着眼泪解释。
“狗屁!”荣显毫不留情地戳穿他,“你以为演电视剧呢,还沙子迷眼睛,你以为我看不出来?”
“小树,大家都是朋友了,你不用那么介意。就算帮不上忙,有心事说出来也会轻松一点。一会儿就要考试了,别让情绪影响到考试结果。”
这段时间高小树有多努力大家都看得到。尤其是,他在木工上确实极富天赋,被陆远等人表扬过后,他更加干劲十足,整个人几乎全部沉浸了进去。
不然,也不会被心气其实很高的荣显视为劲敌了。
因此许问非常清楚什么样的话对他最有效。
果然,一听到有可能影响考试结果,高小树立刻松了劲,却变得比刚才更委屈。
许问看了周围一眼,把他们带到操场旁边的一棵树下,让他们在草地上坐下,拿了包纸巾给高小树,又去买了几瓶水,一人塞了一瓶。
这一番动作下来,高小树的情绪平和多了。
他坐在草地上,有点委屈地说:“出门前,我爸妈又吵架了。”
高小树虽然被家里人送来报了这个名,但其实家里真正支持他学习木工、成为一个掌握手艺的工人的只有一个人,就是他爷爷。
这段时间他很努力,他以为这会让爸妈安心一点,结果没想到父母反而因此吵得更厉害了。
他妈觉得他要是早就这么努力,根本不可能考不上高中,只能去上个技校。
他爸则反唇相讥他妈天天找人来家里打麻将,这种学习环境,孩子能学什么好。
今天他要考试,结果他爸妈又吵了一架,逼得高小树提前出了门。他越想越觉得委屈,路上就开始哭了。
“你爷爷呢?他不是挺支持你考试的吗,就不管着你爸妈一点?”荣显皱着眉头问。
“爷爷住院了……”高小树的眼睛又红了。
其实这也是他爸妈吵架的原因之一。
一个字,穷。
他家本来就过得紧紧巴巴的,他爸单职工,他妈没工作,家里不至于吃不上饭,但也确实只够吃饭了。
两个月前,他爷爷轻微中风住了院,让家庭雪上加霜。
他爸嫌他妈天天在家打麻将不出去干活,他妈也嘴上不饶人翻旧帐,骂他爸当初结婚的时候穷光蛋一个,彩礼一分钱没有,酒席不办,只有他爷爷以前单位分的一个小破房子,也就是他们现在住的这个。
老头子当了一辈子工人,穷得儿子险些娶不起媳妇,现在小的也考不起学只能去当工人。一家人穷得没了个头,她造了八辈子孽才嫁到这家来。
“这婆娘这也说得太过分了吧?哪有这么说自己当家的的?”这时班门的人也陆续来了,听见高小树的话,陆阿猫勃然大怒。
“不,不能骂我妈。”高小树眼眶红红地看他,“她也很辛苦的,天天忙着找工作,还给我爷做饭送饭,啥事都管。”
“嘴上讨讨便宜啊……那也不能这样说啊。”荣显眉头紧锁地说道。
他虽然是个私生子,但生在这种家庭,生来就没吃过苦。高小树说的这些他只在书里看到过,真的很难有切身的体会。
“现在当工人也没那么惨啊。现在这年头,不都是干多少活吃多少饭。”陆老三突然很耿直地开了口,还把手机掏出来给高小树看,“老有人给我打电话,喊我去他们那里干活。说一个月给我开八万,另外提成。阿猫叔应该也有,钱肯定更多。”
“炫耀个屁!”陆阿猫敲了他一下,转头又对高小树点头,“确实,有门手艺,吃饭还是不愁的。”
“但小树家眼下就缺钱,要解的是眼前的急。”陆远比陆老三更耿直。
“嗯。”高小树刚刚有点振奋,就又沮丧了下去,“我妈说我爷的院快住不起了,得接回来家里照顾了。”
“我……”荣显犹豫了一下,正要说话,许问转过头来,对着他摇了摇头。
“这段时间,你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学习的?”许问一直安心地听着,这时突然问道。
“除了这个,再帮忙做点家务,照顾一下爷爷,我也没有可帮忙的啊。”高小树无助地说,“爷爷一直问我学得怎么样,夸我有出息,说工人很好,让我好好学。而且……”
他抬起手,表情微微有了些变化,“这个真的很有意思。我经常觉得,那些木头好像在对我说话,在告诉我它们想变成什么样一样。奇怪,以前都没有这种感觉的。”
许问低头看着他,突然道:“高小树,你好好考。如果你今天考过了,我就给你一份工作,你可以挣点钱,给你家里解一些燃眉之急。”
高小树还没有反应过来,荣显的眼睛已经先亮了。他紧盯着许问,挤眉弄眼地道:“这可是童工啊,有人告发的话,你可要倒霉的!”
“你有兴趣的话,当然也可以来。但也要考过这个试,拿到证书才行。”许问当然明白他的意思。
“没问题,看我的!我还要打倒高小树,翻身做主人!”荣显笑了,喊着乱七八糟的话,对着高小树挥拳头。
“我不会输的。”高小树的眼睛已经不红了,他充满自信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