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5ym熱門連載小說 我真的只是村長笔趣-498 無聲送人情,做好事不留名-ua9nj

我真的只是村長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村長
“回去肯定会顺路带走的。别的地方,估计巴不得我们放这么多现金吸引那些犯罪分子呢。”
刘春来一脸笑容地说道。
耿耀宗也不离开,跟刘志强几人聊着这些日子的新闻,甚至最后聊到以前山城的各种风土人情。
让刘春来意外不已。
这货目的是啥?
一直到了十一点多,刘春来直接提了一桶水,在专门改造出来的卫生间里胡乱擦了一把身体。
浑身那股黏糊糊的难受劲自然就没了。
前一天凌晨三点就起来的刘春来实在是困不住了,推开了他原本睡的那个房间,见到里面已经换成了他们自己生产的床,而且是木头本色,上面铺着还泛着青色的席子,倒下就睡。
“千山,你们晚上警醒点,今晚可能有事。”见刘千山跟刘照前两人也准备去睡觉,刘志强知道他们昨晚没睡多一会儿,提醒他们。
刘千山一听,睡意瞬间消失:“志强叔,有啥事儿?我不睡了,要不然叫不醒……之前在部队的时候,睡十分钟就能醒来,现在不行了,雷都打不醒。”
“你狗曰的是一天太懒了。”刘志强没好气地说道,“老赵,帮我们拿两瓶酒来。”
赵天明很快就拿了两瓶老白干过来,还有一盘发生米。
“来,咱们边喝边聊,说说你们上次去花都的有啥稀奇的呗。我就想跟着春来叔到处跑……”刘志强这是真心话。
待在山城,天天都是这些事儿。
莫得意思。
可山城这边也得人负责才行。
“你是不晓得,春来叔在那边,把那些大老板忽悠得一愣一愣的……”刘千山口才不错,添油加醋地把刘春来如何忽悠金德福这些大老板以及带着吴二娃等人快速打开局面的事情添油加醋地说了。
这让一边的杨小乐灌了一大口酒,狠狠地说道:“狗曰的吴二娃,每次运气都比老子好!”
想到自己在那边连饭都没得吃,吴二娃却从过去就能得到资金支持,甚至都跑到香江去浪了,更是不爽。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耿耀宗在一边笑呵呵地说道。
杨小乐倒是不这样认为。
他跟吴二娃是不同性格的。
如果按照刘春来之前的要求,他不去那样搞,其实也不会难么苦逼。
聊天的聊到大家都感兴趣的话题,时间就过得快。
一直到了凌晨两点,都没有动静。
“他们怕是不会来了。”耿耀宗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再看了看外面,叹了口气。
浪费时间。
今晚又睡不了多一会儿了。
明天还得继续上班呢。
“估计是不会来了。”刘志强也点头,“耿所长,要不今晚就在这里睡?”
耿耀宗拒绝,随后就出门回去了。
刘志强几人也都各自回了房间。
在葫芦村外的办事处,有不少刚来城里的人就在大街上躺着。
耿耀宗的离开,不少人都看到了。
一个三十多岁,身上穿着打了好几个补丁的土布褂子的男人在看到耿耀宗离开,走了好一会儿,才起身,拿着手里的扁担跟绳子,扭头看着电灯已经拉灭的办事处,随后才向不远处一座民房而去。
“咚~咚~咚~”
三声低沉的敲门声不紧不慢地响起。
“走了?”
“走了。”
“都睡下了?”
“睡下了。”
“那准备行动吧。尽量不要弄出动静来,那边都是小麻袋装的,拿了就走……”
于是,从屋子里出来了好几个人影。
沿着街道的阴影,缓慢地向着葫芦村办事处而去。
另一处民房。
脸色蜡黄的李红兵静静地躺在一张床上。
这是他租的房子。
房子里,很凌乱。
那个比他大了六岁的女人,这会儿正在收拾东西。
“别怪老子狠,是你自己不抓住机会!明明是你师父搞的家具,挣的钱让刘春来给拿了。当知青这么多年,被队里的老光棍欺负、被其他知青欺负,老子本就不相信爱情,遇到你,老子才……”
“别说那些没用的,从一开始,你就是打这个主意吧?”床上一直很安静的李红兵挣扎着坐起来。
一脸平静。
仿佛,这跟自己没有关系。
挣扎的动作太大,让他额头上冒出了细密的汗珠。
他的腿,断了。
在白天就断了。
被人打断的。
他野心不小,也不够聪明,所以才有了今天。
他不恨任何人。
包括眼前这个女人。
这个让他体会到男女之事乐趣的女人,却比他们大山里的毒蛇跟蝎子还毒。
“你要是听话地从他们办事处把钱拿出来,咱们搞个大的家具厂,老娘说不定会跟你好好过日子,给你生个娃儿……”
“呵呵,给我生?怕你自己都不会知道娃儿的老汉儿是哪个吧!”李红兵笑了。
虽然笑起来,会牵扯到伤口。
他心中则是苦笑,这些人,自以为了解,其实啥都不了解。
刘志强做事谨慎,虽然没有刘春来那么阴险,但是有了刘春来的交代,敢依然把钱放在那里给人看,就不会怕人去弄。
李红兵从一开始就知道刘春来不喜欢他,原因就在当初刘春来用120块钱的价格收走了他师徒几人忙碌了很久才做出来的家具,以九百多卖出去。
李红兵觉得,刘春来的P眼儿太黑了。
想要游说张昌贵把刘春来踢开,自己干,结果张昌贵跟张二强两人都被刘春来忽悠走了,他在这里,其实也被刘志强防备着。
真正干了,李红兵才发现,他师父才是聪明的。
至少,以他们三个人,哪怕学会了刘春来的那种卖家具的方式,也很难做大,挣刘春来这么多钱。
到现在,本来准备按照刘春来说的,老实跟着干两年,到时候有了经验,也有了一定的资金,去另外的城市搞,结果就因为女人……
女人同样冷哼了一声,没有再说话,继续收拾东西。
其实,也没有多少东西收拾。
但是她却有些心神不宁。
葫芦村办事处,在凌晨三点多,已经没有一丝灯光。
里面只有此起彼伏的的鼾声。
一个黑影从一人多高的围墙上,轻轻地跳进院子里。
随后轻轻打开了围墙上中间的大门。
“吱~呀~”
大门开了,外面等着的几个人快速闪了进来,只留下了一个在外面接应的人。
原本是用来会客吃饭的堂屋,里面堆着麻布袋装着的服装。
里面有好些个蛇皮袋子,都装着钱。
从最早还是张昌贵租这个房子的时候,办事处的钱,就一直都是这样放着。
几个黑影没有说话,推开门,没有开灯,也没有打手电筒,借着微弱的光芒,找地上的蛇皮袋子。
完全是用手去捏里面的东西。
一直到几人把这里面装钱的麻袋跟蛇皮袋子都找出来,悄无声息地向着外面走去。
“就这么走了?”
突然,一个声音在黑暗中响起。
院子里的气氛,瞬间凝固。
“走~”
黑暗中,一个声音响起,几个提着蛇皮袋子的人就往外面冲。
可刚到门口,就又退回来了。
门口,一群穿着白色公安制服的公安堵住了他们前行的道路。
于是,事情就简单了。
动静不大。
第二天睡到自然醒,外面才麻麻亮,刘春来起来练了一趟拳,天才亮开。
浑身大汗,用热水擦去,浑身轻松舒爽。
这才听说昨晚上的事情。
“算上杨小乐等人,第四批了,他们差不多任务够了吧。”刘春来问旁边的刘志强。
刘志强点头,“已经超额完成了任务。春来叔,咱们这送人情,也不说,他装着不知道,这是不是……”
这是刘志强最不理解的。
从一开始,他就知道刘春来的想法。
钱一直放在这边,也不送回去,就是吸引那些人铤而走险上门来。
随着国内经济的发展,物资供应越来越充足,大多数东西,都能在没有票的情况下买到。
而且价格也高不了多少。
钱,对于人们来说,已经越来越重要。
几十万的现金,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那是一笔惊天巨款。
不记名,就是连号都没有问题。
山城的公安知道,总不能让全国所有地方都知道这些钱的编号不是?
严打期间,入室抢劫几十万的今天巨款……
“咱们又不搞一些违法乱纪的事情。”刘春来说道,“有些事,说明了就不好了。”
刘春来也不打算继续说。
与人为善,前进的道路才能越走越宽。
别的地方任务都无法完成,耿耀宗这里还超额完成任务,这一对比……
“其实这样倒也好,本来应该属于最乱的地方,因为连着抓了几批想要抢咱们的,现在码头上小偷小摸的都不是很多了。更看不到那些一群群待在码头上游手好闲人了。”刘志强叹了一口气。
刘春来的很多想法,他无法了解。
换成他,肯定不会这样干的。
“行了,今天你带着郑学勇他们去找弹簧厂,顺便给在蓉城的爱丽丝拍个电报,让她过来一趟。”刘春来准备把张建民给捞出来。
接触的次数不多,这人挺不错。
刘志强点头,“我给你留一辆摩托?没车也不方便。”
“有机会买辆面包车吧。送家具啥的不太方便,服装倒是可以用这个。”刘春来说道。
山城这地方,不是爬坡就是上坎,自行车很多地方根本没法骑,更多时候反而是被自行车骑。
摩托车没法拉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