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k0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高武大師笔趣-782 馬虛海的生意經相伴-lb8i7

高武大師
小說推薦高武大師
周记者说要准备,马虚海自然是认同。
而且这段时间的相处,马虚海发现自己对记者这个职业挺感兴趣的。以前他是修行天才,因为修行天赋突出,所以没考虑别的职业,除了修行以外,也没有别的追求。
但是跟周记者接触以后,了解到记者工作以后,马虚海发现自己挺喜欢记者这个职业的。
他发现,修行圈里的记者少,他还发现,没有媒体专门聚焦修行圈。
因为记者的修行往往都不怎么样。
因为修行天赋不行,所以,才选择记者。
而记者往往是哪里有新闻就扑向哪里,久而久之,主要集中在社会新闻方面,要么就八卦新闻,要么就专业新闻。
而修行圈,因为记者涉足不多,所以没有专门的聚焦。
但事实上,修行圈有很多事情是值得报道的,修行圈也有很多趣事、新闻,同样,修行圈的人也需要关注信息。
在接触之中,马虚海就发现,周记者对很多修行圈耳熟能详的事情极为陌生,同时,周记者对修行圈的信息需求完全没有了解。
于是,这几天,马虚海心里就有了个念头——做媒体。
以他圣阶的实力,在地球社会已经是属于最上层,他跟同僚们比起来是个普通人,但是放在社会绝对是个大人物。
他要做媒体,说起来风牛马不相及,但其实也不能说荒诞。
从社会角度来说,他具备创立媒体的身份。
因为马虚海内心有这样的想法,所以呢,跟周记者相处,就相当于他在学习。
跟着周记者回到宾馆,马虚海亲自学习了一个优秀的记者应该怎么做准备,不得不说,术业有专攻。
看着周记者准备好的问题,马虚海就觉得,专业人士果然不一样。
这些问题啊,还真是精辟。
每一个问题,都问到了点子上;每一个问题,都非常的具备话题性。
而且,询问的角度还特别的全面。
如果张文凯一一作答,那么,听众就将对他有个全新的了解。
“做的真不错。”马虚海赞赏道。
周记者笑道:“准备问题是个小事情,要完成采访,还得靠您呢。”
马虚海:“我想创办一个媒体。”
周记者一愣。
马虚海也知道,做媒体跟修行不一样,要做媒体,首先就是要有影响力。
影响力必须通过重磅信息来塑造。
持续不断的提供重磅信息,就能扩大媒体的知名度、影响力。
而眼前的事情,就是个机会。
建宇屋的事情吵得沸沸扬扬,别说修行圈了,就连社会都特别的关注,在这种举世瞩目的氛围里,若是能够拿到有价值、有话题的资料,就能一战成名。
做媒体,也需要一战成名的机会。
而眼前就是好机会。
周记者听到马虚海的话,不由得瞠目结舌,狐疑的问道:“前辈,你是认真的?”
马虚海:“当然是认真的。我觉得应该创建一个媒体,聚焦在修行圈。平日报道一些修行圈的事情,每周再做个精要的合辑或者周刊。互联网订阅的话,就免费。如果要实体的报刊或者资料,就收费。”
周记者一听,当即就皱了皱眉,说道:“现在早就信息社会了,哪里还有报纸和周刊?这东西哪里卖得掉!你居然还想收钱,想多了吧。”
马虚海哂笑道:“这就是你不了解修行圈了。知道修行者平日都在什么地方吗?平日都在三大域或者古池界,哪里有互联网?有张报纸能看,那就不错啦。”
听马虚海这么一说,周记者也恍然大悟。
马虚海:“修行者,特别是高阶的修行者,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地球外执勤,重要消息自然有官方发布,但一些不重要的消息、八卦、或者趣事,都是靠交谈。换岗新来的人知道些什么,就找机会聊聊,然后口口相传。
这时候,若是有份报纸,及时通报消息,谁不乐意呢?
花点钱就能及时知道社会热点,及时知道圈子里的事情,多好呀。
这种报纸,不可能卖不掉的。
日刊,每日发行;周刊,消息合订。月刊,重大消息合订。遇到事情,咱们还能出特刊。”
周记者听完,也觉得马虚海说的极有道理。
这是个生意啊,而且是个不小的生意。
修行者可比普通人富裕得多。
若是有这种媒体发行此类报纸,还真是个机遇。
马虚海笑着道:“修行圈的事情,我懂;媒体啊、记者啊、报纸啊,这类的事情,你懂。我们联手、合伙,创造这样的报纸,必然大有可为。
而且建宇屋的事情,关注度这么高,咱们接着这次的机会,必然能够一炮而红。”
周记者也听得心痒痒。
这事听起来还就挺靠谱的啊。
他想了想说:“这个想法挺好,但有个问题。”
马虚海:“什么问题?”
周记者:“你的报纸要跨越界门,而界门当然是不能随意通行的。如果不能穿越界门,往来通行,那么送报纸的事情就做不到。如果报纸不能及时送达,那么,这个想法就是镜花水月一场空。”
马虚海笑了笑:“界门的事情,好说。”
周记者自然不信,这最难办的问题,马虚海居然说好办。
这怕不是在吹牛吧。
马虚海怕周记者不信,说道:“你层次不够,不太了解上面的心意。”
马虚海作为圣阶,层次确实高,这番话没有丝毫遍地周记者的意思,就是实话实说。
周记者倒也不怀疑马虚海知道君山的心意,他也认可马虚海的身份。
马虚海说道:“只要是合情合理做有益的事情,君山方面不会刁难。咱们按照正常程序注册媒体公司,然后我想办法向君山提交申请,并拿出君山接受的方案。君山方面就不会为难,因为咱们做得事情是空白,所以,大概率来讲,君山还会提供方便。”
周记者倒是不知道此事的真假。
不过,马虚海这么说,他就这么信。
“要办媒体,需要的人可不少,而且投入的资源也不少。”周记者提醒。
马虚海笑着道:“所以,你就是我的左膀右臂啊。投入的事情,你放心,我能投资,我这边也能够拉到足够的投资。不过,媒体的内部事务,需要你来操盘,做漂亮。
放心吧,媒体做起来,有你的股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