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s84n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大奉打更人 txt-第三十八章 血案閲讀-c0b6p

大奉打更人
小說推薦大奉打更人
雨水沿着檐角流下,形成时断时续的水帘,被寒风一吹,飞花碎玉般的斜斜打入。
湘州位处西南,冬季寒冷干燥,下雨时,则阴冷潮湿,寒意浸到骨子里。
众人围坐篝火,柴火充足,烈焰驱散雨夜的凄冷。
“柴家姑姑召集的屠魔大会?”
李灵素表情一下古怪起来,追问道:“屠魔大会,屠谁?柴家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许七安拨弄着篝火,忽然明白为什么天宗要把圣子圣女一起抓回去。
李妙真的行侠仗义在天宗眼里,未必是错。她真正的错在于膨胀的正义感,在于为“情”所困。
同理,李灵素真正的错不在于他到处睡女人,圣子若是拔吊无情,天宗或许懒得管他的破事。。
他错在对每一个倾囊相授过的女人都抱有感情。
一听和柴家有关,这小子就坐不住了。
“兄台不是漳州人士?”
冯秀有些意外的问道。
湘州是漳州下辖的州,她直接点出非漳州人士,这说明所谓的“屠魔大会”,已经不局限于湘州,而是整个漳州都人尽皆知了?
许七安得出相应的推测,随后听李灵素笑着回答:
小妻寶貝 豆腐紅薯全麥面包
“我们此行目的地是雍州,途径湘州而已,对于此地的事,了解不多。”
冯秀恍然点头,不动声色的打量几眼李灵素俊美无俦的脸庞,说道:
“柴家半个多月前,出了一件大事,家主柴建元在府中被人杀害,杀人者是其养子柴贤,此人杀死对他恩重如山的义父后,又发狂连杀府上数十人,一路杀了出去,从此音信全无。”
“柴贤……..”
李灵素喃喃念叨这个名字,似乎对此人并不陌生。
许七安添了一块柴火,笑道:“听姑娘的意思,这个柴贤还在漳州境内,没有离去?”
这人非常敏锐………冯秀有些诧异,轻声道:
“阁下说的没错,柴贤杀人之后,非但没有逃离漳州,反而声称自己是冤枉的,是有人栽赃陷害。他扬言要查清此事,还自己一个清白。
“但后来,漳州各地频频闹出命案,尤其湘州最为严重,有人亲眼看见他杀人炼尸。起先杀的都是江湖人,后来连普通百姓都遭了他的毒手,湘州官府开始介入此事。
“柴家姑姑趁机召开“屠魔大会”,号召漳州各地的江湖人士共赴湘州,联合官府,一起讨伐柴贤。”
黑色劲装的王俊冷哼道:“邪魔外道,残害百姓,人人得而诛之。”
书生吕韦沉默不语,悄悄朝众人靠拢了几分。
许七安摘下水囊,喝了一口,又给小白狐的碗里添了些水,它伸出粉嫩的小舌头,默默舔舐。
小白狐矜持优雅,毛色鲜亮,纤尘不染,加上小小的一只,玲珑可爱,最能撩拨女子的心。
冯秀直勾勾的盯着,欣喜道:“好漂亮的小狐狸,我可以抱它吗?”
小白狐抬起头,刚想说:不行哒!
慕南栀抢先一步把它抱起来,顺势挡住它的嘴,淡淡道:“不行!”
冯秀一脸失望。
黑色劲装的王俊见心仪的女子碰了钉子,哼道:“一只狐狸而已,有什么稀罕,冯师妹,等明日雨停,我去山里替你抓一只。”
冯秀摇头:“算了,不必麻烦。”
她只是觉得小白狐可爱,想抱一抱,但真要她养一只在身边,却也没那个精力和兴趣。
说话间,她又下意识的看一眼李灵素,恰好与对方目光碰撞,这位风度翩翩的俊美男子竟朝自己抛了个媚眼。
冯秀立刻撇开目光,心头小鹿乱撞,脸蛋也随之火烧火燎。
唉,我这该死的魅力………李灵素叹息一声,宛如高处不胜寒的绝世强者。
然后,他就听见了徐谦的传音:“那个柴家姑姑是你的姘头?”
你怎么知道…….李灵素瞠目结舌,险些脱口反问。
“我不记得自己说过。”他传音回复。
“你听到柴家的血案,只有惊讶没有担忧,这说明你确认自己的姘头没有意外。所以我猜是那个发起号召的柴家姑姑。”许七安道。
“前辈明察秋毫!”李灵素传音道。
“你对此案怎么看?”许七安传音问询。
李灵素陷入了回忆,悠悠道:
“我以前和妙真师妹来过漳州游历,偶然间结识柴家人,当时领队的,是一位丁香花般结着愁色的女子,叫人怜惜。
“漳州水系发达,我们在游船中相遇,那年初春,杏花微雨,她穿着水绿色的长裙,撑着一柄油纸伞,站在船边看雨。
“她当时丧夫不久,意志消沉,我请她喝酒,一醉解千愁,她起初没有理会,对我态度冷淡,后来嫌烦了,甚至恶语相加。”
丧,丧夫?汝与曹贼何异?!
许七安惊了。
“后来她说,漳州有处千绝谷,谷中有一对异兽,雌雄从不分离。它们的巢穴附近生长着一种叫做“白首”的奇花,若能得到那种花,便能和相爱的人厮守终生,白头偕老。
“如果我能摘来那种花,她就陪我喝酒。”
听到这里,许七安缓缓点头:“你得到了那朵花,因此俘获了美人芳心?”
圣子摇摇头:
“千绝谷里的确有一对异兽,凶狂无比,有神魔血脉,别说五品,四品高手去了,都应付不了。雌雄双兽的巢穴附近也没那种花,她是骗我的。
“但我依旧去了,与两头凶兽大战一场,摘下它们的一根尾羽,重伤逃走。我找到她,把尾羽交给她,然后就走了。”
这就走了?和我想的不一样………许七安皱皱眉头,传音道:“后来呢?”
李灵素“嘿嘿”两声,传音道:
“她追出来问我,双眼含泪,质问我为什么要做到这一步,明知道谷里没有所谓的奇花,明知道她是骗我的。为什么还要以身涉险?
“我说:美丽的姑娘,钟情你是我一生不变的信仰;走进你的内心,是我梦寐以求的渴望;这发自内心的感情,不会因为河流改道而改变,不会因为高山坍塌而埋葬。
“哪怕是你的一个小玩笑,我也愿意用生命去尝试。可惜的是,我的姑娘,我无法走进你的内心。所以,我要离开这里,走向远方。
“她不顾一切的扑入我的怀里………”
好家伙,请问天宗还收弟子吗,我想去进修几年…….许七安冷冰冰的传音打断:
“够了,说正事。”
李灵素意犹未尽的结束话题,传音说道:
“那柴贤我见过几次,是个秉性纯良之人,不像是会做出弑父杀亲恶行的贼人。此中或许还有隐情………”
他欲言又止。
嫁入豪门不是妻 竹下听音
满脑子都是弑父念头的许七安说道:“有话就说。”
“我想去柴家看看她,了解一下案情。”李灵素试探道。
徐谦给他的感觉,温和中不乏高冷,不像是那种会多管闲事的人,因此估摸不准他的想法。
许七安点头:“不得超过三日。”
他竟然答应了……..李灵素心里一喜。
………..
夜色渐深,雨水淅淅沥沥。
众人或盘坐或侧躺,在凄冷的夜里休息。
篝火黯淡下来,火红的木炭散发热量,努力的驱散着寒意。
寂静的黑夜里,微弱的火光扭曲着影子。南边墙角,那具陈旧的棺材的棺材板,在无声的黑暗里,缓缓掀开。
一只青黑色的手,从棺材里探出来,指甲漆黑,按在棺材边缘。
“哐当!”
沉默几秒后,棺材板猛的掀飞,重重摔在地上,发出巨响。
一道人影从棺材内直挺挺的起身,他的膝盖仿佛不会弯曲。
巨大的响动惊醒了夜宿荒庙的众人,黑色劲装男子王俊,还有利落短打的冯秀最先醒来,下意识的抓向身边的武器。
“铿锵!”
刀剑同时出鞘。
慕南栀长途奔波数日,疲惫不堪,被吵醒后,揉了揉眼圈,睁眼看去。
只见王俊和冯秀握着兵器,背着众人,面朝南边棺材,而那具渗人的棺材里,直挺挺的站着一个人影,他隐藏在黑暗中,只看清一个大致的轮廓。
双方似在对峙。
这时,棺材里的人影轻轻跃出棺材,他跳跃的姿势很古怪,膝盖仿佛不会弯曲,直挺挺的跃。
火光照亮那人的模样,白瞳,青黑色的皮肉布满溃烂,头发稀疏,穿着破烂衣衫,一股股尸臭扑面而来。
这哪里是人,分明是具尸体,会动的尸体。
慕南栀瞳孔略有涣散,表情凝固,几秒后,发出高分贝的尖叫。
“呀……..”
諸天作弊界面
小白狐也发出稚嫩女童的尖叫声,人立而起,两只前爪抱住许七安的小腿,瑟瑟发抖。
尖叫声仿佛刺激到了它,它口中发出渗人的嘶吼声,双腿一弹,扑向众人。
书生吕韦尖叫起来,吓的逃到角落里。
“是血尸!”
黑色劲装的王俊低吼一声,长刀竖斩,要将血尸斩为两半。
“血尸是一种靠吞食活人精血生存的邪物,血尸之上是铁尸,铁尸的防御力相当于六品的铜皮铁骨。当年柴家先祖就是靠着十三具铁尸,打便湘州无敌手。”
李灵素传音解释道。
血尸双手一合,夹住刀刃,王俊用力抽了几下,竟没抽出来。
这具血尸的力量,远超他想象。
冯秀娇斥一声,疾走两步,一个直踹正中血尸胸口,嘭!一抹灰尘炸起。
血尸身躯弓缩如虾,但双脚稳稳扎根,没有动弹半分。
下一秒,它一个挺身,震飞了冯秀,接着,它横身摆臂,扫飞王俊。
两位初出茅庐的年轻男女朝不同方向摔去,疼的呻吟不止。
王俊被血尸扫中胳膊,大臂骨裂,他强忍疼痛,一边运气缓解,一边捡起佩刀,正要继续战斗,突然,双腿一软,丹田如刀绞。
“啊…….”
另一边,冯秀似乎也遭遇了类似的情况,疼的脸色苍白,绵软无力。
中毒了………王俊心里一凛,顿时明白了自身处境。
“王兄,冯姑娘,不愧是名门大派出身的高手,中了我的软筋散,到现在才发作。”
—————
角落里,书生吕韦笑眯眯的走出阴影,来到篝火边。
他脸庞清秀,却没了之前的温和,火光映照下,甚至有些狰狞。
“是你?!”
冯秀大吃一惊,完全没料到事情会是这样的发展。
“你是养尸的人,难怪你刚才不让我劈砍棺材,是因为还没机会下毒?”
王俊拄着刀,摇摇晃晃的站起身,脸色铁青。
吕韦颔首道:“没错,我这具血尸还未大成,虽说杀你俩没问题,但你们若是想逃,它可追不上。”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冯秀修为不如王俊,已经站不起来了。
吕韦正要回答,忽听那个盘坐在篝火边,无力动弹的青衣男子接话道:
“当然是为了祭炼血尸,提升修为。”
吕韦审视了他几眼,确认他只是普通人,没有威胁,笑眯眯道:“没错。”
许七安又道:“所以你伪装成书生,徘徊在附近,诓骗过路的行人?看这之前有不少篝火余灰,想来没少害人吧。”
冯秀和王俊脸色瞬间难看起来,他俩就是被诓骗的路人。
劣云头 旧弦
吕韦面带笑容,再次审视着青衣男子。
“这条路频频闹人命,官府不管?”李灵素拨弄一下篝火,问道。
“今时不同往日,那柴贤到处杀人炼尸,闹的满城风雨。我们这样的散修只是跟在他身后喝口汤,反正最后把罪过甩在他头上便是。”
吕韦眼神阴沉,似是不愿再废话,道:“先拿你们普通人打牙祭。”
操纵着血尸,走向李灵素。
为什么第一个死的人是我,难道就因为我太过俊俏?
李灵素有些生气。
“普通人的精血用处不大,但日积月累,也能积少成多。我看几位身体健康,气血在普通人中算是极为旺盛。”
吕韦说话间,血尸已经弹跳到李灵素面前,张开腥臭扑鼻的嘴,狠狠咬向圣子。
李灵素摇摇头,侧身避开,顺势起身,摘下束发的玉簪,轻轻抛出。
玉簪电射而出,射穿血尸的半张脸,簪尖刺出一只黑色的丑陋蛊虫,它宛如被赋予了生命,一个折转,回到李灵素面前。
血尸踉跄往前走了两步,颓然倒地,再也没有声息。
“什么?!”
吕韦眼珠子差点瞪出眼眶,他辛苦祭炼数年,比练气境更加强大的血尸,竟然这么简单就被对方破除。
嫡女見聞錄
震惊、愕然、难以置信等情绪最先涌起,随后是恐惧和焦虑,冷汗刷的涌了出来。
显而易见,他遇到真正的高手了。
也许下一刻,他就和血尸一样,彻底变成一具尸体。
冯秀和王俊绝处逢生,又惊又喜又茫然。不过,相比起纯粹死里逃生而满怀欣喜的王俊,秀丽的冯姑娘痴痴的望着李灵素。
原来他那么强大………
许七安招招手,摄来玉簪,凝视着簪尖的蛊虫,摇头道:
“变异的尸蛊,不够正宗。”
他说话的时候,吕韦表情经过一连串的变化,终于心一横,以极快的速度冲出破庙,试图逃离。
“咻!”
玉簪呼啸而出,刺穿了书生吕韦的胸膛,带出一股殷红的鲜血,人随之倒地。
目睹吕韦像草芥一般被杀的冯秀和王俊,深吸一口气,压住内心翻涌的复杂情绪,语气毕恭毕敬:
“多谢两位前辈救命之恩。”
许七安往火堆里丢了一块柴,叹口气:“湘州已经这么乱了吗?”
冯秀抿了抿嘴,“弟子在宗门时,只听说柴贤在湘州,以及其他郡县作乱,闹的不得安宁。如今看来,这其中有部分命案,是吕韦这样心术不正之徒浑水摸鱼。
“是我和王兄信错了人,今日若非两位前辈也在庙中,恐怕我们难以活命。”
她再次感谢了救命之恩,但一双妙目大部分时间都聚焦在李灵素身上,认为这个俊美绝伦的男子,才是小团队里的核心。
李灵素微微颔首:“把血尸处理一下,继续休息,等明日上路。”
慕南栀看着王俊把血尸拖走,胆战心惊的扭头,瞪一眼许七安: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棺材里有,有鬼?”
许七安摇头:
“不知道,不过破庙里摆棺材,绝对有古怪。这里常有人落脚歇息,桌子都被劈成柴烧了,唯独棺材完好无损。如此大的破绽,一眼就出来了。”
至于后来,那书生偷偷把迷烟丢进篝火,根本瞒不过用毒专家的他。
慕南栀哼了一声,搂着白姬躺下,侧对着许七安,腰肢和臀部曲线勾勒的极为动人。
“难,难受,不要抱着我睡啦…….”
小白狐挣扎起来。
许七安侧身躺下,揽住慕南栀的纤腰。
她娇躯僵硬了一下,但没反抗,也没说话。
………..
次日,清晨。
慕南栀醒来,发现自己蜷缩在许七安怀里,昨夜受了惊吓,再睡时便下意识的贴着他,寻求安全感。
她像个未出阁的少女,脸蛋微微发红,偏又强撑着假装若无其事。
不多时,众人陆续醒来,许七安烧了一锅热水,先给每人一碗热水就冷馒头,然后用剩余的热水刷牙洁面。
众人结伴上路,途中,许七安问道:
“湘州有什么特色美食?”
李灵素想了想,道:“腊肉不错,等进了城,我带前辈去品尝品尝。”
许七安看向慕南栀,见她一脸意动,于是笑道:“好。”
冯秀和王俊有些拘谨的跟在身后,没敢主动开口说话,只是听李灵素恭敬的称呼青衣男子时,有些诧异的对视一眼。
他称呼那人为前辈,态度颇为恭敬……..冯秀圆圆的眼睛微微睁大,难道她猜错了,这个青衣男子才是核心人物?
午时前,一行人来到湘州城,城墙高三丈,行人稀疏,衣着普通,极少看见鲜衣怒马的人。
湘州并不富裕,甚至还不如位处边陲的雷州。
进城之后,冯秀和王俊告辞离开。
李灵素前头带路,许七安牵着小母马,“哒哒哒”的跟在后面,半个时辰后,他们在一座大庄园外停下来。
漆红大门上挂着“柴府”匾额。
年轻力壮的门房迎上来,拱手道:“几位是哪个门派?”
李灵素回答:“无门无派。”
“可有请帖?”
“没有。”李灵素摇头。
门房眉头一皱,正要说话,便听这位俊美的年轻人说道:
“我与柴杏儿是故交,你进去通报,就说李灵素求见。”
……….
PS:今天一整天都犯困,无力,看电脑屏幕都是重影的。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