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 天唐錦繡-第兩千四十一章 拉人下水看書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天唐锦绣
房俊抵达春明门北侧右屯卫营地,见到阵列严整、士气稳定,并未受到太多李二陛下“死而复生”之影响,稍感放心,命人将高侃叫回来,问道:“春明门那边形势如何?”
高侃有些担忧:“京兆府与‘百骑司’封锁了城内各处里坊,但只拦得住寻常百姓,如何拦得住那些达官显贵?眼下汇聚在春明门外等候迎接圣驾之人已经逾千,男女皆有,拥堵不堪,末将欲派人前往疏通秩序,却被陛下派去的禁卫赶了出来……如果人数继续增多,恐有踩踏之事发生。”
值此陛下回京之际,但凡发生踩踏骚乱等事,都是了不得的大事,何况现在聚集于春明门外的皆是皇亲国戚、达官显贵,一旦发生恶劣事件,首当其冲便是有监国之责的太子。
房俊略作沉吟,看着远处熙熙攘攘的人群,问道:“陛下现在抵达何处?”
高侃有些奇怪,好像自家大帅对于陛下“死而复生”之事并未有太多震惊,回道:“已至城西十里之处的驿站,驻跸歇息,暂时未曾继续动身。”
房俊默然。
经历关陇反叛之事,长安城内各方势力闻听李二陛下居然全须全尾的回来,大抵都是心中惶恐的,毕竟兵变之中这些人要么静观其变,要么偏向关陇,甚至就连支持东宫的人也心中发慌,毕竟到了这个时候谁还不明白李二陛下之所以“装死”,就是要看着关陇覆灭东宫、废黜太子?
现在李二陛下回京,这些人或多或少都有些心虚,亟待在陛下面前留下一个好印象,所以情绪较为激烈。再加上那些爱戴陛下的百姓于哀痛之中骤然闻听陛下居然还活着,爆发出来的疯狂情绪足以使得整个长安都好似一个火药桶一般,只需一丁半点的诱因,便会产生一场席卷整个长安的骚乱。
此等情形之下,李二陛下却驻跸驿站,派出一队禁卫并不约束城门的人群,任由长安城内外那股紧张激烈的情绪默默的发展、酝酿……
长长吁出一口气,房俊下令道:“本帅会在此间等候迎驾,你率军返回玄武门,坚守营地,无论是谁下令调防都毋须理会,给老子将玄武门看死了!”
高侃心中一凛,急忙领命。
等了一下,见到房俊再无吩咐,这才让亲兵传令,所有部队依次撤走,一炷香功夫便只剩下一营辎重兵拆卸营帐器具,主力部队已经浩浩荡荡沿着长安城墙向北撤离。
右屯卫这边的移动自然瞒不过一直盯着的左武卫,迅速告知程咬金,然而未等程咬金做出反应,房俊已经率领麾下千余骑抵达左武卫阵前,直言求见。
……
雨水淅淅沥沥,房俊与程咬金并肩站在官道之上,向西望去,旌旗招展遮天蔽日,御驾已经不足数里,向东看城门之下人群越聚越多,已呈现吵杂之势,守成的兵卒看来缺乏处置此等情形的惊艳,面对那些达官显贵亦没有足够的魄力予以驱散、约束,形势越来越乱。
房俊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忧心忡忡道:“城门处拥堵太甚,稍有不慎便会发生拥挤踩踏,咱俩应当派兵予以疏通,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与老子何干?爱去你自己去,老子没这个闲工夫!”
程咬金将脑袋摇得拨浪鼓一般,拒绝得干脆利落。
春明门下人群越聚越多随时会发生骚乱事件,这谁都看得见,但陛下派出的一队禁卫非但不欲以疏导,反而站在一旁以保障安全的名义将靠近的守城兵卒赶走,已经显露了足够的信息——陛下身边有人就等着见到出事,然后一股脑的归咎于太子殿下。
甚至有可能得到了陛下的首肯……
房俊冷笑一声:“与旁人或许并无干系,但守城校尉的乃是令郎,岂能与你无关?信不信就在接下来的某一刻便会有人坠马或跌倒然后死于非命,将罪责完全推卸在守城的东宫六率身上?”
程咬金面色难看,摆摆手,道:“那又如何?如今各位其主,史书之上父子对阵沙场之事屡见不鲜,用不着二郎你来替吾父子担忧。”
话说这么说,但心中岂能毫无波澜?
若陛下纵容春明门有人闹事,房俊所言极有可能发生,罪责归咎于太子,但首当其冲却是镇守春明门的程处弼。
但此刻上前疏导交通等若违背陛下意愿,算是彻底站在东宫一边,难道自己为了一个儿子的前途便将整个家族的生死存亡搭上去?
房俊瞥了他一眼,重新扭头看着春明门下的人群,淡然道:“且不说处弼乃是你程家的千里驹,三代之中也未必出现一个这样天生的军人,单只说目前叔父您的处境,难道不应该赶快有所决断,选择一边站队么?”
程咬金欲言又止。
程处弼在褪去其木讷、少言的缺点之后,如今越发在军中绽放出绚烂的光彩,正如房俊所言,那小子是一个天生的军人,注定在军中会闯出一番名堂,自己曾经奢望的“一门双国公”未必不会出现,所以现在要任由这个儿子的前途被一场阴谋席卷在内,彻底陨落么?
至于站队……自己到底应该站在哪一边?
鳳臨天下:天下第一女君
心中权衡取舍,良久方才颓然叹气:“总不能让城下无辜者遭受损伤,走吧,老夫陪你走一遭!”
房俊一撇嘴,老东西又当又立,真不要脸……
也不多说,一勒马缰:“事不宜迟,赶快行动吧,陛下抵达之前定要将城门处疏导通畅,然后恭迎陛下回京!”
程咬金再叹口气,只能跟上。
他对陛下自辽东便开始“装死”的策略心有余悸,一个父亲为了易储可以坐视嫡长子死于叛军之手,可以任凭叛军肆虐帝国京畿,将贞观以来的辛劳成果毁于一旦,甚至不顾有可能因此而背负的“以父残子”之骂名,这是何等疯狂?
如此疯狂的李二陛下,令他陌生、恐惧,下意识的想要远离。
他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李二陛下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但从心底感受到彻骨寒意,对儿子都这么狠,对待他这个关键时刻站在门阀一边率军向代表着皇权的监国太子予以逼迫,甚至刀兵相向的臣子,又会是何等厌恶与痛恨?
有数十万东征大军在手,就算他想要死心塌地的重归李二陛下麾下,人家也不见得接受……
权衡取舍一番,他宁愿依附太子对抗陛下,即便很可能彻底失败,也不愿成为最终被李二陛下出卖放弃的那一个。
再者说来,就算太子彻底失败,以自己的功勋地位,大不了就是一个解甲归田、致仕告老,没什么大不了……
两人一先一后,各自千余骑兵策骑跟随,铁蹄铮铮、风卷残云一般冲向春明门,吓得城门前聚集的达官显贵、皇亲国戚们一阵慌乱,正在勉力维持只需的守城兵卒也纷纷侧目,李二陛下派过来一直冷眼旁观的禁卫亦严阵以待。
两千骑兵呼啸而至,轰鸣的蹄声压制了吵杂的人声,城门前居然出现短暂的凝滞,拥挤推搡全都停下……
房俊一马当先,抵达人群之外策骑而立,大声道:“吾与卢国公奉命前来维持秩序,以恭迎陛下回京!所有人听令,男子在左、女眷在右,候于官道两侧,不得阻碍官道,违令者严惩不怠!”
话音刚落,身后骑兵奔至近前纷纷跳下马背,冲入人群当中,强行将拥堵在官道上的人群、车驾向两侧驱赶,顿时惊叫四起、人喊马嘶。
能够从京兆府衙役、巡捕封锁的里坊冲出去然后汇聚于此的,哪一个不是高官显爵、当朝名流?面对兵卒这般肆无忌惮的冲击,自是又惊又怒,纷纷厉声喝叱。
眼见这些人倚仗身份不但不配合反而颐指气使、胡搅蛮缠,房俊岂能惯着他们?当即随手一指一个骑在马上冲着兵卒挥舞马鞭的白面青年,下令道:“卢国公有令,将此獠拿下,押赴入城,投入京兆府大牢,待迎驾之事完毕,再行论处!”
身后程咬金正好赶到,闻言气得鼻子都快冒烟儿了!
这棒槌是在是坏得冒油,你自去耍威风便是,老子也愿意给你撑腰,可是这般以老子的名义去得罪人,也太过缺德了吧?
“喏!”
几个兵卒如狼似虎的冲上去,于周围惊叫怒骂声中将那青年拽落马下,然后抽出他的腰带汗巾帮了个四马倒攒蹄。那青年奋力挣扎,眼见大事不妙,只得服软:“在下房陵杜氏子弟杜怀恭,并非有意阻拦道路,请卢国公高抬贵手!”
程咬金吹胡子瞪眼,你那只眼睛见到老子绑了你,为何要跟老子求饶?
不过这小子居然是李勣那厮的女婿,也不知当真是巧合,还是房俊有意为之……
房俊面无表情,厉声道:“此人不遵军令,蓄意扰乱秩序,定是意欲阻挠陛下回京,其意叵测、其心可诛!将此人交付‘百骑司’严加审讯,定要挖出其幕后主使!”
周边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看死人一样看着兀自挣扎、脸色煞白的杜怀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