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禁區之狐笔趣-第一百三十六章 談興正濃相伴

禁區之狐
小說推薦禁區之狐禁区之狐
“恢复训练进行的怎么样?”
在餐桌上,妻子索菲雅向丈夫问起了她最关心的问题。
“教练组说评估效果可以。他们还说我这是因祸得福,让之前做过手术的膝盖也得到了充分的休息。所以恢复训练的时候,连着膝盖一起练了……”
马克西·凯里回答道。
“那太好了。”索菲雅明显松了口气。“就这样下去,相信你很快就可以重回球场!”
“没有那么容易的,索菲雅。”凯里摇头道。“我现在只是刚刚开始恢复训练,根据预计,光是恢复训练就要一个半月。一个半月后,我才能进行有球训练。至于什么时候和球队合练,什么时候上场……如果能在这个赛季结束前做到,那就算是不错的了。”
“啊?那岂不是意味着你这个赛季基本上就踢不了了吗?”妻子有些惊讶,也有些失望。
“所以我现在不去想什么时候复出,只是训练吧……”
见丈夫这么说,索菲雅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就在此时,儿子和女儿跑下餐桌,拿起茶几上的电视遥控器:“我们要看电视!”
“动画片!动画片!”
他们打开电视之后,随着屏幕亮起,首先出现的却是新闻播音员的声音:
“……胡在2027年最后一场比赛中攻入一球,帮助马德里海盗主场3:2击败了图里亚斯。这个进球让他在今年的进球数增加到七十五。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
尽管儿子很快就把电视频道调到了动画片上,但这则新闻还是传到了在场所有人的耳朵里。
索菲雅偷偷观察了丈夫一眼,似乎生怕他被刺激到。
丈夫受伤的这段时间,索菲雅已经察觉出来了,她之前那个狂妄的丈夫,现在颇为消极低沉。
连续两次重伤的打击实在是很大。
最重要的是在自己接二连三遭遇重伤的时候,他的竞争对手胡莱却一路高歌猛进。
如此鲜明的对比,也难怪自己丈夫心中有了个“结”。
她很清楚丈夫在乎的是什么,是被需要的感觉。
以他的臭脾气,能够在马德里海盗待这么多年,和大家相处愉快,完全是因为马德里海盗确实很需要他。
他对这支球队来说非常重要。
他无比享受这种被人需要的感觉。
所以他愿意奉献自己的一切力量,就是为了不让人失望。
可是这次受伤,再加上胡莱的突然崛起,让他意识到,其实马德里海盗或许已经不需要他了……
这对丈夫的打击可能胜过了膝盖和脚踝的重伤。
当他觉得球队不需要他之后,那他还有什么继续努力和奋斗的价值呢?
正因为知道这一点,所以这段时间,索菲雅在家里都小心翼翼地不当着丈夫的面提起胡莱的名字,避免一切和胡莱有关的东西出现在丈夫身前。
而且这事情还得做的很隐蔽,不能太明显。
否则那样反而会惹怒丈夫,让他认为别人都觉得他怕了胡莱……
刚才儿子动作慢了点,让胡莱的名字被丈夫听到时,索菲雅既没有呵斥儿子,也没有提醒他。而是无动于衷,就好像那是一条很寻常的新闻,是一桩微不足道的小事。
她不想再刺激丈夫脆弱的自尊。
但让她有些意外的是,丈夫今天却主动对她提起了胡莱:
“在进球上,那小子确实已经接近于登峰造极了。”
“啊?”索菲雅没反应过来,丈夫怎么突然夸起这个他一直不喜欢的人了?
“不过他还是在凭借本能踢球。”
索菲雅暗自松口气——丈夫还是那个丈夫。
凯里不知道妻子的内心戏,他自顾自哼道:“凭借本能踢球总是很容易,没什么了不起的。如果我没受过伤,他别想在我面前这么出风头。”
末了,他又说了句:“如果他继续这么踢下去,那么今年就是他的巅峰了。”
索菲雅好奇地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凯里冷笑道:“因为他还是依赖队友给他创造机会,他自己所能创造的机会太少。也难怪帕罗蒂那个老好人想要让我和胡搭档了……他知道球队的危机是什么。”
“能有什么危机?球队现在不是领跑积分榜吗?”索菲雅见丈夫今天难得有兴致说起胡莱,决定趁热打铁,引导他多说一些,说不定就能多少缓解一下“心结”呢?
于是她摆出一副求知欲旺盛的小学生模样,瞪大了眼睛看着丈夫,期待他能够多说一点。
凯里没看出来妻子的小心思,他今天似乎也确实是谈兴正浓,他对妻子的说法嗤之以鼻:“领跑积分榜?你是指我们比加泰联多赛一场,领先他们六分的事情吗?”
“是啊,虽然说我们比他们多赛一场,可就算他们追上来,我们也还是领先三分。”
“对加泰联这种对手,领先三分算什么?最后一轮我们可是客场打加泰联的,如果我们只是领先三分,那么最后一轮完全有可能翻船。”凯里一边说一边摇头。“要是最后一轮把联赛冠军丢了,帕罗蒂人缘再好,这个主教练恐怕也不好做了吧?”
“你说的是最坏的情况,马克西……我们不可能一直只领先三分……”
“呵呵。”凯里笑了起来,似乎是被妻子这话逗乐了,“确实不可能,我们还有可能不用等到最后一轮,就落后加泰联或者马德里国王了呢!”
索菲雅没有再说话,现在已经不需要她喂话,丈夫就能自顾自说下去了,他今天真的谈兴很浓:
“如果球队继续依赖胡的进球,这样的危机就不可避免。因为我们的进攻方式太单一了,前半赛季依靠胡的出色状态,我们的排名确实不错。但不能总是指望胡的状态好吧?万一他的状态有所起伏,怎么办?到时候我们会发现连个备用方案都没有。胡的得分手段单一,我们的进攻方式单一,单一加单一,加倍单一。如果我们的对手在经历了上半赛季之后,还不知道该怎么防,那他们就可以通通去死了!我们的对手有那么蠢吗?”
本来只是想要诱导丈夫多说一点的,现在听了他这番话之后,索菲雅也皱起眉头,觉得球队确实面临着危机。
于是她很诚恳地发问:“那要怎么解决这个危机呢?”
凯里指着自己:“想要解决危机,就得等我伤愈复出。”
“什么?”索菲雅再次感到意外。
凯里不理会她的态度,继续说道:“我的技术和创造力,能够给球队的进攻带来帕罗蒂想要的变化。但我就得把自己的位置后撤,远离球门,并且我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成为球队的终结者,我得把开火权让给胡……”
说到这里,他又突然沉默了下去。
索菲雅犹豫了一番,小心翼翼地问道:“你不希望那样?”
凯里先点头,再摇头:“是的,我不想那样。可是事实告诉我,如果我不那样的话,我的职业生涯恐怕就要到头了……”
“不会的,亲爱的。事情没那么糟糕……”
煙花那些事
“不会那么糟糕?我在场上再也无法发挥出我的特点,对比赛毫无贡献,只能被提前换下。然后逐渐的连首发都打不上,沦为替补。接着连替补席都挤不进去了,只能去看台,或者坐在家中看球,慢慢被人遗忘……等到我和俱乐部的合同到期之后,我就离开这里,所有人都可以松上一口气——这就是我职业生涯的未来。”
凯里看着自己的妻子,很严肃地说道。
索菲雅愣愣地望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才能安慰他。
就在此时,女儿稚嫩的抱怨声响起来:“谢天谢地,爸爸妈妈你们终于不说话了,我们连电视里说了什么都听不清!”
索菲雅连忙堆起笑容:“抱歉,宝贝儿……”
提莫 小说
千金的轉身
她话没说完,就看到丈夫突然起身,离开了客厅,向楼上的卧室走去。
等索菲雅哄好孩子,跟着走上楼后,发现自己的丈夫正站在没开灯的卧室里,透过窗户望向邻居家的方向。
见状索菲雅没话找话来说:“我今天开车从他们院子那边经过,发现院子里空荡荡的,没有彩灯,也没有圣诞树……他们,中国人好像不过圣诞节?”
但丈夫望着那边,显然不是在思考这个问题。
他突然说道:“年底的国际足联颁奖仪式,胡应该会收到邀请了……”
索菲雅吃了一惊,她听出了丈夫这句话的意思,也明白这句话的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