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踏星-第三千三百七十章 包圍相伴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踏星
暴岐实在想不通,两个序列规则修炼者是怎么越级与他一战的。
陆隐望着总会长深入禁地,吐出口气,回望,暴岐已经倒在地上,鼎钟掉落一旁。
此战,暴岐被抓。
远处,星蟾早跑没影了。
若非星蟾,总会长与暴岐就逃了,以双方的距离,他们完全可以撕裂虚空离去,也不需要深入禁地。
正因为星蟾突然出现,踹飞暴岐,也打乱了总会长的出手,拖延到陆隐他们到来,说起来,他还要感谢星蟾,虽然这只蛤蟆也溜了。
陆隐来到暴岐身前,俯视着他。
暴岐咳血,全身大半骨骼粉碎,嘴角撕裂开,看起来很是凄惨。
“这算是我们第一次正式见面,暴岐桑天,是吧。”陆隐缓缓开口。
暴岐望着陆隐,咧嘴一笑:“佩服,陆,陆道主,是吧。”
醫道官途 石章魚
“杀了我吧。”
“一个活着的桑天远比死去的桑天更有价值。”陆隐道。
暴岐嗤笑:“我,跟其他人,不同,你不会从我,这里,得到任何,情报。”
陆隐眼睛眯起。
原起,瑶宫主,天赐,他们都想活,因为他们有未来,而暴岐却不在乎生死,始境已经是他的未来,他从苦厄境跌入始境,已经不可能再进一步了,他与梦桑不同,梦桑不甘心,还想搏一搏,而他,连博得想法都没有。
或许也因为梦桑知晓小灵宇宙的存在,想博那重启的可能,
“虽然你修为不会提升,但就不想活下去?怎么说都走到了桑天之位。”陆隐缓缓道。
暴岐仰面望着蜃域高空:“如果我活下去,依然是桑天,即便还在始境。”
陆隐没有说话,就这么看着他。
暴岐转头,看向远处缩小一些的鼎钟:“前提是,它还属于我。”
超大巨人之祖站在鼎钟旁,抬手,轰然落地,挡住暴岐的视线。
暴岐惨笑:“你们知道天外天有多少人盯着桑天之位?太多了,天外天有着太多的强者,虽然他们未达到苦厄境,在我眼里是废物,但有些人与我一样想走捷径,我在始境借助鼎钟,稳坐桑天之位,而有些人,同样希望借助序列之基走上桑天之位。”
“失去鼎钟的我,将会沦为那些人晋升之路的阶梯,这还是我能活着回到灵化宇宙的前提下。”
说着,他看向陆隐:“你会放我回去吗?”
陆隐与暴岐对视:“未必不能。”
暴岐大笑,笑的咳血,脸色涨红:“想让我当你们天元宇宙的狗?哈哈哈哈,我可是桑天,我是暴岐。”
“原起说过,天元宇宙肯定会重启,一个注定失败的宇宙,不值得为它陪葬,你就想死在我们手下?”陆隐喝问。
暴岐不屑:“越老越怕死,时代已经不同了,原起那老家伙在灵化宇宙时,外天外还不是现在的天外天,现在的天外天都是觊觎桑天之位的疯狗。”他盯向陆隐:“我死,桑天之位空缺,这些疯狗会想尽一切办法登上桑天之位,瑶宫主号称桑天之下第一人,她真有能力压住那些疯狗?”
“任何阻挡那群疯狗登上桑天之位的都会被撕碎,我已经败了,就不该活着,原起也一样,他占着桑天之位想回去灵化宇宙,他那个位置早就被盯上了。”
“有些人走的捷径比我还短。”
咳咳
暴岐咳血,喘着粗气:“不要以为给疯狗食物就能从它嘴里再拿走,死去一个桑天,你面对将是一群争夺桑天之位的疯狗。”
陆隐直起身,天外天,看来真有一大群高手,那些高手相当一部分应该来自小灵宇宙吧。
等于说那里有一整个宇宙的高手。
桑天还在,无碍,一旦桑天之位空缺,盯上那个位置的人,都将是敌人。
其实陆隐宁愿面对一个桑天,也不想面对一群争夺桑天之位的敌人。
桑天再怎么厉害,他有把握接下,但一群竞争桑天之位的疯狗,数量那么多,分散开来,对天元宇宙压力就太大了。
暴岐陡然出手,一把抓住陆隐的腿,体内,五颜六色的光芒闪耀,一种令天地失色的压抑感出现,毁天灭地。
陆隐周边,流光小船穿梭,逆转一秒,他在暴岐绝望的目光下避开,一掌打下,拍在暴岐脑袋上,将暴岐整个身体压入地底,生机全无。
陆源后怕:“他将自身序列粒子全都压缩在体内,想在一瞬间爆发出来,幸亏你反应快。”
陆隐声音低沉:“不是我反应快,他是在求死。”
漫威之我能控制金屬
初一感慨:“一个身居高位,自傲自负的人不屑求饶,更不愿被当做攀升的阶梯,任由疯狗撕扯,此人虽是敌人,却也可敬。”
“每个人选择不同,有人活着有使命,有人为了使命活着。”辰祖道。
陆隐缓缓走到鼎钟旁,这个灵化宇宙排名第八的鼎钟也属于他。
目前为止,灵化宇宙已经被他抢走四个鼎钟,不是灵化宇宙不厉害,这就是宇宙间的战争。1
参与战争的都是双方宇宙最绝顶之人,任何一点损失流出去都足以震撼时代。
陆隐若不是如今的实力,别说面对暴岐,就算面对一个普通祖境拿着噬天罗伞,他都不可能是对手。
第一个碰到的序列规则高手是墨商,以墨商的实力,如果碰到噬天罗伞,几乎没什么还手之力,他的黑暗序列规则会被吞噬殆尽,任人宰割。
灵化宇宙不可谓不强,只是陆隐他们准备了太久。
素素雪 小说
即便如此,也牺牲了很多很多人。
他们败就败在太小看天元宇宙了。
天元宇宙没他们看得那么简单。
指挥整个战争的陆隐,压下灵化宇宙桑天的始祖,可以在绝境中翻盘的辰祖,枯祖等等,还有打开蜃域的未女,背叛他们的唯一真神,这才是天元宇宙,这一切的一切才是组成整个天元宇宙的元素,而不仅仅是一场战争就可以体现。
灵化宇宙如果依旧小看天元宇宙,除非青草大师那位永生境出手,否则任何绝境,天元宇宙都可以应对。
“另一个怎么办?他逃去禁地,应该不会死吧。”超大巨人之祖盯着禁地问。
禁地与其它地域分割明显,其它地域有竹林,有雾化的时间,而眼前的禁地清澈透明,一眼就能看出不同。
陆隐收起鼎钟,压在心脏处陆地,分解序列粒子,同时走到禁地入口,看了一会,回头:“老祖,你们可知这禁地内有什么?”
自从命运在禁地走出,并改变修炼之法,透露因果后,师父就告诫三界六道不要进入禁地,以至于三界六道中没几个进入过禁地的。
蜃域内禁地不止一个,初一进去过一个,陆源没进去过。
初一道:“眼前这个禁地没去过,我曾去过一个禁地,内有无尽锁链,很奇异,不是实体,又是实体,锁的不单是人,更是情。”
陆隐听不懂,看向陆隐老祖。
陆源老祖摇头:“不知道。”
陆隐道:“找星蟾,这蛤蟆从禁地出来,肯定知道什么。”
末日詩人 小說
很快,众人分散开来找星蟾。
外界,呼和时空,清丽双眸睁开,望向蜃域消失的方位:“怎么知道的?他不应该知道才对,为什么会逃?”
“他出手了吗?不可能,在蜃域,即便是他也瞒不过我,他到底用什么手段出手?怎么让他知道的?”2
黑暗星空,只有远方星辰点点。
清丽双眸缓缓闭起:“不管怎么让他知道,躲得过一次也躲不过第二次,迟早能找到你。”

蜃域,星蟾极为滑溜,从禁地出来后见暴岐与总会长挡路,下意识就出手,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它看似奸猾,实则狠辣,否则也修炼不到苦厄境层次。
发觉陆隐等人与暴岐他们不是一伙的后,它就直接溜了,根本没打算插手。
不过蜃域就这么大,它想逃也逃不掉。
不久后,竹林内,星蟾还是被找到了。
辰祖,初一两人将它围住。
星蟾露出讨好的笑容,带着草帽,握紧荷叶,人性化行礼:“两位,不知拦住在下有何指教?”
初一怪异:“我说星蟾,突然这么礼貌让人不习惯。”
星蟾举止尽量儒雅:“都是老朋友,礼貌谈不上,还请两位让开路,今日有事,明日我去找你们。”
“蜃域里有日子的说法?”陆隐到来,笑眯眯看着星蟾。
星蟾看到陆隐笑,整个不好了,舔了舔嘴唇,故作高兴:“这不是陆道主吗?什么风把你吹来了?陆道主,近来可安好?”
陆隐一步步走向星蟾,笑眯眯的不说话。
星蟾见陆隐不断接近,笑的很勉强了:“那个什么,陆道主,不知有何指教?尽管说来,都是朋友,能帮的一定帮。”
陆隐依然一步步接近它。
星蟾毛了,退后,辰祖适时走到它后面,星蟾眼中闪过凶光,它忌惮初一,因为初一突破始境了,但辰祖还未突破,它在想着闯过去。
这时,超大巨人之祖来了,轰的一声砸在不远处,对着它一笑。
星蟾无语,这是被包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