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呂布的人生模擬器笔趣-第三章 異域繁華展示

呂布的人生模擬器
小說推薦呂布的人生模擬器吕布的人生模拟器
船行到英国时,已经是五天之后的事情,强尼这些天不是胸闷厌食,就是拉肚子抽筋,大毛病没有,小毛病不断,随船的医生查不出任何症状,只有在吕布这里,才能得到缓解,现在强尼几乎将父子二人当成了上帝。
原本是这边一家公司需要大量劳工,所以强尼两头吃,骗了吕布这一行人来这边做劳工,同时也盯上了吕书贤带的财富,那可是吕家的全部家底儿。
但现在,面对掌握自己性命的神奇中医,他哪还敢将父子二人卖了?现在恨不得守在吕布身边,一有问题就找吕布,也让父子二人多少有些烦他。
英国的南安普顿港口,浓厚欧洲风格的建筑,特色各异的楼房以街道为中心向四周蔓延开来,熙熙攘攘的人群在柏油路面上乘坐着各种交通工具往来,那汽车用的应该不是太极炉或者他们所说的蒸汽机,载重虽然不高,但……对道路的要求同样不高。
虽然上海也有了类似的风格,但还是无法与眼前的景象相比,感觉好似进入了另一个世界,饶是吕布见多识广,当第一次看到异域远超自己认知的景象还是有些吃惊。
这一刻,他才真切的理解到那些番邦小国的臣民第一次来到长安或洛阳时那种震撼的表情是怎样的。
如今这种表情却出现在吕布身上,让回过神来的吕布多少有些不爽。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小说
医本倾城 星星索
大汉或者说华夏,终有一日会超越他们!
深吸了一口气,吕布昂首阔步自船上下来,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这么多金发碧眼的洋人,面对自己没有丝毫礼敬之意,在大汉,西域各国之人哪怕是贵族遇到寻常汉民都礼敬有加,如今却反过来了,这还真多亏了那大清朝!
老太婆虽然对那八旗子弟来说,挽回了几十年国运,但对于华夏而言,却是让华夏错过赶上西方列强的时机。
“我的朋友,你准备让我们住哪里?”吕书贤看着往来的行人,一身旗袍的他在这满街西装礼服面前显得有些格格不入,面对旁人看来的怪异目光,哪怕也在莫斯科待过,但还是忍不住生出几分自卑之心。
倒是吕布背负着双手,小小的人在人群中倒是显得颇为醒目,没有丝毫露怯或是畏惧之感,那一身旗袍穿在他身上,明明不算华贵,却穿出了让人自惭形秽之感,吕书贤的感觉,在吕布身上却是反着来。
这孩子,打小随我!
吕书贤深吸了一口气,也挺直了腰杆,异国他乡,不能露怯,自己都觉得不如人家,那就别指望人家能看得上你。
强尼脸色有些苍白,五天里身上各种毛病浮现出来,不是没怀疑过吕布,奈何西医压根儿察觉不到他哪里出了问题,给到的结果永远是身体健康,就算觉的吕布有问题,他也不敢跟吕布翻脸,下船后,他准备花大价钱找个好医生来给自己看看,如果证明这小子动手,在这里,这小子死定了。
“当然,我的朋友,你放心,我与这里一家酒店是合作伙伴,你们可以在那里享受最高级的待遇,至于去旧金山……不必担心,我会尽快找到渠道送你们过去,当然,这需要时间!”强尼连忙对着吕书贤笑道。
吕书贤眼底闪过一抹忧色,哪里不知道这洋鬼子在打的什么主意,他不确定儿子的本事如何,看了一眼气定神闲的吕布……他通常都是这个样子,刚刚能看到他震撼的神色已经不错了,感觉这儿子比自己这个老子都要稳。
“在哪里不要紧,但我需要一些书籍。”吕布奶声奶气的声音里,那股成熟的韵味却没有丝毫做做之感。
刀剑天帝
看向强尼的时候,让强尼有种想要跪下的冲动。
“当然,只是这里恐怕找不到翻译的书籍。”强尼连忙道。
“不必,你们的文字并不难懂。”吕布只差没把你们的文化很浅薄写在脸上了。
这种文化优越感也不知道是哪儿来的。
妙手神农 小说
强尼觉的对方这种自信没有道理,但该死的感觉却让他觉的吕布说的很有道理,这人未来怕是个了不得的人物啊,可惜是个华人。
“那您一定不会缺少读物,我会尽快安排阁下的行程。”强尼在吕布这个三岁稚童面前,本能的保持了尊敬,这在周围很多洋人看来很不理解,毕竟那金钱鼠尾辫很好认,显然这是个大清孩童,大清的人,什么时候这么有排面了?莫非是大清的贵族?但就算如此,也不该让一个白人如此尊敬吧?
“带路!”吕布点点头,自然有随行的家仆带着行李跟在身后,一行人在强尼的带领下,走过街头,坐上了两辆汽车,一路到了一家酒店附近。
地面能倒映出人影,宽敞明亮的大堂,巨大而华美的吊灯。
吕布这次没有再震撼,只是深深地吸了口气,再好也是别人的,总有一天,他会将这些东西带回华夏,这一生他的目标已经立下,他会让大汉,让华夏重回世界之巅!
悍妻當家:娘子,輕點打
强尼轻车熟路的帮两人办理了入住手续,住在高级套房之中。
“布儿,他这显然是在拖延!”吕书贤看着儿子,有些忧愁道。
“父亲莫慌,我这段时间,给他用了十八种手法,或是针灸,或是推拿,还有食物相冲之理让他出现各种症状,一不小心便能当别的病给治了,孩儿倒想看看这西医究竟能治几种!?”吕布笑道。
他要用强尼的身体去试探一下这西医的本事,作为一名医者,吕布很清楚在遇到疑难杂症时,唯一的办法就是试,大概根据其症状调整药剂不断尝试,有时候会用很长时间都找不到正确的药方。
从这点,他便能看出西医的成色来,西医那套理论吕布并不是太认可,但西医的发展史其实跟最早的中医是一样的,虽然没有神农尝百草的传说,但方法大多是民间积累,然后汇总开始慢慢成了体系。
究竟有多厉害,先处理了吕布扔出的这道题吧,虽然不算太难,但也算吕布对一些医术常识的积累运用,一般能解了这道题,就可称之为名医了,那样才有继续下去的意义。
吕书贤目光复杂的看着吕布,自己这儿子一身医术究竟是哪儿学来的?好端端的一个人,从上海到英国,走了一趟,感觉快废了。
医术不说,但儿子这份心性着实吓了吕书贤一跳,他都没有这般杀伐果决,莫不是真的是什么灵童转世?他曾听说佛家或是道家每逢乱世都会有大贤下凡。
至于妖魔之说吕书贤是不信的,儿子做事虽然果决,但并非滥杀之人,不像是什么恶人。
犹豫片刻后,吕书贤认真的看着儿子道:“布儿,你莫不是什么神仙转世?”
吕布摇了摇头,大概明白自己父亲为何会有这种想法,想了想道:“不过确实有些模糊不清的记忆。”
某种意义上来说,他还真算是前人转世。
“那……可记得你是何人?”吕书贤竟然信了,看着儿子有些忐忑道。
“我只知我是吕布。”吕布认真的看着吕书贤。
他的确是吕布,至于如何理解,那就看吕书贤的了。
吕布?
吕书贤看着坐在床上开始看书的吕布,摇了摇头,三国演义中的吕布有勇无谋,见利忘义,三国志中的吕布也是个失败者,自己儿子天资绝世,也不是那种好勇斗狠之辈,而且这么有脑子,怎么可能是那有勇无谋的吕布?怎么看都不像。
看来是自己想多了,儿子可能真是什么不世出的天才,至于什么神仙下凡,灵童转世……市井小民信了也就罢了,自己怎么能信。
“爹?”吕布突然看向正在思索的吕书贤。
“何事?”吕书贤微笑的看向儿子。
“既然准备去美利坚立足,孩儿巷割掉这辫子,重新蓄发!”吕布看着吕书贤,认真道。
“头可断,血可流,此乃我大清标志,你若将其舍弃,岂非是跟那些洋人一样蔑视我大清?”吕书贤皱眉道。
吕布看着他,点点头道:“大清有何值得我认可?他们好像也没把汉人当做自己人。”
以前大清是拉着蒙古人来一起统治汉人,渐渐把蒙古人同化,现在是想拉着洋人一起统治汉人,自始至终,大清给汉人的定位就是家奴。
汉人势力起来之后,清廷想的不是联合汉人对抗洋人,却是联合洋人打压汉人,有时候愚民之策真的可怕,会让受愚弄和压迫的人,莫名其妙的去为他们思考。
没了满人和八旗子弟,难道汉人就不能建立一个新的政权了?一个腐朽的王朝,有什么值得认可的?
吕书贤:“……”
儿子这么一说,好像确实有那么几分道理,而且说真的,这金钱鼠尾辫……是真丑,尤其是在这洋人遍地的地方,那是真的显的格格不入,既然以后要在洋人的地盘立足,这东西留着确实没什么用。
犹豫片刻后,吕书贤点点头,算是同意了儿子的请求……或者说要求更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