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明克街13號》-第一百六十三章 保證完成任務閲讀

明克街13號
小說推薦明克街13號明克街13号
“当我学会【海神之甲】和【暗月之刃】后,我似乎能够触摸到自己内心的那股激动。”
卡伦将左手放在自己的胸口,右手拿着笔继续在黑色笔记本上写道:
“我一直觉得,自己之于这个世界,就像是一个流浪者置身于荒漠,很孤独,也很迷茫。
虽然有人给了我帐篷,有人给了我食物,有人给了我马匹,有人给了我指引……
但外界给得再多,都没有自己手中握着一把枪更能给予我所需的安全感。”
顿了顿,卡伦想到家里的男仆和宠物似乎都有翻看自己笔记的习惯,继续写道:
“这种感觉或许有些自私,好像外界给我的帮助一下子就被看轻了,但一直被保护的我,也想尝试去体验一下保护他们的感觉。”
嗯,这样写就好了,他们看了会觉得高兴的。
卡伦没有丝毫“违心”与“做作”的感觉,因为当心里的想法落于文字的那一刻起,就产生了它会被看见的可能,也就注定会在一定程度上“失真”。
合上笔记本,卡伦伸手向放在书桌上的一盆仙人掌,指尖挑逗着它身上的刺。
其实自己也清楚,虽然术法是学会了,但在这一基础上他需要摸索和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战斗经验和战斗细节这些,都不是一蹴而就的;
但不管怎样,自己虽然不是一名神枪手,可至少手中已经有了一把枪,意义和概念,是截然不同的。
走出书房,下楼,卡伦看见坐在凯文背上的普洱;
普洱头上戴着一顶红色的风帽,脖子上系着蓝色的领结,真是一只精致的猫。
“领结可以换成一条珍珠项链,更能符合你的高贵气质。”
“我能听出来你是在嘲讽我,但实际上你嘲讽的是你自己,我们家,哪里有珍珠项链啊!”
“嗯?”
“我听说,帕瓦罗丧仪社后院改建,莱克夫人也是出了钱的,让人家寡妇出钱,还真好意思。”
“是莱克夫人执意要出钱的,那里毕竟是她的家。”
“然后你们也就没推辞,因为我们家的钱本来就不够。”
“这确实是一个问题,不过目前来看,我们的收入还够我们生活。”
“是是是,也足够继续雇佣这位大屁股女仆。”
“你对希莉不满意么?”
“很满意,非常满意;但我先前的话,是出于曾曾曾曾姑奶奶的角度为我的曾曾曾曾侄女考虑,毕竟我发现某人这几天刚刚看完了《罗津的秘密日记》。”
“我也知道某只猫偷偷让一个小学生去帮自己买了很多爱情小说回来。”
“哦,该死,他答应我会保密!”
卡伦走下楼,看见两个行李箱已经收拾好了。
“少爷,您打算什么时候出发,我要不要准备午餐?”
“不用了,我现在就走。”
“好的少爷,我帮您把行李箱送下去。”
希莉不用卡伦帮忙,抱起两个行李箱就往下走。
卡伦提醒道:“可以拖着走。”
调教香江 王梓钧
“不,少爷,这样会磕坏轮子。”
卡伦坐进了驾驶位,凯文跳进了后车座,普洱则以很慵懒的姿势坐在副驾驶位。
希莉站在车窗外道:“少爷,我每天仍然会过来为阿尔弗雷德先生和约翰准备餐食的。”
“辛苦你了。”
“少爷您太客气了,少爷一路平安!”希莉热情地向卡伦挥手。
卡伦发动汽车,开出了小区大门,刚来到路上,就看见阿莱耶从自己中介铺面里走出来,看见卡伦的车后,他马上向这里跑来。
“少爷,卡伦少爷。”
“有事么?”
“是这样的少爷,区政府刚刚下发了通知,可以给拥有正式工作的非法移民办理暂住证,您家那位女仆希莉是可以办理的,我可以帮您跑一下手续。”
“好的,麻烦你了。”
“您太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少爷,您这是打算出门么?”
“嗯,去一个朋友家待几天。”
“好的,您注意安全。”
“再见。”
这个政策新闻,卡伦在报纸上看到了,这对于现阶段的非法移民而言确实是一个不错的消息,但同时也刺激到了那些反对者,多地已经爆发了反对这项政策的示威游行。
生活在这个城市中,已经可以清晰地嗅到那种正在压抑中的对抗气息。
卡伦没有直接将车向西开出城,而是先来到了市中心位置的勒马尔陶艺馆,将车停在了门口。
“你们要下车进去看看么?”卡伦问道。
“不去,我不喜欢沃斯家族。”普洱摇摇头。
卡伦好奇地问道:“是什么样的恩怨,能让你变成猫之后还继续纠结?”
“我当初有一个玩得很好的姐妹是沃斯家族的,我把光明手指带出家族后,她曾主动收留我,我去了,然后她竟然想对我出手图谋那根手指。”
“后来呢?”
“我逃出来了。”
“你把她杀了?”
“本来可以杀的,但我心软了。”
“原来如此。”
“但我烧掉了她的所有手办,就是那些傀儡,这比杀了她更让她难受,因为里面有很多是她家族传承下来的宝贝。”
“呵呵,所以,是她的后人么?”卡伦指了指陶艺馆。
“没那么巧的,沃斯家族早就零散分布了,只不过共用一个姓以及各自保留一点点传承而已,当然,谁又能说得准呢?”
“凯文,你呢?”卡伦看向金毛。
金毛摇了摇头。
“你也不喜欢沃斯家族?”
金毛点了点头,看向车窗外,这一刻,狗眼里,流露出的是岁月的忧伤。
“那我就自己先进去打个招呼。”
卡伦下了车,走入陶艺馆,他倒是没受车里猫猫狗狗的影响,毕竟那至少都是百年前的恩怨了。
陶艺馆一如既往的冷清,但走进去后卡伦却听到了里面的动静,随即看见勒马尔正抱着一位贵妇正热情地接吻。
“我喜欢你的白,我想溺死在你的白皙里。”
“我也喜欢你的络腮胡子,还有你的胸毛,以及……”
“有人来了。”勒马尔察觉到了卡伦的进入。
贵妇马上拉上自己的衣服:“我先走了,过几天我再过来。”
说完,贵妇躲避着卡伦的视线,小跑着出了陶艺馆。
卡伦举起双手,道;“很抱歉,但或许你应该提前关门。”
勒马尔很无所谓地系着自己衬衫扣子,道:“其他人进来我都能提前感知到,唯有你,卡伦先生,你的隐藏气息能力真的太强。”
“我不是故意的。”
“我又没怪你,呼,市长家的女儿,丈夫是一位军官,不过现在在殖民地工作,所以,难免寂寞。”
“你不用与我解释这些。”
“好的好的,你是来拿东西的是么?”
“是的。”
“说真的,我这里从来没有当晚打电话预定第二天上午就来拿货的客人。”
“因为其他客人并不知道你的能力,就算是那么精致的面具,你也只需要五个小时。”
“唔,对了,瑟琳娜去母亲家了。”
“好的。”
“那个,我知道你对我妹妹不是很感兴趣,但你应该先问我一下:嗨,你好,勒马尔,你的妹妹在哪里?”
“为什么?”
“这样等她回来时,我才好告诉她让她开心,单纯地骗她没用,她能感觉出来,这就是她最可怕的地方。”
“呵呵。”
勒马尔弯下腰,打开了柜子:“更可怕的是,我居然瞒着她帮你制作送给未婚妻的礼物,千万别让她知道,否则她会烧了我的仓库。”
“这么夸张么。”
“自从我跟她讲过曾曾曾祖母因为仓库被烧呕血生病的故事后,她就很喜欢拿‘烧仓库’来威胁我。”
“真巧。”
“嗯,真巧,嗯?什么?”
“我说,真不幸。”
“是的,真不幸,对于每个沃斯家族的正经传承人来说,他的仓库就是他的命。
好了,给你,我给你包好了礼盒。”
卡伦打开了礼盒,里面是一个圆形的玻璃罩,玻璃罩内布置着下雪的景色,下方则是一条街道,街道上一个年轻小姐用一把伞,勾住了一个年轻男子的腰。
“很难想像,居然是陶土捏制出来的。”
“如果你愿意给我照片,我能制作得更像。”
“我没有她的照片。”
“没有?”勒马尔拿出了自己的钱包,打开里面的夹层,里面是一沓照片,现在放在最显眼位置上的,就是先前那位贵妇。
卡伦不为所动。
“嗨,朋友,生活嘛,为什么要这么严肃呢,就像是美女多和几个男人谈恋爱是为了给予更多人温暖回忆一样,像你这种英俊的帅哥,也应该承担起类似的责任。”
“我对这些事情,不是很感兴趣。”
“好吧,每个人都有自己所喜欢的生活方式。”
“是的,不过你确实提醒我了,这次回去我会和她拍张照,然后把照片放我钱包里。”
说到钱包,卡伦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袋,
“我才意识到,我并没有带钱包的习惯,看来需要为了放照片而去买个钱包了。”
“喏,给你。”
勒马尔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磨砂黑皮钱包,无论是做工还是材质,都给人一种很精致的感觉。
“不合适。”
“没什么不合适的,本来就是瑟琳娜准备送给你的。”
勒马尔打开钱包,指了指里面的透明膜位置,里面已经放进了瑟琳娜的照片。
“我用瑟琳娜送给我的钱包,里面放我未婚妻的照片?”
“没事,她不会介意的,我觉得我妹妹在这方面有那种越受刺激越激动的倾向,这应该是叶凯琳家族血脉的通病,和壁神教那帮疯子有点像。”
“谢谢你帮我准备礼物,总是麻烦你,很不好意思。”
“钱包。”
“不能要。”
勒马尔耸了耸肩,道:“好吧。”
“你有什么需要的么?”卡伦抱起礼品盒问道。
“我?我需要一些材料,拉斐尔家族好像因为触怒了秩序神教被整个灭族了,现在约克城内的材料市场有些混乱。
我想要稳定的材料供货渠道,你知道的,有时候喜欢烹饪的人往往不喜欢买菜和洗碗。”
“我会帮你留意的。”
“看来,你确实能帮到我。”勒马尔笑了起来。
“下次再见。”
“再见,朋友!”
卡伦抱着礼品盒走了出去,打开车门,将礼盒放在了副驾驶位置。
普洱打开了礼盒,摇摇头道:“很浪漫的场景,就是缺了一只可爱的猫咪。”
“就像是老祖母盯着你谈恋爱一样,会觉得奇怪的。”
“咦,不应该是异样的刺激么?”
“你最近还是少看点那些爱情小说吧。”
“哼,我打算过阵子自己亲自来写。”
“你又没谈过恋爱。”
“不是你说的么,没谈过恋爱的反而最擅长写这个,反正也是写给单身的人看的。”
七星草 小說
“也是,单身的人里没几个比你年纪大单身经验更丰富的了。”
“喵!!!”
卡伦发动车,向城西开去,艾伦庄园的位置,在约克城的西边。
开出城后,没了拥堵,两侧的景色也开始变得葱翠,虽然天气依旧有些寒冷,但春天的意味已经显现。
普洱坐在礼盒上,看着窗外的景色,感慨道;
“其实,维恩的景色也挺不错的。”
“冬冷夏炎。”
卡伦不喜欢维恩的气候,总是很极端。
普洱说道:“所以维恩才会出了很多作家,只有在快冻死和热死时,才能激发出人的创作灵感。”
卡伦笑道;“因为外面太冷和太热,没办法出门去约会贵妇名媛,只能在家里闷头写作。”
“哦,看来《罗津的秘密日记》给你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你要注意点啊,卡伦。”
卡伦继续开车,没再回话。
普洱则来了兴致,继续问道:“那个,你现在是不是很想找人打一架?”
“还好。”
“我原本还担心你会迫不及待地想要去杀维科莱呢。”
“等我晋级成审判官后,才会去考虑这件事。”
“也是,茵默莱斯家的审判官,有传承。”
前面的公路上一辆运货的卡车侧翻了,几乎挡住了大半条路,不过好在这里的车流并不多,而且公路旁边也是平地,汽车可以绕过去。
卡车司机本人满头是血的坐在侧翻的卡车上,正郁闷地抽着烟,尾部还有一个身上带着伤的女人,正在检查着车厢。
卡伦没停下来,而是和前车一样绕了过去。
但这时,凯文却耸了耸自己的鼻子,马上爬到后车窗位置:
“汪!汪!”
普洱也马上来了精神,喊道:“蠢狗说,车厢里装着诅咒物。”
诅咒物和圣器的区别,就如同异魔和神官。
可以利用的,叫圣器;
没办法利用的,叫诅咒物。
卡伦放缓了车速;
“汪!汪!”
“蠢狗说,货厢里的诅咒物品级应该不低。”
卡伦靠边停下了车;
“哦,卡伦,你是打算杀人抢劫了么!”
普洱激动地问道。
“没有,我只是想提醒你们,既然是品级不低的诅咒物,会是一对普通的货车司机夫妻来负责押运么?”
卡伦伸手指了指后视镜,从里面可以看见当自己把车靠边停下来后,原本背对着这个方向的货车司机忽然转向面朝着自己这边继续抽烟。
很显然,对方在警惕着这辆忽然靠边停下的车。
“汪!汪!汪!”
凯文又叫了起来。
然后,普洱也叫了起来:
“喵!喵!喵!”
卡伦马上不说话了,因为凯文只能“汪汪”,普洱跟着“喵”起来,意味着此时它不方便说话。
这时,
一团黑雾出现在了卡伦后车座位置,凝聚出了尼奥的身影。
“队长?”
然后,二人异口同声道:
“你怎么在这里?”
“你怎么在这里?”
地位低的先回答;
武逆九天 狼门众
卡伦指了指放在副驾驶位置的礼盒:“那晚之后,我忽然想我的未婚妻了,所以今天出城去见她,她家住郊外。”
尼奥说过不会去探查卡伦的秘密,但卡伦在回答他的问题时,还是下意识地想多牵扯到感性的一面,比如,我是因为队长你的事,产生了感触,想要珍惜现在的感情。
“我在稽查走私。”
“谁的货,需要队长您亲自出动?”
“深渊神教。”
“所以,现在车翻了,您是在等待深渊神教的接货人过来好人赃俱获?”
“嗯。”
“我先把车开远一些,因为卡车上的人好像已经注意到我们这里了。”
卡伦指了指后视镜,再看过去时,却发现那个司机此时竟然又背过了身去。
“送货的,是我们的人。”
“所以我们这是在钓鱼执法?”
“很精致的比喻。
因为齐赫案,约克城内的其他几个教会以此为由头向我秩序神教发难,所以,现在需要把他们的一些老底也揭出来。”
“队长,需要我做些什么?”
尼奥伸手指向前方,道:“前方五公里处,有一个加油站以及几家餐馆,你现在过去,选择一家,给我们订一份14个人的团餐,我们收网后会过去。”
说完,尼奥的身形就化作了一团黑雾,从车窗飘散了出去,座位处留下了5张100雷尔面值的钞票。
卡伦把手伸到后车座将那500雷尔拿过来,然后重新发动起车子,
自言自语道:
“好的队长,保证完成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