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我在凡人科學修仙 洛青子-第八百二十七章 赤金刀光推薦

我在凡人科學修仙
小說推薦我在凡人科學修仙我在凡人科学修仙
这种神通可谓是相当棘手,毕竟要是能够自如穿梭于各个时间点的话,洛虹的攻击不论威力再强,也是打不中吴笙的。
可相应的,以吴笙元婴中期的修为,无论如何也威胁不到洛虹。
唯一要小心的,便是那口与伏龙刃样式相同的赤金长刀。
此宝的用途一直未明,极可能就是对方一路闯到这里的依仗。
“若在外界,吴某定然是离你洛前辈能有多远,就有多远,可在这片五色云雾中,修为并不重要。
今日,吴某便斩了你,夺取令牌,顺带灭了心魔!”
说罢,吴笙面色狰狞地挥动手中赤金长刀,当即斩出一道丈许长的赤金刀光。
洛虹立刻用神识感知了一下,发现这刀光的灵气波动并不剧烈,灵觉也没有传来危险的信号。
但见吴笙这么自信,洛虹便也没有硬接的念头,身形一闪就向一旁挪移出数丈。
这时只见那赤金刀光并未随之偏转方向,而是继续朝洛虹原先飞遁的位置斩去,抵达之后竟然自己“嘭”的溃散成了众多光点。
Day dream Believer
还不等洛虹从惊疑中回过神,脖子间突然传来一阵刺痛的感觉,仿佛被人用刀狠狠斩了一下。
“什么情况!我明明避过了这一击才对!”
洛虹被这诡异的情况吓了一跳,连忙用乾坤之力护住全身,以免再遭偷袭。
与此同时,吴笙也是大为诧异,不由惊叹道:
“化神修士的肉身有这么强吗?竟然连法宝都斩不动!”
“夫君!”
元瑶见洛虹好像吃了个小亏,心中不由一急,惊呼一声后,便怒而祭出弥天镯,直朝吴笙砸去。
“哼!果然不好对付,但也只是多费一些手脚罢了!再吃我一刀!”
吴笙再度使用类似瞬移的手段躲过弥天镯的袭击,闪身出现后,便又朝洛虹重重地挥出一刀。
在他看来,四人之中除了洛虹以外,其余三人根本不足为惧。
既然躲不掉,那洛虹索性就硬接试试!
只见他右掌在丹田处一托,顿时散发着蓝白灵光的乾坤珠便被他唤出,磅礴的乾坤之力汹涌而出,直朝那赤金刀光而去。
沙漠的秘密花園
然而向来无往而不利的乾坤之力,这次竟没有起作用,被那赤金刀光视为了无物,不能阻拦分毫。
“不可能!便是时间之力,也无法这般无视乾坤之力!”
洛虹见状震惊之极,他在下光阴雨时就尝试过了,乾坤之力是可以影响到淡金雨滴的,此时不应不起作用才对!
事实胜于雄辩,洛虹没有过多纠结这个不可能,而是迅速思考起了另外的应对之策。
他知道我肉身厉害,却还斩出这一刀,说明他这次有信心能破开我肉身的防护,必须截住这刀光,不能让它近身!
心念一动,洛虹伸手便祭出了黑风旗,稍微挥动了一下,黑色的恶风便在他们周围聚拢成了一圈屏障。
由于黑色恶风中满含空间之力,所以这一层风障也就相当于是一层空间屏障。
空间与时间是并列的法则,这回理应能拦下才对。
可就在洛虹这么想之时,那赤金刀光却还是瞬间穿过了黑色风障,直朝他的脖颈而来。
电光火石之间,洛虹来不及再想其它对策,收了乾坤珠便暗运力之法则握拳挥出!
下一刻,熟悉的砰然炸响传出,赤金刀光再次炸成了漫天光点。
然而,就在吴笙期盼的眼神中,洛虹却是毫发无损地站那里。
“不可能,你怎么能挡住这一刀的!”
顿时,吴笙大声惊呼道。
洛虹这时也有些摸不着头脑,黄泉鬼手好似能克制对方那诡异的刀光,击溃对方后竟然半点气息不减,实在是不合常理。
不过现在不是细想的时候,洛虹立刻做出反击,用乾坤之力覆盖了方圆一里,瞬间就压出了一个平滑的圆柱形凹坑。
如果吴笙还是和方才一样,只是借用时间穿梭的神通躲避一时,那当他再次返回这个时间点时,必定会被压成肉饼!
可这位吴岛主的斗法经验也充足得很,深知重复使用的神通很容易在斗法中被敌人破解,尤其是在面对比自己修为更高的修士之时。
所以这一次他消失之后,便没有再出现。
“逃掉了吗?”
元瑶收回弥天镯,戒备地用神识扫视四周道。
结果她话音刚落,一道斩痕便在她的脖间浮现,当即就在惊骇中身首分离了。
“瑶儿!”
洛虹双目一瞪,几乎要失去理智地翻手取出一颗被五色霞光包裹的珠子。
“夫君莫急,我没事!别忘了,我现在可是半鬼之身,这等对付肉身的攻击,对我的影响很小。”
说话间,元瑶的脑袋就往下方一落,与身躯严丝合缝地接在了一起。
“等等,夫君,我好像多出了一段之前没有的记忆。”
随即,元瑶面露思索之色地道。
其实,此时不光是元瑶,洛虹、八级龟妖和阿紫三人的脑海中也同时多出了一小段记忆。
那是在他们来此地的路上,突然从云雾中激射出了一道赤金刀光,从背后斩向元瑶。
洛虹那时急忙用乾坤之力护持,却和刚才一样,没起到任何作用。
“这混蛋是在过去的时间点攻击我们!”
读取这段突然多出来的记忆后,洛虹顿时明白了吴笙的图谋。
他的攻击再强,也只能覆盖现在和未来的时间点,无法打到过去。
并且,过去的他没有对抗吴笙的经验,也就不知该如何对抗那赤金刀光。
但吴笙也意识到,当他被逼到绝路时,一定会用黄泉鬼手奋力一搏。
所以这混蛋便想先将元瑶杀了,好能乱他心神,让他应对出错!
幸好元瑶的体质特殊,不惧斩击,不然还真让这混蛋得逞了!
可虽说元瑶此时无碍,洛虹却仍是大为光火,心中气得不行。
然而,生气并不能解决问题,随后新的记忆还在不断涌现。
发现袭击元瑶无用后,那吴笙又将目标对准了八级龟妖和阿紫,反正就是要从洛虹身边之人下手。
可惜,洛虹身边的人就没一个正常的。
八级龟妖拥有不灭之体,突然出现的斩痕再多,也不能取他性命,而阿紫更是“咯咯”的笑了起来,连连说着好痒。
可即便如此,那吴笙还是不厌其烦地在过去的时间点中袭击着,一副要将他们磨死在这里的架势。
“夫君,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和前辈迟早会坚持不住的。”
元瑶秀眉一皱,接回刚刚又掉了一次的脑袋道。
“不错贤侄,不灭之体也是有极限的,还需快些想想办法!”
这位昔日的夜龙六祖可离不开八级龟妖的肉身,一旦此身崩溃,他也就死到临头了,当下不由急声道。
“这混蛋太过嚣张,真以为洛某就拿他没办法了,跟我来!”
洛虹眼中满是凶光地道。
从不断涌现的记忆中,他已经察觉了赤金刀光的秘密,也想到了灭敌之策。
赤金刀光之所以那么诡异,全然是因其本身乃是时间属性的神通,它所斩的不是现在洛虹的肉身,而是他的过去身。
洛虹在现在的时间点只能观测到赤金刀光,却不能阻拦它,便是由于其本身乃是在过去。
而洛虹的过去身无法观测到赤金刀光,就只能硬抗刀光的威力。
结合吴笙说的那几句话,不难推断出,那第一道赤金刀光之所以命中了空处,还能对洛虹产生影响,便是由于现在的洛虹躲开了,但过去的洛虹没有躲开。
此外,吴笙的这一刀也估算错了洛虹肉身的强度,以至于只是让洛虹的脖子刺痛了一下。
而那第二刀显然就是朝更久之前的过去斩去的,甚至有可能瞄准的是他结婴以前的时间点。
这一刀若是被他斩中,洛虹还真要被枭首。
只是不知是力之法则的作用,还是黄泉鬼手的神通,让这一刀的威力落到了别处。
当然,赤金刀光的神通并非完全意义上的斩杀过去身,否则理论上它一切存在都能杀死,毕竟无论什么生灵都有脆弱的时候。
娘胎里给你一刀,真灵都得跪!
黑色豪门:对抗花心上司 小说
从元瑶他们的伤势来看,赤金刀光一是往前追溯的时间有限,二是即便将过去身斩杀了,也只能将伤势投射到现在。
这就使得吴笙根本对付不了很久以前就成长为飞天紫纹蝎的阿紫,也奈何不了体质特殊的八级龟妖和元瑶。
四人之中,其实吴笙最好斩杀的就是洛虹,但他偏偏能打碎赤金刀光。
“夫君,你准备怎么做?”
一次次地被斩首,元瑶也是气恼无比,当下恨声问道。
“明明对付不了我们,这个吴笙却还在不停地袭击,这其中定然是有所原因。
最可能的情况便是,他现在离不开这片五色云雾,如此行事,是在有意拖延时间!”
洛虹目光冷漠地感应着周围的时间乱流,想要挑选出一个合适的来。
“贤侄何出此言,拖延时间对那人有甚好处?”
八级龟妖不解地问道。
“这片五色云雾中的时间混乱无比,我们现在所在的时间点是未来七天。
也就是说,我们所遇到的吴笙,并不是真正的吴笙,而是他的未来身。
这就解释了他为何取走了黄金灵火,但这片时间场域却没有发生变化的情况。
因为作为这片时间场域的中心,真正的黄金灵火还在正常时间点中,并且还未被取走。”
洛虹面色冷峻地解释道。
由于他们之前没来过这片五色云雾,所以只有在他们去过的过去时间点,才会有他们的存在。
但因为他们注定要在五色云雾中活动,所以在进入五色云雾的那一刻,他们就拥有了无数个未来身。
也就是说,他们方才遇到吴笙未来身这件事,在他们踏入此地的一瞬间,就已经注定并发生过了。
只不过未来的记忆不能传递到现在,所以他们一无所知。
说话间,洛虹便凭借血禁令牌,找到了一处可用的时间乱流,踏入其中后,他们转瞬间就从未来七天的时间点,回到了正常的时间点。
顿时,他们前方的云雾透出一股金光,四人的神识中同时多出了一道身影。
就在一里有余的地方,那个吴笙正在朝一盏黑色油灯施法,试图收取他面前的黄金灵火。
而此刻,那个吴笙的未来身还在过去不断袭击着他们,并没有直接过来支援。
按理说,以洛虹现在怒气冲冲的样子,在他来到这个时间点的一瞬间,吴笙就会察觉到他的气息。
如此一来,吴笙的那个未来身就会获得对应的记忆,从而赶来支援才对。
但他并没有出现,也就是说同一个时间点中,同样的人不能存在两个及以上,这是某种时间铁律!
而此时吴笙确实是察觉到了洛虹明晃晃的杀意,脸色大变之下,还想拱手行礼拖延一番时间,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未来身干了什么。
“洛前辈,原来你也有血禁令牌,那我们祖上很可能颇有渊源。
这团灵火正是当初九祖共同所有,还望看在先祖的份上,给夜龙岛分润一些好处。”
吴笙此时还以为洛虹是想杀人夺宝,故而出言示弱道。
“哦?你的意思是要洛某看着你将那团灵火收取到灯盏上?”
洛虹面罩寒霜,语气冰冷地道。
“此灯乃祖师所传,正是收取此灵火的宝物,没有此物相助,洛前辈便是修为再高,也是无法收取此火的。”
吴笙将腰弯得更深道。
然而他并不知道,洛虹已经知晓他在收取黄金灵火后,便可在这片场域中自如穿梭时间,瞬间就能逃出生天。
当下,洛虹自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实际上,洛虹会与他废话这么两句,不是为别的,正是在做一些准备。
只见吴笙话音刚落,洛虹便手掌一翻祭出了他那把伏龙刃。
叫人意外的是,洛虹这把伏龙刃也不是原本星空般的深沉颜色,而是剔透的淡金色。
“你!”
吴笙见状立刻瞪大了眼睛,随即中断施法,想也不想地跨入了一旁的时间乱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