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小說 《秦時羅網人》-第兩百五十章 他洛某人靠什麼吃飯?展示

秦時羅網人
小說推薦秦時羅網人秦时罗网人
封闭式的地牢之中,潮湿阴暗,气味腥臭。
洛言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屏住了呼吸,旋即心中也是对韩非有些无语,好好的日子不去享受,非要自己给自己找事,真就闲自己的小命太长呗。
“大人,犯人就关押在此处。”
狱卒带着洛言抵达了一处牢笼,将牢房门打开,旋即恭敬的对着洛言拱手行礼,便是带着其余人向着远处走去。
他很清楚,这类大人物看望犯人,一定不希望身边有人盯着。
自己留在这边只会碍事。
洛言倒是没有理会狱卒,走到牢笼旁,伸手推开了牢房门,看向了里面盘坐在干草上的身影。
身着锦袍,气度不凡,除了韩非那厮还能有谁?
寻常之人来到这里可不会穿的这般光鲜亮丽。
“你来啦。”
韩非缓缓睁开眼睛,目光含笑的看向了站在门口处的洛言,率先开口打招呼,显然他早就算到了洛言会第一时间赶过来。
毕竟他在秦国也没几个朋友,李斯这位师弟倒是有可能,但显然不会来的这么快。
洛言点了点头,打量了一下完好无损的韩非,轻笑着摇了摇头,没好气的接茬:“恩,我来了,看来你住的还行,没被上刑。”
说话间已经走到了韩非的面前,也不管地上脏不脏,一屁股坐下,继续说道。
“说吧,没事偷什么铜盒,苍龙七宿就那么吸引你?为此可以违背你做人的准则,偷盗,秦国当朝廷尉因为偷盗罪入狱,这消息传出去,你也算是闻名天下了,史书都可以记上一笔。”
说完,洛言看着韩非,等待一个回答。
“你就不好奇这天地的真相?这世间是否有神灵,又是否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掌控一切。”
韩非沉吟了片刻,开口说道。
“那你研究出了什么?”
洛言倒是有些好奇的看着韩非,询问道。
他自然知道这天地的真相是什么,更知道这片天地的历史走向,可那又如何,大势难改,小势却已经被洛言改的面目全非,那所谓的神秘力量已然变成了洛言自己,他才是引起一切混乱的根源。
可韩非却不知道这些,他以为苍龙七宿可以解开这个秘密。
“有又可以说没有。”
韩非似乎有些无奈,轻叹了一声,他所知晓的东西并不能解开苍龙七宿的铜盒,似乎缺乏一把关键的钥匙,而这关键的核心便在阴阳家,可惜月神并未告诉他全部,他验证了自己一部分的猜想,却也仅限于此。
若非时间不多了,他也不会铤而走险,去盗取铜盒,导致入狱。
想到此处。
韩非看着洛言,面色正了正,沉声的说道:“解开苍龙七宿的秘密需要特定的血脉,特殊的钥匙,以及关键的铜盒,秦国的铜盒并不是最关键的那一个,我怀疑是燕国的,亦或者是楚国!”
“楚国?”
洛言有些惊讶,前面的那些他都知道,可韩非推算到了楚国,他却是很意外。
“因为楚国是一切的起源,而燕国则是终章,若说七国保存的铜盒哪一个才是最关键的,非这两者其中之一。”
韩非看着洛言,缓缓的说道。
“至于特定的血脉已经钥匙,看来你已经知晓了。”
“有件事情我一直没告诉你,我如今已经是阴阳家的湘君了,为阴阳家五部之首。”
洛言缓缓说出了一个重磅消息。
韩非闻言的瞬间表情凝固了,旋即一脸古怪的看着洛言,心中说不出的别扭,有一种无语的感觉,早知如此,他何必去找月神探听消息,直接询问洛言便好了,而且看洛言得知隐秘的神情,他显然早就知晓了一部分隐秘。
洛言轻叹了一声,一副我也是被逼的表情:“前段时间去阴阳家提亲,被迫当了这个湘君,此非我本意。”
“洛兄,你真是一个人才。”
韩非嘴角扯了扯,许久才憋住了一句话。
他以前就觉得洛言很厉害,现在则是越发笃定了,因为洛言似乎在什么地方都能混的很开,极为离谱。
当初在韩国就和四公子韩宇以及姬无夜等人勾勾搭搭,关系亲密,甚至还勾搭上了明珠夫人。
入秦之后,更是如日中天。
万万没想到,连阴阳家洛言都可以混得开。
湘君?!
这位置阴阳家竟然愿意给一个外人。
不过想到洛言和东君乃是夫妻关系,似乎也不算太离谱,但旋即又想到湘君和湘夫人的特殊含义,嘴角又忍不住扯了扯,一时间韩非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他费尽心思找寻的线索以及答案,洛言似乎早就知晓了。
“我当你是在夸我。”
洛言很厚脸皮的说道。
旋即洛言也不理会韩非想些什么,直接说道:“苍龙七宿的事情我知道的比你多得多,出去再聊,趁着事情还没闹大,我带你去向秦王请罪,未央君想必会卖我这个面子。”
他打算将此事直接压下去,以他的身份地位,此事也不算难事。
他洛某人的面子在各国还是很吃的开的。
魏国也许有点悬,但其他几国却是完全可以刷脸,而且会被当成座上宾。
“不用麻烦了,我命不久矣。”
就在洛言准备拉着韩非起身的时候,韩非却突然开口说道。
“恩?什么意思?!”
洛言手微微一顿,目光不解的盯着韩非,道。
韩非却是不答,缓缓的撸起自己的袖口,顿时露出了一条诡异的手臂,其上青筋凸起,呈现紫红色,极为妖异。
“六魂恐咒?”
洛言只是一眼便认出了这玩意,因为六魂恐咒病发的痕迹很明显,至少在他看来很明显。
“怎么回事?”
“一场交易,我用我的命去得到一些线索,可惜,这些线索似乎看来毫无意义。”
韩非有些委屈无辜的看着洛言,最后自嘲的摇了摇头。
早知道洛言在阴阳家混的这么开,他又何必走这条路,本打算给洛言卫庄等人留下一些线索,结果现在却成了笑话,当真有点想掩面的冲动。
“这玩意可不好解。”
洛言面色有些凝重,没有了一开始的轻松,沉声的说道。
六魂恐咒乃是禁咒,没有解法的那种,唯一的解除方式便是以强大的内息冲破,最好是自身内息足够强,而且必须特性相合,其中以墨家的内息最为合适,这也是墨家老祖能压制阴阳家的缘由。
当初墨家老祖可是从阴阳家手中抢夺了幻音宝盒,将其封死在了墨家禁地之中,同时也封死了苍龙七宿这个秘密。
诸子百家当中,得知苍龙七宿隐秘的不在少数。
论起来,诸子百家发展的巅峰时期也在郑庄公那个年代……
“谁给你种下的,月神?”
洛言看向了韩非,询问道。
他认识的人当中,焱妃和大司命显然不可能对韩非动手,哪怕要动手也会和自己吱一声,剩下的唯有月神这个心思很重的女人了。
往日里洛言与其也只敢深入浅交。
韩非倒是胆子很肥,敢送上门去和月神探讨苍龙七宿,当着你不要命了。
韩非却是笑了笑,轻叹了一声,有些遗憾的说道:“一场交易罢了,虽然这场交易有些可笑,不过也算得到我想要的了,就算没有六魂恐咒,我的命也不会太长了。”
他本想留下一些东西,如今却有可能什么也没留下。
“因为逆鳞?”
洛言目光闪了闪,询问道。
逆鳞剑看似强大,实则后遗症太大,因为这本身就是一柄死亡之间,与亡灵之间的交易,又能有什么好结局。
这世上从来没有那么多好事,想要得到什么,就得付出什么。
韩非想要利用这柄剑,显然也需要付出昂贵的代价。
韩非点了点头,轻声道:“逆鳞是一柄来自幽冥的剑,游离于生与死的边缘,挥动它的代价便是自己的生命,从我打开那个盒子开始,一切便已经回不了头,我本想改变一些东西,却什么也没有改变……”
说到这里,韩非眼神有些黯淡。
“有的人拼命的想活着,为此抓住一切机会,而你却自寻死路。”
洛言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了,沉默了许久,评价了一句。
“因为当时的我需要力量。”
韩非看着洛言,很平静的说道。
他不后悔打开盒子,与逆鳞签订契约,因为从他回到韩国起,这本身就是一条不归路,当初他老师也劝过他,但他却依旧回来了,那时候他便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
死亡从来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情。
可怕的是一个人从来不知道为什么而活。
人需要信念,需要一个活下去的理由。
“还有多久的时间。”
洛言没有讨论这个话,平静的询问道。
韩非一脸平静,道:“短则数天,多则半个月吧。”
“没办法改变了吗?比如毁了这柄剑?”
洛言皱了皱眉头,询问道。
韩非摇了摇头,轻声道:“一柄本就破碎的剑,又如何毁去,就像要死的人,他无论如何也活不了。”
“你妹妹我会照顾好,这几日我会给你送酒,走了。”
洛言沉默了片刻,缓缓的说道。
“多谢。”
韩非闻言,却是眼睛一亮,很洒脱的笑道。
洛言点了点头,便是转身离去,他需要出去缓缓。
聖女不是好惹的
……
这个世界很奇怪,本可以好好活着的人总喜欢求死,而想活下去的人却很难活下去。
“呼~”
洛言看着蔚蓝色的天空,心情却是并不美丽,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回去与红莲解释,莫非直接告诉她,你哥哥要死了?
韩非可是红莲心中最后的天真与寄托,他一旦死了,红莲必然会崩溃。
“真操蛋。”
洛言低声骂了一句,不知道是骂韩非还是骂什么。
旋即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情绪,上了马车,同时吩咐了一句:“去咸阳宫。”
他打算去和嬴政聊一聊这些事情,之后再去找月神的麻烦。
魔女指令
虽然韩非的死和月神关系不大,但他现在心情不好,更不想回家,那只能委屈她了。
身为一个居家的好男人,洛言从来不带脾气回家,将坏脾气带给家里人。
一个好的男人一定要学会将坏脾气发泄在外面。
。。。。。。。。。。。
咸阳宫,雍宫。
嬴政得知韩非将死的消息也是微微一愣,旋即便是平静的说道:“寡人知道了。”
心中有些遗憾,可也仅此而已。
一个韩非对于秦国而言无足轻重,何况韩非的心一直都未曾归顺之秦国。
洛言想了想,提了一个要求,希望嬴政不要将此事影响扩大,将事情压下去,算是保存韩非一些颜面,尽管韩非已经不在意这些了,但身为朋友,洛言觉得韩非死也得死的体面一些。
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洛言还是不介意拉一把。
“便依先生所言。”
时光倾城 小说
嬴政点头直接应下,旋即开口询问道:“韩非卸去廷尉一职,寡人欲启用李斯,先生觉得如何?”
颠覆了这是皇帝聊天群
“李斯极为合适!”
洛言闻言,直接说道。
正好他答应给李斯升官的事情已经拖了一段时间了,现在给他加封为廷尉,想必李斯会很欢喜,干起活来应该会更加卖力。
两全其美。
嬴政缓缓的说道:“寡人这些年也一直在关注李斯,他这些年做的确实不错,可为韩非的替代品。”
替代品?
李斯听到一定会伤心,嬴政这话说得有些不悦耳,可谁让他是顶头上司,秦国大王呢?
洛言表示赞同,甚至他内心觉得李斯是韩非的高仿品。
两人终究是同门师兄弟,师出同门,才华相差不大。
荀子选徒弟还是有一手的。
萌系男友是燃燃的橘色
唯一差别便是心性,这是家庭环境引起的。
此事很快定下,洛言与嬴政又聊了一些琐事,便是起身告辞,他还得去找月神的麻烦。
这女人对韩非动手竟然都不问问他的意见,太有主见了,也太不给他洛某人面子了。
出去问问,整个大秦谁不知道韩非是他洛言的至交好友,要动他的朋友,至少也得先过问他才对。
何况月神与他还有一腿,当真是个无情的女人。
不给她一个狠狠的教训,她就不知道他洛某人靠什么吃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