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上門狂婿 愛下-第兩千七百七十六章 古怪相伴

上門狂婿
小說推薦上門狂婿上门狂婿
阿虎被自己此刻的声音给惊呆了,一动不动的看着一旁的肖舜,脸上挂着不敢置信的表情。
迎着阿虎的目光,肖舜瞬间有些尴尬。
因为他现在非常肯定,对方这句话是跟自己学的!
惭愧啊!
汗颜片刻,肖舜悻悻然的咳嗽两声:“咳咳,别用这种眼神看我,你刚才服用的是兽灵丹,今后咱们之间交流,就在也不需要跟以往一样,又是猜又是想了!”
闻言,阿虎用一种很青涩的声音道:“我可以说人话了?”
肖舜感觉对方这句话听起来有些怪怪的,不过想来阿虎应该是一时兴奋,所以才会口不择言。
腹诽一阵后,他笑着点了点头:“呵呵,兽灵丹的功效,远比你想象的还要强大,服用此丹过后,你不仅仅可以说话,而且体内的杂质也被排出来不少。”
阿虎又一次看了看自己那小了不少的手掌,他一开始还以为自己身体是不是处了什么毛病,所以才会导致体型缩小。
听了主人的话后,才知道原来是以为自己体内的积存的杂质被排出去不少,所以体型才会变小。
沉吟片刻,阿虎有些难受的说着:“如果要是变小了的话,那我看不起来不就没有哪位威武了?”
这家伙的脑回路还真是有些清醒脱俗,居然还在担心自己的形象问题,让一旁的肖舜心中莞尔:“呵呵,在我加油有句老话,浓缩的才是精华!”
啊胡听得一愣一愣的:“浓缩的才是精华?”
“不错。”肖舜点了点头,随即提醒道:“虽然你现在体型缩小了不少,但肉体却比之前更加的强悍,不行你试试。”
阿虎半信半疑的看了肖舜一眼,接着走到一颗大树底下。
眼前的树干足足有两人合抱那么粗,以前的阿虎根本就不可能一巴掌拍断,不过听主人刚才说的信誓旦旦,它也想着也尝试一番。
紧接着,阿虎猛地抬起虎掌,重重的朝着树干拍去。
“咔嚓!”
树干应声而断,轰然倒在地上。
“这……”
阿虎被眼前的场景镇定的有些不能自已。
这等力量,那可是它从来都未曾拥有过的啊!
最重要的是,阿虎刚才甚至并未动用全力,如果是蓄势一击的话,效果估计还能够更加的惊人。
这时,肖舜走上前去笑吟吟的问了句:“怎么样,对你现在的体魄还算满意吧?”
听罢,阿虎忙不迭的点头:“满意,太满意了!”
如果它当初拥有这样的实力,绝对能够成为附近几座山头的大王。
十三機兵防衛圈 官方短篇漫畫集
届时虎啸山林,谁敢不从?
沧溟玄界因为是至高神庭所在的地方,兽修几乎没有生存的空间。
亿万年来,此地虽然也诞生过不少强大的兽族修者,但却都被神帝以及至尊压的抬不起头来,最终只能无奈的离开此地。
因此,也就造成了沧溟玄界兽修几乎绝迹的想象。
阿虎此番因为肖舜的出现,从而获得了一场机缘。
这机缘对它而言,可以说是幸运,但也可以说是不幸!
里面的事情,阿虎跟肖舜如今根本无从所知,所以他们都保持着比较乐观的心情。
亲自验证了一番自身强大的实力后,阿虎兴致勃勃的凑到肖舜跟前:“主人,今后阿虎就能够跟你一样,进行修炼了吗?”
肖舜摇了摇头:“暂时还不行。”
阿虎一愣:“啊?”
肖舜深深的看了阿虎一眼,接着道:“想要修炼的话,你就必须掌握化形的技巧,毕竟你体内的血脉之力很是稀薄,凭借自身不太可能会成为强大的兽修。”
兽族修炼跟人类修者完全不同,它们跟本就不需要进行日复一日的修炼,只要到了一定的时间,体内的血脉天赋就会开启。
当然,唯有强大的兽族才会具备强悍的血脉之力,而阿虎不过就是山林间的一头老虎而已,怎么可能会具备那样的实力。
它想要成为一名强大的兽修,靠普通的办法是根本不可能的。
饶是如此,但肖舜却有解决的办法,毕竟他手里可是掌握着一本无比高深莫测的功法,只要阿虎将来能够按照御兽宝典所述的内容进行修炼,成就一定不可估量。
然而,想要修炼御兽宝典,就必须具备一个条件。
这个条件,就是化形!
唯有掌握化形之法的兽修,方才能够修炼御兽宝典。
联想到这里,肖舜轻松笑了笑:“别担心,只要我的实力能够恢复,说不定就能够帮你炼制一枚兽王丹,只要吃了兽王丹,即便你自身血脉并不强大,也能够获得化形的本事!”
听到“兽王丹”这几个字,阿虎顿时眼眸一亮。
兽王,那是何等强大的字眼啊!
我将来也有能够成为兽王的一天吗?
对此,阿虎心里隐隐有些期待。
就在它畅想未来之际,一旁的肖舜告诫道:“对了,你接下来在黄岐他们面前,尽量还是保持以前的样子,千万不要开口说话。”
阿虎不解道:“为什么啊?”
闻言,肖舜并没有一时间回答,而是皱眉思考了一阵。
紧接着,他有些好奇的问:“你在这里应该生活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在一个天地元气如此充沛的场所,你应该很早就开启灵智了,可为何在遇到我之间还是这样一种浑浑噩噩的状态?”
阿虎摇了摇头:“主人的这个问题,我也回答不上来,毕竟我之前一切都倚靠本能在行事,根本就没有自己的想法。”
这番话,让肖舜心中疑窦丛生。
沧溟玄界的在诸天万界的地位,很有可能还在元古界之上。
因此,这个地方的元气自然也是更加的充沛精纯,生灵在这样的环境内成长,实力一定会获得很大的提升。
但是,肖舜一路走来,居然在这深山老林子里面,居然连一个兽修都没有看到。
这事儿,是怎么想怎么不正常啊!
念及于此,肖舜忍不住问阿虎:“你在这见到过强大的兽修吗?”
阿虎不假思索的摇了摇头:“从来就没见过,以前这附近除了飞鹰寨之外,就属我的领地最大!”
“奇怪——”
肖舜揉了揉自己的下巴,似乎正在思考着什么问题。
奈何他如今对沧溟玄界的了解实在太少,哪怕绞尽脑汁也根本无法从阿虎的只言片语中,摸索出一些重要的线索。
既然想不清楚,肖舜也暂时不去浪费自己的脑细胞了,郑重其事道:“既然是你说的那种情况,那就更不能在黄岐他们面前展现你的异样了,免得到时候出了什么乱子。”
阿虎虽然智力已经开发的很晚上,却依旧不知道肖舜这番话的深意,但它是只很纯粹的老虎,主人说了不能做,那就绝对不能乱来。
于是,它点了点头:“主人怎么说,阿虎就怎么做。”
这时,阿虎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情,忙问:“对了主人,刚才过来的家伙到底是谁,该不会是飞鹰寨的追兵吧?”
肖舜直言不讳道:“飞鹰寨如今元气大伤,那里还有胆量来触霉头,之前过来的那个家伙,乃是玄北洞府的小道士。”
“玄北洞府!”
阿虎不由瞪大了眼睛,眸光中流露着丝丝恐惧。
就连一只老虎都知道玄北洞府的强大,可见这个门派的实力,有多么的强大!
肖舜自从出道以来麻烦事就一件接着一件,到现在也已经快要做到临危不惧的地步,淡淡笑道:“呵呵,那个叫做明月的道士,听说是吴虎的师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