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 攝政大明-第1218章.審問.相伴

攝政大明
小說推薦攝政大明摄政大明
……
……
很快,赵俊臣已经被带出了房屋,而何宇则是被再次带进房屋。
两人檫肩而过之际,赵俊臣的演技依然在线,只见他满脸苦笑、表情间还残留着一丝羞愤,就像是被审问期间承受了大量的耻辱。
见到赵俊臣的这般表情,何宇顿时是心中一沉。
这意味着——他接下来所要面对的局面,必然是极为不堪。
带着这样的凝重心情,何宇被绑匪带进了房屋之中。
然后,何宇就看到,许庆彦大马金刀的坐在一张椅子上,他左手拿着一柄小刀、右手拿着一根长针,低头仔细研究着这两件东西,就好似这两件东西上面带着某种奇妙魔力。
就这样仔细研究了片刻时间之后,许庆彦终于抬头看向何宇,冷笑道:“现在轮到你被审问了……刚才审问那位赵阁臣的时候,在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上浪费了许多时间,那位赵阁臣仗着自己是朝廷重臣,多次想要恐吓我等,恐吓不成之后又想要利诱我等……最终被我狠狠收拾了一顿之后,才终于是老实了一些,也终于是愿意如实的回答提问!
现在为了节省时间,我提前说一句,我们‘黑虎军’所有人皆是义士,既然敢绑架你们,那就意味着我们根本就没把你们曾经的尊贵身份放在眼里,既不害怕你们的恐吓,也不在乎你们的利诱!
所以,我希望何总兵就不要效仿那位赵阁臣的此前手段了,只需是老老实实回答我的提问就好!否则不仅是浪费大家的时间,也是自讨苦吃!”
说完,许庆彦藏在面具之下的脸庞上似乎是挤出了一丝笑容,抬手道:“何总兵有腿伤,还是坐下讲话吧!”
这种高高在上的傲慢态度,让何宇心中极为惊怒,要知道就连德庆皇帝当年召见他的时候也没有这般傲慢。
愤怒之余,许庆彦的声音也引起了何宇的疑惑。
许庆彦说话之际,虽然是刻意模仿了辽西口音,但毕竟不是他自幼所用的母语,所以就听起来有些不伦不类,而何宇也敏锐的察觉到了这项异常。
当然,这个时代与后世不同,各地百姓相互间交流极少,百里不同风、千里不同俗的情况也是普遍存在,就算是两处相邻城镇,也往往会存在口音差异。
所以,何宇也无法认定许庆彦的奇怪口音就是作假,只是默默记在了许庆彦的声音,认为自己寻到了一条新线索。
但这样,何宇强忍着心中怒火与怀疑,面无表情的坐在了许庆彦面前。
许庆彦并不在意何宇的心中想法,只是笑着再次说道:“接下来,我这里有几个问题,想要询问何总兵,希望何总兵可以如实作答!
我们虽然见识不高,也不像你们当官的一般有那么多花花肠子,但我们也有办法探知真假……
比如说,有何总兵作为人质,辽东镇所有人皆是对我们有求必应,所以我们听了何总兵的回答之后,完全可以向辽东镇那边确认真假,一旦是发现何总兵欺骗了我们……”
说到这里,许庆彦突然抬起双手,向何宇亮了亮他左手的小刀、右手的长针,继续说道:“何总兵你是大人物,大概是不了解这两件民间器物,我这就向何总兵介绍一下!
先说这根长针,太细太长,无法用来缝补衣布,但沾墨之后,却可以用来刺青!据说所知,汉人官府有一种刑罚,被称作‘黥刑’,就是在犯人脸上的显眼位置处进行刺字……嘿!何总兵,你说我若是在你左脸上刺一个大大的‘猪’字,再在你右脸上刺一个个大大的‘狗’字……你今后还要如何见人?这般丑态,必然是再也无法坐稳总兵之位了吧?”
顿了顿后,许庆彦又说道:“还有这柄小刀,弧度太大、长度太短,哪怕是用来切菜都嫌碍手,看似很不实用,但民间的猎户与屠夫却皆是常备着它,听说汉人皇帝的宫中也能见到这种小刀……
因为,这种小刀是用来劁猪的……何总兵你知道什么是劁猪吧?就是阉猪的意思,宰猪之前若没有劁过,肉不好吃啊……但若是我把这柄小刀用在何总兵身上的话……”
听到许庆彦的这番威胁,哪怕是以何宇的城府深沉,也顿时是表情大变。
自从被绑架之后,何宇一直都还算是冷静,但这一刻,何宇的眼中却是明显闪过了一丝惊慌。
只要是人,就会有弱点,有弱点就会被攻破。
何宇是一个军中大将,还是一个男人,他也许能在短时间内扛住拷问,也不惧怕寻常威胁,但许庆彦的这些威胁,却无疑是击中了何宇的软肋。
作为一位边军大将,他绝对不能损失自身形象与军中威望;作为一个男人,有些事情更是无法承受之痛!
所以,也不能怪何宇胆怯无能,任何人在这般状况下恐怕是都要惊慌。
察觉到何宇的表情变化之后,许庆彦满意的点了点头。
赵俊臣此前还担忧许庆彦审问不了何宇,但许庆彦当时则是拍着胸口信誓旦旦的表示,只要赵俊臣让他发挥自己不折手段的特长,审问何宇的事情绝对是轻而易举。
现在何宇的这般表现,显然是证明许庆彦这一次并未吹牛。
实际上,此时躲在屋外偷听的赵俊臣,就颇为钦佩许庆彦的下三滥手段,认为自己若是与何宇易地而处的话,接下来必然是要像倒豆子一般实话实说了。
“当然,我也不像用这种手段对付何总兵,只要何总兵接下来如实回答我的问题,这两件东西也不会用在何总兵身上……所以,咱们接下来不要废话,只需是我问你答就好,如何?”
何宇深深看了许庆彦一眼,似乎是想要把许庆彦的模样刻进自己的心底深处,将来一定要把许庆彦抓到自己面前千刀万剐。
只可惜,许庆彦现在不仅是用布蒙住了面庞,身高、体态、口音、以及行为举止皆是作了伪装,所以何宇就算是记得再清楚恐怕也是无用。
最终,何宇决定好汉不吃眼前亏,咬着牙答道:“你问吧!”
“辽东边军之中,号称是当世强军的辽东铁骑,真实兵力拢共有多少?每年需要投入多少钱粮进行供养?”
没想到第一个问题就是这般敏感,何宇不由是深吸一口气,犹豫片刻后终于是冷声答道:“辽东铁骑共有兵力一万两千人,每年都需要至少八十万两银子、以及二十万石上等粮草进行供养……若是遇到战事太多,钱粮数量还要翻倍。”
“辽东边军的实际兵力有多少?空饷有多少?除了辽东铁骑之外,还有多少精兵?”
“辽东实际兵力大约有十三万人,空饷约有三万左右,处理辽东铁骑之外,也唯有各级辽东武官的麾下私兵堪称精锐,加起来大概有一万到一万三之间。”
“辽东镇的军库之中有多少存粮存银?辽东全体将士的每年实际支出饷银饷粮又是多少?”
“辽东镇军库目前还有存银一百一十万、存粮四十万石……”
就这样,许庆彦与何宇一问一答之间,很快就已是摸清了辽东镇目前的具体状况。
房屋之外,赵俊臣窃听之余,也把这些数字仔细记在心中。
因为辽东镇多年以来的尾大不掉,所以就算是朝廷中枢也并不了解辽东镇的具体状况。
而赵俊臣掌握了这些情报机密之后,接下来整顿辽东、削减辽饷之际,也就有了具体依据。
当然,前提是何宇尽数讲了真话。
但因为许庆彦的威胁,这种情况的可能性并不算是特别大,而且赵俊臣离开这里之后也自有办法进行查证。
而许庆彦询问清楚了辽东镇目前的具体状况之后,却又突然换了一个询问方向。
“说起来,你们辽东镇虽然一直肩负着镇守边疆、抵御后金入侵的职责,但一向是养寇自重,与后金的关系也是不清不楚,更还与后金暗中做生意,所以辽东镇哪怕是明知道某些人是后金所收买的眼线、某些势力与后金关系匪浅,也从未想过彻底拔除他们,而是刻意留着他们、以防今后有用,对不对?”
听到许庆彦的这个问题,何宇先是一愣,但随后也再次点头道:“正是如此!”
但随后,何宇又辩解道:“倒也不是我们辽东镇刻意留着那些人与势力,只是不愿意随意激怒建州女真,而且有时候还可以通过这些人与势力、利用假消息误导建州女真……
更何况,若是彻底拔除他们,建州女真还会安插新眼线、收买新叛徒,到时候重新调查起来也麻烦,留着他们也能尽量掌控局势变化。”
对于何宇的这番辩解,许庆彦不由是心中冷笑。
与姜泉不同,许庆彦已经跟着赵俊臣很长时间了,对于官场上的蝇营狗苟最是心知肚明。
何宇的这番辩解,完全就是避重就轻。
在许庆彦看来,何宇刻意留着那些建州女真的眼线与棋子一直没有拔除,原因不外乎有三。
其一是为了养肥猪,等着时机成熟之后宰杀;其二是这些人与势力被何宇掌握了证据之后更容易控制,能为辽东镇做一些不方便出面的事情;其三则是用以制衡辽东境内那些忠君爱国的人与势力,让辽东镇可以更好的保持自身独立。
但许庆彦并没有拆穿何宇,只是再次问道:“这些暗中投靠了建州女真的人与势力,究竟有哪些?以何总兵的智慧手段,必然是心知肚明吧?能否具体说一下?”
这一次,何宇竟是犹豫了更长时间,最终则是摇头道:“建州女真的渗透手段极为隐蔽,所以我其实也只清楚很少一部分……”
侯府嫡妻 三昧水懺
许庆彦用手里的小刀与长针冲着何宇比划了一下,轻声道:“若说三边总督不清楚自己治下有哪些人是蒙古奸细,我相信;若说宣府镇总兵不清楚自己防区内的后金眼线,我也信……但何总兵你难道是真不清楚?”
顿了顿后,许庆彦又说道:“这件事情,我也同样拥有查证渠道!而何总兵接下来的回答,毕竟是关系到许多人的声誉,若是未来证明何总兵把某些无辜之人诬陷为后金奸细,又或是刻意漏掉了某些真正的后金奸细,那何总兵今后依然会遇到许多麻烦,说不定还会在汉人史书之中留下记载,所以何总兵你最好还是要如实回答!”
何宇再次深吸一口气,然后终于是缓缓说出了一串人名与势力。
其中,赫然还有两位辽东镇的守备官。
听完了何宇的回答之后,许庆彦轻轻点头,正打算要再说些什么,却突然听到房屋外面传来了几声焦急呼喊。
“赵俊臣!赵俊臣跑了!”
“快追!”
“他抢刀伤了阿布凯!阿布凯被他伤了!”
突然间听到这般动静,许庆彦顿时是大惊起身,然后下意识向身边一人说道:“奎堪布衫……”
但说到一半,许庆彦又猛然间转头看向何宇,而何宇则似乎是被赵俊臣逃走的时候吸引了注意力,完全没有留意到许庆彦所讲的这半句意义不明的话。
看到何宇的这般表现之后,许庆彦似乎是安心的点了点头,随后就吩咐房内众人看好何宇,自己则是匆匆向着房外走去。
与此同时,刚开始的时候,何宇也确实是被赵俊臣逃跑的事情吸引了全部注意力。
但很快,何宇已是察觉到了更多的异常迹象。
屋外众人呼喊之际,有人提到了一个名叫“阿布凯”的名字——这是建州女真所常见的名字。
而许庆彦听到赵俊臣逃走的消息之后,则是下意识说了半句意味不明的话,这半句话若是当做汉语来听,固然是意义不明,但若是当作满语来听的话,则是“蠢货”的意思。
察觉到这些迹象之后,何宇虽然表面上装作一副毫无察觉的模样,好似是专心关注着赵俊臣的逃走之事,但心中则是大为震惊。
难道,这些绑匪之中,竟然还有建州女真的人存在?
难道,自己被绑架的事情,还与建州女真有关系?
难道,这一切事情的幕后主使,就是建州女真?
何宇自从被绑架之后,最初是把赵俊臣视为幕后主使的主要怀疑对象,毕竟赵俊臣身上的疑点太明显了。
但随后,因为赵俊臣的各种暗示与逼真演技,何宇不由是稍稍动摇了自己的心中想法,虽然没有排除赵俊臣的怀疑,但也把山海关吴家、辽东境内各方势力、甚至是某些辽东镇高层武官也同样纳入了自己的怀疑范围。
到了今天,因为这场审问,何宇对于赵俊臣的怀疑则是再次扩大,因为在所有怀疑目标之中,也唯有赵俊臣拥有动机、会特意打探这些机密情报。
而此刻,察觉到这些蹊跷迹象之后,何宇却又突然发现,似乎建州女真也同样会对这些情报感兴趣,也同样有动机、有能力做这些事情。
再然后,何宇又想到,许庆彦刚才审问自己的时候,称呼德庆皇帝的时候使用了“汉人皇帝”的说法,称呼朝廷官府的时候又使用了“汉人官府”的说法,称呼建州女真的时候,则是用了“后金”的说法——若这些绑匪当真皆是汉人出身,就绝不应该使用这种称呼,尤其是称呼建州女真的时候,称之为“建寇”、“鞑子”都算是客气的。
联想到这些疑点之后,何宇又不由是大脑急速转动,思索着各种各样的可能性。
但经过了一番仔细思索之后,何宇依然认为,这一切事情的幕后主使,还是以赵俊臣的嫌疑最大。
毕竟,若是赵俊臣顺利逃走的话,时机也太巧合了。
而眼前所发生的种种事情,或许都只是赵俊臣误导自己的手段罢了。
但……建州女真的嫌疑,也不能完全排除。
甚至,也无法完全排除山海关吴家、辽东境内某些势力、又或是辽东镇某些高层武官,与建州女真暗中勾结、共同行事的可能性。
总而言之,虽然赵俊臣的嫌疑最大,但因为各种各样的烟雾弹,何宇并不能百分百确认这一点,只觉得太多人、太多势力皆有嫌疑!
就这样,千头万绪之间,何宇摇了摇头、暂时不再多想,只是焦切等待最新消息,急着想要知道赵俊臣是否已经顺利逃出了匪徒们的控制。
*
事实上,何宇此时的心中想法,也正是赵俊臣所希望看到的情况。
赵俊臣并不期望自己只用一些不上台面的小手段,就可以完全误导何宇、让何宇彻底不再怀疑自己。
但赵俊臣毕竟是一位举足轻重的庙堂权臣,哪怕是德庆皇帝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也不敢随意打压于他。
所以,只要何宇并不能百分百确认赵俊臣就是幕后主使,那就算是他今后可以顺利脱困、再次执掌辽东大权,也会心存顾忌、不敢轻易下定决心与赵俊臣撕破脸皮。
对于赵俊臣而言,这种情况就已经足够了!
只要何宇还是心存顾忌,赵俊臣就能逼着他配合自己做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