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小說 大明流匪討論-第一千八百五十二章 白水王二閲讀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大明流匪
“王二哥,官军追过来了,这里咱们不能呆了。”一名身上穿着甲胄的大汉一进屋,粗狂的嗓音大声瓮声瓮气的说。
误撞成婚:绯闻总裁复仇妻
大汉目光看向屋中一面容粗糙的男子。
房里还有几个汉子,这会儿全都看向房内的一人。
“他娘的,本以为只是对付县城里的那些差人衙役们,没想到惹来了延绥镇的兵马,真他娘的晦气。”王二重重的朝地上啐了一口。
一个月前,他带着几百吃不上饭的百姓拿下了澄城,夺下了官仓,趁机拉拢了几千百姓加入他的义军队伍。
然而没过多久,延绥镇就派来了平叛大军。
他好不容易聚拢起来的几千大军被官军一下子杀溃了一多半,只剩下几百义军随他逃离了澄城。
“王二哥,延绥镇的兵马实在太凶悍,咱们理应避其锋芒,待重新聚齐大军在与之一战。”种光道在一旁对王二说。
他是阿堡村人,王二起事的时候,他带着村子里的青壮跟随王二一起攻打了澄城,是最早一批投奔王二的人,如今在义军中做一个小头领。
王二点点头,道:“种兄弟说的不错,没必要留下跟延绥镇的兵马拼命,你们也都说说,接下来咱们去往哪里?”
说着,他看向房间里的几个人。
“回白水吧,那里咱们熟悉。”有人开口说道。
“俺觉得还是蒲城好,只要拿下了蒲城就有粮食,咱们又可以招兵买马。”
“还是去韩城好,过了韩城往东就是山西,只要咱们到了山西境内,延绥镇的兵马未必会追过来。”
“山西不行,那边人生地不熟的,没有白水好,我看还是回白水。”
輕描 小說
屋子里的几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出自己的想法。
“种兄弟,你觉得咱们接下来去什么地方合适?”王二问向一直没有开口说道的种光道。
屋中的几个人这时也都看向了种光道。
能坐在这间房间里的都是义军的头领,也都是最早一批跟着王二杀官造反的人,偷袭澄城的时候也都有他们,甚至有两个还是南鹿角村的人,和王二来自一个村子。
可他们心里清楚,王二最信任的人不是他们几个,而是来自阿堡村的种光道。
因为种光道以前在城中做过伙计,并且随他做事的那家东家去过外地,见识比他们这些没出过西安府的人强多了。
有好几次他们险些落入追来的官兵手中,都是因为种光道才化险为夷。
不仅王二信任对方,就连他们这些人也把种光道当成是军师。
坐在土炕上的种光道抿了抿干裂的嘴唇,说道:“我有上中下三策,可供王二哥挑选,就看王二哥和诸位兄弟想要选哪一个。”
可惜手里缺了一个羽扇,否则真有几分军师的模样。
“哪三策?”王二身子探过来问道。
种光道拿起桌上一个破碗往前一推,嘴里面说道:“上策是去韩城,想办法进入山西投奔大同的义军,中策是去往延安府,想办法联络王嘉胤,最后的下策是回白水县。”
“怎么回白水县成了下策了?那可是大家伙的老家,周围都是乡里乡亲的,更容易拉起一支兵马与官府对着干。”提议回白水县的汉子不满的说道。
在他看来,回白水县才是上策。
种光道回首看向说话的汉子,说道:“之所以说回白水县是下策,首先是因为咱们回到白水县,会把官兵也吸引过去,到时候受伤害的还是咱们白水县的相亲,其次是白水县的乡亲们真要愿意跟着咱们一起造反,王二哥起事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加入进来了,就算咱们再回白水县,也不会有多少乡亲愿意加入咱们,何况咱们是被官兵追赶回去的。”
“嗯,白水县确实不能回去,咱们不能做祸害乡亲们的事情。”王二手抓了抓自己下巴上的胡须。
种光道这时候说道:“上策对咱们来说最安全,只要能够与大同义军联系上,有了大同义军的庇护,官军轻易不敢在对咱们出手。”
“他娘的,咱们要是有大同义军那些兵马,早就把延安西安几府全都拿下了,还会怕被延绥镇的狗官兵追着不放,到时候就是老子领兵追着他们了。”房里的汉子一脸羡慕的说。
虎字旗在山西做的事情,早就传遍了与山西相邻的延安府和西安府。
他们之所以会在西安府起事,也是看到了大同义军在山西的所作所为,让他们看到了起事的机会。
“山西不能去。”王二突然开口说道。
种光道侧头看向王二,说道:“同为义军,有大同义军照料,咱们接下来的路也能更容易一些,王二哥要是担心大同义军不愿意接受咱们,我愿意亲自去大同义军他们。”
“我不是担心大同义军不愿意接受咱们,而是不愿意看到兄弟们寄人篱下。”王二说道,“都是一个肩膀扛着一颗脑袋,大同的义军能够做出这么大场面,难道咱们兄弟们就做不到?”
“二哥说的对,就算没有大同义军,咱们也不比他们混的差。”
“我也支持二哥,都是带把的汉子,谁还能比谁差了,咱们不也拿下了澄城,要不是延绥镇的官兵来得太快,说不得西安府都被咱们拿下了。”
和王二同村的两个汉子大声的说道。
种光道见都反对投奔大同义军,只好说道:“既然大家都不同意去山西,那就剩下中策去延安府了。”
“就选中策,咱们去中部县,到洛川去。”王二用力一拍桌子。
种光道蠕动了一下,最后还是没有开口。
全能邪才 小说
王二看着房间里的几个义军头领,道:“你们回去带上队伍,咱们立刻出发,种兄弟留一下。”
其他人都被派了出去,他把种光道一个留了下来。
几个汉子相继从房间里走了出去,很快只剩下王二和种光道他们两个人。
“王二哥,去延安府未必是一条活路,为什么不去山西,只有到了山西大家才能活下来。”见屋中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种光道终于忍不住质问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