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教官從我是特種兵開始-第1763章 三個條件讀書

教官從我是特種兵開始
小說推薦教官從我是特種兵開始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青云宗虽然和火凤凰特种部队的基地不一样,但性质差不多,理应戒备森严才对。
可是,万万没想到,唐心怡她们这么轻而易举地就混了进来,这让唐心怡多少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不是青云宗防范不行,我觉得,应该是有人在我们之前利用这样的借口进来了,所以,守门人误以为我们也是被邀请的人,才会直接放行!”何璐摇了摇头,说道。
青云宗好歹也是混乱之城的六大势力之一,怎么可能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
而且,何璐注意到,青云宗内有各种明哨暗哨,戒备不是一般的森严,想要闯入青云宗,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何队,你的意思是,独目老怪不仅仅只邀请了我们,还邀请了其他人?这怎么可能?”谭晓琳一愣,下意识地问道。
独目老怪怎么会邀请其他人?
毕竟,葬魂花在她们手上,又不在其他人的手上,独目老怪邀请其他人干什么?
何璐点了点头,说道,“不错,应该是这样!你难道没有注意到,我先前告诉守卫,我们是被邀请来的,正常情况下,守卫应该发问才对,但是守卫却什么都没问,直接就把我们放进来了,这说明什么?说明除了我们之外,还有其他人,也被独目老怪邀请了!”
她很细心,通过和守门人的对话,注意到了这个细节,所以才会猜测,有人在她们之前进入了青云宗,而且借口应该和她们一样。
正因为如此,青云宗的守卫才会问都不问,直接放行!
如果先前没有人进去过的话,青云宗的守卫不可能这么容易就放行!
听了何璐的解释,谭晓琳觉得很有道理,忍不住问道,“何队,你觉得,独目老怪除了邀请之外,还邀请了谁?”
何璐摇了摇头,说道,“这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独目老怪肚子里的蛔虫,他邀请了什么人,我哪里知道!”
“猜一下嘛,大概有什么人!”谭晓琳拽住何璐的手撒娇道。
何璐想了想,说道,“不出意外的话,独目老怪邀请的应该是剑狂他们!”
“什么?剑狂等人?独目老怪邀请他们干什么?他又打不过那些人!”听到这话,谭晓琳一脸的不解,疑惑地问道。
神秘老公不见面 小说
“我也是猜测,独目老怪就算邀请,也是邀请当初在死亡沼泽的那些人,不可能邀请外人,至于独目老怪邀请他们,想要干什么,我就不是很清楚了!”何璐摇了摇头,说道。
她这么说,也是有一定的依据的,独目老怪就算要邀请人,也只会邀请那些知道葬魂花的人,不可能邀请外人。
不然的话,一旦消息曝光,独目老怪就会成为众矢之的。
独目老怪又不是傻子,自然不会冒这个险!
两人说话间,已经赶到了大堂,远远地,就看到大堂聚集了很多手持兵器的青云宗弟子们。
“什么情况?这些青云宗弟子们怎么都拿着武器?难不成独目老怪打算借助这些青云宗弟子们对付我们?”看到眼前这一幕,谭晓琳大吃一惊,一惊一乍地说道。
“是啊是啊,青云宗这是发生了什么事儿?为什么青云宗的弟子们都带着武器,他们这是想干什么?”一旁的唐心怡附和道。
“稍安勿躁,他们不是来对付我们的,应该是对付其他人,我们看看情况再说!”何璐倒是很镇定,没有任何慌乱。
度方 小說
“不错不错,独目老怪是青云宗的弃徒,被青云宗逐出了师门,应该指挥不了青云宗的弟子们,这些弟子们应该不是来对付我们的,大家不要担心!”龙小云附和道。
几人挤进人群,这才发现,大堂上,有两伙人在对峙。
一伙人正是剑狂他们,不过为首的却是独目老怪,剑狂他们都站在独目老怪身后,像是要为独目老怪撑腰一般。
另一伙人,何璐他们不认识,不过大概可以猜出他们的身份。
不出意外的话,对方应该是青云宗的人,而且是青云宗的高层,因为他们都穿着青云宗的服饰。
黎家虎少 小說
小林家的龍女仆-宅龍法夫納
双方正在对峙,气氛剑拔弩张。
“剑狂,苦竹,你们确定要为独目老怪撑腰?我劝你们最好不要插手这件事,这是我们青云宗的内部事物,你又不是我们青云宗的人,有什么资格插手?”梁不凡语气强硬地说道。
他本来正在大堂会见剑狂、苦竹等人,孰料,就在这时,独目老怪突然杀了出来。
看到独目老怪,梁不凡眼中顿时迸发出一股强烈的杀意。
他一直想要把独目老怪杀死,这样的话,独目老怪就威胁不到他的地位。
独目老怪一天不死,梁不凡就感觉他的宗主之位坐不稳。
只是独目老怪很是狡猾,一直躲在野外,想要把独目老怪灭口,谈何容易?
如今,独目老怪主动现身,出现在青云宗,这对梁不凡来说,可是一个除掉独目老怪的好机会,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剑狂等人有些为难,他们也不想插手青云宗的事,但是他们不插手不行,因为葬魂花在独目老怪手上。
而且,在死亡沼泽的时候,剑狂他们求独目老怪帮忙,独目老怪当时向他们提出了三个条件。
其中一个条件就是,剑狂他们欠了独目老怪一个人情,在独目老怪需要的时候,他们要助独目老怪一臂之力。
如今就是兑现承诺的时候了,独目老怪让剑狂他们站在自己身后,为自己撑腰,只要他们这么做了,事后独目老怪就会把葬魂花还给剑狂他们。
剑狂他们本来不想插手这件事,但奈何他们都欠了独目老怪一个人情,再加上,葬魂花在独目老怪手中。
如果剑狂他们不答应的话,那就永远别想得到葬魂花。
没办法,剑狂他们只能答应!
玫瑰與草莓 Strawberry side
“梁宗主,何必这么大的火气?独目老怪并不是来捣乱的,我们不妨听听他想说什么,再做决定如何?”剑狂开口说道。
“阿弥陀佛,梁宗主,独目老怪这一次来青云宗,不是来闹事的,梁宗主大可不必这么紧张,而且,有我们在,也不会允许他闹事的,梁宗主还是把青云宗的弟子们撤下去吧!”苦竹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