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諸界第一因》-第318章 一口好刀(第一更)

諸界第一因
小說推薦諸界第一因诸界第一因
呼!
平静的声音自大风雪中传递而来,实质的酷烈严寒也随之而至。
六扇门的大堂下,是有着专门的水暖设施,滚烫的热水于地下日夜不停流转,室内温度宜人,然而此时,在场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冬日的酷烈。
“谁?!”
上官堂眸光一凝,身形如电,近在咫尺的铁峰只觉劲气扑面,什么都没看到,眼前已没了其人的身影。
“杨狱?!”
唐百列、赵青川等与杨狱曾打过照面,有过接触的人心中也皆是一震,随后奔出六扇门。
就见得寒风凌冽间,长街那头,一人踏雪而来,其人背负神弓,腰挎长刀,赤衣如火,气重如山。
遥隔长街一道,一众人都只觉眼神酸涩,似被刺伤。
“此人的武功……”
赵青川眼皮一跳。
来人是谁,他一眼就认了出来,虽然某种意义上,他这也只是第二次见过此人。
他犹记得第一次,就是面前之人,持一口神弓射杀了冀龙山,可那时,他心中尚且不如何在意,多还是徐文纪的盘算。
其人的武功未见得就高过自己。
可此时再看,哪怕身前身后皆是人,也陡升起一股如芒在背之感,如今的杨狱,就犹如一口出鞘的神刀,展现出惊人的锋芒。
何止唐百列、赵青川,即便是上官堂,感受着传递而来的气势,心中也升起一抹不可思议来。
最強鄉村 小說
这小子,似乎比情报中记载的还要强不少……
呼呼!
锋芒外漏,心境内敛,杨狱踱步行于风雪之中,他的神色平静,心境祥和。
距离击杀聂文洞,又过去两月。
两月的时间不长不短,却足够让他将过去暴涨的实力尽数消化了。
催马独行,远离喧嚣的日子里,他的心神似经受了莫大的洗礼,用江湖武林的说法,这是精神的提升。
精神的提升,对于寻常人而言似乎是看不到摸不着,但对于杨狱而言,却不一样。
大雪独行这近一月中,他无比清晰的感知到了这种变化,他的五感,乃至于‘心眼’第六感,都有着尘埃褪去,明珠放光的惊人变化。
正如此时,他目视前方,可方圆数十丈甚至更远距离内的一切大小细微变化,就如俯首观掌纹般清晰浮现在他的心中。
积雪、落叶、脚步、呼吸、乃至于所有人的心跳节奏,悉数可听,可见。
他的神色平静,上官堂的神色却有着异样。
出发之前,他自然是有着关乎此人的详尽情报的,可在他看来,不到弱冠年纪,有无名师,哪怕疑似有着神通在身,也不过泥沙堆砌的巨人,大而空。
可此时见得此人踱步而来,他心中就没了轻视,此人的武功,已然有了神意,不止是单纯的堆积了。
血肉苦弱,有形有质,精神虚无,无尽无限,行至五关,换血大成,血肉到此步已再难快速增长。
是以,熔炉凝聚之后,武道便走向了虚无的精神神意。
可这个感悟,他也是数年前才接触到,为此,他付出的是数十年的苦修,而这人,年岁怕还不到自己三分之一……
怎么会……
呼!
杨狱止步,望向那干瘦的老者:
“上官堂。”
身兼六扇门、锦衣卫两大情报组织的官职于一身,过去两年里,杨狱看了不知多少卷宗。
天下不敢说,但这青、云、白三州乃至于龙渊道明面上的高手,就没几个认不出来的。
这上官堂,他自然也是有着印象的。
此人年岁大过方其道,曾也角逐过天下四大神捕,可惜运气不好,未出龙渊道就被当今四大神捕之一‘秋凤梧’击败。
但这是运气欠佳,其人的武功极高,一手碧波惊涛掌,莫说在白州,即便在龙渊道也是有名的。
此时见得,就有些见猎心喜。
旁人瞧见似乎并不觉得如何,可在唐百列、赵青川的眼中,就截然不同,两人相距十八丈有多,可无形的气势已然在碰撞了。
“身负朝廷通缉,还敢堂而皇之的出现在这青州城,挑衅本大人,你的胆子不小,无怪乎敢行此悖逆之事!”
上官堂负手而立,神情冷漠。
“杨某可不止胆子大,拳头,也不小。”
杨狱双手环抱,衣袍下,两刃刀时隐时现:
“上官大人要不要来试一试。”
“好!”
深陷的双眸迸射出惊人的光芒,一声暴喝出口的瞬间,上官堂已跨过十八丈距离,衣袍鼓动。
说出手,就出手。
他的速度太快了,哪怕是唐百列、赵青川这样真罡成就的大高手,也都无法捕捉到其身影。
只觉他这一跨步,似乎空中的气流都消失了,任其纵横,声音都似无法追上。
轰!
似有雷炸于空,一时空气轰鸣,气浪滚滚,上官堂一手擎天而上,又自盖落,赤色上身,箕张的大手犹如蒲扇般拍落。
这一拍,长街内外所有人都只觉眼前一黑,耳膜刺痛。
首当其冲的杨狱更是只觉好似有一尊巨神在前,擎臂拉下了穹天,深沉的夜幕笼罩了目之所及的全部空间。
这一掌,堪称凶猛,只是……
“花架子就不要拿出来了,你这一掌,我连认真的兴趣都没有。”
杨狱的眸光冷淡,不进也不退,等那掌力滚滚而落,扑面而至,方才不慌不忙的抬起手掌,五指弹抖如剑割裂空气,攥紧成拳,斜斜招架。
轰隆!
两人的反应与速度何其之快,一众人只听得风声呼啸,雷音轰隆,不及后退就见得大量的积雪冲天而起,又被澎湃的血气炙烤的消融。
“嗯?!”
杨狱仅仅是手臂上扬,五指捏拳迎击,可上官堂的眼神却是一变,只觉面前之人就像是一座无法撼动的巨山,任由他的掌力如潮,仍自巍峨不动。

长街震抖,两人身形一触即分,隆隆音波方才扩散四方,掀起大片的积雪与泥沙,青石铺彻的地板都为之龟裂。
真是霸拳?!
上官堂心中闪过惊愕,却并不慌乱,一击无功,再度冲杀,其足下数次踏步,引得四周房屋都发出轰鸣之音。
踏步的同时,血液亦为之催发,热浪滚滚,炙烤积雪,一步踏出,就有十掌打出,七步跨出,掌印已然铺天盖地。
杨狱凝神,只觉眼前掌力如洪流,充塞一切,同时,他的耳畔似是听到了惊涛翻滚,大海怒啸,犹如天河倒灌汪洋,卷起无尽浪潮。
雄浑至极的掌力铺天盖地而落。
这一掌,却正是其成名武功,碧波惊涛掌,此门武功讲究劲力流转如潮,一波更胜一波,重重叠叠,刚猛至极。
“碧波惊涛掌!”
轰!
雄浑的掌力轰击之下,长街之上的气流都似被蛮横的排空。
面对这样的一掌,杨狱方才有些动容,他的足下一踏,不退反进,生生挤进了剧烈激荡的气流之中。
他不再出拳,而是一臂下按,攥住了两刃刀。
继而,踏步,躬身,抽刀!
铮!
细弱蚊鸣的刀鸣声乍闪即灭。
上官堂的心中却是一动,无比敏锐的瞧见了那一闪即灭的刀光,这一刀没有铮铮鸣动,没有滚滚刀海。
可其一个催出,所过之处,无论是气流、罡风、还是自己轰击而下的掌力,竟都在无声无息间被切开了。
“如此锋利?!”
上官堂眉心一跳,感受到了刺骨的寒芒,但他战斗经验何其之丰富,惊而不乱,轰下的掌印不在直来直去,而是如莲花一般绽开。
五指上扬,犹如将风雪都捏在其间,也将那锋锐到似乎看一眼都会流出血泪的长刀,捏在了其中!
四关之下,擅长拳掌的武者,天然就要逊色手持刀兵的武者不止一筹,同阶一战,一人持刀一人空手,那必然不可能有什么空手接白刃之说。
但一旦真罡成就,却又不同。
真罡加持之下,血肉之躯足可洞穿金石,抵御刀剑,而相比于刀剑兵刃,双手才是最为灵活、多变的‘武器’。
是以,到得四关之上,同阶交战之中才有空手接白刃的可能。
“好大的力气!”
五指捏刀,反掌下压,杨狱的神色未动,上官堂的眼皮就又是一条,这一按,哪里是口刀?
分明像是一条龙在他的掌下挣扎!
铮!
下一瞬,不止是上官堂,便是围观众人也全都听到了一声悠长若龙吟般的刀鸣。
继而,就似有一轮银月炸开!
轰!
可怖的刀光瞬间冲破了刀刃的束缚,森森寒潮疯狂涌动着充塞了整条长街,割裂了所能触及的一切。
气流、真罡、灰尘、雪花……
极致的锋锐肆虐于十数丈长街,刹那间迸发的光亮,便是唐百列、赵青川都无法捕捉到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听得一声闷哼。
旋即,一道人影暴退而返,一人急追而前,鲜血飞溅间,分明有着一条断臂落在地上,翻滚间,沾满泥泞。
呼!
暴退立止。
一滴冷汗滴落,上官堂的眼中滴下血泪,眉心三尺不到,一口两边开口,似剑直刀泛着如水波光,滴血不染。
“好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