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仙王的日常生活-第兩千零五十二章 對不起孫蓉,我把你家拆了(1/86)

仙王的日常生活
小說推薦仙王的日常生活仙王的日常生活
忘仙镜自己可能也不会想到,就因为自己窥视了王令的未来,导致了它的镜面彻底崩盘。
说到底这也是从万古时期流传下来的老古董了,孙家始祖能弄到这么一大块可以看到未来,由神秘天外陨石所制成的玻璃,王令光是用想得也知道这有多贵重。
于是他的第一反应是去修复,修复法器不比修复地形,修复地形的复杂程度远要比修复法器艰难的多,毕竟法器只是小东西,这地形可就太广袤了。
所以拆了寒冰炼狱后,王令没有直接去修复,一方面是因为他赶时间。
另一方面是觉得修复地形太复杂,他担心自己要是动手修复,怕是会直接把寒冰炼狱修复成远远超越原来寒冰炼狱层级的超级地形。
作为真正的孙家家主,孙老先生一旦苏醒一定是会察觉到异状的。
所以综合考虑,王令最终还是把这活儿交给了镇元这位地形修复专家。
不过面对法器修复,王令的信心还是有的。
他手中凝聚金光,一顿猛如虎的操作,将掌心中的光束打出。
前方,被光束照耀的地方,宛如时光倒流一般在重组,那些分裂开来的颗粒重新回流聚集,最终重新拼成了忘仙镜本来的样子。
镜面上,没有一丝裂纹了,但王令还是能察觉到有些不对劲。
因为这忘仙镜……
比起原来,已经没有半点光泽了。
“因为器灵直接湮灭,所以就算法器本身被修复,也无用了吗?”王影叹息,做出自己的判断。
忘仙镜在窥视了仙王短短几秒的未来后,其器灵直接付出了自己生命的代价,走得很安详……
现在的忘仙镜,镜面黯淡无光,纵然裂纹全部复原也没有原来的光泽了,就像是小说作者不断从地中海的头顶上散落,聚集在下水道口的头发一般。
换句话说,现在的忘仙镜就算看上去没有异状,但实际上已经没有了窥视未来的能力了。
里面的器灵已经灰飞烟灭……
唯有生命的流逝,是王令无可弥补之事,很早之前他便提起过这里面牵扯到宇宙制衡的禁忌。
若是他强行逆转将这器灵复苏,那就意味着会有其他无辜的生命会在大宇宙意志的制衡下,或许因为灾厄、意外而死去。
南風過境
当然,对忘仙镜来说,忘仙镜也是无辜的。
王令无奈,只能想办法另外补偿孙家了。
毕竟他毁了一件法器。
再想办法用其他方式赔偿就好了。
心中微微一叹,王令将手探出伸进了忘仙镜内,然而出乎王令意料之外的事,原本忘仙镜的七色光应该会将他带入孙家的第五地图【万千雷池】之中。
然当他踏入忘仙镜中后,前方,犹如皇陵一般的墓道让他一瞬间微微失神。
忘仙镜器灵不在了,故此直接导致了地图传送衔接也出现了问题!
竟然到头来还是把他直接送到了镇山骑士墓!
可以看到,那一尊尊镇山骑士身披战甲,手持统一制式大剑,一排排威严肃立在墓道之中。
因为王令修改了孙家祖地禁制的关系,这番无意间的闯入并未惊动这数千尊的镇山骑士,这庄严巍峨的镇山骑士墓如今只剩下王令略显空寂的脚步声。
现在王令总算知道这好奇心害死猫是啥意思了……
来到镇山骑士墓后,便也意味着孙茹没法对后面进行导航了。
虽然她也跟随过上古时期的孙家时任家主探访过孙家祖地,可那也得按照顺序来走才行,如今这意外进入了镇山骑士墓,直接把孙茹给整不会了。
“孙茹前辈能想起什么吗?比如这镇山骑士墓,有什么出口?”洞爷仙人提问道。
“这我真不知道……”孙茹也很无奈:“我这也是头一回进这里。”
“难道就没有比方说洛阳铲、寻龙尺之类的法器吗……”
“老君传人,虽然这里确实叫镇山骑士墓,可说到底也是我们孙家人自己的家。在自己家里,谁会准备这些倒斗用的东西!”
“孙茹前辈,教训的是……”
“不过我倒觉得与其问我,你应该能想起些什么才对。你可是老君的传人。”
“我?”
“我听说始祖大人当年在布置孙家祖地的时候,老君前辈可没少帮忙。祖地之中的风水变数以及天道算法,很多都是老君前辈帮忙设计的。你作为老君传人,多少应该也知道些吧?”
“……”这话直接把洞爷仙人给问住了。
虽然他确实是老君传人没错,可这些年他是一次没有把这件事往外说,就怕自己这个后辈丢了师祖大人的脸。
很多人知道老君虽然也是因为他一手炼丹术高超绝伦,可问题在于他所知道的师祖可是一位全才。
阵法、炼丹、风水、炼器、星象等等……只要是有关修真的各种本事,他家师祖几乎无所不通,是个货真价实的全才。
说到底,洞爷仙人也十分惭愧,到了他这一辈,师祖流传下来的本事除了在炼丹这方面他还算有所造诣,其他的几乎都已经成了古籍中记载的传说之物了。
那些年,洞爷仙人也有心尝试去学习,可有的时候吧……天赋真的是很关键的因素,如果没有天赋加持,不论如何学习努力,最终也就只能做到平庸而已。
全能莊園 君不見
最多也就是比素人强一些。
于是很多年前,洞爷仙人就已经确定目标。
作为后辈,他至少要保证师祖大人老君这门炼丹的手艺绝对不能失传……
而这些年,他沉溺于炼丹,也确实做出了不少举世瞩目的成绩。
可要说其他方面,洞仙却不得不承认自己远远不如自己的师祖老君。
咻!
继续利用缩地成寸之法,王令在镇山骑士墓疯狂飞窜,由于没有找到任何可以出去的办法,他只能像这样先进一步的去了解地形,然后在脑海中构建出整个镇山骑士墓的场景。
最终,王令插着裤兜来到一面看上去无比厚实的墙体面前,抬起了手臂。
“家主大人……您要三思啊!”孙茹仿佛已经猜到王令这是要干啥了。
“令真人,我也觉得您要不要再想想?”洞爷仙人看到王令抬手,也是忍不住流汗。
他们最担心的一幕终究是要发生了……
说好了不给孙家人添麻烦呢!
到最后终究还是免不了要拆家了啊!
“我会,补偿的。”王令脸上的神情也是很无奈,不到万不得已他确实也不想那么做。
可现在王瞳暂时性不能使用,他别无他法,似乎唯有用这种简单明了的方式才是探路的最快途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