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小說 貞觀憨婿 起點-第747章讓他們回來相伴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贞观憨婿
韦浩感觉自己被他们给算计了,但是没有证据,不过韦浩心里其实也是知道的,查账的事情,估计是自己来,他们可不会。
“来,继续打,反正也没有什么事情,明天那些账本就会送过来,到时候你们好好查就是了!”李世民对着韦浩他们说道,韦浩很郁闷啊。
不过郁闷归郁闷,钱还是要赢的,要不然,自己岂不是更加吃亏,很快,就到了傍晚了,李世民居然发现,连这里都安装了电灯了。
“父皇,要不等会在这里吃完了再回去,我们继续?”韦浩看着李世民问了起来。
“你小子是真能享福啊,这个是你装的?”李世民指着电灯对着韦浩问了起来。
“那当然,既然牢房的办公房要装,那我肯定要装在这里,我哪里知道我会什么时候过来这边坐牢,是不是?”韦浩笑着看着李世民说道。
“行,你小子行,那里面那间牢房也装了?”李世民对着韦浩继续问了起来。
神级奶爸 小说
“嘿嘿!”韦浩则是笑了一下。
“行,既然装了,那就好好查账!八筒!”李世民开口说道,接着他们就是继续打麻将,
直到王管家送来了饭菜,韦浩他们停下来,吃完饭后,李世民就走了,而韦浩他们则是抬着麻将桌到牢房那边去了,
到了牢房,那些之前进来的文臣,现在都是在牢房里面看书,看到这帮大佬进来后,全部站了起来。
“你们能不能多弄点热水啊,没热水啊,怎么泡茶?”一个户部的官员马上喊了起来。
“对啊,弄点热水过来,另外,这边的灯光太暗了,没办法看书!”
“夏国公,你可不可以和狱卒说说,让他们多点几根蜡烛?”…
那些来过这边的大臣,纷纷开始喊了起来,而刚刚上来的大臣,他们还没有来坐过牢,心里还是很担心的,可是看到了其他的大臣轻松的样子,心里也用是疑惑,接着看到了韦浩他们过来送,这些同僚还这样喊,他们就感觉更加惊奇了。
“还能加热水,还能多点蜡烛?”一个大臣小声的问了的起来。
“只要有夏国公在,啥都行!”旁边一个大臣说道,这个时候,韦浩他们抬着麻将桌已经到了牢房,韦浩一打开灯,韦浩的房间瞬间亮了起来,连着对面都是看的非常的清楚。
“我的天,居然装灯了?”那些大臣一看,好家伙,韦浩专用的牢房,居然装灯了,这也太嚣张了。
雙向屆不到的雙子姐妹
“你小子也太嚣张了!”魏征看着这里这么敞亮,都不由的叹气的说道。
“快,加柴火,估计炉子里面没有柴火了,现在加上去,烧水,泡茶喝!”韦浩招呼着那些人说道,韦浩的这个牢房可是很大的,之前可是能够住三十个人的,现在就进来十个人,感觉还是很宽松。
“老夫今天晚上要睡在这里!”高士廉看着韦浩的床,马上开口说道。
“对,老夫也要睡在这里!”程咬金也是开口说道。
三國之世紀天下 洛雨辰風
“诶呦,没被子,你们弄被子过来才行,没被子怎么睡觉?床板还好弄,到时候往地上一铺,大家就可以睡觉!”韦浩开口说道。
“你想办法弄进来啊!”程咬金盯着韦浩说道。
“你们也不早说,耽误事情!”韦浩无奈的看着程咬金,
接着招来了狱卒,让他们去聚贤酒楼,找王管家,让王管家送十五床新被子过来,狱卒一听,马上跑了,没一会,炉子就烧好了,孔颖达坐在那里,开始泡茶,现在他可不想打牌了,累了,年纪大,扛不住,换魏征上了,而韦浩也没有打,换了段志玄上,一桌麻将,一桌扑克,剩下几个人喝茶。
“孔夫子,能不能弄点水到我们这边来啊?”一个大臣看着孔颖达问了起来,他们看到了孔颖达在那里泡茶,马上问了起来。
“等一会,下一壶!”孔颖达对着他们说道,继续烧水。
“这,他们也是坐牢吗?”一个第一次进来的大臣,指着韦浩的房间,开口问道,韦浩的牢房都没有关闭,这也叫坐牢?
“少见多怪,夏国公的牢房就是这样,要不然他不来坐牢,陛下就不高兴了,或者说,他不出去了陛下也麻烦了,所以,这里,也就夏国公有这样的本事,咱们别想,不过也无妨,我们也能够沾光不是,毕竟,有热水喝,还加了蜡烛!”旁边一个官员笑着说道。
“这,夏国公就这么厉害?他不是不怎么上朝吗?”那个官员继续问了起来,之前他就是知道韦浩有很多爵位,但是没想到,这个人这么厉害。
“废话,你看坐在那里玩的都是什么人,除了孔夫子是侯爵,其他的人,都是国公!”那个官员盯着新来的人说道。
“也是!”那个新来的官员,马上点了点头,没一会,狱卒抱着被子就过来了,十五床,现在没地方放,都是扔在了韦浩的床上。
“下次不带你们坐牢了,要带也不带这么多,你瞧瞧!”韦浩看着一床的被子,郁闷的说道。
“今天这件事可是你挑衅的啊!”魏征马上对着韦浩说道。
“是我挑衅的,我就是看不惯你们,弹劾人家卢国公干嘛?人家可是老实人!”韦浩坐在那里开口说道,韦浩这话一说完,整个牢房都安静了,全部全部扭头看着韦浩。
“哈哈哈,瞧见没有,我老程是老实人,你们不能这么欺负我!”程咬金那个得意啊,韦浩说自己是老实人啊。
重生过去震八方 锋临天下
“诶,虽然咱们两个是兄弟,但是我要说以一句啊,咱们兄弟几十年了,你啥时候是老实人了?老夫才是好不好?慎庸啊,你这,眼光有点问题啊!”尉迟敬德都看不下去了,马上对着韦浩说了起来。
“你小子是不是有问题,他是老实人,程咬金你脸可真大,你是老实人?你啥坏事没干过,你自己说说?”魏征也是看不下去了,对着程咬金就问了起来。
“我不管,慎庸说我是老实人,我就是老实人!”程咬金非常得意啊!
“你也是,你看人太差了!之前还说长孙无忌清廉,是一个大清官,你是怎么看出来了?他家那个时候最富裕,比我们这些人家里富裕多了,当然,现在是不行了,但是也不差,你对长孙冲是真的不错。”魏征继续对着韦浩说道。
“嗯,看长孙无忌确实是看走眼了!”孔颖达也是点头说道,高士廉也是点了点头,虽然长孙无忌是自己的外甥,但是不得不说,韦浩看错了。
“你们是不知道,当初我去他家的时候,那个场景!”韦浩说着就开始把自己第一次去长孙无忌家里拜访的事情,和他说了。
那些人听到了,都是笑韦浩傻,连这样的事情都能相信。这个时候高士廉突然开口说道:“辅机挖煤也挖了几年了吧?现在怎么样了?”
“屁事没有,在那边享福呢,每天就是登记一下,然后和那些工人们玩,还在那边教会了那些工人打牌!”萧瑀马上开口说道。
“你怎么知道?”那些人全部看着萧瑀。
“我儿子,五月份的时候,去了一趟铁矿那边,也带了一些礼物过去看长孙无忌,不管怎么说,也是长辈,去了不带过去不行,所以就问他的情况,你说在那边,谁敢欺负他,他是皇后娘娘的兄长,那些工头除非是不要命了,去招惹他,不过他的那些儿子,在那边可是受苦了,现在晒得黑黝黝的!”萧瑀接着开口说道。
“嗯,差不多也该回来了吧?三年了,估计也要开恩了!”韦浩坐在那里,开口说道。那些人听到了,全部看着韦浩。
“怎么了?”韦浩不懂的看着他们反问了起来。
“还不是要看你的意思,你愿意让他回来,他就回来,你要是不愿意让他回来,陛下让他回来干嘛?”高士廉看着韦浩说道。
“这事怎么和我有关系了,你们都把我说糊涂了!”韦浩坐在那里开口说道。
“怎么和你没关系啊,都知道,长孙阴人坑了你这么多次,去挖矿也是因为诬陷你爹,要不然,所以要看你的态度,不过无妨,让他回来就回来,他现在什么都不是了,长孙冲也不会听的,长孙冲这小子真不错,为人办事比他爹强多了!”程咬金也是开口说道,其他人都是点了点头。
“那就让他回来啊!”韦浩马上开口说道。心里想着,长孙无忌躲在那边,自己也弄不死啊。还是让他回来以后再说,找机会!
“你松口了,那就好办了!”高士廉点了点头说道。
“行,到时候你去和父皇说吧,我去说也行,让他回来!”韦浩点了点头。
“那侯君集呢?”孔颖达接着开口问了起来,大家也是沉默了起来。
“还是不要让他回来的好!”韦浩考虑了一下,开口说道,侯君集回来,这里的这些武将国公,可能会倒霉。
“为何啊,他是你师兄,现在你岳父都承认了!”程咬金笑着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让他多呆几年吧,他的罪行可是比长孙无忌大多了!”韦浩笑了一下说道,想着如果侯君集回来了,你们这些武将都要哭,到时候还是要麻烦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