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玄幻小說 天唐錦繡 起點-第兩千三十章 局勢大變展示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天唐锦绣
右后卫与东宫六率接阵之前的刹那急行向北、临阵脱逃,登时将整个局势打乱。
东宫六率以及太子禁卫战意昂扬、磨刀霍霍,只等着大战一场,敌人却忽然在眼皮子底下不战而走,硬生生给闪了一下,一时间捉摸不定不知是否李勣在玩弄什么战术,故而疑神疑鬼、草木皆兵,紧急止住前进脚步,等候下一步命令,以免中了敌人诡计。
东征大军也慌了神,原本正驱赶右侯卫向西而行直面东宫军队,至于到时候打还是不打,谁也未曾收到命令,现在身前的右侯卫已经犹如脱缰的野马一般跑了个干干净净,陡然变成自己直面太子仪仗,所有人都有些发懵,踟躇不前、不知所措。
尤其是程名振与张亮的麾下部队早已收到“不可主动进攻”的命令,此刻为放置被大军裹挟,更是队列严整的向着两翼运动,试图脱离战场。
东宫六率、东征大军之间忽然出现一片巨大的真空地带,细雨潇潇、战鼓声声,双方皆面对忽如其来的变故惊疑不定、驻足不前,面面相觑。
高侃正率麾下部队与左武卫对峙,陡然接到战报说是右侯卫已沿着灞水向这边移动,顿时吓了一跳,眼前的左武卫已是劲敌,若再有右侯卫向北穿插袭扰己方阵势侧翼,与左武卫两面夹击,自己又不能弃春明门不顾,未有死战之后全军覆灭一途……
来不及思索为何关陇最后一支军队会与代表山东世家的左武卫联合,脑中飞速转动,思忖应对之策。
然而未等他想出对策,斥候再报,右侯卫已经跃过己方侧翼,沿着灞水一路向北狂奔而去……
妻子,被寄生了
高侃:“……”
这是什么情况?
右侯卫如此运动……该不会是并非有什么阴谋诡计,而是跑了吧?
不敢大意,急令斥候一路尾随右侯卫探知情况,一旦右侯卫有向己方后阵运动之趋势,即刻来报。同时派人径直向北通知已经赶赴大明宫太极门外的吐蕃胡骑,请赞婆率军向南移动,监视、钳制右侯卫,万勿使其跑到己阵后方兴风作浪。
……
左武卫得知右侯卫忽然自两军阵前脱离,沿着灞水向北疾行的消息,程咬金第一个闪现的念头便是“山东世家已经与李勣达成一致,所以李勣命右侯卫忽然北上,协助自己攻陷春明门,彻底截断太子退路”……
张行成也这么想,兴奋得一拍巴掌:“英国公果真是当世兵法大家,好一手金蝉脱壳!右侯卫一定会迂回至太子侧翼予以突袭,皆是太子难免‘前门去虎后门进狼’,形势危矣!还请卢国公速速发兵,攻占春明门,待到太子走投无路之时与其协商,定可满足咱们提出的任何要求,而后再放太子入城,再助其死守长安,英国公自可顺势止息兵戈,与太子达成议和!大功告成矣!”
望着兴奋莫名的张行成,程咬金张张嘴,终究没说出话来。
如若右侯卫当真于两军即将接阵之际陡然撤出,以身后主力部队对东宫六率形成牵制,而后穿插迂回至侧翼开展突袭,的确可证明李勣用兵如神,事先谁也想不到会有这样一手。
这一切如果都是李勣所谋划,的确能够截断太子退路,趁人之危狠狠敲太子一个竹杠,即便程咬金再是不愿与东宫刀兵相向,也不得不配合李勣去行动。
但如此一来,可就大大便宜了山东世家,这与李勣最近极为抵触山东世家的行事作风严重不符……难道李勣最近的所作所为都只是做戏给别人看,就是要让外界认为他与山东世家离心离德,实际上却暗中早已共同谋划了一切?
正在程咬金犹豫纠结、分析利弊之时,斥候来报,说是右侯卫马不停蹄,根本未有丝毫停顿,已经一路向北急驰而去……
张行成:“……”
兴奋之色尚在脸上未曾消褪,传来的消息令他愣在当场。
再是不通兵事,也明白这根本不可能是什么李勣用兵如神的妙计,而是右侯卫临阵脱逃跑掉了……
程咬金心里松了口气,淡淡的瞅了张行成一言,默然不语。
张行成面红耳赤,尴尬得要死……
……
程名振、张亮呆愣愣的看着数万右侯卫兵马陡然之间改变方向,好似被野狼追逐的羊群一般狂奔而去,先是脱离战阵斜插灞水方向,然后沿着灞水一路向北绝尘而去。
無限歸來之悠閒人生 終級BOSS飛
好半晌,两人才算是反应过来,尉迟恭这是跑了哇!
程名振瞪大眼睛倒吸了一口凉气:“鄂国公……有魄力啊!”
王爺餓了
除此之外,他几乎不知道能说什么。贞观勋臣之中,李勣是公然的难相处,虽然平素一副不恋权势、不萦外物的清高模样,看上去很好说话,但最是性格坚忍、睚眦必报。如果此刻尉迟恭老老实实在李勣面前说一句“这仗我大不了,我得逃跑”,且不论李勣答不答应,事后是不会记恨的,可像是这般突然临阵脱逃,则一定被李勣认定为挑衅他的权威,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至于李勣的手段……那可是就连李二陛下对其不满都得忍着,不愿将关系闹僵的存在。
张亮摸了摸下巴,有些羡慕道:“尉迟老黑太鬼了啊,居然想出这么一招金蝉脱壳之计,早知道我也这个干了,何必夹在中间进退维谷、两面不是人呢?娘咧,让他激灵了一回。”
程名振没理会他的牢骚,赶紧传令全军停止前进,以免接近东宫六率之后导致大战意外开启,然后调转马头赶赴中军,向李勣轻视下一步该如何行动。
之前有右侯卫作为缓冲,他尚可静观其变,现在右侯卫跑了,他已经直面东宫军队,就必须跟李勣要一个明确的态度了……
……
李勣正在中军指挥大军渡河,灞水东岸的“玄甲铁骑”已在河边集结,有条不紊的渡过浮桥。王瘦石负责指挥“玄甲铁骑”,最先一批过河,见到部队渡河顺利,便抛开心腹亲信,策骑直奔中军来到李勣身边,尚未来得及说话,便有斥候飞奔而来。
“报!启禀大帅,鄂国公带领麾下右侯卫临阵脱逃,沿着灞水向北而去……”
中军附近的将校兵卒面面相觑,不知如何表达震撼的心情。
那可是尉迟敬德啊!大唐赫赫有名的猛将,当年曾陪着陛下于榆窠打猎碰上王世充的军队,其部下骁将单雄信前来挑战,被尉迟恭大战十余回合之后挑落马背,后来更是护着李二陛下击溃十倍于己的强敌,俘虏无数,堪称武力值逆天,妥妥的勇冠三军!
这样一位名满天下的当世名将居然临阵脱逃?
李勣也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捋着胡须沉吟未语。
刚刚抵达的王瘦石已经怒气勃发,尖声怒道:“反了,反了!尉迟敬德畏敌怯战,临阵脱逃,此乃死罪,依军法当斩!英国公速速派人追击,定要将此獠乱刃分尸,以正军法!”
此言一处,周围将校纷纷怒目相向。
临阵脱逃的确是死罪,但此乃军中之事,当以军法处置,何时轮到一个阉人指手画脚、横加干涉?
玲瓏狼心
王瘦石犹自不觉,见李勣不为所动,愈发恼怒,戟指叱道:“英国公糊涂!此等临阵脱逃之举恐影响军心士气,一旦使其因此受挫,便是你也负不起这个责任!如此心慈面软、优柔寡断,吾等大事如何能成?”
话音未落,周围喝叱咒骂之声四起。
“放肆!”
“住口!”
“汝不过一阉人而已,胆敢指责大帅,该当何罪?”
“啰嗦个甚,此獠对大帅不敬,干预军事、胆大包天,干脆拖出去一刀砍了才清净!”
“说得对,当初割了鸟,这回割了头!”
自辽东一路返回途中,王瘦石出入中军如入无人之地,对李勣更是颐指气使、毫无尊敬可言,军中上下早已心生不满,只因李勣一直压着,这才敢怒不敢言。此刻见其不仅喝叱李勣,更插手军务,这群骄兵悍将哪还能忍?纷纷张口喝骂,言语极其不逊,有两个脾气火爆的校尉更是甩蹬离鞍跃下马背,两个箭步窜到王瘦石面前,要将其当场拿下,以军法处置。
眼瞅着两个身材魁梧、满脸横肉的校尉到了马前,一脸狠戾之色的张手便牵住马缰,而一旁的李勣依旧沉吟不语,呈现放空状态,好像浑然不知身边发生了什么事,居然无意阻止……王瘦石顿时慌了。
唐军纪律森严,将校兵卒绝对不敢行差踏错,但同时唐军也最是嚣张跋扈,这是无数的战功所支撑起来的桀骜,他们不仅不将番邦强军放在眼里,也不将朝中重臣、世家门阀放在眼里,从来都只是信奉“武力可以砸碎一切”……
王瘦石知道自己一个阉人的身份根本不会让这些骄兵悍将有所忌惮,赶紧挥舞马鞭抽在一个校尉肩膀,大声呵斥欲将其吓退,但另外一人却一步踏前,劈手捉住鞭稍,另一个则一手拽住马缰,一手探出,拽住他的腰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