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 木牛流貓-116. 南下熱推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苏先生,怎么了?”
霖之助マンガ
“哦,没什么,就是突然……想起一些之前可能被我忽略了的事情。”苏安然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一声。
“能够让苏先生此等人物都心血来潮的,想来应该不是什么小事了。”一名相貌堂堂的年轻人笑着说道,“但说无妨,说不定这有助于我们尽快找到那只裂魂魔山蛛。”
“信安先生说的是。”青玉点了点头,“安然,你若是想到了什么,但说无妨。”
苏安然知道,青玉这是在给自己做开脱。
毕竟在明面上的身份,他只是青玉的护卫而已,真正能够代表太一门的,还是青玉。
武 尊
而刚才,他们几人便在商议接下来的行动——主要是青玉和唐信安在交流。
所以苏安然那一声惊呼,若是严重点说,那就是相当失礼的行为。
不过好在眼前这位唐信安也并非那么在乎礼节的人,因而朗笑一声便也没有追究。
此人是苏安然等人在半个多月前和其相遇。
当时他们正在追杀阴姬赵夫人,虽然已经知道赵夫人布下了天罗地网就等着杀死苏安然等人,但他们还是低估了赵夫人的决意:对方竟是抱着同归于尽的念头向苏安然等人发起进攻,彼时参与战斗的竟然还有鬼王奎星道人以及另外四位护法金刚。
可以说,潜藏在极北冰域的所有护法金刚都一次性全部冒头了。
以苏安然等人的实力,以一敌二自然不成问题。
但偏偏青玉的实力并不算强,别说是以一敌二了,一对一她都会被当场秒杀。
所以那一战,从爆发开始的时候,苏安然等人就陷入危机之中。
正苏安然考虑直接放弃战斗和线索,转而护着青玉突围离开的时候,在附近寻找裂魂魔山蛛线索的唐信安听到了战斗的波动动静,于是第一时间赶过来支援,才终于稳住局面,让苏安然等人找到了反击的机会。
那一战,苏安然等人斩杀了包括阴姬赵夫人在内的四名护法金刚,并且还重创且俘虏了鬼王奎星道人,后又将其转送给昆仑派处置,仅有一名护法金刚逃脱。
此后,苏安然等人便和唐信安一同行动,追击那只护法金刚。
转眼间,便又是过了小半个月。
在此过程中,双方也算是彼此互相熟悉。
所以苏安然知道,这位唐信安并非是天元秘境之人,而是从玄界而来,且他当时来天元秘境的时候,正值玄界陷入第二次正邪战争时期。
据唐信安所言,当时有不少修士为了避难,所以纷纷效仿纪元末法大劫选择遁世,与他一同进入天元秘境的便有上百人。只是这些人实力有高有低,天元秘境虽说修为上限偏低,但也并非是一处安全之地,所以数万年的时间下来,如今也就只剩唐信安一人了。
而且,唐信安后来还娶了北唐皇朝的一位公主,算是入赘了皇室。
如今以辈分而言,他是北唐皇朝的老祖宗。
一身修为臻至巅峰,在此界几乎毫无敌手,已经帮北唐皇朝解决了多次重大危机——最大的一次,便是以一己之力大破神威皇朝的大军,差点便将谭星斩杀,是北唐皇朝当之无愧的定海神针,所以北堂皇室也愿意花费巨大的代价供养这位老祖宗。再加上天元秘境的一些天道法则的特殊性,因此唐信安如今还能够保持着年轻人的模样,寿元似乎也远未到大限。
青玉便试探过唐信安,是否有意返回玄界。
唐信安则是笑着摇了摇头,自言自己的妻子虽然已经仙逝,但他接受了北堂皇室这么多年的供奉,双方之间的因果早就已经纠缠不清,所以无法做到轻言离开。再者,他在北唐皇朝也过得非常舒心惬意,逍遥自在,因此就不打算回到玄界了,毕竟回到玄界以他的修为,也不过只是在苦海里挣扎的一员,远不如在天元秘境里当一位无敌真仙自在。
宁为鸡头,不做凤尾。
说的便是唐信安。
但唐信安此人,也的确实力强横。
并非是徒有虚名的那类。
唐信安的剑术剑法堪称惊才绝艳,而且御剑术也是苏安然所见之最。而他在此界度过了数万年之久,剑法通神自不用说,甚至还涉猎了许多其他的功法武技,就连道术、阵法、炼器、炼丹等等也都言之有物,几近全才。
当然,他会尊重苏安然,便也是因为苏安然在剑气一道上,让他感到眼前一亮——此前的唐信安,正如玄界那些剑修一般,皆是认为剑气乃剑道小术,不值一提。但在见识到苏安然的剑气后,才愕然发现原来是自己对剑气的理解偏颇狭隘了,所以这半个多月来,他一有空便是和苏安然探讨剑气的运用技巧。
不得不说,唐信安在剑术方面的确是天资聪颖。
仅仅只是半个月的时间,他就已经能够比较熟练的运使手榴弹剑气,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继续磨练这门剑气手法,想必什么火神炮剑气、喀秋莎剑气、战术核弹剑气、战略核弹剑气,他应该都能够掌握——前提是,他能够拥有足够多的真气:苏安然的剑气威力要远比其他人更强,便在于他兼修了《真元呼吸法》这门功法。
若非这门秘术给苏安然提供了极为浑厚的真气,他也不可能创造出核弹剑气这门剑气手段。
如今天元秘境,专修剑道、自称剑修的修士有意脱离武道范畴,独自成为一个全新的体系,便全是因唐信安而起。
苏安然和唐信安经常交流剑道剑气方面的知识,所以彼此间的关系还算不错。
宋白夜和小屠夫两人,对此倒是不怎么感冒,所以并不在意这个唐信安。
青玉更多的时候,只是作为太一门的代表使节出面,平时也不怎么干涉苏安然和唐信安两人之间的事。
此刻,唐信安便笑望着苏安然,大有鼓励他把话说下去的意思。
很显然,他也是希望苏安然能够借此立功。
“此前,我们和昆仑派的冲星子道人一起深入地下的时候,便斩杀了枪神赵豪、蛛女童悦、山鬼,后来又听闻阳君吴时、邪帝雷鸣入了北岭腹地后便失去踪迹,再往后便又听闻谭星身边还有七名护法金刚,不过那场战争虽说打得相当惨烈,但整体上而言却可以算是我们赢了,所以后来那七名护法金刚便又逃回极北冰域。”
听到苏安然开口,唐信安也点了点头,道:“此事我也有所耳闻,不过当时我便觉得,此举乃是谭星的阴谋,所以我也让皇帝他们要小心提防。”
“是的。”苏安然点了点头,“所以在这场追击里,我们又见到了除奎星道人和赵夫人外的另四名护法金刚。不过幸运的是,得唐师兄的鼎力相助,所以我们反而斩了其中的四位,还将奎星道人抓获。……可是,此战里,为何我们没见到魔后程花月、剑神顾一青和刀神胡定呢?”
以年龄辈分而言,苏安然是应该称唐信安为前辈的。
但因为唐信安觉得和苏安然聊得不错,所以两人便以师兄弟相称,这也算是玄界比较常见的称呼方式。
此刻闻言,唐信安的眉头也不由得紧皱起来。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苏安然本来只想掩饰自己刚才发出那声惊呼的原因,不过现在他脑海里的思路倒是渐渐变得清晰起来,“根据我们之前探听到的情报,裂魂魔山蛛麾下有三位圣使,但我们已知第三位圣使已经死了,第二位圣使是谭星,可这第一位圣使又到底是谁呢?……而且,若是我没记错的话,唐师兄你曾单枪匹马也未能活捉到谭星吧?那么为什么这位第一圣使却能够抓住谭星和他的那三位上仙第九境护卫呢?”
“不好!”唐信安突然惊呼一声,“谭星玩得好大的手笔!”
苏安然开始没反应过来,但很快就明白了唐信安惊呼出声的原因。
青玉的脸上,也不由得露出惊色:“这……这怎么可能?!”
“你们没和谭星交过手,所以不知道他的底细习惯很正常。”唐信安面色严肃的说道,“此人用兵之大胆,远超任何人的想像。很多时候,你看他用兵堂堂正正,就想着君子欺之以方,却不曾想早已经落入了他的陷阱,反倒是成为了他定乾坤的胜笔。而如果你以为他只擅于奇谋,想要在正面战场上解决他,便会发现,他所有的奇谋计策都只是为了逼你与其正面对决。”
“军神?”苏安然有些诧异。
“军神?”唐信安点了点头,“确实可以称之为军神!当初北唐皇朝与神威皇朝大小数百仗,双方互有胜负,但等到后来他被我逼着退兵的时候,北唐皇朝复盘时才发现,那些所谓的胜利都只是在麻痹我们,所有关键性战争不管战事大小,北唐皇朝一场也没有赢。……所以若非我后来直捣黄龙的话,现在可能还真的没有北唐皇朝了。”
“裂魂魔山蛛麾下的第一圣使到底是谁,现在还不得而知,但最近这段时间以来的各种大军强攻边境线的模样,必然只是为了吸引我们的注意力,甚至包括了之后引诱我们深入极北冰域,也是为了这个目标。”唐信安沉声说道,“只怕此时,裂魂魔山蛛已经进入北岭了。”
谭星的手段看起来并不算高明。
但也正是这种灯下黑的策略,反而更有可能做到这一点。
因为此前,乾元皇朝、昆仑派甚至还联手了龙虎山、社稷学宫,一起在北岭与极北冰域的交界处布下了这么一道南境防线。此后不管裂魂魔山蛛的子嗣如何进攻,却始终都无法攻破这道防线,为此他们甚至不得不采取渗透后方的策略。
一直到数个月前,裂魂魔山蛛终于不顾一切代价的发起了猛攻,这让原本已经适应了防线战斗节奏的北唐皇朝很快就出现了大规模的伤亡,连带着防线都在双方手中几度来回易手。
此前,北唐皇朝还以为是自己军士的英勇奋战所建立的功勋收获。
但现在看来,这一切怕不过只是谭星的计策而已。
就是为了在这里牵扯住北唐皇朝的精力、国力以及大量埋葬底层的军团修士,为之后的计谋做准备。而后来的变化也的确说明了这一点,因为防线都被彻底打烂了,以至于北唐皇朝和昆仑派的联军不得一退再退,构筑第二、第三道防线,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最后才逼得众人不得不深入那个寄生体的地下巢穴。
所有的一切,全部都是在按照谭星的剧本行进。
换句话说,那个地下巢穴是迟早会被发现的,而且也必然会在里面爆发大战——若是能够顺利解决北唐皇朝和昆仑派联军的高层战力,那么裂魂魔山蛛一方自然是大赚一笔。而哪怕无法将这些高层战力解决,也可以通过牵扯住这部分高层战力的时间,从而发动更大规模的南下战争,从另一个战场上获利。
甚至,苏安然猜测,哪怕没有宋白夜,他们也肯定能够从那个地下巢穴里获得关于这些裂魂魔山蛛暴走的原因。
毕竟那是谭星为“胜利者”准备的“战利品”。
如此一来,得知了“真相”的乾元皇朝和昆仑派一方,自然也会做好大决战的心理准备,甚至之后不管爆发出何等规模烈度的战争,也必然不会有所怀疑。再然后,便是通过葬送大量的炮灰力量,还有拿这些已经被证实身份的护法金刚当作诱饵,将乾元皇朝联军的高层战力都引进极北冰域。
只要完成了这个战略目标,谭星就赢了。
因为到了这个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会被吸引到极北冰域,从而忽略了裂魂魔山蛛有可能的偷渡计划。
这等伤亡数十万、上百万,甚至逼近千万规模的战争,天元秘境里的九大皇朝都打不起,因为修士的培养是需要很长的时间,所以任何一场战争都必然会有一个“伤亡指标”,一旦超过了这个指标,那么便只能将战争的方式放到谈判桌或者死斗比武等方面。
可裂魂魔山蛛没有!
那些蜘蛛妖物魔物,是要多少有多少。
甚至就连普通人,都可以被感染成寄生体,所以这种规模的战争,唯有人族打不起!
这也是为什么乾元皇朝联军的注意力都会被吸引到极北冰域的原因,因为所有人都希望能够毕其功于一役,彻底结束这场有可能扩大蔓延到整个天元秘境的巨大危机。
但现在看来,这一切都只是奢想了。
谭星把一切都算计进去了。
裂魂魔山蛛,此刻恐怕已经进入北岭了!
可苏安然和青玉、唐信安等人无法理解的是,裂魂魔山蛛那么庞大的体型,到底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觉的越过这条防线?这完全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毕竟就算整道防线都被打得千疮百孔,但修士又不是瞎子,怎么可能对此视若无睹呢?
除非……
苏安然和青玉彼此对视了一眼,想到了一个不寒而栗的可能性。
“六百年了,这就是裂魂魔山蛛的恐怖之处。”唐信安叹了口气,“这等魔物潜伏得越久,那么它的底牌和底蕴只会越发的雄厚,因为你根本就无法知道,到底有多少修士都成了它的寄生体。……据玄界传闻,当年要不是青丘氏族的前任大圣策反了幽影氏族,妖族恐怕也已经被毁了。”
“裂魂魔山蛛到底是如何诞生的?”
唐信安望了一眼苏安然,然后才幽幽开口:“根据以前玄界从第二纪元挖掘到的史籍记载,作为与真龙真凰对立的裂魂魔山蛛是汇聚九幽怨煞而生。故而,此等魔物只有凶性,只会遵照怨煞的本能去毁灭世间一切。因而在玄界有一条天律,但凡发现裂魂魔山蛛,则必须将其彻底诛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