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天啓預報 愛下-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理解熱推

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天启预报
低层区,阴暗逼仄的街道之上罕见人迹,远方闪烁的霓虹照亮了诊所上面破破烂烂的招牌——黑又硬情趣用品专营。
就连劣质物品都挂不满的稀疏架子后面,老人捏着钳子将炭块都进了炉子里,等炉子上的热水壶烧开之后,就往放了几颗干瘪花瓣的杯子里倒满了水。
回到了里面的房间里。
简陋的室内,只有一张诊疗床,还有货架上几瓶常见的药品。
诊疗床的男人正闭着眼睛,呼呼大睡。
旁边的点滴架子上,瓶子里的液体已经流尽。
而老人在娴熟的从滞留针上拔掉了针头,便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来,慢悠悠的展开报纸,看起了上面的头条新闻。
等他将顶层角斗场恐怖事件的版块翻完,才听见诊疗床的呼吸声渐渐变化。
从梦中醒来。
槐诗睁开眼睛,看向身旁,温热的杯子里水温正好,纸片上垫着几颗药片。
“真体贴啊,谢啦,主教。”
槐诗笑起来,端起了水杯,将药片一饮而尽,只可惜呼吸岔了气,一阵呛咳之后之后,差点将药呕出来。
捂住嘴的指缝里流出血色。
手忙脚乱中,老人递上了一条毛巾,终于才擦干净,躺在床上喘息。
主教等叠好了报纸,才摘下了老花镜,看过来:
尊贵庶女 小说
“最近睡眠怎么样?”
“托您的福。”
槐诗想了一下,微笑:“每天一觉睡到大天亮。”
“晕厥状态不算。”主教对他的状况早就心知肚明,直白的问:“正经的休息时间呢?”
“……吃了药的话,大概四个小时左右,吧?”
槐诗掰着手指算了半天,想不清楚,最后无奈耸肩:“不过今天在这里睡得还挺不错的。”
“咳血呢?”
“一天三次,跟饮食一样的规律。”
“脱发状况呢?”老人问:“有么?”
槐诗咧嘴,捏了捏坚固的头发:“哈,这可是不幸中的万幸了,除了白了点之外,一根没掉!说出去羡慕死个人……”
“心率的话……”老人欲言又止,最后挥了挥手:“算了,我不问了,你自己清楚就行了。”
“没那么严重吧?”
槐诗笑起来:“最近感觉状态好了很多啊。”
“对,你的肾脏和肝脏开始计划永久罢工之前,你都会觉得神清气爽。”
如今作为无照黑医为身份的俄联主教遗憾的告诉他:“如果作为医生的话,我应该立刻跟你安排手术,只可惜,你并不是什么会遵守医嘱的患者,我也不是什么正牌儿的大夫,所以有些话我就嘴上说一遍,大家走个过场就算了吧。”
“听上去好像已经不可救药了啊。”槐诗轻叹。
“唔?你是说这个世界,你的异端事业,还是说你自己?”
罕见的,以宽纵与温和出名的老人竟然说出了嘲弄的话语,不知道是不是被槐诗这副死皮赖脸的样子给气到了。
“上一次病毒给你的伤害不止是肺部部分坏死这么简单。”
主教冷声提醒:“是永久性的,槐诗!还能继续活动是你运气好,除了你之外的其他受害者,已经全都已经死光了。”
星辰医疗生化袭击事件。
四个月之前,在圣都中层区发生的恐怖袭击,丧心病狂的调律师竟然在平民商场内灌入了毒气,导致数千人重伤,九百多人当场死亡。
反正,对外的说法是这样的。
槐诗原本以为自己早已经对巨阀们的底线有所认知。
但却没想到,现实形象生动且详实的告诉他——巨阀们的底线就是没有底线。
对于巨阀们来说,死掉一个槐诗,有几千个人陪葬无疑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短短五分钟的等待,给了槐诗一个刻骨铭心的教训。
字面意义上的,刻骨铭心。
因为绿地化工的毒气和星辰医疗的病毒而死的人不计其数,包括槐诗在内,诸多追随者因此重创。
而最终,黑锅也扣在了调律师的头上。
从那之后,槐诗也只能把底线这个东西放宽个四五截,哪怕试图和对方进行对标的尝试失败,但起码勉强保存了自身。
只不过,现在看来……自己预想的似乎有点太美好。
“我还能活多久?”他问。
主教微微思考,回答:“现在停止一切活动,接受治疗的话……一年到半年。”
“那如果……”
“谁知道?”
不等槐诗问完,端着茶杯的主教就冷淡回答:“说不定出门走两步就死了呢?”
“哈哈,您真幽默。”
“但有这样的可能,不是么?”主教抬头看了他一眼,严肃的重复了一遍:“你的时间不多了,槐诗先生。”
“所以,才请您想想办法。”槐诗恳请。
“我这里没有万灵药,你想要的那些,除了让你短时间内状态良好之外,只会越来越糟。”
恪守了一生的戒律,纵然来到了这样的地狱中,可主教实在无法将那种裹着蜜糖的毒药放进别人的手里。
“珍爱自己的生命吧,槐诗先生。”
老人说:“自杀的人,是上不了天堂的。”
“我们都已经在地狱里了啊,主教。”槐诗笑起来,“哪里还能讲究那么多呢?”
老人的神情依旧严肃:“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我知道。”
槐诗想了一下,耸肩:“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主教。”
他说:“我保证。”
“……”
主教再没有说话。
闭上眼睛叹息了一声,指了指外面。
“那么,打扰了,下次我还会来的,嗯,有机会的话。”
恬不知耻的某人微笑着摆手,提起外套,只是在出门的时候,却发现柜台上一个孤零零的瓶子。
拿起来,晃了晃。
几个药片在里面叮当作响。
槐诗愣了一下,忍不住无奈一笑:“这种事情,我自己拿难道就不算犯罪了吗?”
他回头看了一眼室内,将手里的药瓶放回了桌子上,只留下掌心里的一颗,向着里面晃了晃:“这样的话,罪过是不是就算少了一些呢?”
无人回应。
只有清脆的铃铛声里,槐诗推门而去。
许久,室内响起低沉的叹息。
.
.
中层区,一家喧闹的酒吧。
在高亢的旋律和鼓点的噪音里,槐诗推开了二楼的铁门,走进宽阔的客厅内。
在隔音处理之外,只有隐约的一点细碎震动传来。
宽阔的二楼内收拾的很干净,食物和其他日常物品什么都不缺,倒是一个临时避风头的好地方。
“哎呦,大家晚上好啊。”
槐诗抬头,向着等待许久的追随者,随意的挥手:“吃了吗?我回来的时候看到有家摊子的烤饼不错,要不要来点做夜宵?”
“圣座。”
“槐诗阁下。”
“调律师大人……”
杂乱的问候声响起,槐诗挥手,示意所有人都坐下,稍安勿躁,只是路过沙发旁边的时候,看到了那个还裹着绷带的中年男人。
在之前的角斗场事件中失去了一条手臂的追随者,蒋超。
现在已经换上了一条新的机械手臂,只有接口部分还包着绷带,隐约能看到血丝渗出来。
“伤势怎么样?”槐诗问。
蒋超笑了笑,“小伤而已,不在话下。”
“其他人呢?”
槐诗颔首,看向周围:“有什么需要的话,早点跟‘青蛙’说,别像波尔加那个倒霉家伙一样,出去买包烟,都被人盯上。
都是‘身价’上亿的人了,不要一点自觉都没有。”
室内顿时响起一片零散的哄笑声。
槐诗的归来引起了追随者们的关注,不过很快,一切就继续如常。
这里不过是曾经至终教团所准备的安全屋中的一个,留在这里的除了调律师的守卫之外,便只有几个心腹。
为了避免被巨阀们一网打尽,其他绝大部分人都零散分布在圣都的每一个角落里,和槐诗保持着单线联系。
化整为零的形态避免了吸引过多的注意。
如同蜘蛛藏身在自己的蛛网中一样。
还有更多的人,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在给调律师效力,只是追随着至终教会和槐诗的其他马甲,间接为他效劳。
就这样,重重烟幕之下,调律师的存在就变得真幻难辨。
有的时候,就连调律师的狂信徒,在见到他第一面的时候都会怀疑,调律师的面具下身份的是不是这个家伙?
还是说,只是个替身?
想到这里,坐在餐桌上吃着夜宵的槐诗忍不住笑了起来。
引来周围疑惑的目光。
可槐诗却没有什么解释的想法,只是慢条斯理的对付着自己的咖喱烤饼,仔细又认真的填进肚子里去。
最后喝了半杯水之后,擦了擦嘴。
“看了这么久了,究竟想问什么,卢卡?”
亞人醬有話要說
槐诗回头,看向欲言又止的追随者:“难道几天的功夫,你就取向就从老太太变成了男人了吗?”
哄笑的声音响起。
只有欲言又止的卢卡吭哧了半天,分辨着槐诗微微的笑意,许久,才鼓起勇气的问道:“圣座,大家其实都……不是很理解,我们……我们为什么……”
“为什么要为波尔加这么一个倒霉家伙,劳师动众,死了那么多人,还害得这么多人受伤,是吧?”
没有等他说完,槐诗就平静的接下了他的话,令卢卡愣在原地。
寂静里,只有槐诗的手指在杯口摩擦的细微颤音回荡。
槐诗环顾四周,笑着问:“你们也是这么想的么?”
愛妃你又出牆
一时间,在沉默中,所有人看着那一双毫无笑意的眼瞳,紧张起来,可除了几个摇头的人之外,其他的都没有出声反驳。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槐诗颔首,平静的说:“下属产生疑惑,是因为领袖的解释不足。大家不理解,其实是因为我这个家伙有的时候总是一拍脑门就忽然做决定而已……不必紧张,也没必要这么严肃。
况且,只不过是问个问题而已,我总不至于拿你们撕了下饭吧?”
小小的玩笑令几个人忍不住笑出声,可还有的人却笑不出声来。好像嗅到了什么异常的味道,不由自主的挺直了身体,神经紧绷。
“在这里的人,有的人是追随调律师的号召,有的是偿还自己的债务,有的人是为了赚钱,还有的人只是想要复仇。
实话说,这么久了,我不敢说对各位了如指掌,可有一件事情我可以断定——在这里的各位,一个好东西都没有。
就算是有了,做了这么久调律师的走狗,也跟良善沾不上边了。”
槐诗轻声感慨着:“诚然,诸位和我一样,都是十恶不赦的恶棍,哪怕是在这个世界,也是难得一见的奇葩。
可即便是再无可救药的混账东西,生而为人,总要有些什么东西,和野兽不一样吧?”
寂静里,没有人说话。
只有槐诗看着他们的眼睛,郑重的告诉他们:“既然是认同的同伴,那就要救,哪怕多付出一点代价。
既然曾经是朋友,那就要为他复仇,就算他在你们看来是个不肯杀生、只能打一打下手的窝囊废。
哪怕到最后,波尔加都没有出卖过我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人……他用自己的行为,证明了自己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一个值得我们救援和牺牲的同伴。
我并不会因为之前的损失而后悔,希望你们也不会——也希望各位也能够彼此珍惜,如同他珍惜你们一样。
哪怕只是表演给我看都没关系……”
最后,在这短暂的沉默中,槐诗耐心十足的问道:
“——现在,你们‘理解’了吗?”
“理解!!!”
寂静被打破了,在那一双眼瞳的凝视之下,所有人都下意识的起身,挺直了身体,肃声回应。
就像是奉迎真理一样,将那些话记在了自己的脑中。
“很好。”
调律师微笑着,颔首,饱含欣慰。
“看来大家最近休养的还不错。”
他忽然提议:“那么,接下来我们看一看,下一步的计划吧……话说,大家有什么创意么?”
所有人一时愕然,面面相觑。
没想到,只是短暂的休息了四天之后,风头还没过去的时候,槐诗就已经决定再度行动了。可槐诗既然已经做出决定,那么他们就不会反对。
就好像本能的盲从一样,赞同着每一个决定。
只是,忽然之间他这么问,所有人的脑子都有些空空荡荡,就算是担任策划和负责行动的维尔利斯也有些茫然。
他想了一下,提议:“圣都娱乐?”
“一个电视塔,有什么好折腾的,炸一次就差不多了。”槐诗摇头。
“未来电子?”
“老是逮着一家的羊毛去薅也不好吧?”
“星辰医疗?”
“之前不是才把董事会的人都宰了一半么?”槐诗想了一下,摇头:“等长好了再说,再给他们一点时间。”
“那,希望能源呢?”
有人兴奋提议:“我们去声东击西,将他们新的发电厂也彻底毁掉。”
“听起来不错,但可惜缺乏创意。”
槐诗遗憾的叹气:“上次我就是这么搞的,估计他们不会这么容易上钩了。”
白玉樓的日常
一时间,所有人也都再没有了主意。
最后,只能茫然的看向槐诗,等待解答。
“开动一下脑筋嘛。”
槐诗循循善诱的引导着:“找个难度大一点的,有挑战性的,更有冲击性的一点!大家要打开思路!”
距離你的死期還有100天
沉默里,不少人面面相觑,绞尽脑汁,也想不到什么有意义的目标。
直到最后,看到槐诗从桌子下面拿出来的一筒建筑图纸,在桌面上铺开,露出了里面繁复的结构部署。
难度大一点点,挑战性多一点点,冲击性也高一点点。
完美符合所有要求。
现在,灯光下,调律师展示着计划的蓝图,微笑着,谆谆引导:“就比方说——圣都警卫所的中央总部?”
.
半个小时后,圣都核心。
中央控制室。
刺耳的警报声响起,红光闪烁。
照亮了浸泡在溶液中的巨型大脑,无数气泡在渐渐提升温度的溶液中窜起,掀起细碎的波澜。
S级状况。
【调律师警报】!